半满在线阅读

半满

短篇 / 短篇小说

7154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11-15 10:45

书籍摘要: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半满

                 

   人生是水缸里的水,永远也到不满。倒不满的水缸是有问题的,这问题是一个大窟窿。 言真整日呆在家里,对于外面的人心险恶,是一点也不理会。她拎着笨重的行李。在她手里看起来丝毫不显笨重。人一旦对事情上心,天涯海角都回去。这也是一种天真的表现。言真怀着期待,踏上了火车征途。沿途的无限风光,吸引住了火车上的行人。南方的山不比北方的山巍峨高大,确实另有一番风情。山上的树低矮着伏在土地里。单看绿畔的小水池,会感叹江南风光无限好。水潭上面的海鸥与百鸟飞翔着,旁边的姑娘的身影,倒影在潭面上。增添了几分秀美,好一幅山水美景图画。绿意与诗情交织着,心底里也是一片光明晴朗。即使在火车里,也能感受到几分南方特有的潮气与沼气。她望了望远方,想起了北方巍峨的高树。或许因为女孩子头一次离家,心里的不安使她不禁落泪。火车还是向前驶着,奔向未知的远方,离出家乡温暖熟悉的怀抱。火车上的陌生人,在她的记忆里,还是停留初上车时的回忆。由于自己一个人旅行,没有人主动出来搭话,耳朵是安静与祥和。 与她同车的都是一群中年人,他们凑巧安排到一起了。大家在言真上车的时候,一齐看向她。言真还是注意到好奇与惊讶的目光。窗前的桌子成了谈话的主阵地,整个车厢都得听他们叽里咕噜的。言真就睡在不远处,偶尔也能听到几句话。一阵粗犷的声音传来,那是北方人特有的腔调。''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在南方干点生意的。''大家见面互相问候,连言真也没有逃离被问的结果。言真见状只好也说自己是做生意的,因为不想自己在人群里被人注意。凡是见面问你是做什么的,实际是计算对你的尊重成本。其中一个男子帮言真放好了行李,言真十分感激。他的皮肤是浅黄色,眉毛浓重,鼻梁高耸。胖大的肚子,微微收起的样子,暴露了他的年纪。脸上似乎透露着一种防备与狡黠的神气。总归这一车人上有老下有小,不然何以那样的目光看着她。 夜幕深了,几处远方的灯火诉说着温情。言真想着好心人一定会再一次帮助自己,于是壮着胆子坐在他旁边。男子吃着泡面,买了一些鱼干和其他的零食。他注意到女孩的表情,礼貌的给予零食。言真不好意思拿着,放在了一旁。言真与男子熟的聊了起来。男子一直在刨根问底般的,想要了解言真此行的原因。言真被问的也不装了,男子也发现了漏洞。言真问了问他有无儿女,他先是没开口,顿了良久才回答。他说:''你不是做生意的,到那边是去找亲戚的?“他又说:''你到那边一定要有熟人,不然找工作会被骗的。''这几句话,使言真窘迫不已。他连连摇头,在言真看向别处的空隙,做了个鄙夷的面目。言真回过头来,天真的看着他吃。他又说:''你吃。''期间,他也一直给予言真心理压力。言真听到他的话,怀疑这一趟是凶多吉少。口气如河水般凶猛,车厢里的声音顿了顿。说着,直接撕开了一包吃食。言真看着窗外,心里坎坷不安,又放松心情般的吃了起来。车上的声音窸窣着,如蚂蚁啃食一样。回到床上,话语一直萦绕在心头,使她害怕不已。她想自己真的被骗了,花的钱全打水漂了。火车在夜间毫无顾忌的开了起来,一直向前开。言真听着火车与轨道咯吱的声音,心里的担忧越发放大。浑身酸痛的她感到腰部逐渐无力,也就躺在了床上。她在火车熄灯时,小心给主管打个电话。 夜已深,没想到自己的电话还能打通。在和主管说话的空隙,不时传来男人粗犷的吼叫声。让人联想起红烧菜的酱紫色与他的脸型相匹配。主管一定是在聚会,言真心里想。这声音好像替代了主管的回答,缄默代替了尴尬。终于,主管安抚着言真敏感细腻的心,她也安心挂断了电话。言真心想刚刚打电话的声音真是个奇迹,与在家里的口气完全不同。声音是具有穿透力的,语气却显得尖酸刻薄。 她的心像是悬着的,耳边着了魔似的。确认真实无误后,她也折腾到了很久才睡。睡下不久,想着自己的充电宝还在旁边的大爷那里。她想大爷帮自己拉了一把行李,问自己借东西会不会不还呢?她觉得不会,认为充电宝到自己手里会或许只用了半个电。时间不允许她放肆,催着人们向前走。不知不觉间,身体和劳累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半夜里,行人从她旁边经过的脚步声吵醒了她。脚步声即鬼祟而有一种喧闹,好像怂恿睡眠离开她。泪水暂且放过了她,短暂的睡眠眷顾着她。 清早的阳光是雾蒙蒙的,睡醒的人张开眼睛是困难的。言真看着不刺眼的阳光,感叹自己不适应火车上的床。她下床来,准备洗漱。完毕后,在座位上吃点饼干。窗外的树木经过夜晚的洗涤熏陶,好像又悄悄长出几厘米。言真看着外面的景色,看着笨重的火车上的行李,静候着下车的赏赐。乘着上午的时间,还是有机会睡着的。睡着的光景,美景不会悄悄跑走,它是长给人观赏的。 下午的阳光渐渐暗淡了,昏暗的天空映照着小山。天空由透白色变成了灰色,转眼又成了天青色。小山坡们仿佛被安排好了一样,高高的山腰腹在火车的上方。几户人家的房子依靠着山而建,往前面看去,还有几户人家忙着插水稻。这在北方也是非常少见的,水里的水蛭倒是咬人生疼且喜欢钻入人体内吸血。远方消瘦的牛儿看到我了,也抬头回了我一眼。湖面的风儿轻揉着展示自己的杰作,水面上绣有银白色的褶子团,美极了。好一幅水墨风景画,一派规整之美。远处的小草团是姑娘们留下的美丽笑厣,是眨眼的生气,是大自然无与伦比的杰作。路途进行了一半周围的座都满了,她只好重新选位置。这回,对面坐着一个南方姑娘。她先是开口问前方是哪一站,后来热情的给予言真吃食。言真也是婉言拒绝,表示感谢。两人认识了,开始互问对方从哪里来。 言真说自己是北方人,女子的口语像是是南方的,经了解,果然是南方的。姑娘虽是南方人,可是脸上有一种乡土和粗犷的气质。一般南方人长得似北方人,是非常少见。北方人长得清秀,多半有福气。南方人的口音大多不是特别苍劲有力,北方人大多音域宽广且洪亮。 火车即将到站的时候,突然飘起了小雨,这雨一直淅淅沥沥的持续到了天黑。点点雨迹抚平了忧伤,哀怜着余后的风波。人生是幻影和烦恼。她带着行李离开了火车,言真只能干看着。两人分别了,只留下回忆作祟了。帮住言真的上铺的男子,如言真所愿,充电宝归还时有一大半的电。他也该下车了,临走的时候,帮助言真拿下行李。言真只能在这时看清他枯黄的脸庞,扛起了生活的沧桑和勇敢。有许多不如意和烦恼的地方,也有值得同情的地方。我们不能怪上帝即生出来机器,也是他指使的作恶伎俩,那样认为是太天真了。在床的下面来了一位年轻的女人,看样子是乘车到远方工作的。打扮的非常时髦,也略显疲惫。沾到了床就开始睡觉了,言真下床的功夫,不免悄悄的看了她好几眼。她的轮子搬运时,不甚掉落了。她看到旁边的中年男子,请求他帮忙。男子脸上皱纹的沟壑让人觉得诧异,当看到第二眼时,头发并未完全白。时间真是一件工艺品,生命真实而又脆弱。在他脸上,雕刻出了岁月的无奈和贫穷带来的耻辱。 言真说了好几遍自己的需求,男子还没有听明白。他只好将绳子挂的松松垮垮的,言真只好拽着袋子,用真诚的目光看向他,说:''把这个绳子挂在一起。“男子比女子的力气大,也是比女生能干活的优势。完成后,中年男子一脸不屑,用恶狠狠的眼光瞪着她。这眼光分明透露出底层人们一股见不得人挺好的恶毒,这恶毒不让人期待。这一番操作,引起旁边女生的注意。她坐起来的同时,带上她的眼睛。白嫩的皮肤被化妆品浸染着,眼睛的彩光在灯光下,格外显得夺目。这是一幅不真实的美丽,不真实地认为自己在做梦。言真看到自己的朴素,和她的虚伪的美丽对比,不禁叹为观止起来。  女子用一种空洞而又虚假的眼神看到言真东西如此之多,感叹到好厉害。言真只是看看她惨白的脸,没有说话。她觉得自己还有力气抬下着十几斤重的物品,毕竟心态决定一切。列车员看着言真天真的拉着如此多的行李,他只好让一个小伙子帮着抬下去。他还说:''最好下去找个人来帮你。''言真听到他语重心长的话,不由自主的点了头。好心的列车员让内向的言真有个台阶下,帮了她个大忙。小伙子也是信守自己的承诺,帮助了她。经过万般艰难险阻,言真在众人路人的帮助下,终于来到了旅馆。 旅馆的住处偏僻极了,因为这里到处都是旅馆,自己仿佛是在迷宫一样。下了出租车,周围的灯光寂静的亮着。顽强的意志支撑着她去远方的目的地,有人听到了他的呼喊。一个广东大哥前来帮她拉一把行李,弯曲的腰背得到了呼吸。来到了旅馆,言真向那人道谢。旅馆是年轻人来接的,多重的都是不费吹灰之力般,抵达房门门口。言真先是没觉得不妥,高兴的打开住宿的房门。昏暗的灯光和老旧的空调,无一不说明房间是上了年头的。桌子面铺的是大理石纹面的,上面的刮痕露出尘土的嚣张。她洗漱完毕,准备再次打个电话给主管。 她告诉主管自己已经到达了住宿,并且向他倾诉旅馆太多了。言真一向不撒谎,喜欢把自己心里想的一五一十的告诉别人。她是如此天真,等来的只有自己意想不到的伤害和谜团。主管先是替她高兴,没有正面回答厂子里的时间安排。他说起普通话来也带有粤语的腔调,斩钉截铁的语气让人不得不信服。他不断给言真洗脑,说服言真为工厂招工。他说:''你们这个年纪哪里需要钱?进厂不是那么容易的。“言真说自己特别内向,害怕工作不好干。他说:''年纪轻不去历练一下,这个工作即是赚不到钱,也能学习到许多。而且空闲时间非常多。“言真本来不喜欢工作,出阿里以赚钱为目的。可是听到既能赚钱又拥有自由时间的工作,心开始动摇了。言真是属于乐观派的人,认为一切都是完美的,不存在偏颇。有时候人宁愿哄骗自己,也不想要差劲的结果。若是能够化险为夷,运气也是足够好了。 言真假设自己真的这样做的话,自己该如何招到人。主管开始告诉她明天的流程,以及自己可以帮助她。最看不起你的人,是看着你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言真积极地说招到的人,晚上都来这里住吗?她是认真的且真诚为人服务的。主管告诉她这是专门为工友们,建议的地方。凡是打工的人为贫穷所困,也是衣衫褴褛的寒酸。活着就用尽所有力气了,更不用提上当受骗的侮辱了。言真满怀期待的想着好事,关上灯光睡下了。窗外面的人声断断续续,言真受不了闲言碎语了。她拿起手机,下楼去了。在楼下找到旅馆营业的电话,准备倾诉并换一家房间。她说:''你们这边怎么服务的,房间外面一直有人说话,你这不是耽误我事吗?“旅馆那边说:''没有,房间好好的,没有人说话的。''言真恼怒了,想着自己不能睁眼说瞎话呀。惠民的事是一点不办,反而还认为是顾客自己出问题。这是典型的政治手段。言真倒是一点不客气,说:''我在这边洗了个澡,能退我一半的钱吗?我另找别家。''最后几个字,故意说的别有用意。店家看到她退钱的心坚定,也就答应给她换间房了。言真近距离的看到了他的脸,黑黄而又厚重的眼圈。她好奇的问:''是不是经常熬夜?''男孩承认了,言真劝他保重身体。她看得出来他年纪轻,即使是在夜里,也散发着年轻的朝气与活力。 半夜里,小雨下了几滴。有几滴落在言真乌黑的头发上,她又带上了帽子。这样看起来,仿佛自己又像是刚刚来到旅馆的模样,可是时间无法倒退,挡不住新旧更迭的经历。言真终于在自己理想的地方,落了脚。她想到刚刚递给自己的空调遥控器,还放到原来的房间里。一定是自己头晕和困倦,分不清那个是刚给的。她想着实在是无法跑去,双腿已被行李的重量耗光了气力。关上灯,穿上衣服睡觉了。 眼睛放松不久,睡意刚要袭来。门外的响声阻挠了她,又觉得难道是隔壁的?响声一直存在着,她也准备开门看看。门外的男子正是那个帮助自己拉行李的店家,正拿着空调遥控器递给言真。言真非常感激,再一次看向他的脸。他的眼睛下面有着黑重的眼圈,个头也是矮胖的。足以说明,他是个长期熬夜等客的青年。言真说谢谢他,他说没事的,有事在联系。 清早的饭是在旅馆旁的面馆吃的,附近都是菜馆子,还在准备中午的食材。这条商业街,晚上与中午人山人海,近乎疯狂般的倾巢而出,寻找快乐与刺激。之所以想要快乐与放松,是因为压力,烦恼与欲望导致的。言真发觉这里没有早餐店,只好吃面了。汤面用料简单,只有两个鸡蛋。吃饭的时候,店家与一个熟人在店里谈话。老人年纪看起来不小了,整个状态,像是暮年的萧条和枯萎的皮色撑着。老人埋怨道自己吃药,肠胃也不好吸收了。店主是个中年人,好心告诉他,说道:''要不能多吃的,饭也不能多吃。这人老了,吃多了不消化。“老人又说:''自己吃药都是一把一把的。''店主说:''药吃多了,没有效果。“因为地方口音不同,后来的几句话也没听明白。言真低头吃面,耳朵被这声音吸引了。一般人体害病,免疫系统先站出来打仗。吃得药太多了,免疫系统就会下降了。自愈的病也就要花费长时间才能好透。 言真珍惜上午的时间,早早来到厂区门口。主管浮胖的身材和蜡黄的脸色,好像是便秘的病症一样。一路上,他们殷勤地帮着言真提东西。他主动问言真带上被子没有,言真老实回答说没有。言真天真的问厂里不用发吗?主管一本正经的说几十块钱一套,语气不会让人怀疑。言真就知道事情一定会有好的发展,自己不用太担心了。言真直呼厂里的被褥便宜,自己可以承担得起。主管点点头,脸上露出一抹嘲笑。当我们看到微小的苦难降临到别人身上时,会不以为然,甚至会嘲笑别人。要是有如此好的工作,怎么会不给你安排。 言真还进入工厂的时候,已经将卡办好了,准备成为一名招聘人员了。面试结束了,她知道了眼前的主管并不是主管,而是为了招聘时增强信服力。书上写的美德在现实中寥寥无几,反而那些拥有美德的被人当作傻子一样嘲笑。主管这时候闪开了身,言真的心惴惴不安。她用最后几个店给主管发消息,说明自己可能不适合这岗位。主管让他等一下,借吃饭为借口,准备给他二次洗脑。 主管来到她身边,露出来丑恶嘴脸。声明到:“这八小时的厂需要关系才能进入,实习的时候去过,你还是不要去了。“说完这话,脸上多余的横肉抖动了起来,眼神先是吃人一般。在这个利益的世界,没有钱可以看不起病。钱比命重要,后代不生也没有问题。吃苦和耻辱,必须挑一样。有人为了钱,不惜背负不道德的名义,这难道不是耻辱吗?他又好言劝说到,进厂都是中年的事。为了生活吃饭不是耻辱,而那些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贱人才是耻辱。道德是拿来律己的,不是为了捆绑住别人的。 吃饭的空隙里,不断的说明这一行的好处。在言真看来,无非是不断的猜透别人的心思,以达到自己利益最大化。既然可以阿谀奉承,为什么不能找到人的缺点加害他呢?最可怕的是人,他们懂得如何加害他人,还让别人笑眯眯的接受。有些人不适合这个工作,偏要人家做这样的工作,最后只会得不偿失。不要相信什么性格不是问题,行为才是答案。若是人定胜天,那人的本性又如何说起? 言真吃饱了番,来到了宿舍。这一路上,主管帮助言真挑起了行李,力气足以拉扯人的四肢断裂。被褥的事,主管也没有考虑到。放下行李,也就离开了。言真看着冰冷的床,心里非常难过。她觉得自己的眼泪快要流了下来,预感自己将要回家。旁边与她一起来的顾念,看起来非常年轻。妆容非常浓,衣服穿的非常爆露。头发里面的黄色头发若影若现,看起来非常不检点。两人了解之后,这个女人是离过婚的,而且还有小孩。 女人知道她是从远地方来的,劈口就埋怨道:''你从这么远过来的,那也太远了。你不找个近一点的工作?''言真天真的说道:''大城市就业机会多。“说这话时。浑身不禁打了了寒噤。想着自己大老远跑来,被她给吓一跳。甚至是贬低自己的想法,脸上还有一丝看不起。言真心胸宽阔,没有在意这些话。言真告诉她想要回去,女人的意思是千万不要回去,来回还不够路费的。言真听着她的话语,看着她狰狞面目。她觉得自己不能被话语束缚,只得走一步看一步了。 女人告诉言真,自己将要去上班。言真不可思议到:''上班?没有人通知我。“女人说:'没有人通知吗?我这边说收拾好就去打卡,不会有错的。''言真只好跟着她一起去打卡,冤大头似得找寻真相去了。到了地方,打不上卡。这才后知后觉,这是没给自己工位。言真恼怒了,发短信告诉他自己即将回去了。主管吓得赶紧从工位里出来,刚刚打卡时看到她也没有打个招呼。言真心都死了,想着自己找的工作没信心干了。主管好言相劝,言真都不想再耗下去了。想着自己难懂活该收到这些苦难吗?眼睛里的泪水绷不住了,主管来到了宿舍,她就哭了。主管说可以给她安排进厂,可是言真觉得自己受骗加上人生地不熟的,执意要回去。 打开手机,言真发现自己的退宿费没有退。她想着自己分名是扫过码的,无奈只好重新回去。到了地方,工作人员以没扫码为由,风平浪静般的遮掩过去了。言真明白她是觉得自己傻,才会如此糊弄自己。她又一次选择原谅,让自己不至于气晕过去。归还了300元的费用,言真跑回了宿舍。 言真请求主管给自己打车,主管支吾着。她又说:“我把钱给你,你帮我打车。''主管马上叫来一辆车,生怕言真知道自己没钱。言真擦干了眼泪,眼泪没用的。如果我们用温柔慈祥的目光看着人们,人们或许不会坑害残杀自己的同类。西方国家认为人生来就是有罪的,懦弱是性格的一大缺陷。例如历史的形成不外乎三个原因,情欲灾难和残忍书写的。只有善良大爱宽容的人,才能让一张张狰狞作恶仇恨的脸,在他面前展示。 这个时代,既不是差的时代,也不是最好的时代。 她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回到那个给她条条束缚的家。下了火车,她的眼神冷冷的,跟她的心一样冷。欺骗和表面的善良已经浇灭了热情,爱也不能阻止利益的地位了。空旷的房子和临走的感觉相差不大,需要暖一暖,驱赶冰冷的氛围。言真结束疲惫的旅行,还有些力气哭出来。哭出来之后,继续接受这个世界的烦恼和虚伪。陌生人对她的友好与团结,让她觉得惊讶而又温暖。 经历向人们证明了,世界上没有什么完美。天才也有自己的怪癖,这是大家无法理解的。半满的人生总是充满苦难,可以为了躲避苦难而选择安逸。可是农民就没有烦扰吗?看天吃天,活着一天就要考虑吃饭。如果烦扰遍地横生,和谐不会存在太久的

书友还看过

短篇小说小说推荐

归来巳不是少年在线阅读
其实忘记一个人,不是永不相见,而是相见时,已云淡风轻。
王木火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洛晞的大学时光在线阅读
洛晰在大学四年的有趣生活,娇滴滴的富家女在大学遇到来自不同地方的舍友,以及后来各自的情感经历,让她成长,成熟。
冰小晞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网恋对象换成了竹马死对头在线阅读
祁闻千想万想都没有想到那个从小跟自己打到大的笨蛋青梅竟然网恋了,而且网恋对象居然还是同队队友?! 这可不行,自己从小就圈在身边的小笨蛋怎么可以随便恋爱,要恋爱也应该是跟自己才是! 于是某人利用自己身为队长的权力,成功将小青梅的网恋对象变成了自己。 至于夏伊,她也是怎么也没想到她的网恋对象竟然是从小到大的死对头。 果然,网恋不靠谱啊! 可为什么我的网恋对象会是祁闻那个狗东西!!!
秦玖书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情殇高中在线阅读
本文主要描写了主人翁在高中时期的懵懂恋爱,到最后的无疾而终…
冰凉的感觉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重生灵魂的毒玫瑰在线阅读
生前她就是一朵没人能敢拿捏的毒玫瑰,却意外的一个夜晚她误打误撞的被一起私奔的两个人天涯给压死了,还失去了生前的任何记忆,庆幸她命好,阎王不收她,让她重生了....
柒只阿芸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秋叶缘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吾乃一沙鸥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符石记在线阅读
发丘派传人? 红符秘术传人? 横空出世的女子突然在风水世家沈家主的世界荡起了层层涟漪。 都说:茂林修竹,风雅卓卓的沈家主,谁人可配? 海城最年轻的考古女教授刚刚好! 并肩而立,应是爱情最好的模样!
森雅塔塔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顾神他偷偷喜欢我在线阅读
【全文免费】 【佛系咸鱼喻渺渺VS高冷学霸顾离歌】 【双向暗恋/双向奔赴】 大学毕业前夕,在舍友的撺掇下,喻渺渺终于鼓起勇气给顾神发了条告白短信。 然而告白短信却恍若石沉大海,没有惊起一点波澜。 喻渺渺原以为自己凉了,然而却万万没想到—— 她竟在铭安师大的报到处看到了顾离歌! 喻渺渺:顾神,她们不是说你去帝都师大了么? 顾离歌:没去。 喻渺渺:帝都师大不是你的理想院校吗? 顾离歌:是,但是那里没有喻渺渺。 后来的后来,喻渺渺在拦截短信里找到了她的那条告白短信。 - 喻渺渺曾以为,自己的暗恋将会无疾而终。 却没想到,她心心念念着的人,也在偷偷地看着她
北方安何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觅婚在线阅读
俞兆依考上隔壁城市的编制,早出晚归回到家就累的瘫倒,这份工作于她而言可谓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工作一年,每天都想着怎么能调回家里。 闺蜜帮她出主意:博士的配偶可以帮分配工作。 简而言之,找个博士结婚,就可以轻松解决工作调回问题。 邻居大哥国外归来,轻松拿下高校offer,成了本地大学特聘教授。 听说他是个博士后。 俞兆依心头跳了跳,一个想法不可遏制地冒出来。 * 事后,俞兆依总觉得愧对江桓,对江桓几乎无所不依。直到她看到江桓的采访—— “江先生,请问你相信日久生情还是一见钟情?” 江桓没想太久,笑着拿过记者的话筒,对着摄像头,郑重其事道:“情起而深,周而复始,自始未变,我信一见钟情。”
梁景烟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当前位置: 短篇 短篇小说 半满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