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双物之多达篇

双物之多达篇在线阅读

双物之多达篇

三蛾三浅

科幻·未来世界·6.44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1-10 20:39

《星际旅行指南》——“星际度假地:绝景百选”第55名“多达·婆提星球”在各式冲突和探险故事频发的星际舞台上,多达·婆提以其平静和低调脱颖而出。尽管它只排在度假地第55位,一个尴尬又容易被忽视的位置,但它仍以独特的魅力吸引着游客前来。毕竟,撕下度假地的标签后,你也很难找到其他辞藻概括这颗星球。一批又一批的游客涌入、停留、再离开,就是这颗星球的日常。同时,也是临恩的日常。“如果一切可以不变,我希望这样的日子可以循环到自己的终点。”那么,究竟是什么打破了往日的循环?一顿休息日的聚餐,一项意外发送的任务,还是,一滴落在眉间的雨点?临恩不断地回溯过去,拉扯线头,试图找到所有纠缠的起点。“还差一点,还差一点,还差一点……”最终,线头都指向那一个平常却不日常的日子。待他回首时,时光,已成漩涡。“请问,手伸入漩涡是什么感觉?”“意外的,不想抽回来。”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那一天,多达的快步舞曲

  多达城外,午后黄昏。

  时值冬毓,天口山猎场已经进入禁捕期。

  暮霭将山峦笼罩进一层薄红轻纱,空气中,弥散着潮湿的寂静。

  爬满苔藓的星球古树与光泽诡幻的植被纠缠在一起,宛如旧世画家的油彩般,沿着多达半岛山脊的斜坡倾洒而下。

  在静谧的猎场深处,潜伏着许多不起眼的廉价生物。它们藏身于粗糙的灌木丛,扭曲的藤蔓阴影,或是干脆挤进黏湿的荧光植被深处,轮廓模糊,让人难以分辨。

  几缕微弱光线穿透树冠,照亮树影斑驳的昏暗。

  树根的墓茔处,一片毒荆草丛被微光点亮,展露出墨色与淡红色斑纹。锋韧的毛绒叶脉弯曲成一串串弧线,就像绞首台上的镰刀,起落吊连着。

  草丛的簇拥间,一朵蕉花突然绽蕊盛开,其淡银色花瓣近乎笔直地伸向天空,傲然挺立的模样,宛如一位名伶步入镰叶中央,散发着空灵幽暮的光辉。

  的确。

  这只银瓣牙丝蛛的状态,是如此出众。

  只见它后腿高高拱起,尾端的花状结构释放出腐败肉香,花瓣上细密纤毛不断分泌着黏液。

  经过一番侦查后,它选择驻足在这片新的狩猎地,去诱捕那些毫无警觉的猎物。

  不远处,沙沙声渐起,声响来自它熟悉的另一片开阔狩猎地。

  一群双首嗏鸱在湿润草地上蹦蹦跳跳,它们模仿着雨滴的声音,试图吸引出草泥深处躲藏的小虫。

  鸟群中,一只雏鸟独自跳离,去啄食红晶伞菇上积聚的水珠。随着它啄动,鲜红的菌盖微微摇晃,推挤释放出孢子,微小颗粒飘浮在空中,如光脉般浮闪流光。

  在经历过狩猎期漫长的血木景观之后,这片地方终于焕发出新的生机。

  片刻后,林间有什么动静吸引了鸟群注意。

  雏鸟直起头,歪着两侧小脑袋,圆溜溜的黑眼珠望向草丛深处。

  一声突如其来的高亢鸣叫划破寂静,鸟群瞬间仓惶拍打着翅膀,飞向高处树冠。

  当其他同伴纷纷逃离时,雏鸟爪子才刚刚踢起草泥,随着它翅膀扬起沾满露珠的草叶,脚趾抖落柔软泥土——它看到了那个东西。

  与此同时,它听到自己小小心脏在胸膛里的狂跳声。

  那是它最后的记忆。

  ·

  多达,下城第十区·阿格里皮娜

  Downtown District 10 - Agrippina,Dotta

  雷雨天,总是会让临恩心神不宁。

  他抬头注视着头顶阴霾,深深呼出一口气。

  高空中,两朵灰暗云团翻滚着,形态始终不松散,只有边缘轻轻掠过背景橙粉色的天空。

  这景象不由得唤起临恩另一段记忆里的两个庞然大物——同样厚重,漫无目的,一成不变。

  那是一场主题名为“洄游|Migration”的遗迹展。空荡荡的大厅中央,摆放着两块铅灰色陨石,它们形似两具旧世的非洲象遗骸,缓慢绕着各自轴心旋转。

  展览介绍的投影在陨石表面滚动着:

  【阿特拉斯2043T与西西弗斯2034G】

  【ATL2043T & SIS2034G】

  【展品简介:现存最古老的前时代陨石。在这两块陨石中,前时代科学家发现了三种结构相同的未知蛋白质。据推测,这些蛋白质可能是宇宙创造生命的残余,或是来自其他星系的痕迹。然而,关于此发现的有效性存在争议,部分科学家质疑其意义…】

  地板镶嵌的金属板刻着:迁元Ⅰ-276年,由冬巳家族赠予多达·九羲遗迹文化中心。

  “真不敢相信。”

  “嗯?”

  “怎么想都不该是首要考虑的事。”

  “考虑什么?”

  “我是说,在迁移的时候保留重要文物当然无可厚非,比如带走那些具有极高的历史,艺术或者研究价值的物品。但他们却只带走了少量可怜的艺术品,反而耗费资源带走这样两块石头。说真的,不觉得离谱吗?况且,现在它们只是被用来填补这种冷清展馆,看起来毫无用途嘛。”

  “你知道,有传言说它们过去是乌克巴尔教团的圣物哦。”

  “圣物?!哈哈哈~真有意思。在那种满是伤痕的失和时代,与其索求幻觉,真不如做些实际努力。它们不过就是两块偶然坠落的石头,又能寄托什么信仰?”

  “兴许,它们诞生自原点‘天堂’,那里比任何地方都更接近神灵。”

  “噗…无法理解~你也相信那套吗?”

  “当然不是。”

  …

  临恩的回忆戛然而止。

  展馆中陌生人闲聊的声音,渐渐从他记忆中飘散。

  他目光依然停留在天空,有那么一瞬,那两块云团仿佛被拉近了些。

  他想,天堂那里也会下雨吗?

  也许,能帮神灵洗洗那里的污渍——

  ·

  雨点滴落在他眉间,留下湿润的圆圈。

  临恩皱起眉头,整理了一下手套。接着,手指捏住深灰色帽檐,小心翼翼压低。这顶古董中折帽是队长和香缇送给他的礼物,手感紧密,内衬柔软,非常适合来第十区佩戴,特别是在这样的阴雨天。

  今天是三休假期的第一天,队长约他和香缇晚上在第十区新开业的“可乐豆木·夜宴阁”碰面。

  这家餐厅隶属于麦塔Ⅲ星著名的“亚历山大·缦夜”星际度假酒店。为了庆祝在多达开设第一家度假酒店,总部特意派来了顶级厨师和调酒师,将在为期三天的开业庆典中,奉上限定风味的美食和独特酒品。而今晚,就是这一专属活动的开始。

  临恩并不喜欢喝酒。

  只有一次,在香缇催促下,他屈服了,呷了口她杯子里的荧红色液体。顿时,他感觉自己身体被一把滚烫刀刃割开,火焰顺着喉咙一路跳跃到小腹,伴随着灼烧产生激烈痉挛。在那之后,他经历了数周无法抹去的痛苦,甚至一度无法直视任何红色液体,那只会使他味蕾和身体激起阵阵幻痛。

  但队长和香缇却与他不同,他们是不折不扣的酒精爱好者,尤其是香缇。他清楚记得上次看着她喝下十七杯不同品类调制酒后的可怖场景。在他看来,香缇对于喝奇特混合酒的执着,无异于自杀。

  现在,距离晚上聚会碰面的时间还有一大段空闲。

  他决定先去老地方吃点东西,顺便买两罐酸梅酱和新出炉的吐司,作为那两个人宿醉后的最佳解救早餐。

  怀着这个念头,他加快脚步,沿着熙熙攘攘的街道继续前行。一辆双层浮空巴士从他身边快速掠过,融入了繁忙拥挤的假日车流,顺着车流延伸方向看去,一道高低错落的天际线映入眼帘。

  多达半岛地势参差,建筑物高低错落。即使是相同高度的结构,楼顶间落差也可能从几米到几十米不等。不同造型风格和高度差的建筑堆嵌一起,形成了独特的空间错层感。在这些建筑间,蜿蜒起伏的波浪扶梯像动脉般贯穿整个城市,各式复古造型浮空车和巴士在半空中穿梭流动;而在城市的高空,还有这多达最标志性的运输工具——胶囊梭。

  这些胶囊梭外观各异,通过底部半隐形的索道,便能轻松穿越多达上空,横越东、西岸湾,直达外城区。白天,那些索道看起来清澈而透明,但到了夜晚,它们便化作流淌的银色波浪,托载起天空中川流不息的小船,让整个城市看起来宛如沉入海浪之下。

  于是,多达的标志性景观由此诞生——

  银海飞梭,白夜空流。

  ·

  此时,临恩正沿着湿漉漉的街面前行。

  阴雨绵绵的午后,丝毫没有减弱周围的活力,反而愈发热闹起来。街边商铺早早亮起灯光和招牌,在潮湿空气中显得氤氲霓彩,吸引着前来购物或避雨的顾客。店铺外,人们聚集在檐篷下闲谈,偶尔抱怨着糟糕的天气。

  在日常喧闹声中,临恩耳边隐约飘入一阵轻柔海浪声。

  他抬起头,目光穿过人群,聚焦在一扇高挑橱窗里:白色浪花拍打着海岸,渔船在港口摇曳,海鸥绕着桅杆飞翔,一位身着白裙的女人正带着孩子向远处船只挥手告别;再往前面看,古典剧院舞台上,一组管弦乐队在演奏着悠扬的《第二圆舞曲》,水晶吊灯光芒照亮了他们;从更远处窗格里传来断断续续的笑声、交谈声、玻璃杯碰撞叮当声、椅子在地板上挪动的刮擦声、炉膛中燃烧木柴的噼啪声…每当有人经过,那些声音和画面就会交织在一起,生动而清晰。

  「当你指尖触碰橱窗时,几乎能感受到活在那个时代里人们带来的温暖。」

  「独特的陈旧气味弥漫在多达,就像一本旧书的香气或是废弃建筑中无法被遗忘的房间。」

  「一直以来,无处不在的老式建筑,引擎机械的嗡嗡声,将多达营造成一首隽永的怀旧交响曲,搅动着星际移民的灵魂……」

  书店橱窗里,最新一期《星际旅行指南》杂志的推荐画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最新一季沉浸式电影广告。

  临恩停留在书店橱窗下避雨,等待着路口信号灯再次变绿。

  门口的黑猫从小憩中醒来,开始舒展身体。它高高弓起背部,打着哈欠,前爪在潮湿的地面上刮挠,随后一扭头,有节奏地梳理起杂乱背毛。

  一位装扮优雅的女士蹲下身来,褪掉手套,伸出指尖逗弄着它。黑猫疑惑地嗅了嗅她的手指,然后歪起脑袋向她裙边蹭去。

  女士微微一笑,她的装扮宛如从维多利亚时代走出来的淑女,米白色连衣裙长及脚踝,领口和袖口装饰着精致蕾丝边,宽边帽低垂的帽檐遮住了双眼,只展露出一个甜美笑容。

  “这地方确实与众不同,亲爱的,每个角落都透露着……老旧。你不觉得吗?”一个带有轻微调侃的男声从她身后传来。

  临恩循声看去,只见那位男士披着黑色斗篷,手中翻转着一顶灰色护耳帽。而在他亚麻衬衫的领口上,由一枚独特的别针固定着领带——镶有三粒宝石的太空船。

  女士轻拍裙摆站起身,笑容带着一丝无奈:“是啊,就像旅行指南里讲的,这里是对旧时代的缅怀。想想看,我们祖先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摸索着迈进星际迁移时代,不觉得很了不起吗?”

  男人指着街上行驶的复古迷你轿车,抱怨道:“骄傲归骄傲,但委屈自己坐在那种车里,我觉得一定不舒服。”

  女人轻轻拍打男人的手,笑着说:“别这么挑剔。看看这一切,我真觉得这些复古建筑很有趣,就像一间活着的博物馆。”

  男人耸了耸肩,回应道:“既然你提到博物馆,我想这条街上也许没有什么比我们更像是博物馆里的展品了。”

  女人笑着反驳:“那不是正好吗?这种古典情调只有在多达才有魅力。而且,我们有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自由的享受自然空气了?”

  男人抬头望向阴雨的天空,慢慢地说:“确实,还有这久违的雨水。”

  “或许,我们也该尝试租辆古董车?”女人挑起眉毛,眼中带着一丝顽皮。

  男人瞬间摇起头,接着,两人相视而笑。

  就在此时,信号灯闪烁起绿光。

  临恩从他们身边经过,融入穿梭的人群。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科幻小说未来世界小说

双物之多达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