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总裁,你好像有点喜欢我

总裁,你好像有点喜欢我在线阅读

总裁,你好像有点喜欢我

采茶山中来

现代言情·商战职场·4.04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2-04 22:40

宁予悉,南浦地产集团华东区域总裁。社会险恶,他已然千锤百炼,成为一个火眼金睛的老狐狸。姜菡,是在宁予悉手下默默干活两年的小白兔。这是小狐狸遇到老狐狸的故事。成年人真的有爱情吗?是潜规则还是真爱,是对权利的追崇,还是对自我完善的渴求。我爱你,还是爱我自己的投射……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初雪

  办公桌上的茶杯,只余袅袅几缕热气曼妙起舞,残余的热量终是抵不过三九严寒的天气,终于扑腾殆尽。对面座位的余温已也随着主人的离开逐一消散。宁予悉还保持着刚才的坐姿,斜靠在椅背上,专注深邃的眼眸,居高临下的审视感,沉思着什么。

  “许凌,你进来!”突然,声音高亢,冰封的空气划开一道口子。

  尾音未落,项目总许凌就从过道另一侧的办公室走出来,三两步进入总裁办公室,开口的片刻悄然无声掩上门。

  “宁总。”

  许凌恭敬立在桌前,双手垂在大腿两侧,仔细看额头已渗出细密的汗珠。刚才从这里走出去的是姜菡,不用猜肯定是因为裁员的事情。早上人力总监殷俊已经被宁予悉骂得狗血淋头,现在找他无非也是为了这件事。许凌低垂的头没有遮挡住他盘算的眼光,全都落入宁予悉眼中。

  宁予悉向前探了探,坐直了身体,眼神如利刃刺入对方眼中,“这次裁员为什么没有和我汇报,谁让你定的!”

  许凌暗自松一口气,果然是为这事,又深吸一口气想要把锅甩给人力总监,“宁总,您前两天出差......而且这是殷俊谈的,都和姜菡谈好了...况且,从项目上来说,姜...”

  话还没说完,就被宁予悉打断,“行了,知道你什么主意。把姜菡的简历给我。”末了,又顿了顿,再次盯住许凌,“记住,人事变动...这事儿不是你们能定的。”

  “是,宁总。”

  半小时前......

  “宁总!”姜菡走进总裁办公室。

  姜菡的领导,成本总监季明远,下午告诉她,关于裁员这事还没定,让她先正常工作。同时总裁想找她聊聊,看看她在项目上到底是什么情况。

  于是姜菡顶着三天没洗的头发(以为裁员后可以不用见人),和憔悴的面庞,寥寥涂了几笔口红增长气色,敲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宁予悉刚到办公室不久,从外面带进来一身寒气。北城不供暖,宁予悉又不喜空调制热,正准备烧水泡茶,祛祛寒。抬头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小姑娘,仿佛和前几次见不太一样。以前穿着职业装,整齐利落的衬衫,精神饱满地和他打招呼,今天却是休闲的穿着,棕色大衣里面是卫衣和运动裤,神采倒是少了许多。宁予悉低头继续忙自己手中的茶壶,“来了,进来坐。”

  姜菡站着没动,看宁予悉还站着,也不敢先坐下。不想这时饮水机里的水洒了一地,宁予悉更是顾不得继续搭理姜菡。手忙脚乱之间,姜菡站在一旁,不知道该不该上前搭把手。她别扭地想到,如果是裁员前,她一定熟稔地上去搭把手,当套近乎了,可是眼下...她决定站着不动。直到宁予悉叫来了行政同事过来收拾残局,姜菡才在旁边顺便搭把手,好一会儿才收拾完毕。

  宁予悉示意姜菡坐下,姜菡虽然坐下了,但仍不放松,背挺得板直,对方却自在得像是在收拾自家书房,刚才懊恼失态的样子早已消失不见。

  “你叫什么名字,”宁予悉背对着姜菡还在倒蚀着什么,和姜菡聊起来,“哪里人。”

  姜菡如实自报家门。

  “是个好地方”,宁予悉转过身,继续摆弄架子上的书籍。

  “今天叫你过来,是有一些误会,要和你当面说明一下。这件事他们没有弄清楚就通知你了,给你带来一些不好的影响,我很抱歉。”他停了停,坐下来,“当然,有些情况我也要和你了解一下。”

  宁予悉斜倚着座椅,无比温和,也很优雅。姜菡没有见过宁予悉如此平静的一面,像涓涓流淌的溪流,她忙不迭摆摆手说道,没有不好的影响。宁予悉下巴微抬,眼里虽是平静温和,可威严的气场丝毫不减。

  “平时和你们交流得也比较少,和你们小朋友开会也就三次,对吧。”

  “对,对。”姜菡想不起来和宁予悉开过几次会,只点头附和道。

  宁予悉眯了眯眼,“离家这么远,怎么想到来北城工作的。”

  “在这边上学,就顺便在这边工作了。”

  “哪个学校毕业的。”宁予悉打开桌上的零食吃起来,边吃边问,看上去放松极了,甚至分了几块给姜菡,姜菡也没客气。

  “在北城习惯吗,和家乡的生活节奏很像吧。”

  “是的,宁总...”

  吃着零食聊天,气氛慢慢放松下来,姜菡也渐渐放松警惕,这时宁予悉却突然发问。“关晓琛怎么样?”

  姜菡脑袋仿佛一道闪电劈过,气氛太温和了,而这个问题也太剑拔弩张了。这次项目成本部裁员只裁一个人,说到底就是在她和关晓琛之间二选一。

  众所周知,关晓琛是姜菡的直属上级。而姜菡和关晓琛不和,应该也不是秘密。只是权力之下,剥削与被剥削,本就不对等的关系,根本不重要。宁予悉叫停裁员,约谈姜菡,说明宁予悉对关晓琛是有不满的情绪的,这也早有耳闻,如今看来,传言不假。

  姜菡努力保持放松的情绪,让自己的话听起来客观公正,“晓琛哥他很拼啊。”

  果不其然听见宁予悉反驳,“关晓琛做事颠三倒四,数据反反复复,前后不一,老是出错,不成体系。连成本经理基本的职业素养都没有。”

  宁予悉的眼神变得犀利,他不否认眼前这个小姑娘说的是实话,但他有必要讲出对方有意无意隐去的事实。这是他一直要求自己的,洞察事物本质,哪怕真相是惨淡、血肉模糊的。大家在他面前不敢说的事实,他来说。他也乐于展示自己的洞察力,给大家做个榜样。可事实却是身体力行地证明了“人至察则无徒”,人们只敢恭维他,不敢靠近他。

  姜菡坐直身体,收敛起脸上放松的神情,聚精会神听宁予悉指正。关晓琛作为项目成本负责人,他汇报的工作有很大一部分是姜菡完成的。

  宁予悉继续说,“北城项目现在进入大量结算阶段,我需要的是一个认真负责的成本人员,来兢兢业业完成北城项目收尾工作,不能老出错。汇报给我的数据,绝不能有误。”姜菡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

  宁予悉又问,“那季明远呢?”

  季明远是成本部门总监,是关晓琛的直属上级,姜菡想,吹彩虹屁就可以了。

  “我可喜欢季总了,季总是一个很能解决问题的领导,我时常会用他解决问题的思路来解决我遇到的问题。”

  宁予悉仿佛被刺痛了神经,不屑地问,“他能解决什么问题。”

  姜菡注视着宁予悉,心想这样聊下去,要听宁予悉将部门的领导都吐槽完了。让她一个小员工来听总裁吐槽自己的领导也不合适。

  于是强行将话题聊到自己身上,自我批评有多么不成熟,遇到问题只会死磕,还有很多要改进的地方,要多跟几位总学习沟通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吹嘘了好几位领导之后,不乏在职的、离职的,总算把话题落到如何做好成本部门内部工作上。

  宁予悉听得有趣,也不吝赐教,“是啊,两年前是个小姑娘,两年后总要成长,不能一直是一个小姑娘,要有独当一面的魄力和勇气。”

  终于,宁总发号施令,“今天就这样,你先回去吧。”姜菡起身告辞。

  姜菡走在回项目的路上,这是这一周以来,她来区域平台办公室的第二次,领导们都在这边办公。

  姜菡复盘着刚才和总裁的谈话,她从一进总裁办公室就开始止不住哆嗦。她知道这样很没出息,尽管她应该想到自己已被约谈裁员,在确定的任命下来之前,她可以不当自己是这个公司的员工,根本不用怕他。

  但她见过这个男人杀伐果断的样子,冰冷犀利的眼神,让姜菡想起寺庙尊严冰冷的神像。眼角向下,俯视众生,掌握生杀予夺的权利。可无论众生如何顶礼膜拜,神像都不会动情一下。

  被凝视,就会袒露自我,没有人面对自我时不会想要否认,可一否认,就落入了他的圈套。他像狩猎的狮子,你像僵持的猎物,他太冷静了,你终于慌乱露出马脚,接下来就是他的致命一击。出言便是鞭辟入里、一针见血的见解和言论,每一句都击在你最薄弱的地方,你便沦为掌中之物,不能再逃。

  即使是三伏天,姜菡觉得,宁予悉经过的地方,空气都会冰封。这个冷静的猎人,总会在自己松懈的时候发起刻薄的提问,都是她难以回答、又难以逃避的问题。他们好像聊了很多,但姜菡猜不准,宁予悉是否会留下她。老狐狸太圆滑了,看似什么都告诉你了,又好像什么也没说。

  上次来是周一的时候,姜菡收到了人力小姐姐娟姐的微信通知,让她下午过去公司一趟。大抵知道是什么事,这两年地产行情不好,公司没有拿新的地,项目也临近尾声,要裁员罢了,姜菡还是开口问了一下,“娟姐,您找我啥事?”,对方只回复,“你过来就知道了。”

  那天,姜菡穿着一件卡其色宽袖毛衣,搭配米白色长裙,系上腰带,穿上白色高跟小短靴,披着齐肩长发,俨然一个都市摩登女郎模样。也没有刻意倒蚀自己,只是姜菡喜欢基础款的衣服,有时候随意一搭就会有亮眼的效果。那天下午的谈话只进行了三分钟不到就结束了,对方是驰骋职场多年的人力总监,擅打感情牌。

  “姜菡,你理解我,到这一步不是我们能阻止的,也不是你能力的问题,你不要往心里去......”姜菡做成本工程师与人谈判直来直往习惯了,知道对方的意图,便直接进入了赔偿主题。只是这次的定价权不在自己,而在对方,她甚至有点狼狈,怕对方的感情牌真的骗走了她要按劳动法赔偿的决心,这才匆匆结束了谈话,只说让她考虑一下。

  姜菡抬头望着天,乌云密布,天光渐暗。这已是她在北城的第三个年头了。

  北城位于江南以北,四季分明,冬天会有一两场大雪覆盖这座城市。那时,现代文明被掩盖在冰雪之下,会有那么一刻,人们从生活中抽离出来,想到,这是一座繁华和文明都延续千年的城市。他们会在市中心常见的古树旁驻足凝望,也许今生的相见,就是前世的缘分,而下雪的这片刻,就是平行时空的相融,时空之门打开,让前世未尽的缘分,在今生继续缠绵。

  这座城市有江南地区小桥流水人家的诗情画意,也有不少文人墨客纷纷留名于此。霜轻未杀萋萋草,日暖初干漠漠沙。萋萋草倒是被杀死了,但相比江南以南的苏城,姜菡十分喜欢北城冬日干燥的艳阳天。姜菡在苏城待过两个冬天,冬日连绵的阴雨,空气格外寒冷潮湿,刺骨的寒气随着空气中的水分沁入皮肤,是湿漉漉、无处可避的寒冷。

  寒风一阵一阵袭来,树枝早已被刮得光秃秃,姜菡的鼻头冻得通红,她裹紧了外套,顶着凛冽的寒风,想到天气预报今天有雪,到现在却迟迟未下,又想到刚走出来的总裁办公室,空落落的书架零星摆放着几本书,办公桌上只零星几份文件,灰冷色调的墙,强白色灯光一打,仿佛雪地。心里残余的几分热气也一并消失了。她怕他,以后遇着了一定要绕着走。

  “以后...”姜菡停下脚步,伸出手,接到了几片落入凡尘的雪花。

  这是北城今年的第一场雪。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代言情小说商战职场小说

总裁,你好像有点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