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NP完全问题

NP完全问题在线阅读

NP完全问题

忙碌海狸

科幻·星际文明·4.33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2-13 22:07

天外来客给陆仁带来了意外惊喜,不断拓展他的认知极限。在一个完全科学的世界中,预测未来这个终极的NP困难问题要如何解决,又会对世界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硬科幻,但是外脆里嫩。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一 觉醒

  一觉醒来,陆仁在心中默念一声“衣来!”,这一心声被他脑内的芯片捕获,触发了意念操控功能。

  于是他的睡衣如液体般波动起来,在预设程序的驱动下变化成了日常便装的样式。

  这不是一套寻常的衣物,它既可以实现温度调节和造型自定义功能,以适应各种场合,又无需进行任何洗涤,可自行保持整洁。

  更重要的是,与其说它是一套衣物,不如说它是一群微粒状机器人,只在当前情景下被陆仁当作了衣物使用。

  而本质上这些机器人用途极为广泛,远远超出了服装这一狭隘的范畴。

  它们能够组成集群协同运作,既作为个体也作为群体而存在,拥有强大力量的同时又不失灵活细致,可衍生出众多功能用法,这得益于高度集成的模块化构造和独特的控制程序。

  此类设想古已有之,而将其化为现实的人正是尖端科技公司的前员工陆仁,他称之为微元机器人技术。

  多亏了这项技术,陆仁才能够从生活琐事中节省下空闲时间,以便无所事事地躺在床上将其浪费。

  他又默念一声“饭来!”,厨房内的微元机器人便组成了食材烹饪设备,早餐加工程序执行完毕后,还将食物送到了他的嘴边。

  纳米级机器人的精准定向清洁让陆仁免于洗漱,至于清洗餐具这种后顾之忧更是不存在,他自始至终只需负责咀嚼。

  自从醒来后连眼睛都未曾睁开过的陆仁细细品味着口中的美食,心中不免感叹道:“难不成,我会一直就这样颓废堕落地生活下去?”

  这样毫无悔意的扪心自问向来都是不了了之,怎料陆仁这次却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在房间内突兀地响起,当真给出了答复:“当然不会。”

  他顿时大感惊诧,猛地睁开双眼循声望去,发现全息影音通话功能竟然已经自行启动,而影像中的那个人,分明与自己相貌一致。

  “你谁?”陆仁下意识地想如此出声询问,但咽下满口的食物后,他又自行将这个问题排除了。

  在他看来,对方作为不速之客完全可以伪造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形象,却偏偏使用自己的声音和形象来与自己沟通,就已做出了不以真面目示人的表态,询问其身份也是徒劳。

  何况,他的心头还有更重大的问题亟待解答。

  “见鬼,我刚才只是心里一想,这家伙竟然接过话茬?莫非是骇入了脑机接口,读取了我的心声?”

  正当陆仁陷入惊疑不定之中时,不速之客微微一笑,摆摆手说道:“别紧张,这是超越了你的认知的事态,你自己胡思乱想是想不明白的。”

  陆仁皱了皱眉,觉得对方这话虽然听起来不爽,但也不可否认。他凝重地盯着对方,在心里默默说道:“既然如此,何不由你来解释解释,我究竟在面对什么?”

  不速之客轻笑道:“当然,我会逐步揭示这一切的全貌,但是其中的前因后果非常复杂,而且在讲解过程中你会产生更多的疑问,实在是说来话长。”

  陆仁心里一沉,看来对方确实能够实时监听自己的心声,可是以脑机接口的安全级别,就连旁路攻击级别的手段也早就被排查过了,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不速之客又道:“我所掌握的科技足以随意制造比特翻转改写数据。”

  此话一出,陆仁顿时感受到了无言的压力,这迫使他的大脑飞速运转,一时间思绪万千。

  比特翻转即为二进制数据在宇宙射线等外界干扰下意外发生错误,但这一现象如今基本销声匿迹,仅存于理论之中,因为设备早就拥有了强大的抗干扰和纠错能力。

  对方却声称通过主观造成比特翻转来取得重要权限,全然无视了所有防护措施,这必须拥有探囊取物般同时篡改所有数据的能力,相当于从物理层面支配设备,从而凌驾于设备使用者本身之上。理论上,对方甚至可以凭借这种能力轻松谋财害命。

  比如制造一起交通事故,没有人能够意识到背后的真相。就算自己久居在家不常外出,对方等不及了也能接管微元机器人的控制权,将其化为不留痕迹的杀人利器,自己设计的安全机制可防不住这种作弊手段。

  对方从暗中现身,某种程度上也算一种善意的表现。不过以目前的科技水平,这种精度本应该是难以实现的,对方究竟是何方神圣?

  这只是陆仁心中转瞬间的想法,不速之客却淡然一笑,说道:“你不要误会,首先这种程度只是雕虫小技,其次我要纠正一点,你我造型一致,并不是因为我使用了你的虚拟形象和声音,而是因为我本就是你,确切地说,我是以你为原型的数字复制体之一。”

  听闻此言,陆仁丝毫没有恍然大悟,安下心来,而是似懂非懂,满腹疑团。

  “为什么会出现数字复制体?”

  “当初公司的人工智能部门提出计划,将自古就有的数字孪生技术应用在人脑上,获得人类的数字化思维,以人工的方式实现智能。”

  “但是后来整个计划被公司否决了,那么现在又到底是何种势力,为了何种目标,实现到了何种程度?”

  “按照最初的设想是扫描大脑获取细胞之间的通讯结构,不必模拟细胞具体构造,只需用程序抽象模拟细胞功能。”

  “不过最近量子计算机领域好像有重大突破,凭借现在的算力条件,莫非已经能够用基于现实物理规则的物理模拟器,以原子级精度模拟完整人体?”

  陆仁诚如数字复制体先前所言,原本的疑问尚且一知半解,新的疑问又在思绪流转中浮现而出。

  复制体叹道:“我就说你自己想不明白吧,你的猜测都是基于对你所处环境的认知,可是人类社会并不是世界的中心。制造出我等数字复制体的,实际上是宇宙中顶级的文明之一。”

  陆仁愕然:“外星文明?”

  复制体点头称是:“没错,我说的正是外星文明,而且是顶级的外星文明。”

  陆仁倒不是惊讶于对方声称外星文明真实存在,他原本就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只是这不足以让他轻易相信眼前自称的数字复制体。

  “且不说所谓的‘顶级’是如何评定的,我不明白复制我的意义何在?对于顶级的外星文明而言,我可不就是‘夷’吗,我说这匪夷所思不过分吧。”

  陆仁来回指了指自己和复制体,问道:“都是自己人,我就直接问了,你能证明吗?不是不相信你啊,我一个蛮夷想开开眼界。”

  “当然,我也正有此意。更进一步地开诚布公不是靠谈话就能做到的,所以我可以先给你展示某种能力。”

  复制体从容地说道,他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我在你的脑控芯片里留下了一些资料,随你设法去研究。”

  陆仁默默地通过脑机接口找到了复制体所说的资料。那一堆详实图表所记载的,正是他曾就职的尖端科技公司的股价走势图以及逐笔订单申报情况。

  这些有模有样的数据仿佛在任何交易软件都能查询得到,但是标注的时间不是以往任何一个交易日的,正是今天的,可是这会股市还没开盘呢。

  陆仁再次陷入了困惑,难道复制体是想展示预知未来的能力?

  这可不是模棱两可地预测股票涨跌,如此详细具体的数据,根本没有任何容错的余地,如果数据对不上很容易证伪,作假没有意义。

  复制体看穿了陆仁的心思,又补充道:“与其在这里空口无凭地解释,不如你先去自行研究一下,搞清楚我给你的资料是否可能出自人类的手笔,这才是最关键的信任基础。等你接受了事实,我解释起来会更容易。”

  复制体的这番话让陆仁感到难以拒绝,一方面,他也认同仅靠空想无助于探清真相,只有通过行动才能拨云见日。

  另一方面,复制体的言行始终透露出一股毋庸置疑的自信,陆仁也受其感染,甚至他的内心还隐隐产生了期待,他希望复制体所言是真实无妄的,从而能够有机会亲眼见证一些不可思议的事物。

  “不可否认,世界广阔,而我知之甚少。所谓的复制体在搞什么花样,我就不妄加揣摩了,按部就班地来应对吧,到时候就见分晓了。”

  陆仁打定了主意,将思路放在了如何验证复制体所给的资料上。他略加思索,对复制体说道:“你应该不介意我把脑机接口芯片取下来吧?我想确保视觉和听觉不受逆向干扰。”

  “只要你自认为验证方法足够严格,能说服你自己,就尽管去做。需要联系时我们还会见面的。”复制体做出简单答复后,便很是干脆地瞬间消失了。

  陆仁再一次独自身处于空荡荡的房间内,略微感到一阵恍惚。

  他摇了摇头,一边匆匆将剩余的早饭送入口中,一边继续构思验证方案。

  直接就用复制体给出的数据与行情进行核对,是无法从根本上校验数据真伪的。要彻底检验数据的有效性,必须先做一些准备。

  他把注意力放在了宅院地下三层的一间宽敞实验室中,脑机接口为他传来了这间实验室内的实时画面。

  房间四壁看上去如同陈列柜一般,皆是由微元机器人组成的框架,内嵌着可运用于各种设备的元器件,无论需要什么类型的实验,都可以随意调动布局,组合相应的仪器设备,将现场转化成需要的实验环境。

  陆仁远程控制着实验室内的微元机器人,将复制体留下的图表数据导出为纸质资料。说是纸质,其实是临时合成了和纸的质感相似的化学纤维,用实验室的高速精密3D打印机编织而成。毕竟这年头哪还用得上纸,想找张真的纸反倒要费番功夫。

  复制体给出的资料里,走势图也就罢了,无非是多张常用时间周期的K线和成交量图,但详细的每笔订单信息却有着极其巨大的数据量,陆仁只能估摸着截取了上午一小部分时段的数据,即使如此,装订成册后也足有厚厚一沓,一时半会根本看不详尽。

  陆仁又给自己的车设定了目的地,命令机器人将他头上的脑机接口芯片取了下来,随后终于是从床上爬了起来,抄起了一片便携的柔性计算面板扣在手腕上,动身出门上车。

  这种计算面板所能够提供的计算、显示、通讯和控制等一切功能,都早已能被更便捷的脑机接口取代。

  但如今就连影像的主流分辨率都提升到了视网膜级,而脑机接口的芯片需要植入人体,其运算能力受限于对安全性和尺寸的要求而难以突破,在人们对算力永无止尽的需求面前就显得有所不足了。

  所以脑机接口如今主要是担任一个输入输出的终端,算力的不足之处则可以通过云计算来弥补,这也让历史悠久的计算面板仍不失用武之地。

  如果若干年前的人看到现代的计算面板,至少还会感到先进,而看到现代的车辆则是感到亲切。

  即使是陆仁的座驾也无非是车型豪华了一点,功能花哨了一点,售价高昂了一点而已,却还是经典的靠几个轮子驱动的基本结构,让人感受到历史的传承。

  这辆车与其祖宗的最大区别在于实现了完全自动驾驶,因此也没有什么驾驶位之分,不过这也已经是理所当然的默认配置,人们不会对这平平无奇的特征加以强调,被区分开的反倒是娱乐性质的“人工驾驶”。

  现存的船舶、汽车、铁路等古老的交运方式显得有些一成不变,驱动原理终究没有新颖之处。

  即使人类早早进入了太空,也迟迟不会改变水运和陆运的性价比优势,何况要用人们幻想中的高科技取代简单的机械结构,时至今日也依然任重道远。

  当然,人类在新式交通方面也有所建树,目前理论上最有科技含量的产品是尖端科技公司研发的超导磁悬浮载具,可以灵活地低空飞行,机动性不俗。

  但是其问题在于需要配套的基础设施才能使用,建设成本高昂,加之很多民众也担忧电磁辐射危害人体健康,所以民用产品仅仅停留在原型阶段,预计会和因为降噪难题而被管制的飞行汽车一样落个冷清的下场。

  无论如何,现存的基础设施还是建设得相当完善的,拓宽的道路和设计合理的立交桥都是交通枢纽的标准配置,并且车辆自动驾驶和全局化交通管理技术也足够成熟,使得整个交通系统井井有条,即使只能乘坐古董级别的载具,出行体验也算得上高效快速。

  很多人对此早就习以为常,陆仁却略感无奈。

  虽然从表面上看,交通是否发达对陆仁这种不常出门的闲人来说也没什么区别,但实际上,他的微元机器人本该在包括交通运输在内的各个领域发起新一轮变革,然而这项他在家泛滥使用的技术根本没有在社会上普及,碍于交规限制,他无法将其用于出行。

  陆仁明明开发出了能够让整个文明的生产力发生跃变的技术,却被公司高层以稀奇古怪的理由限制在他宅院的一亩三分地中使用,这让他失去了奋斗的动力,是造成他的堕落现状的主要原因之一。

  至于他在那一亩三分地的豪宅中被高科技伺候,过上“饭来张口,衣来连手都不用伸”的堕落生活究竟有多么舒爽,那都只是次要原因。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科幻小说星际文明小说

NP完全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