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阴阳伞黑白颠倒

阴阳伞黑白颠倒在线阅读

阴阳伞黑白颠倒

逐梦古采尼

玄幻·王朝争霸·24.98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03 08:31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初入江湖

  无尘安葬好父母,收拾行李,去金陵投靠二叔。

  跟着商队路过山谷,看到路边有个老婆婆摔倒了,可能岁数太大了,爬了几次就是爬不起来。

  商队的人和老婆婆擦肩而过,没有一个伸手扶一把。

  看着老婆婆就想妈妈,走出商队,来到老婆婆身边,把婆婆扶了起来。

  “婆婆,你去哪里啊?”

  无尘问道。

  “我去县衙找大老爷评理,我有四个儿子,我还饱一餐饿一顿,没有一件好衣服,都是补丁打补丁。我们村花婶四个闺女,天天吃香的喝辣的,穿的是绫罗绸缎,这是为什么?”

  老婆婆擦擦眼泪说道。

  “嗨,造孽啊!婆婆,我背你去县衙。”

  说着背起婆婆往前走。

  “小伙子,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们村遇到土匪了,父母都死了,我去投靠我二叔,我二叔在金陵城做生意。”

  “你认识金陵吗?”

  “不认识。”

  “过过吗?”

  “没去过。”

  “那准备怎么去?”

  “我边走边问,好心人多,我年底应该能到。”

  “江湖险恶,你还记得你在桑树田里救过一条白蛇吗?”

  “不记得了。”

  “五年前,你在数上采摘桑葚,偷看树下小女孩撒尿,看到一个大黄狗嘴里叼着一个受伤的白蛇。

  你把白蛇从大黄狗嘴里救了下来,暴露了你偷看的事实,小女孩到你家告状,你被爹爹打了一顿,还记得吗?”

  “你一说,我就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

  “小孩对什么都好奇,婆婆也理解,婆婆小时候也偷看小小子撒尿。”

  “是吗?”

  无尘走着走着发现老婆婆没有反应,扭头一看,老婆婆睡着了。

  顺着大路往前走,老婆婆越来越重,越走越慢。慢慢的掉队了,也不知道商队去哪里了。

  从白天走到后夜,借着月光往前走,走到一个山谷,跳出四个彪形大汉。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惨了,真是喝凉水也塞牙。

  “大王,我就是一个穷小子,身无分文,哪里有钱给您啊!”

  无尘跪在地上喊道。

  “你小子睁眼说瞎话,你背上一尊黄金的菩萨给我们,你可以离开了。”

  壮汉喊道。

  无尘扭头一看,身后一尊金光闪闪老娘娘法像。

  遭了,饿晕了,出现幻觉了。

  无尘把隔壁放在嘴里狠狠的咬了一口,疼,说明是真的。

  站起来撒腿就跑,四人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无尘已经跑出去十丈开外。

  一个前面跑,四个人后面追,你追我赶,来到山林里。

  一前一后围着山跑了一夜,突然脚下一滑,整个石头断裂,五个人跟着石头一起跌落山崖。

  等无尘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太阳高照。

  揉揉眼睛,坐了起来,猛然间想起来婆婆,站起来赶紧寻找。

  找来找去,石头后面一尊老娘娘的法相,还有四个石像,牛头马面和黑白无常。

  这个看着面熟,抓抓头一拍脑袋,是后山的阎王殿里面的。

  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前年跟着父亲在石料厂打零工,就是搬运的这个,自己的手掌还被老娘娘的脚后跟划破了,鲜血染红了老娘娘脚后跟,也把娘娘脚下的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染红了,但是很奇怪等他包扎好,拿布过来擦的时候,血迹没有了。

  敢情我背着石像跑了一夜啊?法相丢了,肯定着急了,赶紧给他们送回去。

  背着老娘娘,拿着藤蔓植物把黑白无常绑在一起,牛头马面绑在一起,一手夹一套,撒腿就往后山跑。

  跑到天黑,终于到了阎王殿,趁人没注意,溜进去,把法相安放好,悄悄的溜了出去。

  来到厨房,抓了一袋凉馒头,一壶水,钻到阎王殿后面的稻草堆里休息,吃饱喝足呼呼大睡。

  “咣咣咣……”

  一阵敲钟声,把无尘吵醒,溜进后院,没人,都去做早课了。

  洗脸,拿着热气腾腾的馒头边走边吃,来到前面广场,才发现广场上站满了人。

  各大门派的旗帜,吓的无尘把挂在旁边竹竿上的道袍穿在身上,站在阎王殿弟子的队伍里。

  “求死,把赵家豪交出来,不然我们就踏平你的阎王殿。”

  崆峒派队伍为首的壮汉喊道。

  “曹掌门,你们都是名门正派,都是要脸的人。

  你们找赵烈风,无非是想抢他身上的寒窑真经,那是黎老前辈临死前托赵烈风把寒窑真经带回黎家庄交给黎大侠。

  你们就不能等赵烈风把寒窑真经送到黎大侠手里,你们再去抢吗?”

  求死摸着山羊胡说道。

  “少废话,寒窑真经是武林的,不是他私人物品,你到底交不交?”

  “我死也不会出卖朋友的,要杀要剐,看你有没有本事。”

  求死笑着说道。

  无尘心说这就是一帮强盗吗?挤到求死面前,说道:

  “师父,杀鸡也用宰牛刀,对付这帮披着羊皮的狼,弟子足矣。”

  说着,想起土匪洗劫他们村庄的情景,说完,左手出掌右手出拳,向曹掌门扑过去。

  突然想起来自己压跟就不会武功,已经来不及了,瞬间眼睛血红,一声龙鸣狮吼。

  拳脚功夫和曹掌门大战了三百多回合,越战越勇,越战越快。

  突然,曹掌门飞出十丈开外,重重的摔在地上。

  求死抓抓头这孩子是谁啊,怎么没有印象,回头看看大徒弟,大徒弟也摇摇头。

  “没想到阎王殿还真藏龙卧虎,老杜手下不死无名之鬼,报上名来。”

  华山派杜掌门走出来问道。

  “清风。”

  无尘三年前看到清风被他打死,那一日,杜掌门抓了个村姑在小树林,清风路过阻止了他,村姑跑了,杜掌门一个铁砂掌拍死了清风。

  在杜掌门一分神的时候,无尘的一掌打在杜掌门的肚子上,还没反应过来的杜掌门,后退几步,一口鲜血喷出。

  “你小子偷袭?算什么。”

  “这个杜掌门就是个禽兽,你自己问问他,做过什么事?

  你们一起上吧!来吧!”

  无尘血罐瞳仁,一声长啸,施展拳脚功夫,速度之快犹如鬼魅,一打六丝毫不慌。

  求死咽咽口水,心说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一打六太牛了,我一打一差不多,清风死了三年多了。

  赵烈风从大殿里面走了出来,从怀里掏出寒窑真经,举过头顶,大声喊道:

  “所谓的名门正教不过就是一群土匪,寒窑真经在场,你们抢去吧!”

  说完,把寒窑真经往天上一扔,无尘踩着和尚的肩膀,一跃而起拿到寒窑真经,往怀里一放,匆匆往山下跑。

  大队人马蜂拥而至追了过去,霎时间尘土飞扬……

  跑了一天一夜,终于甩了追兵,从头上到脚下脏兮兮的,来到集镇上,看着早点铺子热气腾腾的馒头发呆,太饿了,可是身上没钱了。

  “小伙子,要工作吗?管吃管住还给工钱,干不干?”

  无尘抬起头一看是个掌柜模样的中年男人。

  “好,我能先吃个馒头吗?已经好几天没吃了。”

  无尘乞求的眼神说道。

  “老板一笼馒头给这个孩子。”

  男人扔给老板一串钱。

  无尘拿着一袋包子,拿出一个就大口大口的咬着吃烫的龇牙咧嘴的,跟着男人往前走。

  来到龙门镖局后门,里面坐着一群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有二十多少。

  男人让他在这里等着,自己就去前院了。

  无尘靠在墙角闭目养神呼呼大睡。

  “唉唉唉…醒醒。”

  无尘迷迷糊糊被摇醒,揉揉眼睛,是一个俊美的少年。

  “起来,换衣服,出发了。”

  “嗷嗷嗷。”

  无尘站起来接过少年递过来的衣服,开始换衣服。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无尘,你呢?”

  “小强,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小强看着地上的寒窑真经说道。

  “好,谢谢。”

  “为什么要谢谢?”

  “因为我是个穷小子,你是我第一个朋友。”

  “走吧,干活了。”

  无尘穿好衣服,把寒窑真经放进怀里跟着小强跑到货仓,开始搬货到马车上。

  装了整整十车,然后他们推着车跟着龙门镖局的堂主龙四出发去金陵。

  小强跟着无尘推着一辆马车,走在最后。

  两人一路吃喝拉撒睡都在一起。

  每天晚上,小强给无尘讲解寒窑真经,无尘认真的背着,脑海里浮现一个小人,演练武功招式。

  这一天到了江左地界。

  “加快脚步,进潭州城住客栈洗澡睡觉。”

  龙四高声喊道。

  走了七八天都是荒地露营,身上都臭了。

  准备通过一个树林的时候,就听到一阵呐喊声。一群人拿着刀枪剑戟把车队包围起来。

  “龙四,我们是黑虎堂的跟龙门镖局无冤无仇,你把箱子里的东西留下,我们不难为你们,如何?”

  小强飞快的跑到龙四前面对着土匪喊道:

  “不行,箱子里面装的是就海青天的证据和贪官污吏联合加害海青天的证据,你们还是人吗?

  除非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小子,你有种,爷成全你。”

  说着一口鬼头大刀砍向小强,小强躲都没躲,眼看刀就到了,突然一声惨叫,人飞出去十丈开外,砸断四五棵大树,男人当场饮恨西北。

  鬼头大刀已经在无尘手里,小强拔出腰间的软剑和无尘杀了出去。

  寒窑真经里面的武功两人虽然还没练习熟练,但是对付几个土匪不在话下。

  一盏茶功夫,砍杀二十几人,剩下小混混都吓跑了。

  小强擦干净软剑上的血,放好后,从地上捡起一把玄铁宝扇递给无尘是:

  “这个比较适合你。”

  无尘把鬼头大刀一扔,拿过来扇子摇了摇。

  “两位小祖宗,你们是谁啊?

  知道他们黑虎堂在江左十三省是什么势力吗?

  这里是他们的地盘,晚上我们住那里?”

  龙四走过来嚷道。

  “你的意思把箱子给他们?”

  小强喊道。

  龙四拉着小强来到一辆马车旁,打开一个箱子给小强看了一眼。

  “你们暗度陈仓,既然这样为了证据安全进金陵,我们这边要玩命的保护,才能把人吸引过来,你说对不对。”

  小强说道。

  “我迟早死在你们手里。出发,进城。”

  龙四气呼呼的喊道。

  大队人马浩浩荡荡进了潭州城,下榻悦来客栈。

  龙四带着人先洗澡,然后换小强和无尘去洗澡。

  为了演戏逼真,小强和无尘两人睡着院子里看守马车。

  龙四靠在窗户上看着两人在拆招换势,瞬间有爱才之意,慢慢的下楼,靠在箱子上看着两人,指点这两人没有到位的造势。

  后半夜三个人抱来棉被,睡着箱子上面。

  刚刚睡着,就听到房顶上有声音,三人同时醒过来。

  一批批的黑衣人冲了下来,七八十拿着刀的黑衣人把三人包围在中间。

  “你能打几个?”

  小强扭头问龙四。

  “我能打十个。”

  龙四喊道。

  小强拔出软剑冲了出去,无尘摇着扇子杀了出去,一前一后把龙四留在中间看着箱子。

  小强下手狠毒,都是一招毙命,不留后手。

  无尘的扇子还没碰到黑衣人的瞬间黑衣人被内功震的经脉锯断,七窍流血到地死亡。

  龙四看着两人,都了一下咽口水,简直就是杀了的机器,辛苦不是自己的敌人,自己也没把握能赢他们。

  不到一炷香时间,院子里的黑衣人都解决完了。

  房顶上放哨的黑衣人快速的点燃一颗烟花打到天上,爆炸出一个黑色的老虎在空中。

  “黑虎堂的救援信号,大队人马马上就到。”

  龙四把衣服整理好,把宝剑用布条绑在手掌里,做好拼死一搏的准备。

  突然,大街上,铜锣声响,大批官兵包围了悦来客栈。

  巡防营总兵站在房顶看着院子里的三人没有说话。

  就这样四个人站到天亮,黑虎堂的援军也没赶到。

  天一亮,龙四带着大队人马火速出城,一点也不敢耽搁,怕夜长梦多。

  龙四走官道,跟着大型商队和官府军队一起走,走了几天没有意外发生。

  一场大雨打乱了他的部署,在山神庙里躲雨,成了孤立无援的车队。

  就听到外面一个烟花上天爆炸的声音,心里明白这一战的躲不了,只能背水一战,扭头看看无尘和小强。

  无尘和小强已经走出山神庙,站在空地上,等待着大军压境的快感,无尘在小强的调教下已经成了……

  “杨铁素、杨铁林、罗大艺、杨铁业、秦忠琼、朱武邪、欧阳执宜、李霸天、裴喜庆、王丁当、尉迟敬北、罗大成、程金银、罗大通、程阿牛、李霸腾、雄大海,新文武、屈元通,我靠江左绿林的高声来了一半。”

  龙四看到腿肚子直打哆嗦,小声的吩咐。

  “都别瞎动,别说话,老老实实待着。”

  扭头看着外面。

  小强哈哈大笑:

  “没想到江左高手来了这么多,真给我们面子。”

  “小子,你们姓甚名谁,师父是谁,何门何派?”

  杨铁素问道。

  “大侠龙四知道吧!他就是我们的师父。”

  小强喊道。

  龙四死的心都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武功就是三脚猫功夫。

  “谁?龙四?就是那个见到我就尿裤子的那个小子,哈哈哈…”

  杨铁林哈哈大笑。

  无尘喊道:

  “你们一起上吧?打完我们还有睡觉呢?”

  说完拉着扇子就杀了过去。

  高手就是高手,刚一交手就知道几斤几两。

  “砰…”

  地一声震响,杨铁林撞破屋顶的瓦面,带起了一天碎石断瓦,直冲上七丈高的天空。长刀高举过头,配合背後交加的雷电光闪,彷若雷神降世。

  无尘大惑不解,杨铁林这样凌空扑下,将身子彻底暴露於自己这蓄势的一击下,无疑自杀。

  时间不再容无尘多想,他身子往前微俯,两手向内盘曲一抱,一股极强大的气柱,旋转而起,宜向半空中的杨铁林击去。

  这是无尘毕生功力所聚,即使宗师亲临,也要先避其锋。

  同一刹那,一道眩人眼目的电光,裂破长空,直击在杨铁林高举空中的厚背长刃上。

  厚背长刃立时通体发亮,万道光芒,绕刃身疾走上高压的电流,在刀身上吱吱乱响。

  杨铁林厉啸一声,手中长刃挟善那道电光,闪电凌空向无尘劈下。

  电光烁闪而下,平地一声轰雷,无尘被挟带雷电的一刃,劈得离地倒飞十丈开外,又在地上滚出了叁丈许的距离,速度这才停歇下来。

  地上中心裂开了一道长两丈深约半尺,令人怵目惊心呈长形的浅坑。

  这一刀的威力确是动地惊天。

  无尘一生战无不胜,还是第一次被人击倒地上。

  杨铁林一刀击下,刚碰上无尘全力击来的气柱,两股大力相交,杨铁林整个人倒抛上天。

  杨铁林一声厉啸,借势横飞出去,高高掠过小强的封锁线,直向远方的大树投去,一闪不见。

  无尘缓缓立起,全身衣衫尽湿。

  杨铁素和罗大艺在面前之端,连续听到杨铁林两声厉啸,任他两人何等喜怒不形於色,也禁不住面面相觊。

  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形,在暴雨中的镇远大道出现,笔直朝两人走来。

  杨铁素目力较胜,首先全身一震。

  罗大艺也跟首一声惊呵,目瞪口呆。

  以这两人的修养,见无尘现今的模样,也忍不住大惊失色。无尘走至两人身前,他那白如水晶的面庞,变成了雷击後的焦黑。全身衣衫湿透,狼狈非常。

  无尘嘴角一牵,露出一抹苦笑。这时马车迎了上来,无尘走到门前,便欲登车。

  忽又回过头来,向两人道:

  “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胜是败。”

  小强认识他这麽多天,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麽人性化的表情。

  雷雨愈下愈大了。

  突然,无尘血罐瞳仁,一掌劈在马车上,马车瞬间四分五裂。

  无尘一声长啸,冲进人群中,开始杀戮模式。

  小强怕他有失,紧紧的跟着他后面,给他解决背后的敌人,就这样两人一阵被包围着打了一夜,快天亮的时候。

  晕死的杨铁林醒了,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看着越战越勇的无尘和小强,高声喊道:

  “撤退。”

  众人一看杨铁林没事,纷纷跳出包围圈。

  “小子,真是英雄出少年,江左之行,才刚刚开始,咱们后会有期。”

  杨铁林说完翻身上马带着多少挂了点彩的弟兄快马加鞭扬长而去。

  龙四拿着剑冲了出来好,高声喊道:

  “别跑,吃我龙四一剑。”

  树枝站在一个刚刚路过的江湖小报的记者,飞身下来问道:

  “龙四大侠,是您一打十八,打跑杨铁林为首的江左绿林好汉?”

  龙四心说,这是自己露脸的机会,看看靠在墙角熟睡的无尘和小强。

  “那是,杨铁素、杨铁林、罗大艺、杨铁业、秦忠琼、朱武邪、欧阳执宜、李霸天、裴喜庆、王丁当、尉迟敬北、罗大成、程金银、罗大通、程阿牛、李霸腾、雄大海,新文武、屈元通,等人联手都没打赢我……”

  龙四开始滔滔不绝的胡编乱造的讲故事。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玄幻小说王朝争霸小说

阴阳伞黑白颠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