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吃了豹子胆在线阅读

女人吃了豹子胆

历史 / 民间传说

10.95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4-01-12 14:09

书籍摘要: 女版水浒传,全篇通过赵巧歌与地主小姐王桃花互相争斗为主线,再以张素英、赶儿、玉梅、花蚊子等不同年纪的女性为辅线、构筑了一群敢爱、敢恨的群芳谱。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 1章 《小娘们要炸天了》

  大运河边的古贝州是个千年古镇,是水浒传里孙二娘的娘家。出了一批妖孽的女子,一个个艳丽娇媚,性格火辣炸天。更有两名花魁,一个叫赵巧歌,酒楼赵二顺子的独生闺女,另一个叫王桃花,古贝州第一大户王不颠的闺女。这俩姑娘,一个诡计多端,一个凶悍跋扈,谁也瞧不起谁,搅的这个古镇没有一日安宁。

  巧歌的酒楼生意红火,看着高朋满座,她和她爹赵二顺子发了愁。照这样下去,家里的高粱酒只够用几个月,而高粱卡在王桃花家,说好,今天王桃花带人来送高粱,巧歌知道王桃花心狠手辣,这个买卖不好谈,她一边应付客人,一边焦急地等着王桃花的到来。

  1941年的大运河古镇古贝州大街上,人声鼎沸。

  扒鸡店老板娘张素英提着扒鸡,没命地跑着,给巧歌酒楼送货,她知道,只要晚一会儿,巧歌就翻脸不认人。

  张素英上气不接下气地把扒鸡放在赵巧歌的手里。

  “大妹子,没晚了吧?”

  “晚了,再晚,我就要派人去砸你家扒鸡店了!”

  赵巧歌接过扒鸡,提起一只烧鸡,一抖动,扒鸡的肉一下抖落下来,顿时香气扑鼻。

  “要不是客人稀罕你家的鸡,我可不惯你!”

  赵巧歌拿着鸡,扯开,把它扔给一些客人:吃吧,喝吧!

  看着外焦、内嫩的鸡肉,在座的客人,争先恐后地用手抓着肉,就吃了起来。

  赵巧歌看着酒楼里高朋满座的客人,走到父亲赵二顺子一边。

  “爹爹,奇怪呢,日本人来了,到处兵荒马乱的,还能这样大吃大喝!”

  “乱世收黄金,盛世玩古董。兵荒马乱,除了命,啥都是个屁!”

  父亲赵二顺子一脸愁云,看着满屋的客人。

  “爹,吃了一顿是一顿,管他生生死死的,这才是聪明人。生意这么好,你发啥愁啊!”

  赵二顺子:按这样卖下去,咱家的酒不够了!

  “酒不够,菜来凑!”

  “酒菜酒菜,缺一不可啊,我开了一辈子的酒楼,我知道啊。高粱都在他王不颠手里,他卡我们脖子,贵贱不卖!”

  “爹,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这事,我有办法!”

  赵二顺子没好气地看着巧歌:一个女孩家的,还没把事办成,就吹牛!

  赵巧歌撒娇地挽住爹爹手:爹,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啊,你放心吧!

  赵二顺子打了一个哈欠:你看着店,我回家歇歇了!人一多,我这头就嗡嗡的。

  赵二顺子说完,走出了酒楼。

  古贝州药铺、

  一个强悍的中年妇女揪住了一个老中医的衣领不放:杀人犯,杀人犯!

  老中医像个小鸡仔似的,脖子被勒住的,喘不过气来,脸都白

  了。

  更垠一看师傅挨欺负,一步冲了过去,一把揪住中年妇女的手,把她推开。

  “本来就是个死胎,要不打下来,你也会陪着死!”

  中年妇女一看小徒弟更垠帮腔,松开老中医,一把抓住更垠的手就咬下去。

  “赔我孩子,赔我孩子!”

  “又不是我给你弄死的,你讲不讲理!”

  更垠疼的大喊大叫,拼命想甩开,中年妇女就是不撒嘴。

  “给不给钱,给不给钱?”

  老中医把一把钱递给中年妇女,中年妇女数都没数,拿钱就跑了。

  更垠跑到门口,想追,又停了下来。

  “不能病人一闹,你就给钱!这个月赔了多少钱了?

  更垠埋怨地看着老中医。

  “女人疯癫起来,菩萨都拦不了,阿弥陀佛!”

  “师傅,人家看病卖药发财,看看你,辛苦一辈子,到现在穷的连个女人娶不起!”

  老中医笑眯眯:你别学你师傅,赶紧去会小妮吧!

  “我爹来了,你说我去送药了!师傅,走了!”

  老中医:知道知道,孬人头,快去吧!

  更垠背上一个行医的小箱子,走了!

  “年轻多好,啥坏事都能干!”

  老中医看着更垠的背影,羡慕地摸了摸发白的胡须。

  古贝州街道一角,

  媒婆绒毛鸡和更垠的父亲张道士站在街边聊天,绒毛鸡一边嗑瓜子,眼睛贼溜溜地盯着过路的男人们,口水都快流到肚脐眼了。

  张道士带点醋意。

  “这样想男人,找一个不就行了!”

  “姑奶奶是个缺男人的女人吗?”

  绒毛鸡拿起瓜子砸在张道士的脸上。

  更垠背着小药箱,跑过张道士身边。

  张道士一把抓住儿子。

  “更垠,你干嘛去?”

  更垠发现父亲,吓了一跳。

  “我,我去看病去!”

  更垠头也不回,快速跑过。

  绒毛鸡眼馋地看着更垠的背影:张道士你是前世修来的福,生了三个好儿子。唉,我嫁了这么多男人,连个蛋都没生下来!

  “一个在北平上学,一个在古贝州学医,一个在古北州当教书先生,晚上睡觉,我能笑出尿呢!”

  张道士笑得不能自控。

  绒毛鸡气得踢了张道士一脚:说正经的,你是想让我给老大说

  亲?还是你想娶我?

  张道士伸手抓住绒毛鸡的手,用食指挠着绒毛鸡的手心:娶

  你?咱俩娶不娶都一样吗?

  “别拉拉扯扯的,说正经事!”

  绒毛鸡一巴掌打开张道士的手。

  “老大,别担心他。眼眶子高了,以后肯定在北平成亲了。我说的是老二更垠,不赶紧找个厉害女人把他治住,早晚会出事。”

  “古贝州厉害的闺女有两个,王不颠的王桃花,赵二顺子的闺女赵巧歌,咋样?”

  张道士一听,说话声音都变了。

  “我的亲娘啊,这俩闺女是仙女下凡到财神爷,随便娶一个,就是娶了财神奶奶,我,我当然愿意。”

  “嘿嘿,人家提亲的从这条街排到那条街了。”

  “你就不能让我儿子加个塞?”

  张道士把钱塞到绒毛鸡的手里。

  绒毛鸡一看,乐的眉飞色舞,一把把钱塞进自己的口袋,在张道士的腰上掐了一下:我去加加看看!

  绒毛鸡提着礼物去赵家提亲了。

  赵二顺子和花蚊子两人在对抽旱烟。

  “更垠?就是缠着我闺女的那个小子?”

  “缠了我闺女三年了,蚂蝗一样,甩都甩不开了!”

  绒毛鸡一看赵家二老脸色不好,赶紧数落。

  “古贝州的上上下下,谁不知道他俩的事,人家没让你闺女大肚子就不错了!”
“呸呸呸,他敢上我闺女,我掐烂他的命根子!”

  “男人不坏,早晚挨踩!这年头还是坏人不吃亏!”

  花蚊子一听,砸了砸烟灰。

  “我们赵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就一个闺女,总不能找个白丁吧!他家除了四个光棍,还有啥?填不满的穷坑!”

  “更垠,给我闺女当个下人还行,想娶我闺女,没门!送客!”

  赵二顺子把绒毛鸡送的点心扔在绒毛鸡怀里。

  “你相中他,你咋不嫁给他啊!”
绒毛鸡一听,脸色变了:你,你大哥,留着闺女养老吧!

  绒毛鸡抱着点心,嘴里骂骂咧咧地走出了院门。

  张道士一看,绒毛鸡灰头土面地走出大院,心里明白了。

  绒毛鸡究竟是经历了大风大浪的老媒婆,好像啥事都没发生过。

  “这相亲,跟男人谈买卖一样,十谈九不成,走,上王桃花家去!”

  张道士把绒毛鸡扶上毛驴,两人朝王桃花家赶去。

  王桃花家、

  王家一看就是个大富大贵的人家,院子里三层,外三层的,跟迷宫一样,绒毛鸡在看门人的引领下,好不容易才走进王不颠的客厅。

  王不颠斜靠在炕上,歪鼻斜眼地在喝茶。

  “王大爷,见你,跟见个皇帝一样!可不,大爷就是古贝州的皇帝了!

  “有事说事,没事就走!”

  王不颠没好气,看都不看一眼绒毛鸡。

  “王大爷,妹妹这是托人,跟您家桃花求亲来了,这小伙子,那是生的剑眉星目,去他家求亲的姑娘家,那是每月要踩坏一副门槛!”

  “喔,哪里的公子?”

  “更垠,张更垠!”

  “更垠!张道士家的那个兽医?”

  “人家是替人看病,不是兽医,是人医!”

  王不颠拿着绒毛鸡送的礼物一把砸在绒毛鸡的脸上。

  “滚蛋!再不滚,我放狗咬死你这个臭娘们家!”

  “伸手不打笑脸人,老祖宗的规矩,你都不懂吗,老糊涂了!”

  “上次,我家看门狗病了,他吹牛说他能医好,要了我一个大洋,不但医死了,还把我的狗吃了,我还没找他赔钱呢,还医生,连兽医都不如!”

  绒毛鸡捡起地下散落的点心。

  王不颠伸脚就去踩掉在当下的点心,抄起桌子上的大烟枪就朝着绒毛鸡打去,绒毛鸡一躲。

  绒毛鸡转身就跑。

  “你闺女丑的跟猪八戒他妹妹一样,还挑男人呢!”

  王不颠一拐一拐地在后面追。

  王不颠:还想祸害我闺女,我抽死你!

  绒毛鸡一边跑一边骂:王瘸子打人了!打人了!

  张道士在门外等消息,看着绒毛鸡出来了,赶紧迎上去。

  “大妹子,大妹子,出啥事了??

  ”以后,再跟我提你儿子相亲的事,我日你祖宗!“

  绒毛鸡抓住点心,砸在张道士脸上。

  绒毛鸡:快跑!王不颠拿枪来了!

  张道士跟着绒毛鸡,没命地跑开了。

  张道士捡起地下的点心,吹了吹灰:我就不信,我儿子娶不到有钱人家的大小姐!等着吧!

  赵家酒楼门、

  赵家酒楼外,大红灯笼高挂,印有硕大的赵字的酒旗飘飘。

  门上写着两个字,客满!

  酒楼里摆了十几张桌子,没有客人,古色古香的,很安静,气氛有点紧张和怪异。

  巧歌和父亲赵二顺子在酒楼等着王不颠大小姐王桃花来谈高粱买卖。

  巧歌在看《水浒》,她父亲赵二顺子坐在一张八仙桌边抽烟袋,只听到吸烟发出的吧唧吧唧的响声。

  一些佣人站在一起,毕恭毕敬地等着巧歌训话。

  赵二顺子瞟了一眼赵巧歌,见女儿聚精会神,也不敢打扰。

  墙上的钟敲了几下。

  赵巧歌听到钟声,放下书本。她站了起来,走到佣人的前面。

  “一会王桃花父女俩要来跟我谈买卖,你们小心点,要伺候不好客人,别怪我翻脸不是人!”

  “是,大小姐。”

  “王桃花爱吃爱喝的,都准备好了吗?”

  “十个扒鸡,十个猪蹄子,十缸老酒,都准备好了!”

  更垠从门外跑进酒楼,跑到巧歌面前,抹了抹额头上的汗。

  他在巧歌耳朵边小声地说着。

  “来、来了。”

  “十车高粱来了吗?”

  “来了,藏在路边呢!”

  “好你个王桃花,还跟我玩心眼!”

  “大胡子带着几个枪兵守着呢!”

  ”咱是买她家的高粱,又不是打架,用得着这样?到时候你看我的眼色行事。快去准备吧!“

  “王桃花可是个心狠手毒的女人,你要小心点儿。”

  赵巧歌有点不耐烦了:我赵巧歌在酒楼里生,酒楼里长,啥人没见过,去吧,别瞎操我的心!

  更垠不放心地看着巧歌,走出酒楼。

  赵二顺子看着更垠,脸上一脸不屑。

  “丫头想当妾,白天做春梦!”

  巧歌不满地看着她爹:爹,您瞎说什么呢?一边使唤人家,还要踩人家一脚!

  “他不好好学医,一天到晚来找你,不安好心!”

  “人家是来跟我学酿酒!瞎想什么?客人来啦!爹,咱到门口迎着,别让人家说我们不懂规矩。”

  赵巧歌往门外走,赵二顺子跟着出了酒楼大门。

  古贝州古镇外的路上、

  王家大小姐王桃花一身男装,雄赳赳气昂昂的,根本看不出是女的,骑着马,腰里别着一把手枪,好不威风。

  马旁边跟着以大胡子为首的扛着枪的众家丁。

  大胡子细高个,白白净净,动作作态有点女性化,走路扭扭捏捏的,大胡子掏出口袋里的梳子,梳理了一下胡子。

  后面十辆马车,拉着高粱,紧紧地跟在后面。

  王桃花忽然挥了挥手,队伍停了下来。

  “一会我先去,你们在前面找个地方等着我。”

  “啊呀,大小姐,你,你一个人去,不害怕吗?”

  王桃花举起手中的手枪:姑奶奶有这个,不比武松强吗?

  “要不,我,我陪您去,想起巧歌酒楼的菜,我就流口水!”

  “就你嘴馋!现在穷鬼子们都饿疯了,你多长几个心眼,好好守着高粱车,一步都不能离开。”

  “小姐放心,粮在,人在!粮没了,我就跳运河淹死!”

  “知道就好!”

  王桃花两腿一夹,马一下跑开了,一阵烟尘扬起。

  大胡子看着王桃花的背影,露出得意的神情。

  大胡子(os)找个背阴的地方,别把我这小白脸晒黑了!

  大胡子对着队伍扬了扬:走,到前面找个地方,先休息休息!
一个家丁嘟嘟囔囔:不就卖个粮食,跟慈禧太后跟日本人谈判一样,磨磨叽叽的!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就行了!娘们家就是办事磨蹭!”
大胡子举起手中的鞭子对着两个佣人就抽过去:你们懂个屁,大小姐用肚脐眼想事也比你们想的精明!少啰嗦,再走走,就停下来休息!

  赵家酒楼门外、

  酒楼老板赵二顺子和赵巧歌站在酒楼门口满脸堆笑地迎接客人。王桃花走到门口,目空一切的神情。

  赵二顺子四处寻找,发现只有王桃花一人,王桃花戴着墨镜,帽子,根本看不出是女的。

  “我的亲哥哥,王不颠呢?”

  “我爹在家里喝茶呢,他才不管这些小事!”

  王桃花摘下墨镜,露出了脸。

  王桃花:咱们这小买卖还用得着我爹出马吗?

  赵二顺子这才发现是王桃花,赶紧陪笑脸:桃花啊,你,你,我还以为是哪个俊小伙来我家提亲呢!

  “女的,就不兴戴墨镜,穿男装!”

  “好看,姐姐真英武!”

  赵二顺子还是不死心,对着外边张望,寻找王不颠:我王不颠哥哥呢,好久不见了,我想我哥了!

  “想我爹,我怕你是想我家高粱了。”

  “都想,都想!”

  赵巧歌在父亲耳朵边嘀咕:这笔买卖,您也别参加,我跟巧歌姐妹俩边喝边聊就行了!

  “哪有小妮子家谈买卖的?”

  王桃花正眼都不瞧赵二顺子:老爷们要掺和,高粱我就不卖了!

  赵巧歌一看急了,一把拉住王桃花:桃花姐姐,咱俩聊,爹,你先回去吧!

  赵巧歌把爹推开了,拉着王桃花的手,走进酒楼。

  赵二顺子看着桃花的背影,咬牙切齿。

  “这,这,啥世道?谈买卖,不要男人参加!小娘们家要炸天了!

书友还看过

民间传说小说推荐

独伫在线阅读
荀瑜枫看着残阳如血的这片世界,喃喃道:“这他么是第几次了?”随即一声叹息,城下的千万大军,早已做好了破城的准备。这次,恐怕是要攻下城头了。
居易不黛玉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一刀幻影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追研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上河集在线阅读
穷困潦倒破落户,鲜从计来路恒堵。 乱世求生何处往?摆席落坐讲闲书。
轲叶30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一场风花雪月的旅途在线阅读
来到花灯繁华的架空时代,用现代演绎的方式,把现代花灯歌舞剧呈现出来,顺便领略那个朝代的风风雨雨。
漂流的夜子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一抹红衣在线阅读
短篇故事 有温情 有感动 亦有其他风格 希望大家喜欢
芹菜不加盐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谭国传奇在线阅读
本书主要以谭国为切入点,涉及早年的社会形态以及变革。以个人了解程度与推测记事,部分内容纯属虚构。
策拙言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皋兰山下在线阅读
是从没落走向了繁华,还是从繁华走向了没落,一切皆未可知。
魏家老七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穿越到三国逆袭成帝在线阅读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三国混战,人命贱如后,大汉王朝几百年落寞,当日的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为汉土的霸气已不在!值此危亡关头,一个21世纪青年穿越过来,他带领众人如何从小人物一步步成长为霸主…………
小小生无忧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撵山人在线阅读
夕阳悬挂在地平线上,透过树林的缝隙,向大地投下丝丝残阳。  春爷靠在树上,嘴里叼着被摸得油光发亮的烟杆儿,微微睁开的眼中透着一丝慵懒。
漆逍遥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当前位置: 历史 民间传说 女人吃了豹子胆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