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将行的狗尾巴草

将行的狗尾巴草在线阅读

将行的狗尾巴草

5冬面

玄幻言情·西方奇幻·4024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2-02 22:28

童话故事。【真的很腿肉的童话】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我的满天星

  [我不小心把自己锁在柜子里了。]

  我生活在一个不太好的家庭,重小偏大,又夹杂着轻微的重男轻女。

  更不巧的是,我是家中老二,我姐二十五,我十五,我弟七岁。

  我们家不算富有,甚至有点小债,我的童年大多都是在姥姥家度过的,有些许时间是在学校消磨过去的。

  不可否认的是,我的父母确实是爱我的,不然不会给我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小屋——虽然它真的很小。

  十三岁那年,我刚上初中,我弟也到了调皮的年纪,家中逐渐多了些玩具。父亲卧室中带锁的柜子,自然就搬进了我的屋子。

  大大小小闲置的柜子挤满了我的世界,乍一看,谁也看不懂我的屋子到底装了些什么,像是外人也看不懂我在想什么一样。

  这个柜子和其他的柜子不同,它是一个带锁的、透明的柜子。

  这种带锁的东西除了小学得习惯之星时老师给发过的密码笔记本,我并没有再拥有过了。在它的钥匙被我拿起时,我不可思议地敲了敲它。

  它大体是白色的,边边角角被刷上了郁蓝色,抚摸着它的纹理,我不禁想起中世纪油画中王冠上的宝石。

  我的屋子的锁在我小时候被砸坏了,我爸后来又后悔了,安了半天安好了点——别的门把手都是横向地安安静静躺在空中,而我的不同,它竖在其上,像是举手投降的怪异的战士。

  安好后的第一句话是:“记住了,下次别再锁门了。”

  他的话语很严厉锐利,刺得我眼眶红了起来。

  我安安静静地把门关上了。

  后来他耍酒疯,我妈让我把门锁上,等第二天早上,他自己得知了这件事后,逐渐也没再管我锁不锁门这件事了。

  但后来回忆生了锈,他们又开始管起了我——我承认自己真的不太喜欢他们,但一直没有怀疑过血缘的奇妙,因为我爱姥姥。

  姥姥的照片和我的小说、生日礼物、小立牌挂件等等的各种我所心爱的事物,都安静地躺在那带锁的柜子里。

  我的东西总会被父母说成大家的:“哪怕是你朋友送你的礼物,你送的回礼不也是用的我们的钱吗?况且人家都送你了就是你的,这点道理你不是最明白吗?”

  之后就会被送给别人,送给弟弟林家峰的次数最为频繁。

  于是,我便学聪明了点,将它们锁在了自己的柜子里,透过玻璃看着它们聚在一起,或许是旁边的满天星干花束打动了我的想法,我竟想把它们比作满天星。

  我的满天星,被我锁在了我的柜子里。

  林家峰来我的屋子的次数愈发多了,但他只能看着,打不开。

  谁也打不开,因为钥匙只有一个。

  我非常喜欢小动物,也喜欢花,以至于从柜子的玻璃向里看时,总觉得像放大版的我推(自己在动漫或者游戏中喜欢的人物)痛包。

  我将我的想法说给我的朋友听,她惊喜地夸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是什么联想啊蛮贴切的。”

  “如果我也成了死物,你会不会也把我放进去——相反,正是因为这大自然太大了,花是活物,你的柜子就只能放下它们的仿品吧,我真觉得你是会将世界放进去的。”

  我的花都是放在窗台上的,假花才放在柜子里,她这点倒是聪明,一句话中什么都说对了,包括她的一星点骨灰。

  真的是一语成谶,她得了癌我是知道的,但她和我谎报了死期,她妈妈找到我俩的聊天记录后找到了我,将一个小瓶子递给了我:“现在,我们假装这一点粉末,是她的手。”

  真的少到可以忽视的骨灰,但我却觉得它足以承担我们的日日夜夜。

  我的栀子花开了一朵,是忧伤的白。

  因为我朋友的祭日在这段日子里,所以这两年的第一枚栀子花,我都会将它放在柜子里,紧挨着她的骨灰。

  她没留什么遗书,因为癌症给她的疼痛让她难以支撑,我曾鼓励过她,她马上回夸我是小天使。

  今年的第一枚盛夏,我照旧打开柜子递给了她。

  但随之而来的眩晕感让我想尖叫,只不过叫不出来,我只觉得我脚一崴,头好像磕在了床架上,随后眼前一黑。

  尔后的潺潺声,以及呼唤我的声音使我惊醒。

  “云梓?”

  她的声音总是那样的温柔,像是她送我的风铃。再看到她时,我甚至因为这份温柔多恍惚了几秒。

  其实如果不是她又叫了我一声,我还会沉浸在见到她的震惊中。

  “这是……死后你的世界?”

  我的话让她的笑又明媚了几分:“不是啊,是你的世界,我是其中的住民。”

  草地有着雨后的湿润,栾树和桃花树会在同一时期开得茂盛,正好对应了我柜子中的假桃花和用栾树果子串成的手串;

  那边的蝴蝶在阳光下闪着光,翅膀闪烁着耀眼的绿,透过来的光都是生机勃勃的,正好对应着她送我的蝴蝶胸针;

  桃花树下羽翼为蓝的鸟,对应着她送我的蓝鸟玩偶,秋千因风而荡,生起的风铃声,对应着她送我的风铃。

  还有那零零落落的栀子花,没有成簇的,只是一枚枚的。

  我的脖子上有条项链,是我为我自己买的小王子系列银项链,因为带着会被弟弟看到直接拿,我便将它放到了柜子中。

  我去年生日时给自己买的生日蛋糕上的彩带,此时正系在树上,如人鱼鱼尾,泛着海的波澜。

  她说因为我把她的骨灰放到了流麻吧唧托(装饰勋章的装饰品),以至于她的住所就在海边。

  海风肆意地吹着,吹烂了春诗,于是带久了,我竟觉得自己的发尾都带着春光。

  她送了我一顶帽子,是海边度假都会带的草帽:“你说你是真倒霉,把你推的照片都拿了出来,这下好了,见不到你爱人了。”

  “我一点也不倒霉,”我只愣了一秒,“孟阿姨看不见你,才是遗憾的。”

  “她会见到我的,在她生的时候,毕竟我是一个连骨灰都带有希望的人。”她抱住了我,我能感觉到她口中的希望,“哪怕我的心脏不在她那,我也会找到她的梦境。”

  “所以……这是我的梦?”

  “不是吧,我在这生活了有了一年了。”

  “那这是哪?你一直一个人吗?”

  “你不是察觉到了吗,这是你的世界啊。”

  她摸出来个相机,拍下来背对海的我。

  “是我之前的言语莽撞了,”她顿了顿,“这里的一切,不是死物,而都是生机的万物。”

  她拉起我的手:“确实一直都是一个人的,但每年都会多一朵栀子,很香的。”

  透过她深棕的眸,我只能看清她想对我传递一些信息,但我看不清她想传递什么。

  我有些纳闷:“我记得我姥姥的照片也在里面……”

  “人类的话,无论几次元,不死不会来这的吧。”

  她就这么带着我回了她的小屋。

  她的小屋很温馨,暖黄的氛围像是微醺的保护蓝光。我的临时折叠床被她放在了她的小床旁边,中间隔着个床头柜,柜上是一大簇满天星,正好应对了我的满天星干花。

  我看清了床头灯是用我的小说制成的,大屏幕上播放的动漫是我看的小说改编的,略微震惊地将鼻尖凑上了满天星花束。

  “满天星这种花有香味吗?”

  “大概会有吧,”我接话道,想到了自己之前将柜子中的一切比作满天星的话,“满天星的香,需要用缘分解开的。”

  “还怪文雅的,”她将茶递给我,“所以,现在的重中之重是帮你回去吧。”

  “再待会吧。”

  “我在想办法让你回去,你趁这功夫待一会。”

  “我们会不会要闯什么副本?”我疑惑地躺在床上,“像是无限流小说中的恐怖副本,幽黑的长廊……”

  “你的柜子好像是满的,并且全是美好。”她有些无语凝噎。

  “万一呢,我心理这么扭曲,咱俩是在哪相识的你也知道啊。”我凑了过去,和她一起看着动画片。

  “你别忘了,这个柜子有生命的前提是你,它不是柜子的具象化,而是你的……乌托邦?”

  “嗯呢。”

  外面下起了暴雨。

  “你要努力长大,将自己的乌托邦变为现实。”

  “可现实再怎么努力也不会有你,栾树和桃花能在一起盛放结果?”

  “……”我的话兴许真的为难到她了,“我或许太急切了,抱歉。”

  我摆了摆手:“钥匙始终只有一个啦。”

  “说真的,我的满天星活得真的很不错,”我掖了掖被角,“惬意到我不想回去了。”

  她只是笑笑,像是看透了什么。

  *

  翌日,阳光明媚,昨夜下雨的缘故,空气的潮湿连鼻子都能闻出来。

  风铃响着,蓝鸟先生会说话。

  蓝鸟:“你最好不要知道我为什么是只蓝色的小西伯利亚山雀。”

  “为什么?”

  “因为某位女士姓蓝。”

  因为她姓蓝,羽翼尾端的蓝是她刻意喷上去的。

  我的笑点真的很低,至少在轻松的环境是这样的。

  它喜欢停靠在我的肩上,然后衔过来一支很小很小的满天星,别在我和她的头上。

  这的夜空让我切切实实见到了满天星名字由来的原因。

  零星的光点缀在黑幕上,盛开的范围足足有她的整个世界。

  “有一叶舟。”

  我循声而望,在夜中寻锁到一扇门。

  我们走近一看,门被上了锁。

  “这会不会是你回去的路。”

  “是我柜门的样子,大概是了。”

  “啊,那你被自己锁在自己的柜子里了,好蠢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低的笑点。”

  “我至少没被蓝鸟先生逗笑过。”

  “……”

  这时,荆棘缠住了我的脚,门逐渐变成了我卧室的门的样子。

  我能清楚地感知到我的小腿出了血,只不过疼痛感也随着血一样,逐渐不属于我。

  “!快跑!”

  她拉着我,蓝鸟先生啄着荆棘,我也在挣扎。

  但貌似一切都无济于事,我试着关严门,打算夹断荆棘。

  “对付荆棘最好的办法不应该是逃跑吧,”我摇了摇头,“我这种病,大概需要直面切断。”

  于是,我握紧那扇门的门把手,蓝鸟先生依旧啄着荆棘,她握紧了我的手。

  我能感觉到门把手不再懦弱了,它使劲地朝着逆方向运作,荆棘的呻吟无时不刻地震耳欲聋。

  门把手“啪嗤”一声,彻底转到了右面,坏了个彻底。

  我借着最后的力,推上了门。

  “恭喜恭喜。”我泯然一笑。

  “好累哦。”她倒在舟上,冰凉的触感正在抚摸她的劳累。

  柜门是透明的,锁头是打不开的。

  又过了几天,我坐在船上,蓝鸟先生又衔着满天星朝我们飞来。

  忽然,门像是有感应般,那头拼命地涌出满天星的花枝。

  一朵朵小花苞在门缝中夹缝生存。

  我清楚地听见锁的声音

  我尝试着将手上的满天星插进了锁孔。

  刹那间,锁孔内发出清脆的响声。

  “你在干什么?”

  “我要回去了,好像。”

  这是一场仓促到只有三个小时的事情。

  “三个小时,这次依旧没有提前逃离出来啊。”

  心理医生笑着道。

  我木讷地回了句“嗯”。

  “你要坚信未来。”

  “嗯。”

  “药吃完了吗?”

  我没回话。

  回家后,我把孟阿姨的照片放进了柜子里。

  我看着那竖立着的把手,像是驻守我世界的战士。

  我的病因为我的不配合,再加上精神方面的病本就难治,直到我大学毕业,也还在治疗。

  看心理病的钱一直都是我兼职赚的,我第一次在她死后见她时是在我的十五岁。

  我曾打开过无数次锁头。

  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五日。

  “今天的梦依旧只有你的朋友?”

  我微笑道:“或许是我接受别人了吧,今天,我的世界里多了我的姥姥。”

  前一个月,我的姥姥刚去世。

  二零二三年十二月一日。

  “又多了一个人,”我平静道,“是孟阿姨,我昨天因为她的葬礼才窜的理疗日期。”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玄幻言情小说西方奇幻小说

将行的狗尾巴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