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一人,寄心语

寻一人,寄心语在线阅读

寻一人,寄心语

周星拦

都市·青春校园·4.67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2-25 19:08

孤独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站在孤独世界看不清自己的心。大一新生沈星河心地善良,但其性格内敛,朋友不多。在大学阶段他接二连三地遇到了真正理解他的人,在恋人的帮助下慢慢解开了心结,更好地拥抱生活……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新生活

  又做噩梦了吗?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像有点热,转而反手去摸自己的额头,无意间擦掉几滴汗水。

  不烫,八成没烧,应该是刚刚噩梦的缘故。

  看了眼床头的闹钟。

  快十一点了啊!

  沈星河慢慢撑起身体,靠在床头,许是刚醒的缘故,身上没多少力气,脑子还有点懵。

  嗯,先缓缓,现在还算复活无敌时间。

  边这么想,边打开手机刷起了摇音。

  什么?你说噩梦?

  家常便饭啦!对沈星河来说,不做噩梦才奇怪。或许是精神压力大,或许是喜欢自我内耗,又或许是喜欢熬夜,好长一段时间,沈星河都会伴随噩梦醒来,就算是简简单单眯个二十分钟,都有很大可能会做梦。

  什么?做什么梦?

  我咋知道!每次梦醒自己还迷糊呢?根本不记得做了啥噩梦。

  什么?我咋肯定是噩梦?

  那是因为每次醒来都会心慌、害怕,这感觉肯定是做了噩梦啊!你的问题有点多哦。

  摇音,作为目前国内最火的短视频APP,无聊解闷的神器,沈星河无聊时也刷,当然,这个APP也适合拿来精神内耗,尤其是晚上,晚上的摇音可谓是怀念风,怀念18年的夏天,怀念前任……无不是让人伤感,就算是沈星河这种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拉过的纯情小处男,在看到这些视频后,都不由得感同身受。沈星河有时候感觉这可能是资本家的陷阱,故意把晚上的推送视频搞得这么伤感,让用户心堵睡不着,从而继续看下去。

  对,可能就是这样!

  恍惚间,沈星河就已经刷了好几个视频,至于右下角的红点消息,他都懒得去点,不用想,肯定是他那堆狐朋狗友分享的视频,每次点开摇音就跟批奏折似的,一个接一个视频等着他看,时间久了,他也懒得看了。打入冷宫,偶尔宠幸一下就行。

  毕竟,人不能对他们太好,要不然得寸进尺,没完没了。

  他那几个朋友什么德行,他可是一清二楚。

  至于摇音里的火花,他才不管呢,扣扣里有两个99+的火,不比这有含金量?

  哟,十一点二十多了。

  不得不说,短视频不愧是继武侠小说、电视、游戏之后的新型精神鸦片,这家伙是真耗时间,还上瘾。

  起来洗了把脸,收拾了一下,还顺手拿了沙发上的白帽子带上,沈星河就这么一身黑装出门了。

  哦不对,准确来说,是除了头上那顶白色盖帽。

  那顶白色盖帽还是沈星河高考结束,去京城找表哥玩时买的。戴这帽子出门才不是因为喜欢,只是因为睡相不好,每次起床头发很乱,懒得收拾罢了。

  每个人都要点面子好吧!!!

  什么?一身黑好直男?

  就喜欢一身黑!衣品不好,懒得打扮。况且,我沈星河又没对象,打扮得那么好看给谁看?

  打扮的不好看可没人要!

  ???再说生气了!

  ……

  昨晚好像风挺大,树都秃了不少。

  沈星河走着,望着路边一地暗绿的落叶,不由感叹。昨晚他倒是睡的还好,属于“风雨不动安如山”的那种,估计就算家里进贼也不知道。

  就是苦了环卫大爷了,这么多落叶,得清理好一阵子了!

  这时候,肚子很合时宜地叫了一下,沈星河收回思绪。

  所以,该吃点啥呢?

  我不造啊!

  目前,沈星河面临史上最大难题之一,今天中午吃点啥?

  为什么是之一?

  因为还有其他难题:今天晚上吃点啥?

  早饭不吃!

  正想着,沈星河听到一股熟悉的音乐声,抬眸望去,好像是从前面那家海底捞里传出来的,里面的店员在随着音乐扭动着。

  鉴定完成,还得练,有点生硬,一看就不熟的样子。

  沈星河记得,他在摇音里刷到过,好像叫什么“科目三”,不知道为啥,莫名其妙火了。

  他觉得有点尬,欣赏不来。

  “嗯???”

  这人,我是不是见过?

  沈星河停在海底捞门口,望向店里的一人。对方并未参加“科目三”考试,只是待在一旁拿着音响默默地鼓掌。

  沈星河挠了挠头,愣了一会儿,也因此没注意到海底捞门口过来的服务员。

  “先生,来我们海底捞吗,今天新店刚开业,全场八折优惠哦。”

  沈星河恍惚间回过神,这才发现有位服务员来到了面前,正对着自己微笑。

  他尴尬地晃了晃手,

  “不好意思,不了不了。”

  沈星河性格腼腆内向,尤其是这种场合,要是没有几个朋友一起,他是不敢进去的,可以说,他是一个标准的社恐。

  “没关系的,先生,这边给您一张优惠券,您在规定时间内来就餐还是可以享受八折优惠的。”

  服务员微笑地递给沈星河一张券。

  “谢谢,谢谢。”

  沈星河慌忙接过,然后急匆匆走了。

  “呼,有点尴尬。”

  走远后,沈星河缓过神,长舒了一口气。

  作为一个标准的社恐,像海底捞这种人多的聚集场所,对他来说是致命的,但跟朋友一起去的时候是例外。

  不知不觉又走了好远,沈星河突然想起来自己是出来吃饭的,兴许是走的久了,胰高血糖素增加,自己没那么饿了,竟然忘了自己本来的目的。

  啪!

  沈星河用手轻拍了下自己的头,刚刚光尴尬去了,一时半会忘记找餐馆了。回头望了一眼身后,已经走了老远,路口转角处已经看不见了。

  明明是出来找餐馆的,结果一家餐馆都没好好看。

  沈星河有点无语,转头继续向前走,他不打算回头,好不容易走过海底捞门口,这时要是回去,可不得尴尬的要死,况且,他已经有目标了。

  这么想着,沈星河抬脚走进了一家板面馆,据说很正宗,老板是安城人,好像是,毕竟你不能为难一个脸盲的人分得清别人是哪里人。

  听口音?抱歉,没有这种技能,况且,沈星河自己也是外地人,因为上大学才来的青城,虽然老家离这里不远,都在省内,但难免也会有出入。

  但他可以确定,这老板的口音,肯定是外省的。

  就像北边三省的人说普通话一样,一听就知道是北边三省的。

  我也妹说方言呐!你咋咨道滴啊!

  好吧,这口音沈星河也能听出来。

  “您好,来碗牛肉板面,细的,加肉,大碗。”

  沈星河掏出手机,熟练地扫码,付款。

  这家店,他来过好多次了,准确来说,这是第四次,前天午饭晚饭和昨天午饭,他都是来这里吃的。昨天晚上想换换口味,就点了个外卖,吃了个锅贴,但到的时候外卖都凉了,味道也不好,还有点不新鲜。沈星河就吃了一半,剩下的都扔垃圾桶了。

  撒,来细数你的罪恶吧!

  沈星河发动星河极致驱动——星河差评!直接给予锅贴老板重创,至于骑手?送的还算快,无罪推定,就不给你差评了。

  星河审判,还算公正。

  沈星河找了个位置坐下,带上自己的蓝牙耳机,刷起了摇音。

  大学生素质就是高!公共场合不开外放,不大声喧哗。

  网上有一些社牛之人,挑战在公共场合表演社死节目。对此,沈星河有点佩服,他自己可不敢这样,最多只敢在人少的地方拿出自己的变身器拍照,当然肯定得有朋友。朋友在,勇气翻倍!而那些浮夸的社死行为,只能说:

  不理解,但尊重。

  批阅了每日的奏折,总算是把那一排红点点消掉了。作为一个合格且不敷衍的朋友角色,沈星河可以想象到,做自己的朋友运气是多么的好,自己对朋友一点都不敷衍,分享的视频全看,每条消息都有回复。

  哼,这就是神之恩赐!

  沈星河轻哼了一声,抬头就看到老板娘端着一碗板面朝自己走来。

  “帅哥,你的面。”

  “谢谢。”

  沈星河起身去洗了个手,回来时顺手从消毒柜中拿了一双筷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吃了起来。

  “咳咳!”

  刚吃第一口就被呛了一下,不过沈星河也习惯了,每次来这家店吃第一口面时都会被呛一下。

  也不知道老板往里面加了什么辣椒,吃起来就很呛人。还记得沈星河第一次来吃面的时候,被呛得咳嗽了好几声。

  不过这板面也真是好吃,有点上瘾,要不然沈星河也不会来吃这么多次。

  吃了几口后,沈星河就适应了这股辣劲,吸溜吸溜地吃着。一旁刚来的一位大叔看沈星河吃得这么香,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那个,老板,给我来一份跟这小伙子一样的。”

  “好嘞!”

  沈星河抬了抬头,看见一位年龄稍大的人正在指着自己跟老板点餐,下意识目光对视,沈星河尴尬地笑了笑,埋头继续干饭,没多久一碗面就嗦没了。

  抽了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沈星河就走出了面馆。

  “嘶,吃得真香。”

  大叔看着沈星河离去的背影,低声道。

  “面来喽!”

  回头见到老板端着自己的面过来,上面的肉还不少。

  “您慢用。”

  “谢谢。”

  于浩迅速抽出筷子,夹起一坨面,吹了吹,吸溜了起来。

  “咳咳咳!”

  奶奶的,怎么这么呛!于浩剧烈咳嗽了起来。

  不过不久后,他也就适应了这股呛劲,嗦了起来。

  你还别说,你还真别说,这面还挺好吃,没一会儿就吃完了。

  于浩眼睛冒光,满足地打了个嗝,又喝了一口汤。

  “咳!”

  于浩没忍住,又咳了一声,眉头一皱,不打算喝汤了。

  也不知道加了啥辣椒,呛人但是吃起来味道挺好。

  于浩这么想着,起身付了钱,打算去附近的超市里买瓶饮料润润嗓子,出了门直奔超市而去。

  ……

  另一边,在超市里推着小推车的沈星河,聚精会神看向面前的货架。

  “嘶,肉沫的一般,吃不出肉味;豆豉的味道怪怪的,不好吃;鸡油辣椒?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味道……”

  沈星河低声念叨,大脑在飞速思考着。

  然后,他没再多想,伸手在货架上拿了一瓶干煸肉丝味的老干爹,看了看生产日期和保质期,确认后放到了自己的购物车里。

  不出意外,这瓶老干爹估计就是这几天不想出去吃饭的B计划了。

  什么?你说A计划?

  A计划当然是出去吃饭啊!

  沈星河推着购物车来到了零食区,看着货架上一排一排的零食,慢慢走着,边推边思考要不要购入一些。

  薯片?吃腻了;雪饼?不喜欢硬的;果冻?小孩子才吃好不好……

  转了好大一圈,都没自己想吃的,沈星河不甘心,把购物车掉了个头,目光重新在货架上扫视了起来,总感觉来一趟超市不买点零食缺点啥。

  不远处,站在出口排队结账的于浩,看着来来回回往返零食区的白帽黑衣人,心想:这嗦面小子对零食挺有执念,还挺好玩。

  转着转着,沈星河突然决定了,直奔糕点区而去。

  决定了,就是你了!

  作为一个重度甜食爱好者,沈星河对甜食可谓是情有独钟。

  “您好,帮我装一下这个和这个。”

  沈星河走到两个糕点前,用手指了指糕点,对店员说。

  “好的,您看您还需要什么吗?”

  “不要了,谢谢。”

  店员麻利地将糕点装了起来,递给沈星河。沈星河拎着糕点,满意地看了看,推着小推车去结账了。

  这两个糕点,就当是自己军训结束的奖励了。

  身为青都大学的大一新生,在刚刚经历了半个月的魔鬼军训后,沈星河感觉轻松了不少。

  明天周一,正式上课。作为一个刚来到大学的青春少年,沈星河对大学生活无比向往,内向也期待着大学学习生活。

  听说大学里还有甜甜的恋爱呢,不知道会不会降临在自己身上?

  心里这么想着,沈星河嘴角不禁扯出一抹微笑,用力握了一下手中的购物袋,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毕竟,和甜甜的美少女在美好的大学生活里谈一场恋爱,是每个男孩的幻想,尤其是对单身十八年的沈星河来说,杀伤力更强。

  卧槽,二次元死宅男!

  沈星河可不是,作为一个纯爱战士,他可是非必要不随便谈恋爱的代言人。

  什么?你问什么时候是必要?

  那当然是有美少女疯狂追求啊!

  切!可能吗?

  可能性不大,首先,像沈星河这样性格的、外貌并不出众的,又不擅长打扮自己的,基本上没人看得上;而且,就算是有美少女疯狂追求,沈星河也不会随随便便,他有自己的三观,虽然有些幼稚,但他觉得好,最起码,比网上那些人好!虽然现在的网络环境下,一些炸裂或扭曲的恋爱观遍地都是,有时候甚至影响到了像他这样的刚步入大学生活的少年,但沈星河会有自己的判断,会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

  ……

  叮咚!

  回到家的沈星河正打扫着卫生,就听到自己手机响了。

  间歇性摆烂:上号不?

  沈星河一手拿着拖把,一手按着蓝色小麦克风,说了句话,然后转文本,发送。

  揽星之月:等一会,我拖完地,15分钟。

  间歇性摆烂:行,我先打一把。

  揽星之月:ok。

  发完后沈星河将手机往沙发上一扔,加快了拖地的速度。

  二十分钟后,放下了冲过的拖把,看着整洁的客厅,沈星河不由得一笑,拿起手机开始哒哒哒打字:

  来来来,我好了。

  间歇性摆烂:直接上号,我正好打完。

  沈星河坐在沙发上,挪了挪屁股,点开了一款名叫“皇者农药”的游戏,一上线就受到好基友的邀请。

  “开麦,开麦,请打开麦克风交流。”

  跟朋友一起玩的沈星河,直接开启小社牛气场,但此社牛非彼社牛,一旦遇到人群压制,气场就会蔫儿一大半。

  但是别忘了,互联网也有社牛加成!毕竟,新时代的遮羞布,还是好用的,只要不违法、不犯罪,没人知道你是谁。

  “够好了!”王啸阳回道。

  “你不用。”

  这两句,算是这两人共同高中舍友的口头禅了。

  “怎么样,怎么样,军训感觉如何?”沈星河问道。

  “擦,也就那样,一般般,我开了?”

  “开开开。”

  伴随着匹配成功的手机振动,两人开始了周日下午的双排冲分。

  “你室友相处的咋样?”沈星河随意问道。

  “还行,这两个多周感觉还是比较好相处,你那呢?”

  “我这真拉倒,还没告诉你,我现在搬出来了。”

  “哈?”王啸阳震惊,顿了顿道:

  “啥时候的事?”

  “就上周一,为了搬家我还现请了半天假。”

  沈星河撇了撇嘴,继续道:

  “我跟你说,我这室友真特么离谱,一个哇啦将,一个阴阳人,还有个墙头草。”

  听到这儿,王啸阳嗤笑一声,

  “你这,掉臭水沟里了吧。”

  “卧槽,你是真不知道,每天晚上一点不睡,在那打游戏,老子戴耳机都没用,说他还不听,每天早上七点半集合,谁扛得住?”

  “你们宿舍其他人也不说他?”

  “他们怂的要死,屁字憋不出一个。”

  沈星河调整了下情绪,继续说道:

  “还有那阴阳人,啥也不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有次阴阳我还被我撞见了。那天我自己去买垫子,回来就看见他在那阴阳我,说我不合群。我是他爹啊,买个垫子还得跟他一块?怂的要死,我当时直接过去问他,他说他没说,睁眼说瞎话。”

  “不好说,只能说,成分复杂。”

  “还有那个墙头草,真逆天。”

  “那你咋不找辅导员换宿舍?”

  “我不想换,万一换了又是一堆奇葩是真受不了,到时候再找辅导员他估计会嫌我毛病多。”

  沈星河哼了一声,继续道:

  “而且就算换了还在一个楼层,天天见那一群奇葩,污染我眼睛。”

  沈星河越说越生气,一不留神被敌方英雄偷袭击杀。

  “算了,不说这个了,越说越气。”

  说罢,迅速起身接了杯水喝,在复活时间结束前赶回了沙发旁。

  “哎,咱俩学校挺近的,晚上出来吃饭不?”王啸阳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

  沈星河拿起手机坐下,

  “去不了啊,晚上还有晚自习。”

  “啥?晚自习?这么离谱?”

  “我也是服了,上个大学跟高中似的,说是为了方便管理,大一新生需要上一个学期的晚自习,一个周也就周六不用上,到时候还要查人数!”

  “哼,三流大学抓纪律。”

  “我都怀疑这青都大学是个假一本。”

  “那要是这样,我这青都理工大学更假了。”

  “最起码你们大学不用上晚自习。”

  “那倒是。”

  ……

  沈星河十分无奈,跟王啸阳有一茬没一茬地聊着,时间很快过去,没多久就下午四点了。

  “不打了,溜了溜了。”

  “行,拜拜拜拜。”

  两人相互道别后,就各自退出了游戏。

  沈星河伸了个懒腰,给手机充上电,起身去卧室里看书了,他看的是一本侦探小说,高中时闲着的时候他就喜欢看这类的小说。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六点了。沈星河看了眼旁边的小时钟,起身收拾了一下,拔了手机出门就去上晚自习了。

  因为晚自习七点开始,所以沈星河不是很急。当然他也没打算现在就去吃饭,毕竟正值夏热的季节,虽说已经九月中旬了,青城又临海,平时没有那么的酷热,但整体温度也不算低。在这种温度下进食,属实不是一个好想法。沈星河打算下了晚自习再说,至于吃什么,暂时没想好。

  迎着夕阳前行的沈星河,被暖风拂面,一束光打到他的身上,慢慢移动到他的眼中。他忽然发现,前面不远处地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而那束光正是那东西反射过来的。

  沈星河伸手遮了遮光,朝目标走去,走近一看,原来是个钱包。注意到钱包上的金属logo,想必就是它散发的光。

  俯身捡起,向四周望了望,发现无人后,打开了这粉粉的小钱包。不用想,这肯定是个女生的,除非,对方是有什么特殊癖好的猥琐男。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合照,合照里有一位小女孩跟一位老奶奶,小女孩在开心的笑,老奶奶在一旁表现得很慈祥。

  沈星河翻了翻,找到一张学生证。

  “帝海大学苏婉欣,隔壁大学的啊!”

  沈星河觉得麻烦,看了看钱包,里面还有银行卡、身份证和一些现金,但是没有联系方式。

  “嘶,放在这估计会丢吧。”

  他叹了口气,将钱包放到自己口袋里。

  “唉,就当我做好事得了。”

  说罢继续朝学校走去。

  ……

  与此同时,在帝海大学食堂里,一个长相不凡的小姑娘掏遍了自己空空如也的口袋,面露着急之色。

  不是,我钱包呢?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都市小说青春校园小说

寻一人,寄心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