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佬她总想炸了地球

大佬她总想炸了地球在线阅读

大佬她总想炸了地球

卡乐妃

现代言情·都市异能·9.86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2-25 10:05

今日阳光明媚,有一少年伏在桌前鬼鬼祟祟写日记,时不时看看床上安睡的少女,露出憨憨的傻笑。《粥粥流浪日记》作者:南野大家好,我是天上地下宇宙级最爱灵灵的南野,我们是灵魂伴侣,谈了好几个世纪了,嘿嘿。哦,对,粥粥这个名字也是灵灵给我起的,喊起来跟撒娇一样,我原本走高冷独孤野狼路线,但每次她这么喊我,我就缴械投降了,我是灵灵的狗我承认,但别人这么叫我他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我超强的,当然,灵灵更强,呜呜。我们谈过继承人和实验体的禁忌之恋,谈过千金小姐和街溜子,原来应该是亡灵殿下和仙女司,每一段都刻骨铭心……少年奋笔疾书回首过往把自己写哭了,“啪”的一声响,睡醒的少女打了少年一巴掌,凶巴巴的,“别写那么文绉绉的,复盘呢,说简单点。”少年很委屈,揉了揉手背,“好的叭。”老婆力气还是那么大。是的,我就是这个矫情男人嘴里一直念叨的亡灵,他太感性文艺了,说那么多没用的干什么,死不死的都是小事,你就说我带你穿街走巷,上天入地,手撕杂碎,辗转曲折,一路生花爽不爽吧,当大导演很累的,还要兼职编剧控制剧情走向,来,给我捏捏肩揉揉腿,我再给你讲讲我的大纲什么?!!大蝌蚪不是反派吗!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少女司“狗贼”

  【黑黑的天空低垂

  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

  地上的玫瑰枯萎

  冷风吹冷风吹

  只要有你陪

  虫儿飞花儿睡

  一双又一对才美

  不怕天黑——】

  黑暗中传来一阵清脆悦耳的童谣,其间夹杂着孩童的欢笑,伴奏很清晰得听到小提琴,技艺娴熟高超,直叫人心情舒畅,醉入梦乡,恨不得此曲一直悠扬下去。

  迷雾朦胧中,火红的红枫树下恍惚闪过一道少女的曼妙身影,隐约可见绿意,枫叶簌簌往下飘,因为舍不得这乐曲而迟迟不愿落地。

  她的身边围绕着许多幽兰鬼火,尖尖一点红色,长出了四肢躯干,状似孩童,他们穿着透白色的式神服,正拉着手绕着她转圈圈,嘻嘻哈哈地调笑玩闹着,好不似人间之地。

  本是娴雅至极,却听“锵!”的一声响,孩童声戛然而止,打乱了小提琴的节奏,鬼火消散,原地只剩下原本的钢琴声。

  风声越来越大,枫叶终究是落了地。

  少女站立在原地,小提琴垂在一边,她没有转身,只有握紧了琴弦的拳头显示出她现在怒气值极高。

  神女之姿转身,朝着剑落的方向愤怒地喊了一声——

  “南野!”

  这怒气化为实质,仓皇卷起一地落叶,鬼火重新聚拢成型,连声呼喊着叫她别生气。

  黑洞中有一空间,游动水帘为门,启之便见天光十色,不见日月,唯一的光源来自中央,似睁开的巨兽之眼。

  内唯一浮岛,上弧下锥,岛下半为熔岩半为寒冰,相互缠绕旋转而上,冰火竟也能共存无恙,岛身滋生大量清淡水雾,笼罩着整个领域若隐若现,虚虚实实。

  上方只有一座巍峨的宫殿,数不清到底有几层,里面有光一闪一闪的,很是漂亮,斗拱上都挂着红色的灯笼,长流苏吊着黑珍珠挂坠,还有金铃铛。

  宫殿被各式各样的树木遮挡,尤以红枫树为显眼。

  高楼牌匾上板板正正地写着“银河亡灵”四字,刀剑雕刻,潦草霸气,就是太质朴,与岛上的建设不太相配,殿内看不清全貌,殿前一汪清泉,高山流水皆是如梦如幻,很是神奇。

  更为壮观的是殿前泉水边那双生枫树下的一男一女。

  枫叶橘红似晚霞,洒落一地,他们正在刀光剑影,一看就仙姿不凡,他们正是空间内唯二真正会呼吸的生物。

  少年身量挺拔,一手紧紧提着裤腰,一手握着一把银蓝色利剑撑在地上,剑柄系的穗子只剩几根杂毛,隐约可猜原是橄榄绿。

  他浑身上下都破破烂烂的,衣服就剩个烂布条子还挂在身上,上半身敞开的衣襟里露出布满淡淡红块的肌肤,隐约浮现出独属于各个‘监承司’的图纹,没见血,倒也不见什么大伤痕。

  小麦肤色,“肉质新鲜”,顶着个仿佛被马蜂糟蹋过的脸,配上鸡窝般的头发,根本看不出原貌,只有那双黑曜石的眼眸很是灵气,狗狗似的圆,亮晶晶的,满眼都是对面那人。

  剑眉上挑精神的很,他糊了把脸将发丝随手往上一撩喘着粗气,卖力闪躲对面毫不留情飞过来的冰刃,嘴也不见歇着,“灵灵,灵灵,你别生气,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嘛。”

  纵使狼狈地被压着打,他还是声音黏腻,带着讨好。

  对面站着一位少女,婀娜窈窕,一袭墨绿色茭白广袖飘带长裙,衣裳绣着飞雁,腰坠一圈菱形状同色小珍珠,淡雅袭香,酒红色的长卷发未束,正如少女表现出的强大气势般肆意飘扬。

  她一手反握着一柄利剑背在身后,剑穗是橄榄绿流苏,绳柄交界处一圈粉珍珠,柔软漂亮,正是刚刚自主飞出去攻击少年那把打断灵灵演奏的剑。

  她另一只手抬起,腕上两根红绳衬得肌肤越发白皙无暇,绳上三个小枫叶和三颗小红珠错落着,那红珠看不出材质,更像某种宝石,殷红里透着金箔点,掌上悬浮着数根冒着冷气的冰刃。

  灵灵呼吸平稳,看向他的眼眸是如腕上红珠般的红眸,内里平淡无波,她朱唇轻启:“决定既已定下,南野,你拦不住我。”

  纵使雅兴被打断,她的声色也是那么平淡,把生死之事说得很轻,下一瞬将冰刃一抛,直逼少年面门,可谓绝情。

  少年抬剑去挡,“乒乒”敲落的冰刃碎裂开,落地后竟然还能飞起来,像长了眼睛一般盯着他猛扎,他只好换一个地方。

  南野一边逃窜一边张望,不料红肿的脸颊被枫叶打中,刺痛感促使他下意识松手去摸,本就岌岌可危的裤腰瞬间失去支撑,在他双脚落地的同时,直接表演一个自由落体。

  少年尚未反应过来,还想撒娇,刻意让自己的眼睛水汪汪的。

  “你相信我嘛,事情没那么严重,我不会骗你的,我和你一起去好……不好……”

  他的声音越说越小。

  只见原本还只是冷脸的少女怒目圆睁,蹙着眉愤愤盯着他的下半身,张口又合上,红唇紧紧抿着,掌上冰刃蹭地一下以火山爆发之势换成燃起火焰的火球,那火焰摆动的频率简直快的前所未有,仿佛她的身后也有这样一大片正熊熊燃烧。

  南野忽觉裆下一凉,后知后觉往下看——

  ?!!!

  自己的下半身哪还有什么破烂裤子,唯一完整的衣摆下修长且轮廓漂亮的双腿光秃秃,连烂布条都没有了,上面满是血迹,怪可怜的,他的肌肉下意识一颤,下一刻因为鲜血滑落,裸露的肌肤上浮现出金色图纹,若隐若现。

  他今天本就故意穿布料薄的衣裳,莽上宫殿前看到灵灵眼底的波动他就知道目的已经达成,岛底下那该死的冰火两重天竟然越来越难闯,早知道就穿厚一点的也不妨碍效果。

  虽然打扰灵灵演奏他也很是不高兴,但他就是很不喜欢最后那句“只怕心碎”,任何不吉利的要不得,歌词也不行。

  因此他人刚好不容易爬上来就下意识地以一种抛刀的姿势抛出了手里的剑,也正是如此,灵灵才一句话也不听他说就打了起来,他只好将满腹经纶压缩成简短的核心,一边躲闪一边输出。

  “这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多好啊,那么多有趣的东西,如果做好人太难受了你还可以做坏人啊。”

  “啊!”,被冰刃打到脸,脸瞬间红肿起来。

  “这道德限制太多不快乐,你可以不要道德嘛。”

  “啊!”,被冰刃划破衣裳,皮肉上也红肿起来。

  “别伤害自己,去毁灭世界,冲啊!”

  “啊!”,被火球烫到,四处跳脚。

  “……”

  原本计划一切顺利,灵灵一生气就会放大招,放大招他就可以趁机展示自己的成果,谁曾想这烂布条如今竟然全堆在脚踝上,他是想烂在灵灵手上啊!!!

  烂布下只剩一条脏污了的白色裤衩子还挂在腰上,一道划痕沿着大腿的弧度,从上至下大咧咧招摇着他的皮肉,堪堪停在那个危险地带。

  就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

  差一点就可以让灵灵看到那个了!

  如果看到这个,她就会愿意留下来了吧。

  现在装作不小心扯开不知道行不行,如果能靠美色留住灵灵,他自然是愿意的。

  啊!!!

  南野扔下剑,连连摆手解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不,不是,灵灵,你听我解释,我故意,不是,我不是有意的,我不是流氓,我,我……”

  他话没说完,少女就毫不留情重重将火球抛过来,这是亡灵第一次抛出去的攻击,在火球炸开之前,他的身边出现无数菱形的星星,形成白色防护罩将他包围住。

  火球被防护罩融化掉冒出蒸汽,滑落下的火球在周围炸开。

  南野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蒸汽与火光中,他只能看到少女飘扬的长裙和秀发,红润的脸颊,那双总是让他失神的红色眼眸里,满是羞愤,身体剧烈起伏。

  他最后大喊,“灵灵,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你不要……”

  待人完全消失在原地,留下的几个孩童状菱星还踹着手朝她鞠躬,似乎在为自己不争气还丢脸的主人道歉。

  少女哼了一声,当着他们的面悬放手中的利剑,再一手冰刃一手火焰,和利剑一起画成一个大圈,她的身后出现几个幽兰鬼火,个个都大眼小嘴揣着手,欲言又止。

  少女抬起手,瞥向那几个瑟瑟发抖的菱星,星星意识到什么,视线在水帘门和圆圈间来回打转,慌忙鞠着躬消失在原地。

  灵灵将手一放,利剑带着冰刃和火焰飞出去直奔水帘门,相撞之后,水帘门剧烈震动发出轰轰声,慢慢合上,变成一片白净的天空。

  少女站在原地,将重新出现在手边的利剑随手丢进泉水里,没有带起任何水花和涟漪,她盯着原本水帘门的位置看了好一会,静静合上眼睛,掩住那双波动的红色眼眸,转身往宫殿走去。

  鬼火们一个个跟在她身后窃窃私语。

  【灵灵怎么了?为什么把水帘门毁掉了?还把雾月丢泉水里,那泉水不是……】

  【嘘,这个不能说,我觉得灵灵估计是不想再看到那个不要脸脱裤子的男人了吧。】

  【太流氓了。】

  【啊啊啊吓死我了,太大胆了,我还以为灵灵会杀了他。】

  【杀了啊,我就没见过火焰那么剧烈的火球,头一次脱手诶,只是寄生灵来了,他跑得快而已。】

  【对哦,他好歹也是仙女司,那寄生灵虽然看着绣花,还挺厉害的。】

  【厉害什么厉害,还不是学人精,和他的寄生主一样,那小星星学我们化形揣手就算了,我们灵灵用雾月雪银剑,他就去搞个银蓝色的,明明是个耍刀的人,哼。】

  【啊你还别说,他连挂在剑柄的剑穗都是和灵灵一样的橄榄绿流苏,太舔了吧。】

  【不过他身材好好哦,白白净净的,很高大,有腹肌,该有的都有,长得也不错,还挺会撒娇。】

  【……嗯那倒确实。】

  【诶,也就他天天来烦灵灵,以后他来不了就没那么热闹了。】

  【还热闹什么,你们忘了他俩为什么要吵架。】

  【对哦,灵灵就要毁灭银河系了,来了也见不到了。】

  【你们说他是不是超级喜欢灵灵,想让灵灵活着,不想灵灵毁灭银河系陷入沉睡。】

  【……】

  【管他呢,灵灵应该挺难过的,突然就要这样。】

  【对对,我们快过去。】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代言情小说都市异能小说

大佬她总想炸了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