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春秋战国,悟道成圣

我在春秋战国,悟道成圣在线阅读

我在春秋战国,悟道成圣

老龄少年

仙侠·神话修真·38.88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29 23:00

彦南归穿越来到了异世九州的春秋战国。此世有圣,手头投足便可改天换地;此世有圣,梦中闻道便可白日飞升;此世有圣,更替历史须臾改写战国;但圣人之法非仁,闻者,或是背生双翼成蝶、或是头角覆鳞为鱼;但圣人之道不易,从者,或是半路懵懂而被其所噬,或者道中而邪念四起;除此之外,好像还有许多,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穿越前,彦南归因罪守灵藏经阁。这本是十死无生之地,可竟发现,自己轻易可因系统,领悟此间圣人之道。【你梦中与庄子坐论梦蝶之道,领悟神通“大梦”。】【你目睹了秦晋法家和齐法家辩经,领悟神通“同罪”。】【你听闻孔子与子路夜谈,领悟神通“子不语”。】数年后,彦南归登圣问天,天下众生拜之,如见圣人临凡。(架空历史、修道、诸子百家、无女主)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1、藏经阁,望之,不似善地。

  “彦南归,汝身为大学堂讲师,天禅院首席弟子,竟妖言惑众,当众诋毁圣人经学,汝可知罪?”

  “弟子,不知!”

  “好个执迷不悟,院中执法何在?还不将这孽徒囚于藏经阁,废修断骨、贬为庶人!”

  “院令,这万万不可。藏经阁内,圣人经学大道之争不息,寻常人难以活过三日,你这不是要了南归的命吗?”

  “这是他自己选的路。”

  ……

  “南归,藏经阁就在这峰上,按规矩,吾等不应入阵,就送你到这了。”一道嘶哑的音色,将彦南归的思绪拉回了现实,语中皆是惋惜。

  彦南归回过神,谢过执法长老,抬头看向了远山。

  这山上,只见一宝阁,矗立山巅。

  阁楼插入云霄,当下虽是夕阳日落,但周遭瑶草不谢、翠柏长春。

  山脚曲径,幽幽盘旋,上至那阁。

  此间仿若世外桃源,但……若是观者看得仔细些,便能发现些许毛骨悚然之景。

  在峰顶,那仙鹤展翅九霄,可其羽皆是鱼鳞之甲;在林中,这白鹿行藏山石,可其顶上却梅花绽放。

  这便是天禅院的藏经阁。

  望之,不似善地。

  “没想到一穿越,就是这等局面。断了修行之路,还选了条找死的路子。”

  原主被废去修为时,已然神魂寂灭,彦南归便穿越而来。

  当下,他叹气自视己身,查阅记忆。

  什么垃圾原主啊!这是硬生生,将天胡开局打成天谴!

  原主彦南归本是一乡野书童,自幼过目不忘,能诗会赋,五岁中举,八岁及第,入了秦国最大的学院——天禅。

  入院之后,他潜心修道一途。

  修道,达者为先,原主天赋出众,又博览群书,取百家之长,一路畅通。可人终究是有弱点的,原主天生人杰,自视甚高,唯有一弊病:

  那就是犟。

  原主是个只认死理的犟种。

  前年,彦南归研读了他国的圣人经学,认其不合礼法,大谈特谈且屡次不改,抨击其为祸国邪术。

  “好了!这下,他国给天禅院施压,院令也别无他法,只能杀鸡儆猴。”

  “这傻x世界,还不如穿回去,窝在被子里刷剧来得舒服,艹。”

  彦南归暗骂,心中一阵悸动,他捂嘴咳嗽了两声,拿开手掌,那掌间全是血红之色,这是废除修为后造成的内伤;

  此外,窥探记忆时,还有一个疑点,就是这犟种原主,可以不来藏经阁的,被废去修为后,哪来回哪去就好;

  但他执意要来这凶险之地,是为何?

  彦南归不知道这问题的答案,眼下,他只能边走边看。

  叹息一声,他甩手,迈向这山间小道。

  彦南归前脚才走,后脚,这掌间血液飞落,落在路边两朵粉嫩双生花之上。

  只见过了三息,这双生花均是开出两缝,似人之双目,后又生了唇舌,它们探出舌头,慢慢将这人血舔了干净。

  那双生花饮了血,口吐便是人言:

  “彦南归,天禅院的未来,秦国最有可能成立新学派的圣人,真是好苗子,但可惜了!想我泱泱九州,自从圣人老子、孔子、庄子……诸圣归天,近千年,除了盛子,便无他人了。”

  “你说他能活多久?”

  “我猜是三天。藏经阁大道之争不断,十天前,那军伍的凶狠千人屠到此,才不过活了半日,也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了。更别说他此刻废了修为,只是一无用书生罢了。”

  “威武凶狠千人屠?咋了!现在流行,这变着法夸自己!你就是个,大字不识的莽夫,别给自个贴金。那日你误看了圣人经学,才变得现在这個不人不鬼的模样!咎由自取!”

  “妈的,你说我,老家伙,你也好不到哪里!”

  说着说着,两双生花竟互相嘲讽。

  言辞激励,说出肝火。竟用叶片,做了拳头;将这茎条,舞成鞭子;两花一直打,一直打到了花谢。

  ……

  在异世九州,不止天禅院。

  在八大国的学院中,各自的藏经阁都是凶恶之地。

  原因无他,这里蕴藏了诸子道统、学派传承。

  圣人之道,在九州世界异常霸道、无情,可轻易改变规则、影响万物,包括人。

  人在其中,会被轻易改变身体构造,片刻间便生死道消,按以往的记录,这罪人守阁,多则能活三日,少则半日。

  所以,被囚藏经阁,替圣人经文擦拭尘土的,大多都是罪大恶极之徒。

  按秦律,这是死刑!

  山上半晌,彦南归行至路尽,抬头,见一高阁参天,阁楼飞檐反宇、雨帘云栋。

  而阁楼门下,一人如枯树而立。

  彦南归以前在天禅院时,从未来过藏经阁,也未见过此间景色,这夫子也不许他过来,故也不认得这人。

  这人远观,似一中年。

  中年浑身罩在灰白斗篷里,袍子生了绿苔,半人高,左脸戴了半边“丑角”的面具。

  是个面善之人。

  “等了好久终于来人了,老朽都等饿了。”

  不等彦南归上前,中年远远见了人,这脚行了三两步,就迎出了门廊。

  这人好生热情!他是藏经阁的狱卒?

  彦南归有些不自在,拱手问:“请问,您是?”

  “老朽是这里的守灵。”

  中年见来人知礼数,这更是热情了,同时,他手上也就老实,三两下就攀附到了彦南归的领子上。

  面善?善个头。

  你要干吗?哪有人这见面光天化日的,就要扒衣服的!

  彦南归警惕地后退了几步,一手死死握住衣领,但也不敢骂人,质问:“守灵?此处并非坟岗,何物需要守灵?”

  中年知道自身莽撞了,退了步,解释:

  “抱歉,冒昧了,老朽好久没见人了,有些激动,莫怪莫怪!”守灵人边说话,边咽口水,“对了,娃子,你问何物需要守灵?”

  “这藏经阁乃是诸圣之墓,圣人经文乃是墓前碑文,此间墓园,自是该有守灵之人。”

  “那守灵怎么称呼?”彦南归不信这答案,但也没他办法。

  中年收敛后,束手束脚地,规矩地向阁内中带路:“叫老朽守灵人吧!名字这东西不重要。”

  彦南归闻言,谨慎点头,缀在守灵人后面。

  片刻后,两人入了藏经阁。

  藏经阁内,晦暗异常、光线稀薄,空中逸散的尘土和高耸的书架互相交织,每层足有十丈,彦南归步入其中,只是一瞬,便亦有种误入时光长河的错觉。

  就在这等迷茫中,似有些许人言。

  “吾日三省吾身。”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

  这些宏大的声音似在争论,又似在自娱其说。

  彦南归有些失神,眼眶中不禁有热泪涌出……不对,为什么会哭?为什么会感动?明明他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是原主想来此间吗?

  当下,他正要被这些声音吸引,蓦然,晦暗中有一只手拉住了他,用力一拽,打断了这沉思。

  “莫听圣人言,且专心前行。”

  是刚才那守灵人。

  他拉了彦南归一把,随后他向彦南归解释:

  “这就是藏经阁上的百万经书,圣人著作,皆会留存至此!”

  “但圣人即便已成尘土,其意志、经文,仍在宣扬自己的道统、路途,寻常人若听久了,神魂便会陷入其中,无法自拔、迷失自我。”

  “藏经阁,乃是方寸之地。可圣人皆是天骄,岂能容他道。故而儒道法墨、诸子百家,皆是在阁中辩经,日夜不休。”

  “圣人之辩,何其威能,天道被其所扰、万物被其左右,故万事万象都在此肆意改变,呈现出纷乱、奇伟之相!”

  守灵人说完了凶险,彦南归感谢。

  两人阁中又行了半盏茶的工夫,守灵人带彦南归来到一处偏僻的屋舍,这屋舍靠墙,开了侧窗,稀薄的天光从窗口洒入,倒是显得清静。

  守灵人道:“娃子,这便是你当下的住处了。其后,你我的任务,便是为阁中的经书擦拭,不让其蒙尘。”

  “对了,这阁里只有我一人!”

  彦南归好奇,他从原主的记忆中得到了情报:“不是,这藏经阁每半月都要送人过来嘛!”

  对此,守灵人解释:“那些没用的东西,早被老朽扔外面去了。”

  随后,他咧嘴,离开了偏室。

  那些人死了?彦南归心中暗想,不过他没问,默默为这守灵人送行,待人走后,他关上房门,环顾陋室。

  回想起那守灵人的行为,彦南归自我安慰:

  “这人应该没问题吧!只是热情的有些过分。”

  偏僻屋子不大,屋中只有一张木板床,他本是重伤之躯,仰卧在上面,不一会,神魂便起了睡意。

  古人日落而息,天色昏沉,阁楼中没有烛火,他只能躺在这冰冷的木床上,以希望,一觉睡醒便是次日天明。

  那晚上,彦南归很累,他睡得很沉。

  就在这沉眠中,他做了个很奇怪的梦。

  彦南归梦见自己在一华庭中坐下,手执黑子,而面前,则是一看不清容貌的中年人。

  中年人白子落棋,不语,做了个“请”的手势。

  彦南归见此,也是落子,但棋子一落,转念,他又变成了一花丛中纷飞的蝴蝶。

  可待到蝴蝶落在百花之中,彦南归又成了这执棋人。

  如此这般,循环往复,光怪陆离。

  他感觉自己清醒着,找回了意识;可又感觉,这梦似乎越来越深了!这种矛盾互相交织!

  终于等到这棋局结束了,中年人感慨,开了口:“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

  也是他这话,让彦南归终于从梦中挣脱。

  窗外天光微亮,阁楼外,已是日色将起。

  他睁眼,可还不等他环视周遭,耳边便传来些许声响,如这风中轻铃。

  【你梦中与庄子坐论“梦蝶”,领悟神通“大梦”(入门)。】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仙侠小说神话修真小说

我在春秋战国,悟道成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