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卿似人间四月天

卿似人间四月天在线阅读

卿似人间四月天

梦吾生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5.38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1-18 23:02

她是前朝郡主,出生时能引百鸟来朝八岁时一曲安南决惊为天人。天不遂人愿,一年后其父太子旧伤复发,不治而亡,举国大乱,太子近臣带兵谋反,一时之间,亡了她的国,也丢了她的家,她本来能够逃走,却为了三万沧州百姓坠落山崖,生死未卜。他是乱臣之后,亦是当朝天子,一场叛乱让他与她之间隔着血海深仇。可他还是为了她至今未娶,为了守住她的东宫几经生死。十年后,一则谣言四起,揭露了深仇下的少年情愫。她自愿入局,只为再见他一面;他一眼就认出了心爱之人,却只能见她一日日走向死亡。月安然:“前朝往事我已无心计较,我只愿意你觅得心爱之人,白首不负。”吴子期:“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若你敢死,我便屠尽这世间的一切,为你陪葬。”前朝郡主与当今陛下的爱恨情仇,凤主与万年梧桐的第三世情缘。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福荣茶馆

  椋州十月,冬风乍起,初雪遂至,街上人烟稀少,然而福荣茶馆人满为患,不为别的,今天茶馆说书人萧三爷开新书。

  萧三爷说书申时开始,酉时结束,此时刚至午时,一楼大堂里座无虚席,茶馆老板本着财无上限的原则,甚至还卖起了站票,茶馆里人头涌动,吵吵闹闹,像是过年。二楼分为十二个雅间,以地支命名,虽然零星几个有人,但这都是早十天就预定出去,一般午时三刻前也都会到齐。的店里的小二腿脚快,嘴也甜,管你是姑娘少爷还是平头百姓,准保哄得你开开心心的。若是赶上萧三爷的场,哪怕是门口要饭的乞丐都能得点免费的瓜果吃,听说还是走的萧三爷的账。

  巷口一阵马蹄声传来,一辆双骑马车踏雪而来,在停在茶馆门口,车夫身着黑色劲装,腰间一把玄铁剑,一幅剑客模样。黑衣剑客转身下车,轻轻撩起马车的门帘,一女子自马车中走出,那女子身着红色对襟襦裙,单薄的衣衫在寒风中飘扬,那女子却坦然自若,好似没有任何感觉。随后一紫衣女子扶着红衣女子的手臂缓缓下车,相较于红衣女子,紫衣女子似乎怕冷的紧,只见她紧紧缩在宽大白狐裘内,手里揣着赤色暖炉,紧跟在红衣女子身后。

  一行三人在小二指引下来到二楼辰字号雅间。

  两女子自雅间窗边椅子坐下,红衣女子一招手,黑衣剑客便大步走到红衣女子旁边,随手将玄铁剑甩在桌上,飞快坐下,然后紧盯着着桌上的糕点,眼里泛着金光。

  “吃吧”安然把糕点往他面前一推,略显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我是平时饿着你了?你能不能吃出点人样。”

  玖霄塞得满嘴都是,揪着红衣女子的衣袖,艰难的从嘴里挤出一句话“安然姐,福荣...茶馆的...糕点就是好吃,你也尝尝嘛。”

  安然拿起了一块糕点递给了一旁的紫衣女子“你也尝尝,一会都被这个小子吃完了”随即把另一盘也往玖霄那推了推。

  雅间里有一扇内窗,窗内侧还有一片轻薄的竹帘,安然将竹帘卷起,轻轻将二楼的小窗推开了一条小缝,不经意的瞟了一眼楼下涌动的人潮,转身看向紫衣女子,“婉汝,你说萧三爷是谁啊?”

  颜婉汝刚刚接过糕点,咬了一口,糕点柔软甜腻,糊了一嘴,听到这个问题吞也不是吐也不是,缓了很久才回答到,“萧三爷可是椋州风流人物,你这都不知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年到头都是在军营里,怎么可能了解一个茶馆说书人”月安然摊了摊手,一脸理所当然。

  “萧三爷本名萧敬轩,家中独子,族中行三,小的时侯家境殷实,自小读尽了天下奇书。只是后来家道中落,双亲离逝,族中无人庇佑,他便四处游历,可怜他那时不过十二三岁,便四海为家尝尽人间冷暖。不过是金子总会发光,他在游历之中写了四本游记,更是写了一本名满天下的天下论,此论一出便得不少学子推崇,更是被于阁老喜爱,收为关门弟子。后来于阁老曾亲自举荐他做灵州逐鹿县县丞,偏偏他就是没有为官致士的心,仅仅上任三天便辞官而去,后来不知怎么来到了承安县,在福荣茶馆说了三年书,你都不知道二楼雅间有多难订,我可是排了七天花了十两银子才得来的”

  “平时先生让你背书时从不见你记得如此清楚。”月安然笑了一声,递了杯茶水给她,让她润润喉。好像第一次从她嘴里称赞一人。她这个妹妹只是她年少在凉秦边界捡来的小乞儿,后来又陪她在悬壁山庄求学,两人早已把彼此当做自家姐妹,舅舅府里的人都称婉汝为三小姐。婉汝自小受过苦,后来就收了性子,从不与人交心,总是喜欢在自己房里弹琴作画,偶尔看向远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就在安然面前叽叽喳喳的,像是只小雀。不过她两耳不闻窗外事,不喜欢凑热闹的人,之前也没听过她谈论过什么人。而且她自小是畏寒怕冷,能让她冒雪前来,怕是萧三爷真的有点东西。

  婉汝牛饮了一大杯热茶,拍了拍她的手,“你呀,平时休沐的时候就应该多出来转转,老是混在军营里算什么,我跟你说萧三爷在椋州简直人尽皆知,他的听众无数,更不乏有远道慕名而来之人,在椋州风靡一时,彼时还有人想去滋事,但这些人后来都不知所踪,也就没人敢在招惹萧三了,他虽然刚及弱冠,但是因为其言语犀利,文笔卓然,在椋州境内无论男女老少均尊称称其为三爷。他说的书天上人间,无不敢说,无不能说,奇人轶事、仙魔异志、鬼怪传说无一不精,今天要开的新书更是与之间不同,所以在大雪寒冬之际也吸引了无数听众慕名而来。”

  安然看着她一脸兴奋的样子,有种女大不中留的感觉,“与众不同?怕是哄人的噱头吧,你知道今天要说的是什么内容?”

  婉汝摇了摇头,“不知道,但是萧先生讲书总是错不了的。”

  突然听见楼下一阵喧哗。两人沿着窗缝往下看了看。

  一个摇着折扇,打扮似是读书人,然而嘴里的话却尽显刻薄“说是前朝秘史,不就是前朝公主王子那点事嘛这有啥好听的?萧三不过是多读了两年书,竟然还敢自称三爷”说话的不是别人,正式隔壁梨园的当家人贾二,此人自己胸无点墨,偏偏还要装着一副文人墨客的样子,哪怕是寒冬腊月,也摇着他的破羽扇,自比于诸葛孔明,大有指点江山的感觉。

  “这是谁在说酸话呐。”汤五爷裹紧自己的大裘,挑开茶馆门口的帘子,坐在台子最近的一桌,照常点了杯雨前龙井“自己家买卖干不下去了,就眼红别人的。”汤五爷可是萧三的铁杆听众,期期不落,最听不得别人说三爷的书不好,偏偏此人在椋州还有些地位,贾二还不敢正面刚,翻了个白眼,磕着瓜子,默不作声。

  “我可跟你说,三爷这次要将的是前朝的东宫,前朝太子平定南方战乱,创下不世之功,太子妃更是女中豪杰,一人独闯敌营,与太子里应外合,拿下了十八寨,更传奇的是二人的独女安南郡主,一手箜篌弹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听说能引百鸟来贺,八岁那年一曲安南诀惊艳了玉石大家汪祁,汪家主后来亲自打造了一件步摇赠与郡主。只可惜后来太子身故,太子妃殉情,郡主为救沧州百姓下落不明,当今陛下幼时常住在东宫,与安南郡主青梅竹马,至今不纳妃不立后八成就是为了小郡主”汤五爷捋着他的长须,越说越兴奋,不知道还以为这是他亲眼所见,只是说到最后,似是想到了什么,眼中泛起涟漪,一声叹息,不知为谁。

  “汪祁大师,那可是当今太后都请不到的人呐,郡主....”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喽啰,敢打断汤五爷,五爷似是从前尘旧梦中转醒,给自己倒了杯茶,假借品茶擦了擦眼角的泪,装作生气的样子蹬了蹬眼,“就你知道似的,那可是汪家当家人,他的玉不赠权贵,只赠有缘人,二十多年不过是寥寥几人罢了。”

  “几人?都有谁啊”旁边一男子听得入迷,忍不住插了一嘴,又想起刚刚五爷的神情,又补了句“汤爷高才,不如给我们讲讲”,汤五爷看他神情诚恳,倒是没有苛责他,顿了一下,待全场安静下来才姗姗开口,江湖传闻至今不过五块,一块赠与前朝太子,郡主的生父林正浩,恭贺其大婚之喜,那是一只双凤和田白玉镯,此玉通透无暇,外刻两只首位相连的凤凰,故称为凤求凰,其中凰尾飘着一缕糖色,显得流光异彩。”

  “不是不睦权贵嘛,还不是赠玉给了太子。”贾二磕着瓜子,撇了撇嘴。

  五爷知道他意有所指,不过在说汪祁这种大师不过是沽名钓誉之徒,萧三爷这种也不过空负盛名。

  “小人之心”五爷切了一声,也没回头看他,“前太子当年一己之力,平定三州之乱,安定南方,乃是有才之人,汪大师乃宁州之人,感谢恩人而已,又怎算的上是趋炎附势。再说若不是这场战役,前太子怎么可能受南方瘴气所伤留下病根,又怎会英年早逝,若是前太子还在,凤国怎会亡......”

  五爷说着说着,声音似有些哽咽,未免自己人前失态,坏了大计,他突然转了话题“第二件便是便是送予安南郡主的步摇浣溪沙,簪体银质,簪尾一只冰翡翠雕刻的腾飞的白鹭,流苏穿有玉珠,晃动时流光异彩,似在流动清泉下洗纱,也由此得名。”

  “其三给了于国公家的花孔雀,那只花孔雀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硬生生从汪家主那要到了一枚玉佩,那厮明明文不成武不就,偏偏得了汪家主的青眼,压了三爷一头,听说他自从得了这玉佩,天天在三爷面前显摆,就像是开了屏的花孔雀,只是没人知道那玉佩刻的什么,这可是江湖三大谜团之一.......”

  突然一锣声响起,大堂瞬间安静,一白衣男子自幕后走出,应是萧三爷。三爷身高八尺,剑眉星目,右手背在身后,腰间一白玉佩,看不出纹饰,但能看出材质不凡,三爷缓缓坐下,弹了弹衣袍,指尖无意自玉佩上拂过,眸中划过丝丝笑意,又在转瞬间消失。他眼神无意往五爷方向一瞥,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对着众人一拱手道:“门外大雪纷飞,诸位不辞辛苦,来此捧场,萧某在此感谢诸位,以往萧某的书多是些异志传说或是风花雪月,讲多了不免乏味。恰逢三个月前萧某听人提及前朝之事,甚是有趣,也想讲与诸位听听。今日萧某所讲之事无关朝政,只念故人。”

  说及此处,萧三爷目光在众人之间巡视一圈,最后在二楼某处微开的窗子上停顿了几秒。而在无人注意的窗后,安然眼中多了一丝肃杀之气,但一眨眼又恢复正常,只是手中执杯的力度加重了几分;婉汝听到此处下意识的看向了安然,恰好捕捉到了安然眼里一闪而过的异常,她本能的想拍拍她,只是在将要触及安然时停了手。

  若是旁的事情也就罢了,若是事关前朝,她又该以何身份劝她呢……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古代言情小说古代情缘小说

卿似人间四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