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让我找到你

让我找到你在线阅读

让我找到你

胖海狸

现代言情·民国情缘·7509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2-16 21:46

因为一场意外,男主的灵魂落在了公子哥身上,被迫成为警司一位探员,在一次家族安排的相亲中认识了女主。初次相遇后,相谈甚欢,总有聊不完的共同话题,并且志趣相投。华灯初上,璀璨霓虹下,男主在街头目送女主转身回家的背影。由于男主的聪明机智,屡建奇功,警司人人赞赏,上司颇为赏识这个本可以借助家世站稳脚跟,却一直在用真实力在硬拼的公子哥大头兵。就在男主认为自己可以肆意洒脱借用他人身份重新开启人生时,在一直紧急任务中意外发现了,那个在上一世被误杀的阴魂。原来,自己偷来的人生终究是要还的。但是自己已经在朝夕相处中早已爱上了女主,面对不断追击自己索魂的恶灵。男主开始反思自己,不愿意在错误里面一而再的犯错。而女主和男主的家族为他们准备的订婚宴马上就要举行了,究竟该如何抉择呢?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与君初相识

  初春时节,乍暖还寒的天气。某日架不住别人邀请,和母亲在鸿运饭店看了半天跑马戏,当时只感觉黏黏糊糊出了些许汗,面上呼了几许带着凉意的春风。没成想,回到家后,一阵阵发寒发热,连续高烧了好几天,迷迷糊糊睡了醒,醒了睡。期间,时不时有同窗打电话到家里,大部分都是吴妈帮忙代传的话。无非就是关心一下,现在怎么样了,准备几时回学堂的。外祖母知道我病的蹊跷,特地去白马寺为我求了一串佛珠。说也奇怪,带上佛珠后,身上一下变爽利了,半天功夫吃了两碗稀饭。母亲看到后直呼阿弥陀佛,于是我在半个月的基础上又多休息了些许几日。等自我感觉再好不过,择了一个良辰吉日回到了德园女校。一回来便收获了数位同窗们的各种虚寒微暖,心里倍感亲切和温暖,然身体还未适应过来,上午撑不住在课堂上打了一个盹。心想着下午的课必须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把课业都给听好了。

  “叮铃铃”上课铃想起,教国文的徐先生穿着一身深灰色的长衫缓缓走进课堂,站定讲桌前,念了一首唐代诗人郑古的《小桃》:

  和烟和雨遮敷水,映竹映村连灞桥。

  撩乱春风耐寒令,到头赢得杏花娇。

  诗读完后,徐先生没有跟往常教国文的老师一样,逐句逐字的解析推敲诗的意义。而是若有所思的盯着窗外的一个角落,像是被石化了一样等了好久,也没有等到先生的讲解。末了,只等到一句,下面开始自行学习。先生便自顾自头也不回的夹着书本匆匆离开了。

  我先前是生了一场病,休了好长时间的病假,没想到这才刚回到课堂,居然教书的比我这个带病念书的更想逃离学堂。实在是不可思议。

  和我同坐的袁馥茵瞧见我一副看呆了的表情,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瞧瞧,苏大小姐这才一个月没来,不光课业落下了一大截,连如今学校的风云人物都错过了。你看我们都已经见怪不怪了。”我看她一副窃窃自喜的模样,恨恨道:“那你还不快把我错过的,落下的都给我补回来。”“哎,这你可问对人了,我家啊和这个徐先生原先可是一个地方出来的…………”

  原来徐先生来这个学校教书之前,在安福的老家有个青梅竹马的初恋,两个人本来都谈婚论嫁了。谁能想到,在订婚宴上,徐家的太奶奶突然拿出一张契书出来,“哐!”砸在席面上,契书上写这徐家和金陵的江家在太祖辈就已经定下过娃娃亲。两家人顿时都傻了眼,从来也没听说过娃娃亲这回事啊。关键都是太祖辈的娃娃亲年代久远不提的话也早就作罢了呀,但是徐家的太祖宗发作,底下的孝子贤孙都只能低伏,眼看徐家个个都不做声,女方家那面子瞬间下不来了。毕竟都不是什么小门小户,哪受得了这种窝囊气。什么劳什子契书,分明就是瞧不起,看低了。据说,新娘当晚就投了河,还好发现的及时被救了上来。可怜见的,落下了病根,至今都在吃药呢。

  徐先生也大受刺激,立马跑去女方家赔罪。结果人没见着,被手下人打了半死,还直接仍在了徐家门口。等徐先生把身子养好之后,就差人到平宁谋了一份教书的差事,竟没和家里人通气,独自一人一声不响到了这里。

  “不得不说,你知道的真多,就好像发生在你身上一样。”我眯起眼睛狐疑的打量起馥茵女士。

  “瞎说啥,我们袁家早就从安福出来了呀,可是我们亲戚和祖业都还在安福,这都闹这么大了,别说我们袁家,就这边还有几个安福的同窗都是知情的。”

  “徐先生真是个可怜人呐。”

  “是吧。”

  “金陵江家?不会是最近风声正盛的江近望江家,在前线连打了两场胜仗,总统跟前的红人。”

  “那不然,徐家老祖宗为何会平白无故发疯呢?”馥茵女士一副了然的表情,扁了一下嘴巴。

  “可怜了人家清清白白的姑娘家,平白黄了婚事不说,还落了一个痴情的污名,不得不说,手段也忒毒了些。”

  “可不是,就这徐先生也是没脑子的,这阵子跟抽了风似得,又是念诗又是无故罢课,是生怕别人猜不到,想不到女方的名讳嘛。”

  我觉得徐先生并不像是什么简单的人。

  放学后,过来接我的小宋师傅说今晚不在家用饭,夫人已经在宴月阁备好了酒席。

  “肯定是什么无聊的不得了的应酬。”我在心里暗忖道。

  拉开车门准备上车的时候,发现馥茵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车里。“袁大小姐,你莫不是上错了车?”探着脑袋向里面的人礼貌问道。

  馥茵一反常态,坐姿端庄,手里捏着一把白蕾丝缀着羽毛的折扇,微微打开来浅浅的遮着半张脸,只露出一双亮晶晶的杏眼,对着我眨巴了两下。“并没有哦,我们今天可是要去同一个地方,宴月阁。你坐主位,我当然是坐客位啦。”

  “有那么热嘛?什么天气还拿把扇子,不怕被冻死。”

  “这你就不懂啦,这个是西洋来的物件,我跟你讲那些北欧的王爵、公主、贵妇参加重要的场合都会带着老好看老精致的折扇,这个扇子就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袁大小姐,就以你们袁家在江城的地位,还需要一把飘着羽毛的破扇子撑场面?”我瞪着一双眼睛对此表示难以置信。望向一旁明显不在同频的馥茵。她正在少女怀春一般托着脑袋,望向前方的眼神中充满着向往。

  能让威风八面的袁大小姐,变成这幅模样。看来今晚上的来宾,来头不小。

  “两位小姐,前面就是宴月阁。”小宋师傅提醒道。“夫人特地吩咐过,隔一段路放二位小姐下车。”

  宴月阁是近几年开张的,虽说是一家经营家常菜式的中餐馆,但里面的点心师傅非常的一流,就连寻常时候,买一盒宴月阁的糕点,都要提前预约个把礼拜。

  刚下车,一阵阴风裹挟着些许雨丝扑在身上。我生生打了几个哆嗦。

  旁边的馥茵也同样冻得牙齿不停在打架。“苏荷,我都开始怀疑你在苏家的地位,你们苏家难道还有什么不为外人所知的秘辛。居然连司机都敢明目张胆欺负你,还连累我。”

  “沈小姐,你可知足吧,我家可不像你袁家家大业大,随随便便就可以花个几百大洋买个宅子,车子的。”头顶着刺骨的寒风,也按不住我揶揄袁馥茵的心。

  “哈哈,此言差矣,此言差矣。”馥茵笑着摆了摆手。她比我先到饭店门口,回头看了看落在后面的我,伸长手臂拉了我一把。

  宴月阁开业有两三个月了吧,这是我第一次到宴月阁,里面的装修布置和外面中规中矩的样子大相径庭。从大门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楼的会客厅,会客厅两边墙上挂着古代的纸灯笼,正中间是一面山水屏风,屏风上画的是远山和近水,山上似乎站着一个衣袂飘飞的男子,当我想把这个人看清楚时,从屏风两侧出来两个穿着浅蓝色短衫,下身配深色褶裙的服务生。两个人对着我和馥茵恭恭敬敬的笑着。招呼我们去二楼的厢房更换礼服。顺着楼梯上去,穿过一条长长的廊间,到尽头处的房间。进去后看到里面挂了整整一墙的礼服裙后,馥茵摇着脑袋,感叹道“苏荷,原谅我刚才的鲁莽,我现在十分肯定及百分百确定你是苏家唯一的大小姐,不愧是纺织业大亨,你看这些礼服的面料就我在平常也不大能够看到呢。真好看。”

  因为时间快来不及了,我和馥茵参照彼此意见,互相给对方选了一件礼服。我给馥茵选的是一件白色蕾丝长裙,蕾丝裙最讲究做工和蕾丝花样的繁复精美,层层叠叠的蕾丝像白玫瑰脆弱娇嫩的花瓣,映衬着花蕊中脱尘而出、洁白纯洁的美丽女子,粉嫩小手捏着的蕾丝折扇就好像在花丛中追逐着最美的那一朵不停纷飞飘忽的粉蝶,裙子和折扇两相映衬的都恰到好处。

  馥茵给我选的是一件嫩绿黄的裙子,裙子的主体是丝绸材质既贴合身材又显得人飘逸轻盈,肩膀和腰部装饰着透明薄纱,整个人像被仙人羽化后产生的淡淡青烟萦绕着,手肘和背部缀着长长的飘带,我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就像画本中飘飘然的仙子,挥一挥手臂就能直接飞到空中。

  我们俩互相打量了一下对方,同时都摇头感叹对方的美貌和自己搭配的绝妙。

  等服务生把两位仪态万千的小姐引进三楼的主宴会厅,推门进去时,本来还在交谈的人群瞬时间都安静了下来。众人都毫不吝惜的把目光都倾注在两位姗姗来迟的美人儿身上。不知是谁发出了一声惊叹,“瞧瞧,神仙下凡来啦,这真的是神仙吗?”苏家主母,秦佩玉女士身着一身暗红色丝绒礼服裙,梳起来的发髻上插了一枝别致的金色玫瑰发簪,手上举着一支香槟酒杯,听到别人都在夸自家女儿好看,她忍不住得意的浅笑了两下,对着两个小美人招了招手。站在苏母旁边的是袁夫人,袁馥茵的生母盛淑萍。盛母嫁给袁大将军后管家制严的名号在外,今日穿了一身深蓝色的旗袍,颈上戴着一串珍珠项链。远远望去,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

  我自觉地站在母亲边上,平时咋咋忽忽的馥茵女士此刻居然也像一只温顺的小猫咪一样,安安静静立在盛夫人边上。我扫了一眼,隔壁桌上堆得满满当当的糕点,挑了一个粉色的小寿桃式样的小糕点细细品味起来。“讨厌,这两个家伙怎么来了。”刚吃了半口,耳畔突然传来熟悉聒噪的声音,差点没把我给呛死。顺着馥茵幽怨的小眼神,我捕捉到了两个年轻人的身影,一男一女站在宾客中稍显局促不安,旁边的人不停对着他们指指点点,附耳非议。“冤孽啊,谁把这两位给请来了,不大像我家苏夫人的作风啊。”这两位是袁大将军在外征战十几年后除了带回的赫赫战功、军中封赏另外带回来的一对双生子,还有双生子的生母,如今的袁家小姨娘。据说长得一股子狐媚子样,很是上不了台面。袁大将军在外打仗时,袁府偌大家业都是靠袁夫人一个女人苦苦支撑,虽说袁夫人娘家盛家也是大家大业,但袁夫人为了照顾袁将军的母亲袁老夫人,断然拒绝了娘家的帮扶。据说袁大将军刚回到江城时,盛家长辈直接把袁府的大门拆掉,开进来整整十八辆卡车,车上装满了枪械和弹药,逼迫袁将军交出小姨娘和野种,还盛家一个公道。最后还是袁夫人一手搂着二子一手抱着幼女,挡在前面,把盛家发怒的老太爷和大公子劝住了,以袁将军交出全部军功奖赏和家宅地契、租户商铺,这件事才算了结。

  “是我母亲。”馥茵叹了一口气,“我母亲可怜他们母子,说孩子们都已经成年了,是该都出来见见世面。”

  “原来你母亲并不像传闻中那么严厉,相反还特别温柔可亲。”我远远的看着袁邵齐和袁香雁,他们虽然都是袁将军的子女,可是长相上却差的太多了吧。

  自第一眼见过这两个人起,总觉得这两姐弟模样有点小家子气,放不开的样子。很快便有几个不嫌事多的纨绔缠了上去,这几个混世小杀才平日里便和袁将军不对付,也许真的是没出门见过场面。袁邵齐和袁香雁好像并不知道对方的底细,片刻功夫,几个人便打的火热。

  “阿荷?你在看什么呢?”一个温润清澈的男声从背后传来。转过身,是袁馥茵的二哥袁宥琛。听馥茵提起过,袁将军和大哥都在外面打仗,二哥还在读军校。“宥琛哥哥,你也在,我刚才还在找你呢。”努力挪动身体,挡住宥琛的视线。他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军校制服,想必是刚刚从学校赶来,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不过即便如此,一身笔挺的制服亦能把与身俱来的贵公子气质展现的淋漓尽致。从他的眉眼中依稀能看到父亲的影子,英气逼人。

  宥琛绕过我身后的餐台,捏着两根手指取了一杯香槟,浅浅喝了一小口。“别挡了,我母亲早就跟我和馥茵通过气了。只是些许时日不见,怎么感觉你和之前好像不一样了。”

  一阵微风拂过少年的发丝,略过他黑白分明的眼眸,也许是刚刚饮过酒精的缘故,他的面颊泛着些许微红。我有些不好意思,扭过头看到在袁夫人旁的馥茵,他们正在和张家夫人、公子攀谈。一下好似通窍了一般,瞬间明白了这次酒宴的目的。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宥琛见我许久没有反应,探下身嘴巴动了动刚想开口,我怕他会说出什么,赶紧把手里剩下的半块桃花酥塞进了他的嘴里。然后夺路而出,在层层窗帘后面找到一块藏在暗处的露台,一阵清风吹过,整个人好似清醒了过来,猛的松了一口气。

  从小的时候,袁夫人每次到我们家来,便会指着宥琛和我,说这俩娃娃一看就是天生的一对,怎么看怎么好看。曾经,我也以为长大后的我会顺理成章的嫁给宥琛。直到那年,袁将军带着他的姨娘和两个私生子一起回来,我母亲听说盛夫人因此晕倒在床着急的不行,立马带着我去看望。那件事发生之前,我是喊盛夫人,阿姨、干妈、小姨。喊袁将军为叔叔。有事没事就和馥茵睡在一个被窝里面,可以聊一整个晚上。因为袁家不明不白多了一个姨娘和两个私生子,父亲便认为袁将军品行不端,让母亲和我与袁家少来往。

  夜晚的天气开始转凉,估摸着出来的时间久了,是应该回到宴会中。待我重新穿过层层窗帘时,一只骨瘦有力的手突然握住了我向前探进的手,心下大惊,刚想叫出声来,另外一只手已经死死捂住我的嘴巴。

  隔着窗帘我看不清他的脸,只感觉到一个沉重的身体正在压向我,绝望瞬间笼罩住了我。我现在的位置太过隐蔽,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我。我开始奋力挣扎,但根本无济于事。我和那个人的距离反而更近了。

  有那么一刻,我希望自己可以当场死去。隔着薄薄的窗帘布,那个人蛮横的将我反推在墙上。我拼死挣扎,耻辱和愤恨一下子填满。窒息感、无力感几乎要把我压倒。

  趁着那人稍有一丝的松懈,我立马把他推开,从那该死的窗帘里冲了出来。身后的人,发觉自己的猎物逃脱了,竟也跟着冲了出来,我终于看清了居然是袁邵齐。他一脸的坏笑和平日里畏畏缩缩的样子判若两人,许是喝多了酒的缘故,看着他一脸的扭曲和张狂似乎是为了发泄平时的不甘心和愤恨,他伸长舌头像是回味似得舔着自己的嘴角,“苏小姐,今晚就留下来陪陪小爷我吧。”说罢,伸长着手要够了过来。我用尽全身力气,甩了他一巴掌,“你疯了嘛?无耻!”他好像根本不怕痛一样,满不在乎的晃了晃脑袋,“凭什么,袁宥琛能碰的女人,我袁邵齐就不能了,贱货,看你今天逃不逃得掉,早晚他妈,死在我手上。”

  说罢,从背后抽出一把长刀,刀身在月光下泛着阴沉沉的亮光。参加晚宴还带着长刀,看来这个人根本没安什么好心,肯定是想着借机报复。完了,这样看来,今天我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就算,哪怕是死,我也不能让这畜生碰我。手心微微发汗,双手捏拳,身体尽可能向后撤退。

  等略微拉出一段距离之后,我立刻撒腿跑了起来。然而长长的礼服裙,此刻成为了阻碍。没走几步路,就被绊倒在地,明晃晃的刀已经举在了头顶,马上就要落下。“啊————”恐惧已经到达顶峰,我抱着脑袋放声惊叫,闭着眼等待死神的降临。

  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吧嗒,吧嗒。”温暖粘稠的液体落在了我的脸上,“小,小姐,你没事吧。”是一个温柔的男声。

  惶恐的睁开双眼,赫然看到面前的长刀被一条胳膊挡住,锐利的刀锋深深的嵌入骨血之中。袁邵齐哪里见过这番血肉模糊的场景,当场酒醒了大半,彻底消了气焰,躲躲闪闪慌慌张张还想把刀拿下来,试了几次,发现拿不下来时,竟然大叫一声,躲在角落里哭了起来。

  看到这里,半跪在我身旁护着我的男子,轻笑了两声,“怂货,拿刀砍人的胆子去哪了,现在看到血到开始怕了,你这种人算什么男人。”说完,又转过身看向我,眼眸清澈,目光温柔。“对不起,小姐,事急从权,唐突了。”伸手把我手肘上装饰的丝带扯下。然后立起身子,轻蔑的看了看手臂上的刀,“刷”拔了出来后,又立刻麻利的用丝带把伤口包扎好扎紧,血竟然就这样被暂时止住了。

  看着我一副看呆了的表情,他对我笑了笑,左边脸颊上的梨涡让人感觉不到他身上还带着伤,一股清爽的少年气将我包裹住。“以前在战场上的时候,刀枪无眼,经常会有一些外伤。像你这样的大小姐,看到今天的场景,估计晚上回家会睡不好吧。”我这才注意到身边的人身上穿的是笔挺的军装,虽然受了重伤,流了好多血,但是腰背仍然笔直,有一股骨子里浑然天成的傲气,斜睨着看着我,像是关怀更像是戏谑。

  一阵嘈杂的人声由远即近。宴会上的宾客竟然都寻了过来,身着军装的男子一手抬着自己的伤臂,另一只手揽着受惊过度已经彻底呆滞的我,角落里还有一个袁绍齐像个半大孩童一般嚎啕大哭,地板上赫然还有一大滩未凝固的血迹,当即有女的尖叫起来。宥琛和馥茵立马扑到我面前,“阿荷,你还好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有没有受伤。”我张了张嘴,想要开口,确发现嘴唇止不住的发抖,一句完整的话都讲不出来。

  最后还是我身边的军官冷静清晰的把他的所见所做的事都陈述了一遍,从他看到我被袁绍齐拿着大刀追杀,从刀下救了我之后,袁邵齐又被军官的血吓的哭个不停,这个事情的起因和结束都原原本本还原了一遍。

  听到最后,人群里开始传出笑声。宥琛生气的挥着拳头把在角落里的袁绍齐揍了一顿。袁夫人自觉失了面子,又感到十分抱歉,“对不起,佩玉,是我平日里没有管教好他们,改日我一定上门谢罪。”

  就当大家以为这件事就这样收场,各自看完热闹纷纷退场时,人群中响起一个年迈却有力的声音一下镇住了全场,“且慢,袁夫人,恐怕今天,令二公子要跟我回一趟周府。”众人闻言纷纷惊异,说话的正是周郑全,周伯。

  袁夫人稍显讶然,当即反应过来,“难道这位小少爷是……”

  “没错,正是犬子周泽诚,袁夫人,此事关于周袁两家的交情,请袁二公子随老夫走一趟警察署,夫人应该不会不同意吧。”周伯的话听着客客气气,背后的寒意让在场的人都不禁抖了两下。

  见状,袁夫人略略欠了一下身子,“悉听尊便。”语气温和,好像在说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事。说罢,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宥琛和馥茵紧随其后也跟着走了。

  警察署的人赶过来需要一些时间,旁边参加宴席的都不敢再待下去纷纷告辞,不一会儿人都散了,只剩下我和周泽诚,母亲还有周伯,袁邵齐。周泽诚慢慢开始变得虚弱,他转过头盯着我看,一双眼睛被纤长浓密的睫毛遮住了大半,突然轻轻笑了起来,我扭过头奇怪的看着他,“我长得很可笑吗?”眯起眼睛警告他,“知不知道,这样盯着一个女孩子看,是很不礼貌的。”

  周泽诚讪讪笑了一下,岔开眼神,“抱歉。”

  苏夫人和周伯因为今天的事头疼不已,一转身看到,周泽诚和苏荷两个小可怜已经相互依偎着睡着了。周伯怒不可遏的吼道,“医官呢?!去哪了,还不快滚过来,你们平时都是这么照顾小少爷的嘛!今天出事的还有苏家大小姐,你们担待得起嘛!脑袋都不想要了啊!”

  宴月阁出了见血的凶案,这件事沸沸扬扬传了小半个月,神乎其神,江城最神秘的周家,周公子居然为了一个女人把小命交代了,更有邪门的版本说苏荷小姐痛失清白,以后只能包了头发做尼姑了。还有梁山伯祝英台现实版,说周公子和苏姑娘是前世的恋人,今世缘分未尽还是要做夫妻的,不然,天道都看不下了哟。

  连续做了好几晚的噩梦,眼圈黑的跟被打了一样。明明受伤更严重的周泽诚反而隔了三五天就各种生龙活虎,到府上看了我几次后,见我状态实在太差。周泽诚怕我是惊吓过度的症状,特地给我从军队专门饲养军犬的军官手里给我饱了一条小狗回来,从小认主,以后可以贴身保护我的安全。周泽诚双手托着轻轻把小军犬交给我手里,小小的软软的身体蜷缩成一团,眼睛紧紧地闭着,嘴巴里不时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这是最忠诚的犬种,一生只认一个主人,你和它朝夕相处,别看他现在这模样,等它长大以后可以抵十个刺头大兵,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它有名字吗?”

  周泽诚认真思考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没有,我们军队的规矩是给军犬统一编号,你可以给它取一个名字。”

  我看了看手里小小一团焦黄色的身体,“叫麻团吧。”

  “麻团。”轻轻唤了一声,小家伙仰着鼻子哼唧了一下,在我手心里转了个身,继续睡了过去。

  确实,房间里多了一个小东西后,感觉睡觉更加踏实了。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代言情小说民国情缘小说

让我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