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虫小虫短篇小说

虫小虫短篇小说在线阅读

虫小虫短篇小说

飞行的红蚂蚁

短篇·诗歌散文·1.45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2-21 09:15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新神经质过敏男人

  新神经质过敏男人

  有一天我烟瘾犯了,抓心搔肺似的,到处寻摸着有一个烟头来吸一口也好。于是,我的眼睛专注地盯着路边,我真的在寻思着一截烟头。无数只虫子爬在我心上似的,我感觉到心痒。我在心里呐喊,请快些让我找到一截烟头吧。这时候,老才把炭似的脸凑到我眼前。我惊叫起来:天,怎么是你!他说,我见到你在寻摸着什么东西。我脸色一下子变得血红,我说我什么也没有找。我在看路面上的蚂蚁。他挤媚弄眼,递给我一只红河牌香烟。

  烟慢慢从我的口中冒出,我慢慢地享受着的样子。然后,老才低头,不停地叨唠着妻子孩子,鸡毛蒜皮。

  你们大约都知道了,我以前是一个邮递员。我是一个边远山区的邮递员。在南高原的某个山野村落,或许你就看到过我的身影。对,我的背影还出现在地区的一张日报的头版上,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但高兴啊!文字大意是我送信的过程,那一天给我拍照的朋友一直想找机会拍好我,后来他也烦了,蹲在一堆农具前看,咔嚓咔嚓地按动了快门。

  后来就看到了我的这个背影出现在这家报纸的头版上。一个低着头的人,一直看不见脸。

  我拼命地掩饰着咳嗽,拼命地吸着烟味。就这样,我记住了一个名字叫老才。那一天他确实说得语无伦次,我确实听得极不耐烦,要不是看在手中香烟的分子上我肯定是不愿意哪怕是他说上一句话的。尽管他和我生活在同一个村庄,尽管老话说远亲不如近邻,但我真的不想和他多说一个字。

  我们有仇吗?没有!我们有分歧吗?也没有。对不起我们也不是竟争对手。

  事后我仔细地想了老才的话,他说的竟然是他老婆跟着别人跑了。拐走他老婆的就是邻村一个姓肖的人。他说这个人跟派出所的人是亲戚,他不敢动人家。还说他老婆走的那天天气很好,他的心情也很好,还喝了二两小酒。发觉老婆走了之后他发觉下大雨了,雨下得很大,想要淹没他的房子的样子。老才说他老婆喜欢人家新的摩托车。喜欢人家会甜言蜜语。喜欢这个世界的繁华的样子。我记得的大约就是这些了。如果可能老才倒是希望倒一杯酒给我,然后尽情地说出这些烦恼出来。

  他香烟一支接一支地抽着,他的目光在酒精的作用之下一直散乱着。烟自然是那种几块钱一包的香烟。这样一个失意的人,成天在酒精的作用下迷失了自己,而他却反复地纠结着一个跑了的老婆。他记得住拐跑他老婆的具体细节,包括人名村庄,却没有记住他叫老才。

  他以为我会帮他,起码会听他把故事说完。可我连听他说故事的时间都没有。要不是因为一支香烟,我压根就没有兴趣知道世界上还有一个叫老才的名字吧?连我自己也胡涂了。

  老才和我都是边境县上一个小小村落,我们都喜欢这里的落日美景,晨光清风。这个村落叫辣子寨。却不是盛产辣椒而出名。却是因为这个村庄的辣椒香而且辣而出名。因此就有很多人想着到辣子寨吃一顿过瘾的辣子。

  辣子出名,可老才不出名,这个像炭一样黑的家伙正像我所说正被大家遗憾地陌生起来。

  除了老才之外,我们村还有一个叫半糖的,他见到我也爱倒口水,我是极不愿意听别人倒口水的,这事一点也不好玩。好像自己也是过这样的生活。我为什么要喜欢听你倒口水?好像没有多少理由吧?比如别人喜欢打麻将,比如别人喜欢骗人,比如你不喜欢眼睛里揉沙子,这都管我什么事?但半糖不管,他就是爱叨唠个不停,而且还打不住的样子。

  他说牛嘴扯了人家一口庄稼,人家就撵着他骂,直骂得他的老牛也活活气死。他说他的牛就是因为那个妇女骂得太狠才死去的。现在怎么办?!他没有钱买第二条耕牛了。你说怎么办呢?他问我?

  我呆呆地看着天空,等待着他把后面一个话说出来。他说那一年六二年母亲生他,没有饭吃,他妈妈就说让他叫半糖了,半糖半糖,这是一个很美好的名字,天天有糖吃的意思。这糖啊,不能一次就吃个够,得一天尝一小点,不然生活就太腻味了。

  我说你妈挺会娶名字的,比如这王半糖!说完我就微笑,当然不是对着他,我是对着天空。

  我记起我妈,因为太穷的原因,就叫我大发。当然我没有大发,现在穷得只剩下一根骨头了。

  老才就这样领着一个七八岁的儿子过。他的难处可想而知。起先他是不爱酒的,烟也不爱,据说这是因为以上两点,我们的老才同志才娶得了李小丽同志。

  据别人描述李小丽同志大大的屁股,大大的奶子,说起话来轻声细语,让那些没有碰过女人的男人骨头一下子就酥软了下去,让那些有了女人的男人也一味垂涎三尺。我是记不住李小丽的,因为我年纪小一些,她嫁来的时候我还在外地读书,后来就一直忙着打工糊口,所以我一丁点印象也没有。

  我是从半糖的口中知道了这样一个模糊的样子,老才狠不得让我画下来。我说我书是多读了一些,可是画画不行。老才道,你在外面没有画画的朋友?我说有,可是我对李小丽不熟,根本就想不起有这样一个人。再说大奶子大屁股这不是一个人的特点,就是在我们辣子寨,这样的女人起码也有十几个。说得让老才很是失望。老才说那一年她跑了之后,他一气之下就烧了所有的照片,包括结婚证上的照片。

  那一年儿子八岁,硬是说是老才打跑了自己的女人。说得老才泪水汪汪。

  我说你们怎么相爱的?半糖口水多,这家伙抢着都说了。说那一晚他们去邻村,李小丽在前面走,老才就盯着女人的屁股看。那意思是狠不得走上去捏上两把。

  老才不争论也不说话,好像默许的样子,未了叹气说,孩子都十五岁了,都已经长大了。我说你要戒了酒。酒不是好东西。他说儿子也买啤酒到家跟他喝。喝醉了就骂他没出息,打跑了自己的女人。老才说得泪水汪汪,半糖也没有话说了,最后论到我叹气摇头了。

  老才父母死的早,他结婚的时候家里已经没有双亲了。那一年他二十五岁,像一条年轻力壮的小牛。

  李小丽就死活要嫁给他,这就是命,那一年除了一个好身体之外,他真的什么也没有。两个低文凭的人就这样结合在一起过日子。如果不是出了后面的事,他们也许会这样子过完一生,也许这样子的一生是多少个破碎的家庭所梦想的。也许还有更好的结局等待着我们?也许吧!

  老才领着一个八岁的孩子,读小学二年级的孩子,那可是真要命啊,冷啊暖啊吃啊拉啊都是大事,这些事一做完老才感觉那个累。像一个人完全垮了下去一年。他的身体是在老婆跟人跑的那一年彻底地垮了下去的。他天天以酒麻木着内心,天天以泪水洗面。他确实是真爱过他的妻子,再说了除了他的妻子之外他也没有别的女人可以爱。然而现实就是这样打你一棒子,让你哭笑不得,然后一个人就这样慢慢地沉沦了下去。

  孩子一天天地变得不大爱撘理他。学习一天不如一天。看把老才急的。这中国古老的望子成龙的观念根深蒂固,大约几百年之后还是这个样子。

  一到学校老师纷纷诉说着难处,你这小娃难教了,我教书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子不听话的学生。看起来不笨啊,就是把聪明放在其它地方去了。他讪讪地笑,说自己文化低,让老师多费心了。老师不耐烦地摆摆手,这让他心里很是不舒服。回到家里之后他又把自己灌醉了。

  人生大约就是这么回事,灌醉了自己痛苦就少些。老才醉了也看电视,那一天晚上他看电视发觉场景很熟悉,那个反复地说话的人仿佛也很面熟,他惊叹了半天才想起来那个人叫大发,也就是我,他们辣子寨的人。他说妈妈呀,他上电视了耶,他成名人了。他在电视上装模作样地说话,很多话让我们怎么一点也不明白。别人称他为诗人,这很了不起了。这个电视很长,他把他现在已经十五岁的儿子一起叫起来,两父子慢慢地看完了这个电视。完了说你要像你叔叔学习,人家一步步地走到今天这个位置,已经相当不错了。你要好好的努力。

  所以他把我当成了倾诉的对象,希望他的故事出现在我的书里,让不知跑到那里的她读到,至少别人读给她听。她的儿子长大了,现在也是一条健壮的小牛。

  我们内心的苦有几个人知道,你要把它写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还有我们这样一群人。

  王半糖是一个浪子,现在是浪子回头了,他很小就出去外面的世界闯荡了。王半糖只小老才一岁,是63年出生的。他一八九年就在外面混了。去的当然是比本地大的地方,越去越远。最后在广东终于止住了,他回到了辣子寨,转了一个圈子又回来了。他骑着一张大永久牌子的自行车,那一个威风啊,方圆几里的小孩子都围着转。

  但王半糖说话不讨方头,好些女孩子都不想耳他,你看了,直到时间走到2015年依然光棍一条。他当时混的也还不错,都初中毕业了。应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苗子。可惜事情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个样子。

  这个家伙到是不抽烟不喝酒,算得上一个良好习惯的农民,按理说这样子的一个人没有女人嫁这倒是说不过去的了。

  然而事情就是这样,他不旦讨不到媳妇,还把老爹老妈气得那个老呀,看着心疼啊!现在他跟老才混到了一起,烟也会抽了酒也会喝了。话金剪刀也剪不断了。我说半糖得得得,打住,我还有其它的事。半糖说还有几句噻,你等等,不多了,就几句。

  1994年,老才的儿子八岁,老婆就跟人跑了,这可难住了这家伙,双亲早就死了,又没有兄弟姐妹,他一个人拉扯着一个读书的孩子,硬是没有时间出去找找老婆。忙完地里忙家里,真是像一头牛一样。

  那一年半糖回到了家,听说他跑了老婆,也很是想帮他一把的意思,就把那些各种传说一起在老才的面前一说,搞得两个人像难兄难弟。好得像穿一条裤子似的。

  辣子寨是一个很有特色的村庄,我前面说过,它的辣子是很出名的。这种发现只是一种偶然,然后它就名声大起,像是要用辣子来完成一段使命,然后就是沉寂。是名字一样的沉寂。

  这大约就是命中注定。

  我在某天从这里走了出去,我的土就像这个地方的辣子,那样的失去了成熟时鲜红的颜色,成了另外一种脱去水份的颜色。

  这个世界大约只有有才和半糖那样崇拜我。如果没有这样的两个人,我想世界真的没有一个人愿意像我诉说着这世间所有的烦恼了。

  他们沉寂了多年的诉说就像沙粒,一点点地在我内心堆积着,让我不得不思考如何把他们的故事写下来。

  辣子寨在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之下,已经绽放了它辣子的香和回味。它的村民种了大片大片的辣子,也就是怀着了大片大片的希望和憧憬。它的村庄的辣子在漫延,包括别村的辣子,也想与这个村庄的辣子分一杯羹。传说辣子就这样出口到韩国日本等。

  后来以点带面,辣子寨的辣子成了这个县的辣子的代名词,这个县的辣子产业就迅速地发展。就像汽球一样越吹越大。最后随风飘在这个硕大的天空。

  有一年老才和妻子在田地里种着一片辣子苗。他们的面积显得有点大,老婆显得很不乐意的样子。一边不停地数落着老才,说老才是不彻实际。最后老才发火了,这些火就像是火山爆发,也像是一座火山点燃另外一座火山。老才说,他老婆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另外一个火山。

  两个小学生,看着别人如何发展,他们的内心也是着急的,就像被挠痒得难受死了。这大约就是厌气。厌气越积越多。也像一个鼓了气的汽球。破大约是早晚的事。

  李小丽鼓着一肚子的气,埋怨着这个埋汰的男人,这个埋汰的男人还像马一样不知道自己脸长。这样子日子久了,感情就越来越远,最后远得看不到那个当初的他了。李小丽就一边在心里咒着老才,一边寻找着机会。因为青春还在,两只奶子鼓胀得让人想摸上一把。

  邻村一个男人长得眉清目秀,遇到李小丽微笑。这微笑一直在李小丽的心头挠着,后来这个男人就找机会和李小丽坐在一起,他们就借此机会眉来眼去,风流起来。

  李小丽因此看着老才起来越不顺眼。但她藏得很深,找机会跟那个男人幽会过足了瘾,也在老才的身子底下哼哼呀呀地叫。终于有一天,她终于找了一个机会,跟别人私奔而去。

  老才就这样领着七八岁的儿子在风言风语中过日子。

  每个人都扮演着一个菩萨心肠起来,其实他们的目光令老才沉默寡言,终于想要逃离他们的样子。

  老才到过派出所报过案,说他老婆被人拐跑了,他是流着泪水跟那些警察叔叔说的,说得人家都不耐烦起来。最后他竟然怀疑那个警察和那个拐走他老婆的男人的关系。

  他见到每个人都诉说起来。后来这份诉说就变得有眉毛有眼,传说他老婆在玉米地中和那个人滚来滚去,比如老才有事离开家了,那个家伙就会到家中来,陪着那个女人风流起来。传说他的儿子就在一边看着那个男人亲着他老婆的脸。传说李小丽一脸骚样。……

  有才说他一晚喝醉了酒,他曾经跟李小丽有一段对话。他听见李小丽在哼哼哼的时候喊着另外一个人的名字。老才兴趣很来,她老婆解释说是她的一个老表,好些年没有见到过了,后来老才越想越不对,就跟李小丽吵起来。李小丽对他起来越冷淡。最后两个人睡觉都是背对着背而睡。

  有才越来越喜欢酒,整日用酒精泡着自己的身体。

  老婆跟别人走了之后的一个晚上,八岁的儿子已经读了小学二年级,他儿子对他已经爱耳不耳的。他清楚地回忆起来一个梦,他老妈扯着他的耳朵,说不要喝酒了不要喝酒了,你这个背时儿子。你不成器你不能让你儿子跟你一样不成器。最后他听着狗叫了起来,儿子的尿水热热的,他一下子就醒了。

  有才解释说,他以前就不太爱抽烟喝酒,只是后来就喜欢上了。为了儿子,都断吧。喝酒伤身体,抽烟烧钱。这些他都伤不起。老婆跟人跑了。老妈老爸早就没有了。他就是他儿子的天,他儿子也就是他的天。这种感觉别人不懂的。

  人活在世界上,有好些感觉很难向人们解释清楚。有才说,大发,你是作家,请你将我的故事写出来,肯定有人看的。我不认识多少字,但我的人生好像也有一些故事。

  我递给老才一支香烟,老才伸手接过,放在鼻子上闻闻,又递过来,摇摇头说大发,已经戒掉了。抽烟不好。他说得很绝然。你也戒掉吧。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一支接一只地抽烟,影响多不好啊!

  我儿子的老师以前也是一个烟民,后来建立无烟学校,这个老烟民就真的戒掉了香烟。这跟不吃饭是两回子事。不吃饭不能活,不抽烟不会死,而且命会更长。

  有才说他不抽烟喝酒之后就专心致志地做事,对儿子也好多了,儿子也就腻着他。让他感觉到了做父亲的幸福。他说感谢李小丽,给他生了这样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子。这真是他自己的开心果。他一边做饭,儿子还会帮他洗菜,他坐在桌子旁边,儿子就会跟他添好饭。吃好饭之后他总是催着儿子去做作业。儿子也就乖乖的地做作业克了。只是他觉得他和儿子都很可怜,一个没有了妈妈,一个没有了老婆。他总是跟儿子说爸爸对不起你。

  他儿子晚上搂着有才睡的时候也会喊妈妈,醒起来之后两父子泪水湾湾地互相望着。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说大发,整一支烟过来,他接过香烟,在鼻子上使劲闻闻,然后又递给了我。他说我儿子真的很可爱,他从换尿布开始就一直开心,从此一棵小树就一天天长大了。他有一天看到了儿子的成绩单,从倒数第一名已经升到了前十名。老师也变得和气起来,不像以前一样很凶的样子。你儿子进步很快!老师说。你也很优秀!有才快活讲诉着。

  我一点也不想给有才好脸色看,谁让他是我老爸!

  我也恨我老妈李小丽!她一点也不爱我。她说走就走了。真的一去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有时候我也想她,人人都有妈妈,我妈妈干什么去了?老师布置作文,说是写爸爸妈妈,可我真的想不起来妈妈的样子了,我问过有才,我妈有照片吗?有才说有,你妈跑了之后都被我烧了。我看到你妈妈就想哭,孩子,我对不起你!

  他为什么对不起我呢?我不知道,其实有才对我挺好的。家虽然穷点,可他经常领着我克赶街,买新衣服新鞋子。要说对不起的还是我,我经常调皮捣蛋,去偷别人的桃子李子,惹得别人家跳脚来找有才。有才没有说我,只是赶街的时候给我买了足够多的零食,说管住我这张小馋嘴。当然了,水果在我们这些地方也不是稀罕物品,一到赶集日街上就摆满了香蕉菠萝桃子李子犁,应该是说应有尽有。当然了,有好些东西不是来自远方,而是来自我们附近的热区。我偏爱荔枝,有才说少吃点,吃多了上火。我说我想看荔枝树,有才就领我去了一个三十多公里的地方看到了荔枝树,我还看到了香蕉树,木瓜树,田里大个大个的西瓜……

  我嫌太热了,我吵着要回家。

  我还是有点崇拜有才,谁叫他是我老爸!

  他基本不跟人吵架,和气地跟人说。只是我皮得厉害了,他就狠狠地揍过我。说真的,我一点也不怕他,我一会儿就忘记疼了,还躺在他怀里睡得香甜极了。有一次我正做梦呢,梦见下雨了,有才抱着我,到处找躲雨的地方。就是找不到,我醒了过来,原来是有才在流泪,一滴滴的泪水像小雨珠全部掉在我脸上。

  我问他,爸爸,你怎么啦?有才说我想你妈妈了!

  我在心里说要找到妈妈。我已经懂事了,我都十多岁了。我妈妈早就不要我了。可我想问问她,为什么就舍得丢下我?

  是不是我不够好?她才不要我了?是不是我脏兮兮的才不要我的?是不是我馋嘴才不要我了?……!

  我本来是一个和泼可爱的孩子。我是李小丽和有才的共同体。在妈妈没有离家出走之前,我快乐得像一只小动物。不知道苦是什么味道,也不知道人间究竟有多少未知的东西要发生。

  忽然有一天,我成了一个没有妈妈的孩子。我走路低着头,顺着墙角走。我躲着同学们,躲着老师,上课我也不那样专心了。我也不想见到其它大人,我讨厌他们对我指指点点,说我是一个没有妈妈的孩子。我也讨厌有才,这是一个鸟人,老婆也哄不住的没有用的鸟人。

  我变了,我开始偷别人的东西,我变得叛逆起来。我更多的是想得到别人的关注,那怕是打骂。可有才确实是一个好爸爸,他在一阵变态之后又恢复了对我的关爱。渐渐地,我也发觉了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就是很多快乐的小孩子一个又一个都不快乐了。他们也没有妈妈了。听说是离婚了。他们的妈妈都不要我他们了。

  相反而言,我现在爱和他们一起玩了。有一个可爱的小女生,她也没有妈妈了。她爸爸很严厉,她变得更可怜了。她叫阿丽!像一个小天使一样。

  现在她是一个可怜的小天使!

  她好脏的脸,每天都像一只小花猫。她爸爸在外面做工,她就由她爷爷带着。一个年龄大的老爷爷带着。

  她家也真是穷,大约她妈妈才不要她的吧?

  她来上课老师要叫她回答问题,她好像傻瓜一样站着,什么都不知道。我很同情她的。我见过她爸爸来过学校,打扮得比她漂亮得多了,当然啦,有她爸爸在她干净清纯多了。我才发觉她也是一个美女。

  她爸爸比我爸爸小一些,我问过爸爸,爸爸说那个人叫王晓飞。在我们辣子寨村也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人。他们夫妻看起来很和谐,现在为什么就散了?

  当然了,他从来没有来过我家,见到我爸爸也只是点点头,听说王晓飞读过好多书。他除了爱好读书其它的什么都不爱。

  阿丽除了和他一样文静外,其它的地方一点也不像!现在她很多时候让老师数落着。甚至老师也没有多少心思数落她了。

  或许,每个人的童年都是一段美好的记忆。或许,根本就没有美好的回忆可以言语。

  我们的童年就像是一张白纸,我们随意地画着一些什么东西在上面,有的是树,有的是海,有的是村庄和田野,有的是蓝天白云,有的是……

  我不知怎么形容阿丽?或许我对她的生活知之甚少。我看见她很少开心地笑。她说她爸妈老是吵架。一吵就是大半夜。她爸爸听说是一个很有文化的人。她妈妈也读过高中了。在我们辣子寨来说真的是最高水平了。他们为什么爱吵架?吵架才能把生活过得下去吗?吵架就能当饭吃吗?吵架就能开心地笑吗?……

  我也没有问过有才,他太笨了,连自己的老婆跟人跑了都不知道,一个连自己老婆也不会哄的男人算什么好男人?我拍拍我十岁的胸口,我都觉得比他大气得多了。

  我就敢拍着别人的脑袋说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其实那个人根本就不用想,他不听话的结果就是我会揍死他。当然了,这些很快就会传到老才的耳朵里,他的耳朵里肯定有好些小虫子在爬着。他掏完了一些小虫又长出另外一些小虫子。反正我也不怕他打。他打人也就是挠痒,一会儿就不疼了。他还抱着我的脑袋睡。梦里老是说梦话,说你不要皮了不要皮了。我们都爱你呢!

  他说的我们让我笑了很久一阵,我家那些亲戚他们爱我吗?我脏兮兮的样子他们看见我也不喊我,装着没有看见的样子。老师也一样,老师只喜欢学习好的人。那些学习好的同学们是老师心中的宝,而我只是老才心中的宝。老才,只是你一个人爱我,不要说我们!笑死人了!

  就说李小丽,她确实爱过我,可都是过去式了。说起她真尼是没有意思,我都不愿意想起她起来。

  我渐渐地理解了老才半糖,甚至理解了辣子寨这样一个小村庄。我就要出外做工去了,我依依不舍地看了村庄的每个角落。甚至爬到山顶上去看,当然了,辣子寨的山很多,我就每一座山就爬一回,直到爬到一个高高的山峰之上,看这个村落的每一座房子,新房子一座接一座,但旧房子也不合时宜地出现。像眼睛里的一粒粒沙子。

  我在这个村庄生活了二十多年,但也像是一个陌生的过客。以前这样一个村庄,每一家都过得很朴实,玉米面面饭,青菜萝卜南瓜的主菜,吃肉是奢侈。孩子们上学也是没有多少钱。但孩子们开心地成长。爸爸妈妈也是白头到老。我不竟怀疑地看了看这个村庄,看看这个村庄的每一棵树,默默地看看每个人,我就要说再见了。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我是会回来的,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我带着我的女儿,现在像一两个流浪汉。孩子六岁,老婆也快要成为别人的老婆了,我惆怅地看了看这片天空。

  飞行的人字型大雁没有来。我小时候总是喜欢看着这片天空,看着这些人字型飞行着的鸟。这种感觉真尼是久违了。我一直在等。孩子也很听话,我说让她看看这些鸟儿,她不懂地看看我。然后歪着头等着我来回答。

  我等的大雁始终没有飞来,也许已经不会回来了。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短篇小说诗歌散文小说

虫小虫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