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还年轻

你还年轻在线阅读

你还年轻

晓舟2号

都市·青春校园·4150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2-18 17:39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上篇

  “喂,起床了!”我睡眼惺忪地被推醒,一张熟悉的脸在面前晃荡。

  “快点,没时间了!”陈晓宇顾不上我,抓起外套跑出寝室。

  窗外,广播操的前奏曲和刺耳的口哨声响成一片,我赶紧翻身起床。

  从男生宿舍到操场,要爬很长一段石梯,我深吸一口气,拔足狂奔,刚爬到一半,“第六套广播体操现在开始……”已经从扩音器里传来,听得我头皮发麻。“这回又死定了!”

  一抬头,石阶尽头果然又立着那尊“笑面神”——我们的体育老师,从甘肃来到我们这个南方城市的怪老头。他脸上似乎永远挂着“微笑”,远远地盯着我,像捉老鼠的猫。

  我硬着头皮继续往上冲,“站住!”又是那怪味的普通话。我乖乖地站住,满脸堆笑地望着他,“老师,来不及了,您让我赶紧过去吧!”

  “哟,你还知道来不及了啊?!哪班的?”他摊开了手里的记录册,这是例行公事。

  “老师,我您还不认识啊”我嘟囔道。

  甘肃老头斜了我一眼,“周晓啊!真是老油条了,你说你怎么就改不了呢?老规矩,做完操留下来跑两圈。”

  “老师,别,您放我一马吧。”我低声下气地恳求,罚跑步我倒是不怕的,可是他这一记录,学校的布告栏上就会出现我的大名,班主任那里又得一顿批。

  “别废话了,快去做操。”他大手一挥,像个铁面无私的大法官。

  “哎,你站住,说你呢!”他又抓住了我身后一名企图“偷渡者”。

  我悻悻地朝班级的队列走去,太阳还没有出来,到处都是灰蒙蒙的。站在队列里,我一边附和着挥动我的手和腿,一边闭上眼睛,静静地感应着这糟心的清晨。

  回到寝室,已经汗涔涔的了,把自己甩在床上,再也不想动。寝室里其他人都已经打完早餐回来,陈小宇走过来对我说:“我早餐买得多,起来一起吃吧。”

  “我不想吃,补会儿瞌睡。”

  “我说你也真是的,少睡会儿要你命吗!”同寝室的体育委员周俊咬着馒头说。

  “我主观上也不想这样,但是客观生理需要,我也扛不住啊。”

  “就你需要,我们不需要”周俊一脸不屑。

  “你们明明很想像我一样吧,可却非要压制自己内心的需求,不觉得很假吗!”

  “你就贫吧,懒得理你!”周俊气得狠狠咬了一口手里的馒头,不再理我。

  我拉过被子蒙在头上,呼呼喝粥的声音、金属钢勺碰着金属饭盒的声音、寝室门开开关关的声音,交替入耳。不知不觉中我又着了,迷迷糊糊中,上课铃突然尖利地响起。

  夏天

  夏天晚饭后,大家总觉得无所事事。离上晚自习还有一段时间,大家不急于去教室。教室里没有安装空调,重庆这火炉城市开着电扇,呼呼的热风把教室搞得更像是一个大蒸笼。

  “走,散步去。”陈晓宇突然叫住我。他家住在市区,对我们这个地处郊区学校的课余生活总是觉得特无聊,一有机会就四处闲逛,而且总爱叫上我,可能因为我俩名字中都有一个“晓”字,用他的话说:我俩都是晓字辈儿的。

  “去哪儿啊?”我问

  “老地方呗”陈晓宇说,他指的是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农场,晚饭后散步,我们常去那儿。

  “走吧”我和他一前一后地出了寝室。

  闲聊着,我俩就走到了此段散步之旅的第一个“景点”——奶牛场,长长的两排平房里挤着几十头奶牛。我们都喜欢闻那一股淡淡的奶香夹杂着一点粪臭的怪怪气味。

  “抽烟吗?”我正呼吸着奶牛场的味道,陈晓宇从兜里掏出一包红塔山,他周末回家每次都会带来很多“好东西”。

  “又是偷你爸的吧?”我没接他递过来的烟。

  “反正是别人送他的,家里多着呢。”

  “你没有哥哥吗?”我漫不经心地问。

  陈晓宇拿烟的手突然抖了一下,他把烟塞到嘴里摸出火柴开始点烟,连划了好几根才点上。

  “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他吐出一口烟雾说道。

  “我有哥哥,同父异母,小时候他常欺负我,把我打得头破血流的,可我妈却总护着他……”陈晓宇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又缓缓地吐出来。

  “后来我们都长大些了,他好像突然懂事了,处处护着我,可小时候的仇恨已经在我心里生了根,我从没有给过他好脸色看……他工作后有一次单位派他出差,出差头一天晚上我又找茬狠狠地骂了他,可他不但没生气还跟我道歉,我没理他。谁知道,他这次出差却再没有回来……”

  “他怎么了?”

  “他在外地生病了去个小诊所输液输液,药物反应……”

  “我曾经那么的恨他,可是得知他的死讯,我却觉得自己像个罪犯,是我害死了他……”陈晓宇的眼睛里闪动着泪花,他又狠狠地吸了几口烟,吐出浓雾遮住他的脸。

  “他的死跟你没关系呀”我没想到平时总是吊儿郎当的陈晓宇也有这么沉重的心事。

  “没有我的经历你也体会不到我的感受”陈晓宇缓缓地说。

  我一时语塞,想不出怎么来安慰他,只好默默地跟他继续前行。身后突然传来几头奶牛低沉的叫声,“牛哭了”我脱口而出。

  一根烟的功夫,我们走到了第二个“景点”——黑瀑布,说是瀑布,其实就是一条臭水沟,上下游之间有一个小落差,发黑的臭水从跨水沟的几个石墩间泻下,就像一个黑色的小瀑布。

  “嘿,快看!”我刚在水沟中间的一个石墩上站定,就听到陈晓宇在我身后叫道。我回头看他,他用手指着远处的树林说:“你瞧,那是谁呀!”

  我极目远眺,远处的树林一男一女抱在一起,但看不真切是谁。

  “瞧见了吧,这就是优秀学生干部。”陈晓宇冷冷地说。

  “谁呀?你远视眼啊!”我隐隐看出是体育委员周俊,难怪刚刚在寝室没见到他,但我故意装作没看出来。

  “你就装吧!哼,看清楚那女生是谁了吧?”陈晓宇识破了我的伎俩。

  “好像是二班的班花吧?”

  “没错,就是她,我刚听说他跟那班花好上了,我们抓个现行啊。”陈晓宇一脸的坏笑。

  “哟,是嘛,这小子是怎么追到手的?”我好奇地问。

  “嘿,说了你都不相信,据说就一本席慕容的爱情诗选就动心啦,这班花也太没水平了吧?!”陈晓宇又一脸的不屑。

  “嗨,重点不是书,是人!你看人家周俊,高大英俊,是女生们心中的白马王子啊!”

  “我呸,什么白马黑马,我就看不惯这种人,老师面前一套,背地里一套。”陈晓宇恨恨地说。

  “我说,小哥,您介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吧!”我坏笑着。

  “别把哥惹急了,否则……”陈晓宇目露凶光。

  “得了,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走吧。”我拉着陈晓宇继续前行。

  远远地就看到了农场那堵红色的矮石墙,我俩一个箭步嗖嗖地窜了上去。

  “快看,草莓!”陈晓宇兴奋地叫着。在一片绿色中,点点的红随风闪烁,谗得我俩直吞口水。

  “晚自习后行动”我郑重地对陈晓宇说。

  晚自习的下课铃声刚响,我和陈晓宇一前一后冲出了教室。夏夜的空气中有一种很特别的“热味”,大概是万物都被热出了汗,微风一吹,这些“汗味”便弥散在空气中,农场的空气中就弥散着这样一种略带香甜的“热味道”。

  我和陈晓宇悄悄地潜伏进草莓地,我随手摘了一颗草莓尝了一口,真甜!我也顾不得草莓上是否有农药了,胡乱地摘了就往嘴里塞,正吃得兴起,忽然远处传来了脚步声,一道手电光由远处射过来。

  “不好,农场管理员来啦!”我回头找陈晓宇,却不见他的踪影。

  电光越来越近,我也顾不上找陈晓宇了,最后扯了一把草莓塞进衬衣口袋,翻墙逃遁。

  一口气跑回寝室,我已经气喘吁吁。陈晓宇还没回寝室,我歇了一会儿,正琢磨是否要去找找他,熄灯的预备铃响了,陈晓宇也衣衫不整地推门而进。

  “哟,你怎么啦?被抓了?受刑了?”我笑呵呵地问

  “少跟我废话,你这种人真没义气,危难时刻,跑得比谁都快!”陈晓宇气呼呼地说。

  “别冤枉好人啊,我还以为你比我先跑了呢!”

  “你就瞎编吧!”陈晓宇脱下他的脏衬衫,使劲扔到盆里。

  “得,算我错吧,可我当时真的没看到你在哪啊。你是不是真的被逮住了?没有把我给出卖了吧?”我主动求和。

  “滚,说半天,你还是只关心自己。”他更来气了。

  “亲,我真的是关心你,怕你受苦啊!”

  “靠,我能被抓住吗?!”

  “那你这么久才回来?”

  “管理员来的时候,开始我还以为是你,突然我又想起你没带手电啊,但那时候跑已经来不及了,于是我就顺势趴在地上,那人从我旁边走过也没发现,哈哈。”陈晓宇得意洋洋地讲述着,我在一旁暗暗发笑。

  “哎,大家快来看啊,周晓中弹啦!”陈晓宇突然笑着大叫。

  我低头一看,原来是装在我衬衣口袋里的草莓已经被压烂了,草莓汁把白色的衬衣口袋染红了一片。

  “打到RB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我振臂高呼,忽然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见。我下意识地用手去摸我的胸口,嗨,熄灯了。

  我大大地舒了一口气,赶紧向我的床摸过去。

  “唉,大家注意!特大新闻:小RB蠢蠢欲动,美国暗中助力,第三次世界大战即将爆发!”陈晓宇在午休时间冲进寝室大喊大叫。

  “喂,卖报的,出去!睡觉呢。”我躺在床上说。

  陈晓宇一下冲上来,掀开我的毛巾被大声说:“你还有心思睡觉?!”

  “再大的事儿也轮不到你操心好嘛!”我拉回被子。

  “你怎么就没有一点忧患意识呢!”他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你有完没完,担心炸弹落到你头上吗?”我不耐烦地回敬他。

  “嘿,你还别说,现在洲际导弹打过来也不是没可能哈。”

  “开战?哪那么容易,我们今天的军事实力可不弱,小RB敢轻举妄动吗!”周俊也发话了。

  “你这叫夜郎自大,知道吗?”陈晓宇鄙夷地说。

  “你才是惊弓之鸟。”周俊气得随口反驳。

  “看你用的这词儿。哼,我给你们说,军事实力也不是嘴上吹出来的,还得真刀真枪战场上见。还说什么原子弹是纸老虎,纸老虎?你给咬一口试试……”陈晓宇越说越来劲。

  “什么原子弹,是‘反动派’好嘛,你可真会偷换概念。”我在床上嘿嘿笑道。

  “反正就一个意思,差不多的。”

  “什么差不多,差多了!你娃思想觉悟有严重问题。”寝室权威——莫伟发话了。莫伟从初中起就在这学校就读,学校的教职工都认识他,因此他在我们寝室说话也挺有分量。

  “我有什么问题,你们才有问题”陈晓宇还不服气,“人家说的没错,一群中国人就是一条虫,不会别的,就会内斗!”

  “你是不是中国人?”周俊愤怒地问。

  “是,怎么不是!我是敢于自省,实事求是!”

  “你还实事求是呢,你完全是在胡扯!”莫伟也很生气。

  “对,他就是崇洋媚外的反革命分子!”我在床上添油加醋地说。

  “我看得给他改造改造!”周俊义愤填膺地说。

  “好!”寝室成员达成一致。

  “哎,你们可别乱来,现在可是民主社会,言论自由!”陈晓宇想溜,却被周俊一把抓住,按在了床上。我知道他们又要执行“寝室家法”——叠罗汉。

  “你活该!”我指着陈晓宇说。

  “周晓这小子也该治治!严重机会主义!落井下石!”莫晓突然又把矛头指向了我。

  “冤枉啊,我……”我还没来得及申冤就被七手八脚地拖下床,压到陈晓宇身上,其他人再一个个叠压上来,莫伟在最顶上乐得大笑。

  陈晓宇开始还不服气地哇哇大叫着挣扎,渐渐地又连声讨饶。

  “真没骨气,我毙了你!”我在他耳边说。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都市小说青春校园小说

你还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