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疖在线阅读

榆疖

莱阳谷

现实·人间百态·6863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2-24 07:32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榆钱

  斜阳即将落下,墙的余温伴着老人们回家慢慢逝去,晚秋的残叶,依然摇曳在那高高的枝头,了然失去那丝丝绿意。

  张姓小院,坐落在这个小村子的当中,炊烟缭绕,几人来去匆匆,伴随着婴儿响亮的一声啼哭,夺门而出张铁蛋用他那很是结巴的嘴唇使劲喊着:生生生……生……了,俺俺俺……有……有……儿子子了,带带把……把……的,满是沟壑的脸上因为喜极变的更加扭曲,

  。:生了啊二蛋哥这会你牛逼了哈哈,连生三丫头,这回祖坟冒青烟了,王发财皮笑肉不笑调侃着铁蛋,铁蛋用袖子擦拭着嘴角的口水说的:那那……那…是,哈哈哈哈,赶明……明…喝……酒哈哈哈哈。俺…俺…再去看……看俺…俺…儿去…,发财也学着他的个性说着:快……快……快去……去吧,废吊劲了,

  院落不大,虽然是破落的土坯房,但无处不显示这家女主人的勤劳,低矮的房里,张大嫂慌而不乱的把二蛋挡在门外,别进来都,衣服还没拾到好呢急个猴毛奥,出去出去,只见炕上斜躺着面容娇好的二蛋媳妇,脸庞的淡淡苍白,丝毫掩饰不住貌美如花的面容,身旁用红色包袱裹着的婴儿,肆无忌惮用他那初生的嗓门嚎叫着,像是对于来到这个贫苦家庭的抗争,虽然是徒劳无用的。

  故事发生在七十年代后期,公分制以过去多年,承包到户刚刚开始,温饱只能靠玉米和地瓜干解决,在这个不算太偏的小村落,三大姓和若干小姓构成了不到三百口的小庄,乡间公路穿村而过,薄薄的柏油路将这个不大村落一分为二,路径旁的粗柳,随风摇曳着光秃秃的枝条,张有根就在这不算风调雨顺的牛年投胎到接近一贫如洗的农家,张有根这个有点土的名字是出在张二蛋只上过七天扫盲班多半文盲之口,上本有三姐,而三之丫头先天性不知什么毛病,夭折,拿二蛋话说无儿子便无根,不生儿俺不罢休,所以得名有根,蛋叔高兴暂且不论,而与其斜对门高凤英家却是另一番情景,同样是生了四个孩子,村中数一数二的富农,这次却败在重男轻女这五千年农村思想,不到半晌前,高凤英也诞有一孩,有根爹和凤英男人都有着一颗传宗接代的渴望,毕竟是双方前三个都是女娃,虽然算上了二蛋家那个不能成人而抛尸体野外的妮子,期盼,但非如所有人所愿,近在咫尺,却又悲喜两现,故事,因其两人的降生,随着改革的改变,两家的人生,就此情感纠缠路漫漫。

  起底两家的渊源,也有着远亲不如近邻那般融洽,村中呼喊的一家之主名,二蛋家,凤英她男人,也藏着阴盛阳衰或否多般传说,只知道凤英她男人家本属贫下中农,因为凤英的下嫁,带来不菲的嫁妆,也成就了男爷门地位低下,虽然主人名为葛大壮,家中吗,怎么何时才能壮大.

  而凤英并非满脸横肉之辈,细看去有点小鸟依人的容貌,但脾气吗,不敢恭维,可能是钱壮妇人胆吧,靠着带来的不菲嫁妆,使这个原本一贫如洗一步跨越到富农行列,因为较好的面容,在本家传出若干桃色新闻,才使得一朵鲜花插在了这坨不算肥沃的牛排泄物上。

  红糖,麦乳精,鸡蛋……,大壮不怨其烦的来回运送着过月子的补品,反观二蛋家,只能在门旁简易炉灶上继续咕嘟着不算太稠小米饭。

  好了没,二蛋,生孩子不轻快,也不给孩他娘做点好吃的,给你家生了个带把的,就吃这,赶紧的去代销点买点,快,帮忙的二嫂笑嘻嘻的对二蛋埋怨着,:好……好……好来,俺俺……这……去:,一边嗑吧一边把手使劲的从棉袄里扣搜着。

  虽说是生了个丫头,毕竟是自己的种,不差钱咱,再接再厉,明年再继续。倚在堂屋门边,叼着烟的大壮眯着小眼,努力着规划着下一轮传宗接代,而凤英斜挎在枕头上,斜眼瞄着嗷嗷待哺的闺女,嘴上不停的嘟囔着,:娘的腿,看来咱这辈就丫头命,再咋的俺也不生了,连生四个丫头片子,认命呗,熊货,俺命咋这苦唉,咋说俺也是村里数一数二的俊妮啊,俺看上的不要俺了,才赌气嫁给你这窝囊废,这些年就给你生娃了,滚,别在那眯缝你那小眼了,看见你就来气,上俺庄把俺娘接来,俺不愿让你埋汰娘伺候俺,快滚。

  大壮撇了撇嘴,快嘘完的烟屁股有点热,没兜住,顺着嘴的下弧度,准确无误的滑进那油渍麻黑敞开的袄里,蹦着高,嗷嗷的向老丈人家奔去,:憨熊,咋不烧死你个笨驴,凤英恶狠狠的骂到,

  秋凤的夜,幽幽的,此起彼伏的孩子哭声滑破这片寂静,二蛋家昏暗的灯光下,有根妈慢悠悠的晃着有根,炕前两个小脑袋使劲往里凑,这就是二蛋家的两个丫头,高点的大凤,打大名张喜凤。小的二春,大命张艳春,因为家庭的拮据,总比同龄的孩子矮了些。童趣的脸上,洋溢着美美的笑容。孩他爹,把桌上的红鸡蛋拿来给孩子们,让她们也吃点,晚上吃饭也没做啥好东西,有根妈对着外屋的二蛋说着,好……好……来,,二蛋说着便向桌边走过去,掀开屉布盆中拿出两个,眼的余光扫了下那只剩下六七个鸡蛋,转身向两个孩子递去。大凤用手推开说:俺俩饱来爹,留给娘吃呗,俺不吃,而二春的眼睛,去望着手上的鸡蛋,目不转睛,,,,,

  看着大凤的懂事,二春的眼神,二蛋叔沉默了,他无怨孩子的渴望,只感到对于她们的亏欠太多,三十而立的堂堂男爷们,没给予她们好的生活,眼神中掠过一丝悲伤,为了不让让孩子们察觉,赶紧说:“吃……吃……吧,吃……吃……完睡啊……觉……啊觉…“有根妈接着说:去睡吧妮,赶明还得去上学,孩他爹也别忙活了,歇着吧,明早还得带着咱娘去镇上卫生所看看,今晌午俺看着她喘的有点厉害,为了俺跑前跑后累的吧”“嗯,好……啊好啊…好来…,我啊我……去啊去…啊娘那说下,”二蛋说完转身出了门向老人主处走去,

  滴沥的秋雨如约而至,湿润着空旷的大地,摇摆的枝头只留下几枯残叶,任凭冷雨无情的捶打,大壮抬头看着阴沉的天,回忆与二蛋这个光屁股长大的发小种种冲突,不由苦笑的摇了摇头。

  苦难的童年,并非随着时光的流逝而变淡,年少时的纯真,依然心中无怨,提起大壮和二蛋的感情,还是存在许多感怀,同龄,前后院,双方父母的淳朴,造就了两人前些年的两小无猜,不过这只是未婚之前的关系,结婚后的大壮媳妇,总是带着藐视的眼光看二蛋一家,觉得因其自己从娘家带来的多许嫁妆,比这个贫困小村的大多数人来说,成就了这个殷实小家庭,牛气的很,大壮的与众人的关系,因这个败家娘们的影响,慢慢的疏远了大家,这里面也包括了他最好的发小、二蛋,

  而这两个孩子的出生,更加加重了凤英的嫉妒和恨意,心中怨骂着,没能耐的两口,有男孩能怎么着,能养活的起吗,等我有儿了让你们看看,然而总是天不遂恶人愿,因为了自己的自私,无理,恶毒,她这个梦想泡沫就会彻底破灭,

  泥泞的雨后小路上,弓着腰的大壮娘,年以花甲的老人,轻喘的呼吸声,手中提着一个很大的包袱,在一步一步的向儿子家挪动着,心中总有些不安,唉,怎么又生了个丫头啊,这次不知俺这个媳妇能骂出什么花样来,不是俺不待见孙女,又生个丫头俺儿又不知挨多少骂,没办法啊,谁让咱光看着亲家有钱,而没看到凤英的没人味啊,想到此时,不由得唉声叹气起来,

  ’你拿这些干什么啊,把这些破烂拿回去,从嫁到你们家没好,嫁给你儿这个窝囊废,真倒八辈霉了,钱都让你们这家穷鬼花了,拿这些破布烂铺衬来糊弄老娘,这孩子提着能好吗‘凤英看着大壮娘打开的包袱骂着说;大壮娘小声说;都是棉布,吸水,俺好几天前都晾晒了,孩子用着舒服,’拿走吧,谁用你的这些破烂,没好心眼啊你,是不是看俺又生个丫头你特意来恶心俺你这个老东西,我咋就嫁到你们这破落户家啊,,俺的命咋就这哭啊,全怨俺爹娘啊,拆散俺和强生,嫁给你这个憨熊啊,,,,,,,,凤英在没完没了的辱骂着,一旁的大壮来回搓着黝黑的双手,并不敢反驳什么,脸憋的通红。娘你回去吧,别和她一样,路不好走,再晚你就看不见路了,期望这一切杂音快点结束的大壮只能让娘赶紧走,他不想让娘看着自己儿子这么受气。大壮娘就势回了句;‘行,俺走了,你别气了,这些俺这就带走,你们从小那个不是用这长大的啊,也真是的,’‘你说啥,老东西,穷就穷呗,还有理来,俺这就让大壮去俺娘家把俺娘带来,再把俺娘家弄的蚊帐布带来,别看俺生了个闺女,让俺丫头遭罪,没门,大壮,去上俺家,快,也不知俺娘咋回事,还没来,你是怎么和俺娘说里,快去,’凤英滔滔不绝的说着,大壮赶紧接着说,好来好来,你别嘟囔来,天就快黑了,明去不行吗,娘,我先把你送回去吧,‘不行这就去,要不我得让你们欺负死,,大壮只能在凤英的骂声中推起大金鹿向外走去,大壮妈紧跟其后出了屋,边走边向大壮喊着,‘小心点快去快回’低声叹了声气,唉这日子咋过啊,’没想到这一别,母子却阴阳两隔,恍如隔世。

  大壮骑着大金鹿赌气的在本不宽的乡村柏油路飞驰,想着凤英对老娘以前的种种不敬,心不在焉,而在道路的另一头,一辆疾驰而来的吉普车,因为天色将晚,也在加紧油门往前行,驾驶员并非别人,正是原来凤英的老相好‘强生’,这人本是个无所事事的县城里混混,以前偷鸡摸狗,打架斗殴,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的货色,,今天又在乡镇上讹诈了一顿烧羊肉,喝了一斤多老陈酿,六十多度,喝的是手舞足蹈,牛气冲天,本在一块喝的几个人劝着他莫开车回县城,而这类人却是醒时谁不怕,醉时更老大,那能劝的下啊,

  这里大壮本就心中来气,低头猛蹬,而强生醉眼朦胧,再加上天本不很黑,车灯未开,等到双方看清对方是,为时已晚,对向相撞,大壮的车轱辘直接与吉普车的前杠撞在一起,由于速度太快,大壮腾空而起,飞起数米高度,仰落在一旁的烂石堆上,而强生却连刹车也没来得及踩,推着自行车走出好几十米才慢慢停下,‘撞人了我,’强生猛然想到,酒劲全变成冷汗直流,赶紧打开车门,向那一团倒在石堆得黑影走去,来不及看清路边的石头堆,强生走的有点猛,被石头绊了一下,猛地扑倒在那已经瘫软的大壮身上,强生也顾不得腿磕得生疼了,赶紧用手晃了晃眼前的这团黑影,只感觉人已经软了,他想赶紧把人抱到平一点的地方,当他把双手一个抱在腿弯处一个伸在脖子处时,只感觉手上黏糊糊的,不由的往上摸索一把,只觉得后脑勺有些凹陷,吓得急忙把手缩了回来,又赶忙用另一只手探了探鼻息,猛地向后一躲,他忘记了自己是跪着呢,一仰,连滚带爬向车挪去,到了车旁他想站起,怎奈双脚不停的哆嗦着,双手使劲的开着车门,忘记副驾驶门锁着呢,只好扶着已经撞坏的保险杠向另一旁车门走去。好不容易爬到车上,稳了不到半分钟,用他那哆嗦的手使劲的打着车,马达还在跟着转,麻木的右手已忘记把点火开关回位,‘赶紧跑,亏得没人看到,管他呢,’这个想法在强生大脑瞬间掠过,接着挂上档急加油门向前开去,只留下大壮渐冷的身体在向外流着红色的液体,

  清秋的夜,孩子还在无缘故的哭泣,凤英心中有一许凌乱,怎么还不会来啊,这都几点了,想着,晃着怀中嚎哭的孩子,怒火压抑总抵不过担心的心绪,低低的骂了句,‘窝囊废,死外边拉,去接趟人也这么慢,’嘴上这么骂着,脑中却显现出这些年的点点滴滴,年轻时的自己,由于老爹祖上留些财产【在县上开个饭馆,衣食无忧,上有个少许呆傻的哥哥,无有出众之处,做了一手好烧饼,祖上的荫润,父母哥哥的操劳,落得个家中富裕,也造就了娇生惯养,飞扬跋扈的凤英,若干年来,总想着自己的想法,上完高小时,怎么也不愿意继续上学了,并非是成绩斐然,老爹有钱供,自己终有主意,老人也拿她没办法,终日在县城内溜逛,由于离着县委家属院比较近,也结识了几多浮夸子弟,强生只算其中之一罢了,当时的两人,并没有互相看上对方,虽然是刚入情愫萌动青春期。

  两人的开始是由于强生在另一个混混手中得到了一本手抄本,在如今看来并非是什么大事情,但当时如得到少女之心手抄本,无疑如获重宝,在家属院后的破房子浏览了几页后,只感觉面红耳赤,心潮澎湃,吓得赶紧从破窗跳出向家中跑去,用手使劲捂着贴心的宝贝,慌乱中,没注意拐歪处有个女子也慌张的对向而来,后面有两个人紧跟其后,嘴里还叫着;‘

  跑啥你,能把你吃了咋地,陪俺哥俩耍会呗,小妹子’只看来的两人一胖一瘦,胖的咧着个大嘴在瘦子后面进气没有出气多,胖的也太悬了点,一米六不到的个看着像一个椭圆形的球,脸挺大不仔细找找不到眼睛在哪,只看见一条缝上面细细的几许弯毛,这就像八字眉下一豌豆,而且还是有点瘪的那种,边跑边捂着肚子骂,恁娘的,跑····啊·跑累死俺,跑恁奶的这快啊·唉·嗨··唉·嗨·快追啊瘪猴‘只见被叫作瘪猴的猛地在转弯处向凤英扑去,由于强生这个不速之客,三个人撞在一起,强生只感到一个软绵绵的半球状物和一个如大腿般粗细的死肉碰在了一起。

  “干啥呢你们,没长眼啊,鼻孔上边两眼出气用的啊”,强生头也没抬的骂到:

  “生子,哎呦,你小说啥呢,敢跟你驴哥叫号,反你了,哎呦我的胳膊一木木的,你它娘的那来这么大的劲碰我啊,

  胖子呵哧带喘捂着胳膊骂道:

  强生这才从书中自有颜如玉那种沉浸中醒来:二驴啊,不不不驴哥,没事吧,我也疼,咋的啦,追谁呢,这么不依不饶,

  “追这个小妞妞,今不知驴哥出门没看黄历,让她踩了让撞了,是吧驴哥”

  鳖猴在后面答复着:

  “他们耍流氓”,凤英说到:

  看着凤英姣好的面容,小巧的身姿,

  脑壳里手抄本里情节还在震荡着,一转圈强生急忙说到:“秀秀,你还不给驴哥道歉,这是俺铁哥们,没事的,快快快,说对不起”,

  凤英呆萌萌看了看强生,又胆怯向被叫为驴哥的胖子望去,停顿了一下小声说到:“对不起,对不起,我踩到你了,踩到你了,我踩你那了,我咋没感觉呢,”

  胖子瞪着他那扁豆眼叫到:“这谁啊生子,秀秀,叫的挺亲的,不会是你小子的那个啥吧,踩我了就跑,也不说句话,俺想着追到她陪俺们耍会,没别的意思哈,”

  “哥,哥,哥,这是俺亲戚,没多大点事就算了吧”,

  “都是哥们,改天咋请你,你说,放了她,这几天俺偷了俺爹两盒好烟呢,等会我给你送来,好了好,看你生弟的面子,算了算了,”强生应到:

  “就这样算了驴哥,跑这么远的道你就为小妞两句道歉的话啊,你谁啊,还看你面子,你算老几,是吧驴哥”瘪猴头仰望着胖子说道:

  只见胖子扬起胖乎乎的手打向瘪猴,边打边嘟囔着:“滚犊子吧你,不看生子面还得看他老子的脸呢,滚蛋,都滚,妈的,今我不开心了,滚滚滚,奶奶的,”

  瘦瘦的瘪猴边躲着胖驴的抡打,边向着反方向跑着,脸上充满了疑惑和无奈,心想着,我它吗的招谁惹谁了,

  胖驴也紧跟着瘪猴跑去,不忘回头再朝凤英前胸望着,不知是跑累热的汗顺着嘴角流下来汗水还是口水,使劲用他那肥厚的舌头舔了下嘴边的液体,咽了下去接着大声喊道:行了妞,得亏你有这亲戚,要不然,嘿嘿,你也打听打听,驴哥咋看上的还能有跑,下次吧,下次再见面你得好好的聊聊。走了生,别忘了你放的屁,两盒烟,酒就免了,我给你记着。

  看着他们俩走的远了,凤英这才转过身向强生说到:“谁叫秀秀啊,你咋乱认亲戚啊,俺也不认识你啊,”

  “俺不说你是我亲戚他俩能饶了你,他俩就是这片的地痞,没把你咋的吧,”强生边说着,边仔细打量着对面这位女子,个虽然不高但很匀称,娇小而不失丰满,圆圆的脸蛋上一双丹凤眼格外精神,卷卷的发际压在弯弯的柳叶眉之上,不算太厚的嘴唇红彤彤的,与年龄不相仿的前胸格外显眼,,现在的强生话慢慢语调降了下来,不知是想起书中颜如玉情景,还是被眼前这个女子迷了下心,他脸越来越红,

  “往那看呢,你还没说是咋回事呢,你和他们称兄道弟的,也不是好货,咋的,让我说对了,咋不吱声啊,说啊,要不是今天赶着回家,看我不把他俩引到俺家店里,让俺爹好好收拾这俩货,还秀秀,高诉你,俺叫高凤英,俺爹就是长征饭店的老板”高凤英有点气乎乎的说道:

  强生被她一连串的机关炮打回了现实中,顿了顿接着说:“好好好,俺狗逮耗子多管闲事,行了吧,别惹他们,小姑娘家家的咋这么不懂事啊,我跟他们不熟,但我知道他们这帮人整天瞎逛,这条街上小姑娘好几个都受过他们的欺负,只盯上了,没跑,你不信是不是,俺前脚走他后脚就能跟上你,切,爱信不信,好心当驴肝肺,让胖驴追你去呗,走了,哼”

  强生说着摆出要走的架势,

  凤英向胖驴他们走的方向使劲望了望,心有不甘的说了句:“行了行了,还生气了,小气的很你,我还离家有点远,送我回吧,谢谢你,行了吧,看你面相还善,送到家让俺爹给你一碗红烧肉,走吧,对了,你光知道俺名了,你叫啥来,”凤英说着,用手强拉了一下强生,向着家走去,

  “叫俺强生好了,俺就在县委家属院住,”

  “奥,强生,离这么近和我家,咋没见过你啊,”

  “俺在外地上了几年学,俺爹刚刚调过来没多久,你咋能认识俺”

  “以后就熟悉了吗,走,家去,。

  英说完大步向家走去,

  到了家赶紧的拿着热热的烧饼两手倒换着塞到强生手里,

  “不饿不饿,先放着,别客气,大叔好,”强生对着木愣不解英她爹说到,

  你是?

  奥,我是凤英朋友,

  奥快坐快坐,

  爹,刚刚他帮我打发走了一群小流氓,多亏他了,

  “奥,谢了你,赶快赶快进屋”,凤英爹眼眉带笑的说到,

  “好来大叔,你忙你的,不用管我”强生边说着边把烧饼塞给凤英,

  “你吃啊,强生,嫌不好吃”凤英问到,

  “不饿,不用客气,没什么事我得先回去了,改天再来解解馋,嘿嘿”强生笑着说到,

  但心里却想着,“破烧饼谁吃啊,红烧肉还凑合着”,

  边想着边跑着向家走去。

  凤英与强生第一次相遇,然而,她们的相识,相容,相恨,注定了相互损伤着彼此一辈子。

  隔了几天后,不经意间她们又碰面了,

  彼此之间多少有了点隐约感觉,可能是多少男女间的情窦初开吧,你情我愿,应该是。

  走吧,去河边溜溜弯,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实小说人间百态小说

榆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