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越洋寻魂记

越洋寻魂记在线阅读

越洋寻魂记

纯白色素

现代言情·异国情缘·3676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2-28 16:48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谁是谁

  胡司念,躺在床上一天了,眼睛空洞无神的盯着天花板,不吃不喝也不睡,不是不想睡,是脑袋里的运转根本停不下来,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甚至用意念在脑海里不停的劝自己停下来、停下来、快停下来,什么也别想,可是脑袋就像是一台失控了的永动机,毫无章法的摇摆转动,且无论如何也停不下来。这样混乱无序又潮涌一样的思绪里只有一样东西是稳定的。那就是她脑袋里无数运转分析的焦点头绪都是来自她现在已经消失的男友。

  他去了哪儿?他去干什么了?他为什么生气了?为什么要走掉?我错了?我哪里错了?我太敏感了?我态度过分了?我不该说那句话吧,天呐!我表现的像个小心眼,我不该发脾气,我不该疑神疑鬼···我表现的太差了,我像个神经病,我可能不适合谈恋爱,他一定讨厌死我了,他一定不要我了,我不值得爱,我永远找不到爱了······

  是的,胡司念像台放映机一样一帧一帧的在脑海里回放男友回来前后的一幕一幕,不,不止一帧一帧的回放,因为还有无数次的反复倒放,无数次的场景模拟,对话模拟,因为她要知道每句话每个表情每个语气换掉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果。或者来个身份互换,把男友见到她的每一个场景都体验一番,每一个动作表情都逐个分析,这样才能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儿了错在了哪句话。试想一下最坏的结果,他不会回来了。试想一下也许他消了气就会联系我的。或者我该去找他吗?不,他正讨厌我,找他太没尊严了,可是他真的不回来了怎么办,还是好想去找他。如果去找他会怎么样?也许他已经去找别的女孩了,也许他只是忙着工作,也许他会和我聊聊,不,他不会和我聊了,他讨厌死我了。我的天,我到底哪里错了,我说错话了吗?我太敏感了吗?我态度过分吗?我不该那样的,我应该再忍忍,我不该疑神疑鬼,我表现的太差了·······

  是的,胡司念又转回去了,这样车轱辘一样反反复复又杂乱无章的分析已经一天一夜了,没有答案,没有尽头,好像掉进无底洞里越陷越深,身体飘来荡去,时不时的猛然下坠天旋地转,她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感觉不到饿,也丝毫没有困意,她意识到自己停不下来的时候倒是感觉到了一丝绝望,她想到了唯一爱她却又离世不久的父亲,甚至想到了死。

  另外一边,在毫不相关的英国伦敦,一个社区医院里躺着今天车祸中受伤的男人,他的单车被货车撞飞了,人也飞了出去,脊柱受伤,右边胳膊和大腿因为翻滚摩擦已经变得血肉模糊,但是好在没有明显的骨折,最糟糕的是他的大脑损伤,最严重的车辆撞击和落地时的撞击都在头部,导致大脑出血,从下午的车祸到现在已经八个小时了还未苏醒,虽然医生判断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何时苏醒还要看他脑部出血什么时候能够散掉。医生试着联系他的家人,好在他的背包里有名片,名片上写着:lEVI,李维。

  李维,一个土生土长的英国人名片上却有一个中国名字,再一看名片上除了作为金融分析师的身份以外,下面还有一行小字:伦敦金融城汉语角副会长。

  躺在床上的李维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四肢麻木,脑袋像灌满了铅水一样肿胀沉重。他睁不开眼睛,发不出声音,但是能感觉到周围有东西在动,偶尔一个碰撞产生的震颤像是要把他的大脑撬开一样头晕目眩疼到炸裂,可是他发不出声音,他试着用尽全身力气让身体动起来,可是用尽力气也只是小手指轻微的颤抖了那么一下下,根本没人看到。他放弃了挣扎,试着回想他在哪,发生了什么,可是他什么也不记得,只记得从汉语角出来后骑着单车回家,一个十字路口,一个很刺眼的车灯,然后就什么也没了。身边还是有各种身影和器械在移动,渐渐的,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又沉沉睡去。再醒来已经是两天以后。床边的身影没那么杂乱了,他也逐渐听到了旁边机器上发出持续的滴滴声和偶尔有人推着小车进门出门的声音,然后是妈妈坐在他床边祷告的哽咽呢喃声。他想安抚妈妈,但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任然是小手指轻轻颤抖而已,接着又一次这样的用力之后又是沉沉的睡去。

  “相思····苦·····,相思·····苦······,绊人心·····莫相识·········”李维听到自己潜意识里不停呢喃的声音,还有一种从没听过的乐器的声音,那声音婉转悲切若隐若现,接着有隐约的亮光照在眼皮上,听到有人进门“唰”的一下拉开了窗帘,刺眼的阳光照进来。李维像是清醒了些,他想起刚才脑海里的那些陌生的语句。啊,对了,是汉语。可是,那些词?那种乐器的声音?我从未学习过,从未接触过啊,怎么会跑进我脑袋里?它在说什么啊?他越想越觉得诡异,后背有些发凉,心口像跳进深渊一样突然一紧·····“啊!!!”,他猛地睁开了眼睛。

  李维还没从刚才的惊恐中缓解过来,他急切的看向周围,希望能看到熟悉的东西能让自己不那么害怕,他看到满屋的白色和各种仪器管子,接着,他看到妈妈站在床边俯下身子捂着嘴也瞪大眼睛看着他,眼神相对,妈妈马上喜极而泣的扑上来“Oh,Gad,Honey,you finally woke up.how are you feeling?···”。他知道妈妈急切的想知道自己是否还好,于是他用尽全身力气颤抖着嘴唇气息柔弱的叫了声:“妈~妈~”。妈妈仿佛没有听清,有点疑惑的问了一句“What?”李维也有点疑惑自己的发音,他不是这么说的啊,他是要叫妈妈的,接着他又尝试了一次,看着妈妈着急的眼神叫了一声“妈~~”,第二个字还没发出音来的时候他自己已经惊住了,天呐,该怎么叫妈妈来着?我说了什么?我说的中文吗?妈妈也呆住了,眼睛里的惊喜多了些担忧,拍拍李维的肩膀说:“don't worry honey,I’ll call the doctor.”转身急步出去叫医生。

  医生进来看了仪器数据,看看李维的状态, 李维还没从刚才的惊恐中缓解过来,他急切的看向周围,希望能看到熟悉的东西能让自己不那么害怕,他看到满屋的白色和各种仪器管子,接着,他看到妈妈站在床边俯下身子捂着嘴也瞪大眼睛看着他,眼神相对,妈妈马上喜极而泣的扑上来“Oh,Gad,Honey,you finally woke up.how are you feeling?···”。他知道妈妈急切的想知道自己是否还好,于是他用尽全身力气颤抖着嘴唇气息柔弱的叫了声:“妈~妈~”。妈妈仿佛没有听清,有点疑惑的问了一句“What?”李维也有点疑惑自己的发音,他不是这么说的啊,他是要叫妈妈的,接着他又尝试了一次,看着妈妈着急的眼神叫了一声“妈~~”,第二个字还没发出音来的时候他自己已经惊住了,天呐,该怎么叫妈妈来着?我说了什么?我说的中文吗?妈妈也呆住了,眼睛里的惊喜多了些担忧,拍拍李维的肩膀说:“don't worry honey,I’ll call the doctor.”转身出去叫了医生来。

  医生进来看了仪器数据,看看李维的状态, 李维还没从刚才的惊恐中缓解过来,他急切的看向周围,希望能看到熟悉的东西能让自己不那么害怕,他看到满屋的白色和各种仪器管子,接着,他看到妈妈站在床边俯下身子捂着嘴也瞪大眼睛看着他,眼神相对,妈妈马上喜极而泣的扑上来“Oh,Gad,Honey,you finally woke up.how are you feeling?···”。他知道妈妈急切的想知道自己是否还好,于是他用尽全身力气颤抖着嘴唇气息柔弱的叫了声:“妈~妈~”。妈妈仿佛没有听清,有点疑惑的问了一句“What?”李维也有点疑惑自己的发音,他不是这么说的啊,他是要叫妈妈的,接着他又尝试了一次,看着妈妈着急的眼神叫了一声“妈~~”,第二个字还没发出音来的时候他自己已经惊住了,天呐,该怎么叫妈妈来着?我说了什么?我说的中文吗?妈妈也呆住了,眼睛里的惊喜多了些担忧,拍拍李维的肩膀说:“don't worry honey,I’ll call the doctor.”转身出去叫了医生来。

  医生进来看了仪器数据,看看李维的状态,李维还没从刚才的惊恐中缓解过来,他急切的看向周围,希望能看到熟悉的东西能让自己不那么害怕,他看到满屋的白色和各种仪器管子,接着,他看到妈妈站在床边俯下身子捂着嘴也瞪大眼睛看着他,眼神相对,妈妈马上喜极而泣的扑上来“Oh,Gad,Honey,you finally woke up.how are you feeling?···”。他知道妈妈急切的想知道自己是否还好,于是他用尽全身力气颤抖着嘴唇气息柔弱的叫了声:“妈~妈~”。妈妈仿佛没有听清,有点疑惑的问了一句“What?”李维也有点疑惑自己的发音,他不是这么说的啊,他是要叫妈妈的,接着他又尝试了一次,看着妈妈着急的眼神叫了一声“妈~~”,第二个字还没发出音来的时候他自己已经惊住了,天呐,该怎么叫妈妈来着?我说了什么?我说的中文吗?妈妈也呆住了,眼睛里的惊喜多了些担忧,拍拍李维的肩膀说:“don't worry honey,I’ll call the doctor.”转身出去叫了医生来。

  医生进来看了仪器数据,看看李维的状态,李维还没从刚才的惊恐中缓解过来,他急切的看向周围,希望能看到熟悉的东西能让自己不那么害怕,他看到满屋的白色和各种仪器管子,接着,他看到妈妈站在床边俯下身子捂着嘴也瞪大眼睛看着他,眼神相对,妈妈马上喜极而泣的扑上来“Oh,Gad,Honey,you finally woke up.how are you feeling?···”。他知道妈妈急切的想知道自己是否还好,于是他用尽全身力气颤抖着嘴唇气息柔弱的叫了声:“妈~妈~”。妈妈仿佛没有听清,有点疑惑的问了一句“What?”李维也有点疑惑自己的发音,他不是这么说的啊,他是要叫妈妈的,接着他又尝试了一次,看着妈妈着急的眼神叫了一声“妈~~”,第二个字还没发出音来的时候他自己已经惊住了,天呐,该怎么叫妈妈来着?我说了什么?我说的中文吗?妈妈也呆住了,眼睛里的惊喜多了些担忧,拍拍李维的肩膀说:“don't worry honey,I’ll call the doctor.”转身出去叫了医生来。

  医生进来看了仪器数据,看看李维的状态,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代言情小说异国情缘小说

越洋寻魂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