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仙界神话从娶妻开始

仙界神话从娶妻开始在线阅读

仙界神话从娶妻开始

龙雅人

仙侠·幻想修仙·80.84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7-07 23:35

作为一名底层穿越者,苏言一开始的心愿,不过是练练武,赚点钱,看江山如画,品世俗尘烟。直到遇见妻子白苒的那天起,一切都发生了改变!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体质+1,+1,+1……于是,就顺便修了个仙。可哪曾想……“夫君,快来修炼呀!”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有妻焉!

  鹅毛大雪已经下了整整三天,再下下去,这座边陲小城的生活将更加艰难。

  走在布满积雪的街道上,苏言缩了缩脖子,将双手互插入袖管,无奈地摇了摇头。

  “嘎吱嘎吱”的踏雪声,亦如他现在的心境一般,无力,带着一点唏嘘。

  距离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整整一百零六天,可金手指至今仍没有觉醒。

  也不知道是被抓了,还是被砍了,反正就是没有来。

  于是没有任何意外的,这次武馆的入馆考核,他再次落榜。

  “一天,还有一天!”

  苏言喃喃道。

  一天,是个时间,更是个期限。

  日前官府已经张贴了告示,本月底酉时,凡年满一十六岁的男丁,未娶妻者,一律充兵,武者、官吏不在此列。

  朝廷战事频发,需要兵员。

  可兵员哪里来?

  很简单,要么娶妻生子,要么直接去当兵。

  娶妻生子看似不难,但朝廷有规定,凡娶妻者,三年内必须诞下子嗣,十年间子嗣需满三人。殊不知,在这苛税猛于虎的封建社会,一个人活着尚且艰难,如何养活一家人?

  食物,衣衫,药物,丁税,杂税等等,这些能轻易压垮任何一个普通的小老百姓。

  另说当兵,这看似理所应当。

  可当兵就会有牺牲,在大晋,每一次战事的伤亡比例高达七成。

  仅他们这座小城,听闻去年被征召者足有两百一十八人,可活着回来的却不过四十余人,其中更有半数伤残。

  而最重要的是,朝廷征兵并非保家卫国,用官话说,叫开疆拓土,建立丰功伟业。

  一寸山河一寸血!

  当兵的,在朝廷眼中,不如猪狗,只是开疆拓土的工具,可随意丢弃。

  然掌权者,各個手段非凡,虽民怨四起,却终究翻不了这天。

  所以苏言才屡次报考武馆,想图一个武者的头衔,避过征兵,奈何饭都吃不饱,又哪里有力气举起那十钧的石锁?

  况且金手指,还迟迟未至!

  可悲,可叹!

  正郁闷间,不远处传来了阵阵吵闹声。

  寻声看去,热闹非凡,宛若上一世的超市大酬宾,人声鼎沸。

  瞧了匾额,原是大通牙行盛大开业。

  其中一个尖细的声音尤其刺耳。

  “瞧一瞧,看一看。新来的姑娘,活儿好还润。价格公道,童叟无欺。你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都来瞧瞧喽!”

  苏言闻言,也凑了上去。

  穿过拥挤的人群缝隙,依稀得见有二三十位身着红色棉袄,浓妆艳抹的女子端坐于店门口。

  有年纪轻的不过十三四岁,有年纪大的已经四五十岁。

  她们怀中都抱着一块木板,板上写着年纪和价格。

  苏言特意仔细观瞧,长相最差的竟然也要二两,而且已经有人开始哄抢。

  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寥寥铜板,他只得默然转身。

  可不想,竟有人向他呼喊。

  “喂!苏言,你也要买媳妇吗?来来来,我帮你挑个屁股翘的,包你明年就当爹!”

  扭头瞧去,原是吕茂,此人和他一同居住在外城的“回”字片,算是发小。

  这伞兵早于今年年初就娶了媳妇,清明节不到,就诞下了男婴。

  那男婴长得,虎头虎脑的,一看就身世不一般。

  都说父凭子贵,这不,没几日,他就成了牙行的伙计,早早完成了三年诞子的生育指标。

  只是这光天化日的买卖姑娘,倒是从未见到,官府竟然连过问都不过问。

  “这世道,真是更乱了。”

  心生叹息,苏言懒得搭理,让过迫不及待地赶往牙行的人群,向前走去。

  不多时,他穿过两条窄巷,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前。

  可向门前看去,他却不禁皱起了眉头。

  只见门前站着二人,其中身材佝偻,穿着破皮袄的老汉,苏言很熟。

  那是父亲的结拜兄弟孙伯父,于军中相识,感情深厚,但他活着回来了,父亲却至今仍下落不明。

  可孙伯父旁边,那个穿着补丁小袄,头上围着旧头巾的人是谁?

  身高也就一米六上下,身材娇小,头巾围住了脸,只露出双眼,看着像是讨饭的灾民。

  哦,对了!

  苏言忽然想起,半月前最北边的镇子闹了白灾,房倒屋塌无数,确实有不少灾民逃难而来,不过大多应该都进了牙行。

  虽不知道孙伯父此番前来是何意,但苏言还是快步迎上前去。

  “孙伯父,这天儿这么冷,您怎么来了?可是家中又没了劈柴?您放心,我晚些时候就给您送去,这次多送些,好够您烧过这个冬天。”

  父亲不在,母亲于两年前病故,这孙伯父多有关照。

  而苏言为了报恩,便时常帮孙伯父砍柴,挑水。

  “言儿,快些开门!这真是要冻死我这把老骨头了。”孙伯父催促道。

  苏言听言,笑着走到门前,目光从旁边的人身上扫过,才发现那人有双漆黑灵动的眼眸,同样也在注视着他。

  “原来是位女子,年纪似乎不大。”

  苏言大概明白了孙伯父此来何意了,不免暖上心头。

  开锁,开门,苏言忙把二人迎入了院中。

  小院不大,不过二三十平,有口水井,一棵桃树,往里就是他平日里居住的旧舍,算是一室一厅。

  开了房门,三人进入屋中,让二人坐在了炕上。

  苏言忙将干柴,枯草塞入屋内的火炉之中,用火折子引燃。

  片刻之后,火炉燃起,屋中总算是有了几分热气。

  苏言再从缸中取了块冰放入水壶里,坐在了炉圈上。

  复而又拿了两个地瓜,放于水壶边。

  处理完这些,他才解开脖子上的围脖,挂在屋内的晾衣绳上,恭敬地站在了孙伯父的旁边。

  “我这侄儿名叫苏言,刚满十六,他爹十几年前从了军,却至今下落不明,他娘两年前也撒手人寰。现如今,这家中只他一人。日子虽不富裕,但总算有房可住,有几口嚼裹。姑娘,你看看,可还满意?”

  孙伯父向那女子说得详细,这让苏言更加笃定他老人家的此番来意了。

  姑娘四下扫了几眼,最后目光落到了自己的厚手闷子上,轻轻地点了点头。

  孙伯父见状,呵呵笑道:“成了!既然姑娘你满意,那就定了。等明个儿你们去官府领个凭证,以后就好好过活吧!我老头子身体还行,应该还能抱得动孙儿。”

  婚事似乎就这么定下了,但苏言却有几分讶异。

  征兵的节骨眼儿上,要娶个媳妇儿并不容易,不说三礼六聘,一二两银子总是要花的。

  人家辛辛苦苦养大个闺女,凭啥白给你?

  可孙伯父并不富裕,哪儿来的钱?

  “你们小两口儿聊,老头子我就先回去了。等天晚了,路就不好走喽!”

  苏言一看孙伯父要走,赶忙把他拦下。

  可老人家脾气倔,怎么说都不成,只是让他送到门外。

  “言儿,伯父我没本事。逃难而来的人不少,可有点儿姿色的全被牙行抢了,就连那三四十岁的寡妇,也一个没落。不过幸好,还有个哑女,模样虽差点儿,但身子却是干净的。也没有问你,伯父我就跟她婶子打了商量,半吊钱买了下来。好好过日子,总好过当兵不是?”

  听孙伯父如此说,苏言恍然,重重点头道:“孙伯父,您放心,我会好好过日子。至于那半吊钱,我会努力还您,免得家中大兄为难您。”

  孙伯父摇头笑道:“还什么还,你父亲虽比我小十几岁,但在军中却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们是过命的交情,他不在,你的婚事理应我来张罗。而且那是我的私房钱,没人知道。行了,我这就走了。伱的喜酒等开春再喝吧!好好过活!”

  说完,老头子转过身去,佝偻着身子,一步一步地走远。

  望着老人家的背影,苏言忽然鼻子一酸。

  穷苦人家哪有什么私房钱,那应是孙伯父的棺材本才对。

  老人家是不想他苏家绝了后,才急匆匆地给他送来了媳妇。

  这份恩情,如何偿还?

  视线模糊之间,苏言发现有人轻轻地推了推他。

  扭头看去,原来是那姑娘。

  “嗯嗯……”

  姑娘虽是哑女,但总能发出“恩恩呀呀”的声音。

  苏言先是愣了一下,才发现那姑娘手里捧着个地瓜,并向着孙伯父走去的方向挥了挥。

  “她是让我把地瓜送给老人家,天气寒冷,肚子里没食,走不远,而老人家又住在城外的村落。”

  苏言会意,忙接过烫手的地瓜,急匆匆地送了过去。

  ……

  晚些时候回到家,姑娘正蹲坐在小板凳上,向炕洞内添柴,屋内也有被打扫过的痕迹。

  她仍旧戴着手闷子,围着头巾,许是小袄过短,露出大片雪白,圆润处颇具规模。

  见苏言归来,灵动明亮的大眼睛眨了眨,复而又有几分慌乱地低下了头。

  苏言忙收回视线,微微一笑,然后走到屋中,看了眼炉边,半个地瓜在火光的照耀下,油光发亮,散发着阵阵甜香。

  “一个地瓜都吃不完吗?你饭量可真够小的。”

  苏言打趣道,拿起地瓜,轻轻咬了一口,软糯香甜。

  但他还是将地瓜又分成了两半,一半咬在嘴里,一半递给了哑女。

  “一家人,要一起吃饭才香。”

  苏言笑着说道。

  一个地瓜根本无法果腹,这是哑女特意留给自己的,他又怎会不知?

  哑女茫然地抬起头,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终于漂亮的眼睛弯成了一条缝,乖巧地将地瓜接了过去。

  几口将地瓜吃完,苏言这才发现,哑女还没吃。

  “她将自己捂得严实,莫非是怕我嫌弃她的长相吗?”

  想到此处,苏言凑上前,蹲下身子,轻轻把双手放在她的耳边。

  “你是我的妻子,无论你长相如何,我都认准了你。我会好好待你,也望你能如我一般!”

  说着,苏言缓缓解下哑女头上的头巾,一张挂着惊慌和羞红的小脸渐渐映入眼中。

  仅一眼,苏言便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灵动的眼眸盈盈脉脉,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柔软饱满的红唇像是果冻般令人垂涎,小巧玲珑的琼鼻透着几分调皮,这样带着几分异域风情的立体容貌,怎能不让人心生怜惜。

  只是一片黑色的胎记不小心挂在了她的左脸上,才遮掩了这份美娟。

  苏言又向下瞧了一眼,衣服似乎有些紧。

  “要不……我们坐炕上聊可好?”

  哑女轻轻点头,脸上的羞红更甚。

  轻轻将姑娘拉起,苏言摸了下炕,已经热得发烫。

  两人只得在炕沿坐下,几番言语,天色已晚。

  指甲盖大的蜡烛摇摇欲灭,烛光摇曳中,二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苏言忽然有些口干舌燥,冬天这个季节,无论在哪个世界都干的过火。

  “那个……你口渴不?”

  苏言起身倒了碗水,递到哑女的身前。

  哑女愣了一下,刚要去接,许是手臂太短,一个前倾,正撞到了碗边,水撒了二人一身。

  见状,哑女忙手忙脚乱地在苏言衣上擦拭。

  可擦着擦着,她发现面前人离自己越来越近,一时间小鹿乱撞。

  “你衣服也湿了,要不……放晾衣绳上晾一晾吧!”苏言有点儿紧张地道。

  哑女一听,先是张大了小嘴,但最终还是含羞地点了点头。

  说着,背过身去,白皙的脖颈在烛光的映衬下闪闪发光,娇嫩的香肩渐渐清晰……

  苏言眼神有些迷离,可不想这时,烛光一熄。

  哑女一惊,不禁向后一靠,正巧有只手臂抵住了她的腰际,接着一双大手轻轻揽住了她。

  “别怕,等明个我就去买蜡烛。”

  手指滑动间,苏言似乎触碰到了一丝温暖。

  炉火烧得越来越旺,他好像更想喝水了。

  不过幸好,面前的人儿悄悄转身,呵气如兰。

  他寻着那缕热气,品到了缕缕甘甜……

  ……

  一夜未眠!

  次日清晨时分!

  苏言默默在心中一叹,明明相谈甚欢,却始终无法消除最后一层隔膜。

  夫妻一场,这怎么行?

  坐起身来,他合计着是不是去趟医馆,然在此刻却不禁眼皮一跳。

  一行光幕浮于眼前。

  【体质+1】。

  嗯?

  我的金手指来了?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仙侠小说幻想修仙小说

仙界神话从娶妻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