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月蔷薇

血月蔷薇在线阅读

血月蔷薇

慢瑜

玄幻言情·西方奇幻·8.65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20 21:47

天生的仇敌,对立的阵营,悄然而至的黑夜中,原本毫不相干的命运开始如盛开的蔷薇藤蔓缠绕交织,复杂与诡谲躲在月光背后静静等待被抽丝剥茧……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夜幕降临

  娇艳的花丛上残存着绯红的鲜血,血迹从通往勒斯的路蔓延而去,古堡在黑暗中与狂风为伴,如滴血的玫瑰一般,诡秘而华贵。

  临近塔尖的阁楼透出忽明忽暗的光,男人带着金黄光晕的赤瞳死死盯着自己好似被火焰灼伤的翅膀,那双恶魔的翅膀属于黑夜,修长均匀的手指,拨弄着跃舞的烛光。

  华贵俊逸的脸庞在昏黄的光圈里显得更加朦胧,忽然,他站起身收住了翅膀,匀称修长的身材在光下被拉得更长。

  他抬手在复古华丽的书架上拿起一本书,将目光锁在他要寻找的那一页。

  书上记载着,“神族作为创始者,他们具有强大的力量统治世间,掌控光明永存,压制黑夜的扩张蔓延,黑夜和存在于世间的威胁对那些所谓的神不再具有挑战性时,他们离开这里时,留下了一群巫师。世间流传,他们认为自己的血液中流淌着与上族的联结,继承了独特的使命,存在于世间的使命便是维持光明与和平,与一切潜在黑夜中无声的威胁进行对抗。神木的力量随巫族的繁衍达到顶峰,种族内最有天赋者的出生时,它会显现最耀眼的光芒,而此者也将会受圣树洗礼,使之成为种族内下一个最高权力的接替者”。

  男人合上书本,浅浅勾起嘴角,“最有天赋的巫师吗?”

  他不由得想起了上个月在瑞尔附近的村庄遇到的那个人,那个女人,在血族想把村庄占为己有的时候,她阻止了他们血洗村庄的计划。

  而实际上,那个村庄早已被其他血族蚕食,村庄里的人也早已受到感染,成了失去意识的恶鬼,当时那个女人却以为是他们导致了这种悲剧的发生。

  仆人敲门进来将干净的湿手帕递给他,

  “先生,您的伤……”。

  男人一边擦着手一边说,“呵,那个女人,比我之前遇到的所有巫师更厉害,不可小觑……”

  “您一回到勒斯,我便派人去查了那个女巫的下落,还有关于她和奥菲利亚的关系。”

  克劳斯没有定了定,没说任何话,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奥菲利亚非常看重她,还将她列为继承人,不过……她很少待在奥菲利亚,大多时候都在外漂流,看起来,似乎是个不想受到拘束的巫师。”

  仆人看着他,此时克劳斯似乎打定了主意。

  随即将目光移到身后,

  “所谓的巫师,原来只是一群不知全貌的蠢货,今天见识了她的实力,还算厉害。”

  克劳斯不屑地扫了一眼,他心想,毕竟来日方长,他的计划也从来没有失手过。

  奥菲利亚城…,

  经过一路颠簸,克劳斯口中的女巫终于回了家,街上人声鼎沸,有人驻足远望,有人高谈阔论,到处是热闹的氛围,这是奥菲利亚城的日常。

  一路的所见所闻,令她五味杂陈,她心情复杂,尽量克制自己不去想那些事。可村民被屠杀,血族肆虐的场景,在她脑海里久久不能挥去。

  她装扮地很隐蔽,用暗紫色斗篷裹住身体,将帽子压低,似乎并不想让人知道她的行踪,而且她也不想再听从族内的安排完成他们派出的任务。她一心想去外面的世界,挽救那些可能被血族残害的人。

  奥菲利亚的一位老巫师,看着在广场的人群中攒动的少女,又想到王国的皇室那群人,他的眉头已经紧缩起来了。

  才一会儿的功夫,他突然发现要寻找的人已不见了踪影,一时感到很无奈,

  “薇薇安,你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承担起王国和巫师的责任呢…”。

  她关上房门,将紧闭已久的窗帘拉开,阳光照射到她幽紫眼睛上,白皙的脸庞泛起了轻柔的光,拉开帘子,照射进来的光线晃得她睁不开眼睛。

  看到阳光,她就想起了那个人,那个血族的贵公子,

  “他生来就属于黑夜,那朵金色的玫瑰花纹也很眼熟,那他到底来自哪个家族?”

  她开始喃喃自语,作为巫师中天赋最高的巫女,她从来没有过对权力和地位的渴望,仿佛自出生以来,她知道自己需要完成使命,这种使命对她来说像是一种毫无方向的漂流,在这个过程中去到那些被黑暗笼罩的地方。只有这种方式,才能满足她内心真实的理想,而不是在奥菲利亚做巫师中掌握最高权力的人。

  薇薇安把法器放在桌上,一颗幽紫神秘的,像她眼睛似的水晶和用神木树枝做成的木杖,衔接在一起做成一个精美的法杖。

  水晶用奥菲利亚神木的树脂削磨,它蕴藏着强大的力量,且力量的强弱会随着巫师的实力变化,她用巫术将法杖置于胸前,悬起的水晶释放出时而幽紫时而幽蓝的光,水晶里浮现那个血族公子带血脸庞和被她的法器灼伤的黑色翅膀。

  她不由得看入了神,他是活跃在暗夜的恶魔,而她是要阻止血族在人间肆虐造成灾祸,在上次轻微的交手中,她看到那男人左臂服饰上金色的玫瑰标志,那种标志只属于那些“贵族”,他们那些人处于血族最高地位,且实力不一般。

  他作为血族年轻的翘楚,以后必将成为奥菲利亚的一大难题,那些血族上次出现在瑞尔,一定进行着什么计划。

  想了想,她还是主动去寻找答案的好,正要起身,精灵从窗边飞进来,

  “薇薇安,你怎么才回来?又要去哪里?”。

  薇薇安倒是有些惊讶,

  “拜托你们帮我看着这里,就拿……我这一路上收集的宝贝作为交换!”

  她又爬上门前那棵蝇鞭树,从叶子中间的茎脉捋出绿色的汁液,把它们装在小瓶子里。

  现在要去神木那里看看了,她走到自己的屋子外,看见藤萝架上的帽子精灵,略微用了点巫术,它们一个个开始打着喷嚏生气地犯起了嘀咕。

  玩够了也该干正事,走之前她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屋子,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沿着水流往中央地带走,薇薇安在神木周围转了几圈,发现树根周边的水流不仅大幅度缩减,水质也没有以往清澈,于是她扒开草丛,看见蔓延到边缘处的细根已经变得萎缩枯黄。这种情况是在太诡异了,她从来没见过,想不明白是什么原因。

  她去古屋翻了翻书,一摞残缺的羊皮卷上积了厚厚的灰,里面的文字太古早,存放的地方已经很久没被打扫过,实在太呛人,翻了很久还是没有找到关于树根枯萎的任何线索。

  她出来时也是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看来只能找他了。”

  ……

  第二天,克劳斯早早在客厅落座,屋内的一切复古而金碧辉煌,古堡的阁楼上下来一个美艳疏冷的女人,琉璃阶梯映衬的她更像一朵冷艳的玫瑰。

  “你受伤了?”

  女人淡漠的声音响起。

  “小伤,没那么脆弱”。

  “灼伤……难道是他们?”

  “不,是她,不是他们”,

  女人一副惊讶和若有所思的样子,

  “她?这下就有意思了……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在勒斯待着,曾经发生的事我永远不会忘,你们那些争斗,如果远离我就更好了”。

  “你是这个家族的一份子,我们不能继续待在勒斯贪图安逸的日子,因为这样的日子意味着,我们离灭亡不远了,所以我的计划,必须有你的参与,整个家族的参与。”

  女人知道拗不过他,摆了摆手走开。

  薇薇安需要找人解开她的问题,虽然并不想让长辈们知道她日后的行踪,但没办法,她还是去了会议厅。

  “您果然在这呢!”

  大厅里,一个老头站在桌边,专注地看着桌上发光的水晶,他背对着薇薇安,听到突然这么熟悉的声音,他慢悠悠转头

  “你还知道回来?还知道这里是你的家?你在外面玩的欢脱,真是忘了这里还有几根老骨头,耳朵不灵敏,腿脚也不利索……现在啊,连想个问题,都跟卡壳的机器,想着想着突然就忘记了。”

  老巫师伊克曼指着自己的脑袋,时不时向她翻了个白眼。

  “不惊讶?看来您早知道我回来了,而且我的家在托罗拉,不在奥菲利亚。不过,和上次一样,您还是帮帮我嘛,瞒着他们我回来的事实吧,您最好了。”

  “这次?不不不……这次不一样,这次我帮不了你。”

  老巫师一边摇头一边弓着身子坐下,摸了两下拐杖,瞄了一眼薇薇安。

  “你出去时间长了,一是外人那也不好说,其次呢,”

  伊克曼顿了下,

  “王国事务太多,城里的巫师该外出办事的,处理四周事务的,都走了,现在巫师实在太少,你该好好待在奥菲利亚,趁早熟悉王国的事务,承担起你的责任。”

  “这些事应该交给经验老道的人来做,我处理不了,而且我怎么可能老老实实待着处理那些派下来的任务呢,在奥菲利亚哪有在外面学到的多?”

  薇薇安一屁股坐下,想都不想拒绝了这样的要求。

  大厅内一时沉默……

  紧接着,薇薇安把关于血族的事一股脑说出来,

  “我觉得这只是他们计划的开始,他们的目的大概是要把血族的势力扩散到更多地方,所以他们需要更强的力量。且那些普通人将成为这场战争的牺牲品,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村庄受到诅咒,这些事一旦达到我们无法控制的地步,事情就没有挽回的局面了。

  “所以,您不是刚说我要承担起责任嘛,我去调查这些真相,以便提前做好更多准备。”

  老巫师听她说了一大堆,顿时感觉气不打一出来,

  “你回来甚至都不告诉我一声,这么久了,想起有事情才来找我。你刚刚说的这些,我早就找人探查了相关。现在还没有到你真正去面临这些问题的时候,在这些发生之前,你应该听听我的话,不要随便把你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伊克曼一听到她要自己去查找真相的时候,二话不说就采取了一个决定,就是强制性将她留在奥菲利亚,并派族人前去探查血族的消息。

  老头将双手缓缓交织在拐杖上,长舒了一口气,

  “王国的那些贵族们你不是不知道,他们对你期望颇高,就是希望有一天你能对他们做出实质性的帮助。

  这些掌权者往往是最难对付的,王室的命令也很难违背,如果有一天,他们发现一件强大的武器,他们却无法掌控,或者对他们没有帮助,可想而知到那时候……”

  “我当然明白他们有什么样的意图,可我怎么会成为一件任人摆布的武器,……更不是帮助王国实现扩张,满足他们野心的工具。巫师本身就拥有比人类强大的力量,为什么非要和他们联手,要是有一天,两者能真正脱离……”

  薇薇安随口说了这些话,她实在不明白,巫师为什么非要和奥菲利亚捆绑在一起。

  “你小点声,这样的话不要乱说出口!这里面涉及了复杂的关系,不是你我能决定的,你现在还稚嫩,不懂其中的难处,千万不要一时冲动被别人给听到了。”

  老头像是听到了不得了的话,连忙打断她。

  “要是还因为很久之前的那场战争……其实大家心知肚明,这几个王国在没有血族威胁的情况下,越来越不把巫师和其他族群放在眼里,他们的野心也更加膨胀……”

  薇薇安对于几大王国的所作所为颇为不满。

  “血族虽然被我们赶了出去,可依照他们的本性,必定会卷土重来,对于他们来说,复仇的最好时机,就是这几个国家的内斗时刻,到那时,问题就会变得比上次更加严重。所以,我们已经尽力在维持这种濒临破裂的表面关系了。”

  伊克曼说完站起来,他试图说服薇薇安。

  这些道理,薇薇安都懂,她依旧觉得,与其待在奥菲利亚做些毫无意义的事,还不如主动去改变未来的局面。

  “我的选择不同,我不会让自己局限在这里,加上这里的巫师很多早已年迈,正是年轻巫师寻找新方法的时候。”

  伊克曼很是无奈,

  “这几天你先待在家里,我会设置禁制,你不许私自出来,之后我会告知别人你在思过,也算是做做样子给外人看。”

  眼下也无法再折腾了,薇薇安只好答应被暂时禁闭在家中。

  渡鸦又向勒斯送来新消息……

  “先生,上次和您交易的那个人,这次提出了一个新的要求,他想让我们找一个人并带给他,如果您做到,他将给您更多那种紫色的水晶,这是您的信。”

  仆人递给克劳斯,信上的字歪歪扭扭,让人看得极不舒服,字里还透露着一种邪恶的巫术。

  “一个人……信上说到这个人,似乎很像……”

  说完克劳斯将纸揉成一团烧掉。

  “那个行为古怪的巫师,虽然他不肯以真面目示人,可是他浑身那种黑暗又邪恶的气息,呵,看来他的目的也不简单,只是他想要的那个人,我好像已经见过了。”

  “先生见过?”

  克劳斯没有做声,仆从也没有多问。

  “去查这个古怪的巫师,我们上次和他见面时,他声音嘶哑难听,全身漆黑,很难判断出这个人的真实身份。”

  仆从接到命令打算离开。

  “对了先生,那个女巫已经回到了奥菲利亚,由于那里的禁制,我们的行动受到很大限制,她已经好几天没有消息了,要不要……”

  “这两件事交给你一起办妥,回来通知我。”

  克劳斯并不会完全答应那人的要求,他有自己的计划,他甚至很快反应过来,信上描述的那个人大概是谁。

  他突然意识到,这么多人做出动作,说明这场战争其实已经拉开了帷幕,谁能拿到决定这场局势的关键,谁就最有可能成为赢家。

  “才过了这么久,我们就又要见面了。”

  他单腿翘起坐在抚椅上,他想起了自己那把剑好久没有用过了,可家里的仆人每天都会擦拭一遍,剑身依旧锋利无比。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玄幻言情小说西方奇幻小说

血月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