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的报应就是我

你的报应就是我在线阅读

你的报应就是我

勤秀吕

玄幻言情·魔法幻情·14.26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1-22 20:48

滥情绯闻女被前男友砍伤后获救。恢复健康的她被确诊失忆症。即将倒闭的艺术学校;被银行追贷款,被高利贷封门、被家长围攻,被房东堵门。苏醒以后的女舞蹈教师如何面对这一切。一场舞蹈比赛震惊观众。双面娇娃即将逆袭人生华丽转身。萨满师、心理医生,舞蹈教师多面轮换。古代女孩与现代女生灵魂互换以后会产生一系列的矛盾和火花。她在艺术、教育、金融之间如同跳梁小丑一样的感受着人性和社会属性。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滥情女绯闻漫天 追债人封门讨债

  谁也没想到洲海市这种地级市,会突然冒出来一个BJ来的女孩,三年之内“称霸”丑闻界第一排行榜。

  见过她的人都被那种青春纯粹总是保持云淡风轻的笑容所魅惑了。

  此人气质清冷优雅略带忧郁的眼神,看你一眼就会引发怜悯和呵护她的想法。

  她被网友炒作成“滥情女”和“萨满灵魂舞者”。所谓是誉满天下也会谤满天下。

  沙紫爱究竟什么来头?是贫还是富?是善还是恶?

  她八年后回归家乡究竟是为何而来?

  ……

  “就是她,被前男友砍伤了,这就是欺骗老实人感情的下场。”

  “那个男的报警自首了,看视频中的背影是一个寸头男!这辈子都让这个女的给毁了。”

  “已经确诊为头颅粉碎性骨折造成脑神经压迫,不仅失忆还会产生幻觉。”

  “咱们等着看热闹吧。她豪宅天天有人堵门,豪车被喷油漆。她的艺术学校门口家长等着退款。银行的,民间借贷的,典当行的,房东都开始蠢蠢欲动了!”

  “听说她是职业小三骗婚高手,这种女人也能当舞蹈老师?”

  病房外走廊里,几个护士窃窃私语着,其他患者也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路过的人都忍不住观察着这个VIP病房的一举一动。

  相对僻静的步行楼梯口一位男医生正在接电话。

  “我明白,你放心我知道怎么说,这种病例无法用科技手段检查出来失忆症的真伪。谢谢你的东西了。改天喝点!”

  ……

  沙紫爱坐在一套豪华别墅的大卧室里面,看着几个硬冲进来连鞋都没换的人一脸愕然。

  世都金融公司业务员宋小宝是一个黑矮胖寸头男,开场白就非常态度蛮横。

  “别看你是女的,照样指甲盖给你掰了,我什么难缠的人没见过?我谁都不惯着,赶紧还钱!没钱给你毁容加赔一条腿儿!”

  业务员贺平瘦瘦高高一身廉价牛仔衣服洗的发白。在旁边分担另外一种角色。他举着手机拍摄追债的过程。还敬业的拍摄女孩的背影凸现讨债人的画面。这是跟他们老板孟世都交代的工作过程。

  “我们几个来了就不能走了,就住下了,你看着办吧!”

  业务员姚莹莹,带着妒忌的表情左顾右盼的参观房间里面的环境和摆设。一股浓烈的香水味跟她粉艳色的衣裙很搭配。

  “小宝,你态度好一些,人家刚刚出院。”

  “屁!住院这套我懂,你看她那气色像一个病人吗?装无辜可怜这一套对我没用。”

  沙紫爱一副弱不禁风模样,一双眼睛梦幻空洞,她似乎对眼前这些人的暴躁没什么反应。

  宋小宝狠狠心牙一咬,上前抓住她的胳膊。

  “走,跟我们走一趟,你不还钱就不用回来了,你住别墅,开豪车,吃香喝辣泡帅哥!那都是我们的血汗钱!今天说什么都不会让你消停的!”

  沙紫爱终于在男人拉扯她的蛮力中有了感应。

  “啪……啪……啪……扑隆……”

  随着三道强烈的掌风袭来,宋小宝腿一软就坐在地上。紧接着迎面一脚踢了过来,把惊讶中的男人踢到台阶前差点翻滚下去。他抹了自己脸一下,清晰的淤青浮现出来。

  他的伙伴们都惊呆的看着这个女孩出手的瞬间,竟然没看清过程。

  一男一女脸色蜡黄,嘴巴张开着面面相觑。

  坐在地上的鼻青脸肿的宋小宝一脸懵逼,带着窝囊男的倒霉特质喊:

  “不还钱还打人,姑娘家出手这么狠,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哎哟……”

  他捂住嘴巴踉跄的站起来,奔着沙紫爱走了几步。没想到的是沙紫爱又出手了。一袭身影带着香风飘来,直接抓住男人走向打开的落地窗子,顺着栏杆就要往下扔去。

  俩个人的姿势就像是电影中的武打动作一样,配合的天衣无缝恰到好处的完美。

  所有人都没想到一个瘦弱的女孩竟然力气这么大,出手极其有章法。

  “哎呀,救命!你是女土匪呀!救命……”

  那俩个同伙被震撼的互相看看,没有人敢上去帮忙。宋小宝连接喊着救命紧紧抓住栏杆防止自己掉下去。

  他彻底懵了,这女人力气太大,自己根本不敢还手。

  “咱们报警吧!”

  “不行,报警吃亏呀!说咱们要债被挨揍了,这也太丢人了!警察也不管追债的事,一定说咱们私闯民宅,弄不好咱们惹一身毛病,你看她那副无辜的神情,谁相信她是打架高手!”

  沙紫爱终于松手了,她推了一把眼前矮个子男人,甩一甩自己的手腕。

  宋小宝像被恩准了一样,极速脱离阳台回到卧室外间,一屁股坐到台阶上喘着粗气。

  “哎呀,大姐呀,你不给钱打人,你还让我们活不活了?”

  “砰……砰……砰”

  楼下又有人狠狠砸门,姚莹莹快速下去开门。

  “可能她们家回来人啦,咱们跟她们家人说一说,这钱究竟怎么办?”

  宋小宝赶紧起身后退着下了楼梯,就像害怕突然被再打一顿一样的狼狈。

  贺平看着伙伴淤青的脸,有一些崇拜的说。

  “大姐呀,你出手太狠了,你不是舞蹈教师吗?怎么会武术那?你这几招也太酷了,跟武侠片一样。”

  ……

  “流情紫,你这个第三者小三,不要脸的贱人!你终于敢开门了你!”

  一楼传来女人尖锐的谩骂声。

  “喂!你找谁呀!有话好好说,别破马张飞的!”是姚莹莹的声音。

  “你就是那个贱货吗,就你这副低贱模样也敢勾引我老公?”

  “你说谁低贱货?你再说一遍……”

  一楼两个女人没弄明白情况就吵了起来。

  沙紫爱似乎对她眼前的人如同空气,自顾自的欣赏着一个人体模特上面的少数民族的舞蹈服装。手抚摸着衣服浑身一颤,感觉到了一股暖流注入身体一般的舒爽。

  她凝视着这套衣服的头饰,大脑中出现:纷杂凌乱、乌云翻滚,野兽齐鸣,万马奔腾、山川河流的画面。模糊中一群魔幻的人用沙哑苍老歇斯底里的声音嘶吼着,伴随着肢体舞动。

  沙紫爱像被点了魔法一样闭上眼睛,浑身带着韵律轻微抖动。又像鬼魅附体一样的,体如筛糠的肢体波涛曲折。

  这一幕惊呆了在旁边监督拍摄她的贺平。他后退几步捂住嘴巴不敢惊扰,手里还举着手机摄像头。

  “哎呀我去,果然是后遗症严重,我的妈呀!”

  贺平随即跑到楼梯口,“我下去看看,谁来了!”逃跑一样下了楼梯。

  “哎呀妈呀,你们来看看吧,吓人倒怪的!”

  一楼出现摔东西的声音,伴随着女人骂架的刺耳声。

  “松手,别打了,你这个女人是谁?进来就骂人打人,你还有没有王法了!”

  又被挨打的宋小宝一副正人君子懂法的模样,对着那个后来的女人喊。

  “我今天就不走了,跟你这个贱人拼了。你们仪仗着人多,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这么多男人维护你!不就是你会勾引人吗?”

  杨冬梅坐在地上开始哭着撒泼起来。姚莹莹被抓了几下火冒三丈的拢一拢头发,还要上去打那个说脏话的女人。

  “你骂谁那!你这个丑八怪!泼妇,没教养的东西,就你这样一百个男人都跑了。”

  宋小宝一边劝说,一边拉架。

  “快停手,别打了,你们俩无冤无仇干嘛这是。喂,大姐她不是小三。她是……总之我们也是来……要账的。咱们之间不应该打架吧!”

  坐在地上的女人哪里听的进去。

  “你们都是一伙的,不要脸的家伙,没一个好东西,男的狗了狗气,女的骚了骚气,下流胚……呸!”

  女人牙尖嘴利脏话连篇,几乎是嚎出来的,一副不依不饶的模样。

  “咱们怎么办?还继续吗?这种情况……要不改天再来?”

  俩个讨债男商量一下,就要拉着女伙伴撤退。宋小宝一副冤大头倒霉相点点头算是认栽了。

  那个女人跳起来直接抓着跟她打架的姚莹莹纠缠起来。

  “你们想跑,没门!谁都不能走,今天我必须把事情解决了!你们得给我一个交代!”

  她另外一只手狠狠抓住宋小宝就是一抓。他瞬间脸上就出现几道血痕,女人披头散发又哭又闹。

  “你们家欺负人,我跟你们拼了!有本事你们打死我!”

  这个女人发疯一样的张牙舞爪起来,逼得宋小宝连连后退。刚刚讨债时候的恶毒嘴脸荡然无存。

  贺平一业习惯性的举着手机还在拍摄,一边拉架。

  “喂!大姐,松手!消消气……咱们有话好好说,你打也打了,骂半天了,休息一会吧!一直是你占上风的,没人打你呀,你看你都打伤我们两个人了。”

  那个浓密长发女人似乎缓和下来,看了一眼面前这个男人一副狼狈模样,脸上的伤痕,把手松开了。

  她抹一把眼泪,命令的架势指一指沙发,算是同意好好谈谈。

  几个人松口气分别坐下来。打架的两个女人还在互相敌对的看着对方。

  这时候二男一女讨债团伙才恍然大悟,我们谈什么?主角在楼上那。他们刚刚才感觉自己智商堪忧。

  可是眼前想走好像已经来不及了。这个绯闻故事已经勾起了他们的瘾虫。真的感觉有点皇上不急太监急的好奇。贺平顺手把手机放到旁边茶几的手机架上面,正好对着撒泼。

  “我丈夫要跟我离婚,已经铁心了,就是因为这个女人。”

  “喂,我不是小三,我们也是来要账的,被你又打又骂,也太倒霉了!”

  女人泪眼婆娑难以置信。她又认真看了一眼跟她打架的女人,有一点明白啦。

  眼前这个浓妆艳抹,衣服俗气身材魁梧的女子,怎么看也不像勾引他老公的女子。虽然有一点市井的妖艳,但是自己丈夫好歹是一个领导,不会看中这个类型的吧。

  她开始支吾起来:“你们说的是真的吗?那个女人欠你们钱?有欠条吗?”

  “有,在这里,你看!首饰,包,黄金抵押,积累到一百万了!只还了一部分利息,本金一点没还。”

  杨冬梅看了一眼欠条有一点不屑一顾。她脑海中每日不断重复的业务词汇聚集起来,已经成为一个潜意识,成为一种固定模式。

  例如看见欠条借据合同之类的就想专业性的分析一下。看见人就假设为借贷客户。

  “五分利!好家伙,比我们金融平台狠,我们才一分二,没抵押,有户口身份证和担保就能借几十万,你们这是坑人那!”

  讨债团伙一愣,这女人是金融公司的职员,马上讨好的说。

  “大姐,你们那里好下款吗?我们要是几个人担保能不能借一笔出来?”

  杨冬梅一脸职业性的冷漠带着机械化的耐心。

  “公务员,教师,医生、国企公职人员,银行人员,打卡职工和农民能贷,自由职业的看资产情况或者找公务员教师担保。”

  “大姐!几天下款?着急用啊!”

  “最慢三天,最快一天,条件够的当天就能下款,公务员也就俩个小时下款。你们有正式工作吗?看样子都是无业游民吧!”

  “这!我们是保险公司的打卡职工,可以吧!”

  “也行吧!看看走一个信誉贷款,估计多做几家平台,也能累计三十万左右。我的权限也只能做这个,要是想贷多的,就得找我们经理,他有办法和权限套出来一笔。”

  “大姐,您这个上征信吗?”

  “怎么不上?我们是正规金融公司得走征信,对了,得看贷款人的征信报告,去银行打一份就行。要是名下有资产,房贷、车贷、信用卡的更好下款。还不上的话征信就黑了!不能坐飞机高铁五星级宾馆了。”

  几名男子连连点头,佩服大姐的业务熟练。

  “大姐,加一个微信吧,方便联系!”

  “行!”

  几个人拿出来手机互相加了微信。

  金融公司的女人叹了一口气,刚刚骂人打人体力消耗过多,口干舌燥的。

  “你们家有没有水喝,渴死我了。”

  姚莹莹马上站起来寻找水,忘了刚才两个人撕扯的经过。

  “这有苏打水,您先凑合喝一口,你们几个也喝点吧。”

  她每个人发了一瓶,又看见餐桌上的水果和零食,赶紧端过来,放到金融公司女人面前。

  “大姐,刚才对不起了。我有一点冲动,你看你一进来就骂我,然后就抓我头发,我现在还疼那,我也没真的打你,你一直占便宜的。”

  杨冬梅喝完水,又拿了一块沙琪玛吃了起来。

  “几天都没好好吃饭了,浑身没劲,这个婚姻折磨死我了,我真的够了。让你们见笑了,其实我也不是泼妇,都是男人逼的!”

  “唉!家家有本难唱的曲!谁也不笑话谁!我也离婚了,老公出轨赌博加劈腿!比你惨,你至少还有份不错的工作,我这逼的跟精神病一样,啥都不想干,只能跟着他们几个讨债。”

  '“大姐,我们几个都过的不咋地,没工作,没本钱,没社会关系,没形象,都是混子。您看看我们这德行,您就想开了!能过就过不能过就离婚,纠缠就没用!男人都那德行,喜欢外面的,过一段时候就后悔了,感觉还是原配好!”

  杨冬梅喝了一口水,放下水瓶,站起来整理一下衣服。

  “我得走了,得接孩子去,孩子补课班马上放学了,去晚了孩子不高兴。你们有事微信联系我就行。想贷款随时找我,我都能帮忙。”

  “行,大姐给您打车吧!”

  “不用,我自己开车了,你们忙吧,我走了!”

  当她走到别墅大门外的时候,无意的抬起头看看这栋豪宅,发现二楼阳台上面坐着一个神情梦幻的女孩。她穿着长长的白色丝裙,一头长发半遮住脸庞,眼睛悠然看着对面大树上面的一只猫。

  距离别墅窗子有俩米远的位置是一棵银杏树开满雪白的花朵,树杈上面挂着一只小猫正想办法要下来。树枝太细摇摇晃晃,小猫惧怕的使劲用爪子抓住树干。

  “哎呀!你干什么!危险呀!快回去!”

  杨冬梅急忙冲着二楼的沙紫爱喊着。

  沙紫爱坐在栏杆上摇晃着双腿,低头看到她莞尔一笑没有回应。微风吹来,一缕发丝飘了起来,苍白的脸上目光深邃如秋波荡漾,小巧玲珑的鼻子下面浑圆的嘴唇紧紧抿着如花朵一般娇艳。

  好一幅春日美女动态图,让从大门跑出来的几个讨债人都看呆了。

  沙紫爱光着小脚玲珑可爱,小腿如同莲藕一样的稚嫩。

  雪白纤细的胳膊正在企图够那只猫,眼看着整个人就要掉下来了。

  楼下的人全体惊呼起来。

  “别跳,危险!快回去!紧紧抓住栏杆别松手!”

  宋小宝一个健步冲进别墅“噔噔噔”上了二楼,急忙奔着阳台去了。

  一楼的一男二女忙着找什么东西能够接一下即将跳楼的女人。

  沙紫爱已经站了起来,她踩着栏杆慢慢想把身体停直,吓的楼下两个女人大叫起来。

  二楼的宋小宝大喊一声:“你过来,不过来我摔东西了。”说着寻找一个台灯就要摔下去。沙紫爱回头看了一眼他,目光中一片疑问。

  “啪……”宋小宝已经摔了台灯,顺手把一个小花盆也摔到地上。

  沙紫爱果然眉头一皱,脸色一变,单脚一蹬,整个身体就回旋到阳台上,轻轻落到地上奔着宋小宝就飞踢出来一脚。

  宋小宝没来及躲避,这一脚让他直接摔倒在墙上,他似乎听到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

  '“哎哟,我几辈子欠你的!”

  他躺在地上看着冲上来的一男二女,呲牙咧嘴的已经无法动弹了。

  目瞪口呆的几个人看着躺在地上的宋小宝,还有肃立在窗前的女孩。

  沙紫爱移动了一下自己的脚,转过身体看了一眼窗外的大树。柔软的腰肢旋转了一下裙摆,那姿态就像舞蹈动作一样轻盈飘逸。

  她依旧没有任何声音,对这几个人的再一次出现也没有感觉意外。而是嫣然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微风徐徐,窗纱轻柔的飘过来,有意无意的抚动一下她的身体。她顺手一拉窗纱,把头发塞进去露出半边脸笑了一下。

  几个人怔怔的就像观看一台表演一样愣在那里。

  姚莹莹反应过来,“她就是你的情敌。”她讨好的推一推金融女,有一点幸灾乐祸的心态。那意思就是你不是很厉害吗?不是很会骂人打人吗?你上啊!

  杨冬梅此时正木然的看着沙紫爱。她脸上没有愤怒,也没有仇视,更没有想发疯的任何痕迹。

  她的心被震撼到了,一串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杨冬梅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她一边哭一边把自己的假发套拽下来扔在地上。那是她刻意想撒泼的时候的工具。就怕对方抓她头发的时候可以防范一下。

  宋小宝和贺平眼光对视一下,极力忍住笑。

  杨冬梅这一哭,沙紫爱有了很大的感应,她漂移过来扶住杨冬梅的肩膀轻轻的拥抱住她。柔香的胳膊和无骨的肩膀贴着杨冬梅的脸,让她有一种被呵护的柔弱感。内心的崩溃和焦躁被融化了。

  宋小宝艰难的爬起来,扶着墙面一瘸一拐的蹭到台阶上坐下。

  “这怎么了,又哭了!我挨好几次揍都没哭,你哭什么呀!”

  姚莹莹也蹲下来,安慰杨冬梅。“大姐,别哭了,伤心是没用的,不如干脆果断一些,何必自己折磨自己。”

  贺平也挨着宋小宝坐下,一副颓废。

  “完了,今天我怎么跟孟总交代,要是再不回款,咱们几个都得滚蛋!”

  “一分钱没要到,挨一顿好打,我死的心都有了。”

  姚莹莹也直接坐在地上,“我半年没开工资了,呜呜,以为今天完成任务能开一点那!可咋办那!”

  沙紫爱默默的抱着哭泣的杨冬梅,依旧一言不发,眼神悠然。

  杨冬梅抬起头,推开她的胳膊。近距离的看着沙紫爱的脸,眼泪又多了起来。

  “呜呜呜,我完了,他真的不能回心转意了,这个女人太美了。”

  姚莹莹,宋小宝和贺平一愣,噗呲一声笑了。

  “大姐您太可爱了,因为这个哭啊!”

  杨冬梅推开沙紫爱的肩膀,又甩开姚莹莹的手,大胆直视着自己的情敌。

  沙紫爱站了起来,眼睛里面都是忧愁和担心。她用目光安慰着眼前这个泪流满面的女人,纯净的眼睛里面没有一丝杂念。

  一股清幽的女人体香漂了过来,沙紫爱的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抱住自己的肩膀,露出一段雪白的胳膊。她微微垂下眼帘又抬起来,似乎有万种离愁一样的站在那里看着杨冬梅。

  杨冬梅被她的目光催眠了,停止哭泣,擦擦眼泪整理一下头发,停一停腰板。

  “算了,我走了不会闹了,女人做成我这样,真的不值得,我甘拜下风!”

  她就要离开的时候,一股香风,一个身影漂移过来抓住她的胳膊摇摇头。然后拿出来一支别在自己胸口衣襟精致的镀金发卡给杨冬梅别在短发上面,并帮她捋一捋头发温暖的笑一笑。

  “我不是你的对手,不管你真的失忆,还是假的,我都不会再找你麻烦了。”

  杨冬梅快速从包里拿了一张名片递给姚莹莹,“这是我个人电话,有事就联系我,贷款的事我尽力。我走了。”

  她表情严肃恢复到职业女性那种自信和大气对沙紫爱说。

  “沙紫爱,你需要钱,我可以帮你弄。”

  宋小宝也回礼一样的递给杨冬梅一张名片。

  “大姐,这个您能用上,她很专业的祝您心想事成。”

  杨冬梅看着名片正面是“资深情感专家心理医生胡柚老师”

  她傲然点点头快速下楼逃跑一样离开别墅。

  宋小宝把杨冬梅的名片抢了过来高兴的笑了:“太好了,咱们明天就去贷款,先把沙紫爱这一笔倒一下。给老大的老大一个交代,然后把她抵押那些东西处理一下,看看能不能变现一笔现金,暂时只能这样了,唉!”

  宋小宝揉一揉脸上淤青,咧着嘴扶着墙慢慢往下走,“今晚老大那里怎么办?他跟老大的老大怎么交代那!愁死了!莹莹啊,你是咱们公司最会哄人和解释的大漂亮,还是你去搞定老大。”

  姚莹莹一脸得意一副热恋的幸福,她亲了一口名片:“我感觉那大姐能帮咱们,这种说哭就哭,说拉倒就拉倒的女人看着就靠谱。”

  沙紫爱依旧默默看着他们,嘴角一抹淡淡的忧伤,隐藏着一丝浅笑,把朦胧和诗一样的感觉发挥到极致。就像一副优雅细腻的画卷一样令人陶醉。

  “我也得该修炼一下了。跟人家比较起来就是嗡嗡嗡的苍蝇,就是臭肉上面的蚂蚁,唉!都是女人,人家长这样!走了,太打击自尊了。我明白杨冬梅大姐的心情了。这种仗不打就輸的彻底!”

  姚莹莹也飞速下楼去了。宋小宝无奈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你一句话都不说,真行!服了。也许你真的病了忘了过去,可是你怎么面对银行,房东还有家长,听说你的学校都被封门了。法院传票也到了,看你怎么办?”

  贺平还在举着手机拍摄,正好把一楼客厅区域拍的非常完整。他忍不住胡诌几句。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窈跳淑女君子好逑!她激发了我的保护欲和英雄救命的感觉!”

  宋小宝不耐烦的拉着姚莹莹,“你俩还有完没完!留下给她当保姆和保安伺候她吧!顺便住别墅享受一下得了!”

  “我看行,她有一种我想摩拜她呵护她的欲望,就像养一只宠物,明明知道骗吃骗喝骗感情,还会迎刃而上百折不挠!”

  贺平一边启动破车一边撇着嘴巴,“哎呀妈呀,你都愁死我了!你可咋整!你就是那种穷的叮当响的,给富的流油的刷礼物的那种善良的小可爱。”

  姚莹莹咧开嘴大大咧咧的笑着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

  “我想起来啦,咱刚来的时候,她穿的是睡衣,什么时候换成白纱裙了!”

  “我也想起来啦!算了!专业演技,咱们跟人家不是一个段位的选手。杨冬梅都被吓走了,让原配自行惭秽的女人有多可怕!”

  “有人一出场,你就输了,一眼就万年的女人令男人迷醉。”

  破捷达开走的时候,二楼窗前一个人影默默拉好窗帘走开了。

  房间里面响起一种古老的幽怨的,带着天地苍凉空旷魔化一般的音乐。曲调中那种鼓乐的节奏感特别强烈,就像是一种古老民族祭奠天地的神曲。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玄幻言情小说魔法幻情小说

你的报应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