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茫在线阅读

深茫

唐文腾渊

科幻·星际文明·9560字

暂停 | 更新时间 2024-02-08 15:00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一章·一目丨迷雾的伊始(1.13版)

  各位,本是一本无名书,人是一名无名辈。今天有本新烂书,烂文纯属瞎编造,莫要听信书乱言,剧里剧情不得已,若是真要钻字眼,那我也是没办法。

  公元二零二七年元旦

  中国杭州西湖航空航天博览会

  主持人激情的在灯光宏伟的主台上介绍着这次展出的种种高新科技产物,新人工智能,国产荀子高新计算机,「梅」机器人……

  “师父,你说啊,这科技发展这么多年了,都没太大点进步,这是为什么啊?”

  警车里坐着两名警察,徒弟李海福问到。

  吴季商刷着手机,笑着调侃说:“不赚钱呗,还能什么,难道让你我免费享受?”

  〈我们这智能声控机器人可是当代最先……〉

  各国公司都想找到自己的大客户,不断的推销着自己的产品。

  李海福看着人来人往的会场,有科学家,大学生,路人,高官,大贾,匪徒,小情侣……等等,李海福看着这一对对情侣不由的心酸起来,人到二十四了,除了妈妈和姑姑,连个妹子的手都没摸过。

  等等,李海福缓过神来,在人群中寻找起刚刚那两个匪徒着装的人,不久便锁定了那两人,他们的动作十分怪异,不时的观察附近,用耳上的耳机交互着信息。

  “师父,你看那边那两人,他俩看起来忒诡异!”

  顺着李海福手指的方向看去,两人仍在张望着,似乎在等什么人。

  吴季商没有多在意,毕竟现在奇装异服的人太多了,只是不咸不淡的说:“没什么,奇装异服嘛,这不就是CosPlay嘛,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在场内还有辅警,我们就不用去管了。”

  李海福还是有些疑惑。吴季商见其还在盯着两人看,拍了他一下脑门,说:“这刑侦队好不容易有个放假的活,你就不要嘴巴开光了,这现在没有那些事不是好事吗?”

  说罢,吴季商也调整了座椅,向后一仰,躺那看着手机。李海福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这确实是这个道理,没有事绝对是好的。

  视频平台:〈今日,广州市南沙区发生了多起似狂犬病现象,经过有关部门调查,这种病毒与两年前的RAS-A3有所差异,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依然是狂犬病毒的变异病毒。请民众不要紧张,如有头痛,恐水等症状,可到附近医院检查,及时就医,以避免……对于传播、制造恐慌的网络创作者与网民,有关部门将介入调查,进行法律制裁。〉

  “这几年真不安生,年年都有病毒,虽说影响不大吧,但这给我们工作也照成了不小的挑战...”

  “是的...”

  “对了!”

  吴季商关掉手机,调整好座椅,拉住李海福的手。

  “这...师父...你这不好吧...”

  吴季商意识到这样不好,把手抽了回去,打开手机相册,点开里面的一张图,笑嘻嘻的递给李海福。

  李海福接过一看,嚯喔,这小妮子真俊啊,李海福不傻,脑袋灵光着呢。

  “师父,这不是你妹吗?怎么介绍给我?不妥吧,这年龄...”

  “嘿嘿,怎么样,我觉得你们都是青年人聊得来,她才二十五虽然是我妹,但她生的晚,比你大一岁。你也跟了我四年了,我信得过。”

  李海福的脸都红了,笑眯眯的,不过他又想了想,说:“这还是不好吧,我这不好看啊...这还是不合适...”

  “没有~没有,你看你,长的也不矮(一米八二),身材也很好(八十公斤),为人还善良,这怎么不行。”

  “那...您把她微推给我吧...”

  “好啊,你小子!过几天吧,五号她来杭州玩,到时候你来家里吃个饭,到时候我撮合一下,你到时候也别傻了,给她买点小礼物什么的,我看她挺喜欢吃的,你到时候精明一点。”

  “好...”

  李海福话还没说完,一声爆鸣从会场里传出,接着又是好几声,人群被吓的四处逃窜。

  李海福与吴季商意识到不对劲,立刻打开车门拔出腰间的手枪,借助着玻璃大门外的花台进行掩护,向会场内死死的盯着。

  〈老吴,你们那边立刻组织恐慌的群众疏散,其后看管住,别让可疑人员搞幺蛾子。〉

  吴季商拿起对讲机回复了个〈嗯〉,关了对讲机,抱怨到:“妈的!怎么可能控制的住,什么都往我身上挂...”

  不久,吴季商感觉自己迷迷糊糊的,不断的有人来看完自己,有自己的同时,有父母,有妻子和儿子,李海福来看的时候,吴季商似乎听到了李海福说自己还没给他说媒。

  “...你小...子...”

  吴季商迷迷糊糊的醒来了,他依稀的记得有很多人来看过自己,他认为自己是记忆错乱了,可能是创伤后遗症。

  “啊!...”

  他想起身,但他的左后腰和头都很疼。

  吴季商侧着身子,看了看病房,这是一个单间,眼看在窗台那边的那个果盘,里面的橘子已经腐烂了。他挣扎着想起身,但伤口依然很疼,他按下了传呼机,呼叫着护士,一连三下,都没有回应,他不理解为什么没有人来管自己,他拔掉手上输液的针管和查看生命体征仪器的接管。挣扎的下了床,摸着墙壁,慢慢的,如小儿学步一般走到了窗台,这里果然有糖。吴季商靠在墙上,抓起一个糖咬开包装就往嘴里送,一连吃了十颗,吴季商把剩下的七颗揣进口袋,坐在床上,缓了许久。

  吴季商过了许久才起身,他慢慢的适应着身体,打开房门,外面一片狼藉,不知发生了什么。他向着走廊尽头走去,一般的厕所都在那里。扶着墙走,吴季商的脑袋还有些昏,一个不注意,撞倒了走廊上的一个吊瓶架,旁边的房门顿时响起了敲门声,吴季商艰难的爬起身,试着开门,但门已经被锁住了,打不开,吴季商想试着撞门,但虚弱的身体让他没有力气去撞这门,只能贴着门说自己去找钥匙来开门。来到厕所,一个一个的打开水龙头,都没有水。但真的很渴,他知道对水的渴望,会让自己变为一头没有思想的野兽。

  他打开了坑位门...

  “想不到啊...真有水...”

  喝饱了水后,饿意也是浮出,吴季商看了看坑位...没吃,吃的糖。出厕所后,这会已经好多了,走路也能勉强支撑了,走到挂号窗口,里面两个人都被捆在了椅子上,一个是护士被爆了头,另一个是士兵,应该是杀了护士后自杀的。

  吴季商从窗口拿到了一长串钥匙,和一张纸「如果有人发现了这个医院,请快跑。我们已经来不及锁上所有的病房,他们都会变成丧尸,如果你想活下去,那请你用绿色的钥匙打开这扇门,这里面有些物资,这是我们能帮到你们的全部了,离开这座城,去新和。」

  丧尸?这颠覆了吴季商的认知,因为这种东西只在影视作品中出现,根本不可能出现在现实生活中。吴季商打开挂号台的门,护士和士兵也开始扭动起来,吴季商被吓的贴到了墙上,两人太阳穴上也有弹孔,这显然不像是装的。吴季商小心翼翼的拿起地上的那把手枪,检查了子弹,还有两颗,又从桌子下拖出一个背包。他迫不及待的打开背包,里面有面包和饮用水,还有一盒手枪子弹。吴季商开心的笑出了声,数清楚后,他决定把九个面包分成三天食用。

  吃着面包翻找着挂号室,想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没了,只找到了两支笔和一个本,吴季商把笔揣进口袋,把本放进了背包,背着包回到自己的那间病房,果然在这找到了自己的手机,没有电了。吴季商休息是好一会,给枪上满子弹,背着包准备离开医院,这医院可能已没有活口了。一出医院一看,浙大二附院,他准备先回杭州公安局看看,毕竟距离杭行路挺远的,要徒步的话要走好几个小时。

  一路上吴季商都没看见人,城里空空荡荡的,路边的汽车,共享单车,天很昏暗,看起来要下雨了,但不是特别冷,只穿了一件病服也能支撑。

  一路走,路过了一座座高楼大厦,看着这原来热闹的街道,人来人往的农贸市场,吴季商心里不禁惋惜。路过一所回民小学,吴季商撬开了警务室,在应急包里找到了两针吗啡、一卷绷带等,一针吗啡下去,疼痛缓解了许多,就着绷带和酒精就给自己把腰上的旧绷带换了,虽然脑袋晕乎乎的,但吴季商依然牵强的上路了。

  走到公安厅,本想碰碰运气的吴季商打不开门,若是要慢慢走回交通局,那至少还有二三千米的路程。他坐了一会,在地上拾起一块砖,狠狠的砸向玻璃门,那玻璃门上只出现了一个小印子,没有别的,这到是吧他的手震的有些麻了。可能是吗啡的效果吧,也可能是太久没运动了吧,他现在走几步就累,这可不是他原来的身体素质。

  再次启程,他一边赶路一边查看路边的汽车,在路过一辆皮卡时,吴季商看到里面有一只丧尸,嘶哑的低吼声从车窗内传来,丧尸不断的拍打着车窗,渴望着新鲜的血肉。吴季商四处观察了四周后,确认没有其它丧尸后,举起手枪对准丧尸的头。

  “对不起,但我必须这么做...”

  在深呼吸三口气后,一枪打在了丧尸的额头上,丧尸仍然在嘶吼着,吴季商又对着丧尸的头部开了一枪,仍然在拍打着车窗。但枪声已经吸引了其他丧尸,吴季商看到远处来的丧尸,对着丧尸又是两枪,这次丧尸再没有了动静。吴季商不敢耽搁,拿起地上的石块砸向车窗,把车窗砸碎后,用车内的钥匙发动了车子,这才打开了车门,把那丧尸拉下车子后,立刻上车关上了车门,看着远处赶来的丧尸,吴季商不想节外生枝,浪费子弹。在检查了车子的主要功能正常后,吴季商随即发动车子,向着公安局赶去。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没多久,那只丧尸的一只手指又开始抽动起来。

  吴季商没话几分钟就到了杭州公安局。好在警局还有备用电源,扫脸把门打开后把车开进了充电桩车位,给车子充电。再次扫脸进入警局后,吴季商拉开了保险机,慢慢的向着工位走去,这里在撤退时依然有很多东西没来得及带走,虽然吴季商没打算在这找到枪,但能找到一些物资和工具也是好的。

  四处凌乱的警局十分的安静,安静的可怕。吴季商不准备打开灯,虽然他人已三十五了,但也看过一些科幻电影。在拿到自己的警柜钥匙后,打开自己的柜子。果然,自己的东西还在。拿起那只手电筒,还有数据线,先给手机充了电。随后把贴在柜门上与妻子和儿子的照片用小刀刮了下来,揣进口袋。换上自己的警服,又脱了,只拿了自己的警证。柜子里没有其他对生存有用的了,现在想想,真的恨啊,为什么自己不抽烟,抽烟至少还有个打火机...等等,打火机...吴季商想到了什么。

  他跑到杨楚蒈的办公室里,果然让他翻到了一个打火机,不仅有打火机,这还有个充电宝呢,吴季商也是比较高兴的。

  搜索完了整个警局一层也没找到很多有用的东西,但是遍地的纸本收集了不少。在打开后备粮库时,里面早已经没有什么了,只有落在地上的几罐黄豆罐头,但有总比没有好。

  夜晚,吴季商没有点灯,只是默默的看着外面的天,在想着什么。本想试着联系家人,但没有信号,危机已经爆发了四个月了,自己也昏迷了四个月,他不能相信的是,自己正是壮年,头部受伤和腰部受伤怎么能昏迷四个月,除非自己脑袋坏了,但又没失忆,真不理解。更不理解的是,重武器呢,核弹呢?这丧尸再厉害也是肉做的,怎么也能解决吧。难道军队和政府崩溃了?这不可能。一个个问题冲击着他的大脑,很多问题他始终无法理解。

  然然红旗被旭旭升起的朝阳照射,映照在吴季商的脸上。吴季商缓缓睁开眼睛,打开车门,疏散着一身的酸痛。在做完准备活动后,他吃了半罐黄豆和一个面包,今天他要回家看看,警局的二楼被上了锁,这想上去也不容易,不如先回去看看。

  一看充电桩,没电了,警局的备用电源也没了,吴季商庆新自己昨天夜里没有开灯,不然那就白白浪费了不多的电力。刷脸是刷不开了,吴季商只得用消防斧撬开警卫室的门,在里面找到了大门钥匙,在推开大门后,吴季商才得把车开出去。一路上并没有遇到多少丧尸,只是凌乱的车辆,和倒塌的树木成了阻挡吴季商的绊脚石。吴季商也感到奇怪,偌大的杭州城为什么会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丧尸呢,这不怎么合理。

  回到名城,小区的门都不用开...已经被破坏了,走进小区,一幢与二幢像是被大火清洗过。把车子开过时,吴季商闻到了阵阵腐烂的恶臭味。吴季商上调了窗户,吴季商慢慢的行使在路上,但车顶被什么东西狠狠的砸了一下,随后身边也陆续落下几只丧尸,他们的身体极其硬朗,不知是从多高的地方落下,反正没多大的事。漆黑的血液从车顶划到车窗,吴季商打开雨刷,刷掉了那黑血。“pen”一只丧尸落在了车子的后座玻璃上,吴季商这才意识到这里的丧尸在往下跳来扑他的车(不是他的)。一脚油门踩到底,直接起步飞到底。一百来米的距离,愣了给他开出了速度与激情的感觉,停在自己楼下,一开门就快步跑向紧急逃生出口,一开门,吴季商懵了,一个楼道,全是丧尸,吴季商把门一关,撒腿就跑,但一想,又捡起地上的一根铁栏杆插了上去,回到车里,吴季商拿起枪,有些绝望。自己的妻子、儿子、父母、妹,不知他们是否还活着。

  过了许久,一声枪响后,丧尸们一步步逼近,但车内再没有动静。

  ……

  新元元年元旦(公元二零二八年元旦)

  吴季商披着一件老旧的军大衣在中山南路的一家百货大楼寻找着物资,天很冷。那一枪没有要他的命,枪炸了膛,子弹顺着耳边擦了去,当时就后悔了。平复了心情后,顺着楼层外边的窗沿爬到了三楼,在三楼的紧急逃生出口偷偷看了看尸群,并没有妻子儿子的身影。家里也没有,根据多年警察的经验,他们应该是离开了,因为许多衣物都不见了。但在离开时,吴季商的伤口撕裂了,还摔断了左臂,一直在长桥这附近苟活养伤,这一年里,他靠着儿时下田的经验,在西湖边上种了一二亩的水稻。只是收成不好,只打了五百多斤谷子,就是这还因为受潮和老鼠而少了一百斤。

  但是,寻找家人的决心让他有了活下去的理由,在九月的一天,一架飞机在杭州上空撒下了许多传单,根据那飞机的速度和大小,吴季商认为那是一架训练机。从南边来的,这就证明南边有一处大型的避难所,至少哪会有政府的存在。

  「别放弃!要相信我们,幸存者。」

  这是传单上的内容,吴季商一只把他带着身上。在把这个百货大楼搜寻完后,吴季商就准备去南方了。

  吴季商在二楼找到一箱黄桃罐头,这在末世是相当不错的维生素来源。在翻找一番后,吴季商没有发现其他有用的。开上一辆货车就离开了,这是在一个商场外找到的,他把这车的驾驶室和后边的货箱切开了个小门,在货箱还弄了条向上的梯子,货箱内有水箱,有炉灶,还有一张不大的床,还留了很多看见来摆放其他的,虽然拥挤,但却齐全。(货箱宽两米,长三米,高两米)

  在回自己窝棚的路上,吴季商开的很慢,这样可以省些电。他拔出腰间的长刀,下了车,前面十米的地方有摇摇晃晃的丧尸,满身是伤。还没等吴季商上前,就倒地了,吴季商小心翼翼的上前,用棍子扒开胳臂,看到了那人的脸,一个活人。

  吴季商连忙打开门把男人背上了车,给男人检查伤势。他受了很严重的烧伤,右脸算是毁了,吴季商不是医生,只能用酒精简单的消了毒后简单的用布条包扎一下。把人代会自己的窝棚,吴季商把他抱上了床上,拿来了一只苯唑西林钠给其注射,在脱下他衣服时,右臂也被烧伤了,不仅有烧伤,腰上还有几处刀上。简单的处理后,吴季商也无济于事,只能祈祷他能活下来了。

  离开窝棚,吴季商把自己准备了一年的物资装上了车,慢慢的,天就黑了。吴季商坐在湖边的观光栏上,喝着一瓶啤酒,看着西湖的夜景。旁边的鱼竿动了,吴季商也不慌不忙,只是慢慢的把鱼就提起来了,今天他没想钓鱼,只是为了玩玩,因为昨天的那条鲤鱼已经够了。

  盛出一碗鱼汤,给那人送去。昏迷之下,也只能喝点汤了。吴季商刚吃完饭,只感觉不对劲,因为刚刚吃饭时,隐约听到枯叶的声音,现在又听到鸟群飞动的声音,这明显很奇怪,吴季商拿起鱼竿旁的枪(五三式步骑枪),警惕起来。昏暗的夜里只听见他拉动枪机的声音。

  ——咚

  吴季商的头被狠狠的砸了一下,吴季商向前一个翻滚。刚刚的那一棍让他头昏目眩,视线模糊,不多时,他就晕了去。

  等他再次醒来,已被铐在观景栏上了。吴季商的头很疼,许是那一棍敲出了他的旧伤。摸出鞋里手铐的钥匙,打开手铐后偷偷的来到自己窝棚门前。小心翼翼的准备打开门。

  ——咔嚓

  一声手枪的保险声让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都国人...把枪放下...”

  没说话,吴季商只能双手抱头的蹲下。根据自己影子,他推断对方只有一米三左右,在耳边能听到保险机的声音证明离他很进,可能就在脑后一米左右。思考良久,他...

  “背对着我,去左边那颗树哪。”

  吴季商只能缓缓起身,突然趴下,一个扫堂腿,把那女孩踢倒在地。

  ——啪

  一声枪响在杭州城内各位的响,吴季商迅速夺枪。把女孩的手用手铐铐了起来。女孩哇的一声就哭了。

  “哭什么哭,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杀了我!”

  “我...我...我...”

  吴季商把他铐在窝棚的柱子上,自己走进了里屋。不一会就走了出来,手里还有一杯水和两个饼。递给女孩,女孩不是很好意思。吴季商也没有惯着,坐在一边就吃了起来。女孩看着吴季商吃的很香,口水就止不住的咽。

  “你叫什么。”

  女孩没有说话,眼里还泛着泪花。

  “哭什么哭,我有欺负你?”

  “以大欺小...这...”

  “你要是不想杀我,我会把你烤起来?”

  吴季商又把手里的饼递给女孩,女孩把头一背,不理他。

  “你不吃我可去钓鱼了。”

  说着,吴季商就往湖边走去,坐在那边上向湖里抛撒着饵料。一直钓到中午,吴季商已经在湖边把鱼内脏清理干净了。

  他在哪提着鱼问:“你说啊...这鲤鱼炖汤,这小的草鱼用来烤怎么样?”

  “关我什么事!”

  “嘿,我觉得不错。”

  吴季商一边架着锅煮饭,一边煮着鱼。从那货车里搬来一只小的烤架,烤起了鱼。

  闻着味,女孩的口水直咽。她两天没吃什么像样的东西了。

  不多时,吴季商的饭煮好了,再拿出一个碗,盛上一碗饭给了女孩,还解开了她的手铐。

  “吃点吧,毒不死你。”

  女孩默默了许久,说:“屋里的人...”

  “看他自己,实在不行就看天,看造化。”

  “......”

  “他你谁?”

  “我...哥...”

  吴季商上下打量了一下,说:“不像吧。”

  “同母异父...”

  “先吃饭吧,如果你想救他,那你就老老实实的。我不是什么恶人,我只是...”

  女孩一惊,感觉心头一震,颤颤巍巍的说:“你...你不会是...”

  “不会是什么?”

  “不会是什么躲在外面脱离组织专门杀小孩的变态杀人狂吧!”

  女孩说的很快。

  “想什么呢,是你威胁我生命安全在先,怎么成我了。”

  女孩没有说话。

  “先吃饭,吃了等下问你些事情,你要是不想你哥死,你就乖乖听我的话。”

  女孩犹豫了一下,只得上前吃饭。简单的午饭后,女孩主动收拾起来碗筷。吴季商没有打断她,只是端了一碗汤进了窝棚,没有让女孩看到就关了门。

  等他要再出窝棚,这次他只开了一条缝隙,见女孩在哪整理已洗好的碗筷,他这次走出去。他手里拿着一个小本,往椅子上一座,示意女孩坐在他面前的小椅子上。

  “你叫什么名字?”

  “熊欣思...”

  女孩有些拘谨。

  “屋里人呢?”

  “熊兴哲...”

  “写下。”

  女孩接过吴季商递过来的本,在上面写下了他们二人的基本信息。吴季商看着她如此熟练,大抵是猜到了。

  “你们那个营地叫什么名字。”

  “我们...”

  吴季商见熊欣思有些害怕,突然才反应过来,她只是一个九岁的小女孩。

  “你原来的那个营地叫什么?”

  虽然还是一样的问题,但这次吴季商明显温柔了许多。

  “新南营。”

  “新?新南营?”

  “有那么多重武器,怎么可能会被攻破。飞机坦克重机枪是拿来干什么吃的。”

  吴季商不敢相信,一个数十万的集中营就这么没了。

  “它们无处不在,里外都是,人们恐慌的嚎叫,到处都是撕心裂肺的惨叫。混乱的人群让军方无法开枪,政府无法管理...”

  “没有隔离区?前面那几次疫情不就做的很好?”

  “专家说这些病毒有潜伏期,而且核酸检测下,大家都携带了这种病毒。”

  “算了,不说这些了。你知道怎么用枪对吧?”

  “是...”

  “好,那你在这守着,这是钥匙,里面有米和一些罐头,你自己看着吃。”

  “你...”

  “我去一趟,至多二天就会回来。如果我二天没有回来...你就一枪结束你哥的痛苦,他活不久了...”

  熊欣思没有哭闹,只是说:“快些回来。”

  “...嗯...”

  吴季商开上一辆小车就向着东边开去了。他本不想去的,但熊欣思说她或许知道自己妻子儿子的下落,毕竟末世医生何其珍贵,顺着找去,或许能找到。作为交换,吴季商要尝试着救活熊兴哲,但偌大的杭州城内手术药品和器材早已在大撤退时就已被搬空。现在只有一个地方能去碰碰运气了——浙大附一院。那里的丧尸很多,多到令人头皮发麻。

  到了医院南的一处,停好了车,吴季商装了两瓶水和一罐黄豆罐头就下了车。车里的步枪(五三式步骑枪)犹豫片刻后还是决定带着。腰间别着一把手枪,一盒子弹,一把短刀,一把长刀,这就是全部了。

  在未进医院的大门时,吴季商见到保安亭内有大量的霉菌,椅子上的一朵蘑菇竟有半米来高。很难想象,这蘑菇到底吃了什么。在他准备用铁丝打开这铁门时,保安亭里就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响声,扭头一看,那蘑菇下边一只干瘪的手在哪缓缓的动,试图起身。低沉的嘶吼声不停的在吴季商耳边吹着,但吴季商早已习惯。打开铁门,一只丧尸就扑倒了吴季商,一个侧翻,吴季商就把丧尸按在地上,把丧尸手臂按在嘴,拔出短刀刺向丧尸小脑,丧尸的颅骨用刀是刺不穿的,只能这样让丧尸失去行动能力。

  吴季商起身用布擦过刀后,拔出了长刀。这比短刀好用多了,打开保安亭的门,一刀刺死了里面的丧尸,这里充满了霉菌味。拿上里面的防爆盾,这玩意是真的好用,原来一直找不到,现在看到了是绝对不能放过的。

  吴季商试图打开医院的正门,但看到那把大锁,吴季商还是决定去看看有没有别的路。爬上一颗枯树,一跃,跳上了那二楼,这里的窗户没关,就着这个窗口就进了医院。病床上有一凸起,掀开是一个蓝绿色的肉球,恶心极了。

  这是一种感染的细菌,它们会在尸体是聚集,吃完尸体后若无法转移就会原地休眠。在打开房门,走廊上没有一片混乱,反而比较干净,只是地上有些脚印。这些脚印并不混乱,很有秩序,一看就专业。打开对面的房门,一只丧尸以发霉,这边并不向阳,这只丧尸身上的霉菌已差不多把它吸干了。吴季商关上了门,这种丧尸并不好处理,还容易导致真菌感染。

  ——砰

  吴季商一个翻滚翻到房间里,刚刚那一枪明显是放歪了。听这声音的响度,可能是在走廊中间的楼梯口放的。把长刀握在右手,左手拿着手枪,随时准备搏击。

  ——砰砰砰

  吴季商只得帖在门边的墙上,又是几声枪响,一颗子弹从他的脖子边擦过,差一厘米就没了。吴季商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门一开,一刀砍去,把那人的枪打了下来。手枪抵在那女人的头上,吴季商没有杀她。

  “你为什么要向我开枪...”

  “要杀就杀,问...”

  ——砰

  一枪,打在了女人耳边。在狭小的空间里,枪声震的女人耳鸣。

  “我再问一遍,为什么向我开枪。”

  “......”

  “你要是再不说,那我就把你手脚打断,这一开枪这附近的丧尸都会往这来,到时候我让你生不如死。”

  “要杀就杀。”

  “好。”

  吴季商把女人的手用手铐铐在了一旁的床脚上。两个手都是,没错。

  “你好好待着吧!”

  “你!你...”

  吴季商把门一关就走了,突然的变动让他只能加快脚步,拿上刚刚那女子的五六式(五六式冲锋枪)就匆匆来到护士站,这里有医院的结构图,两枪打死那里的丧尸,撕下墙上的地图。

  医药房在三楼,一路走去,这走廊边的房间不停的有嘶吼声。喝了一口水,吴季商就匆匆的往楼上跑去。寂静了一年的杭州城经不起这接连枪声的热闹,几乎全城的丧尸都沸腾起来,欢迎着这个不速之客。

  吴季商已经不能再管这么多了,开枪杀着走廊上的丧尸。两三枪一个,一只大空了一个弹匣。冲锋枪打完了就打步枪,步枪完了就用手枪。一直来到医药房,找到吗啡和一些麻醉剂就连盒一起装进背包,在拿了一些酒精和一套手术工具就匆匆离开,跑到门口,又跑回来拿了两盒吗啡和青霉素。

  一路跑到刚刚那个房间,打死聚在门口的两只丧尸。进门打开手铐,拉着哭哭啼啼的女人就向外跑。

  “拿着你的枪!”

  把枪递给女人,女人已经被吓傻了,看着手里的手枪不知道怎么用。

  “你打我就知道,不知道打丧尸?”

  来到窗口,吴季商看着下面先赶来几只丧尸。吴季商把背包递给女人。

  “拿好!”

  一跃跳到树上,又跳到一辆废车上。那群嗜血的野兽也扑了上来,拔出长刀,先刺进了一个丧尸的小脑,又砍掉了一个丧尸的头,再刺死另外一个,但刀卡住了。跳下车,抄起地上的砖头就向向着剩下的一个丧尸的头砸去,扑倒丧尸,直到把头砸碎。见四下没有威胁后。

  “把包丢下来,然后你在下来。”

  女人本想先把包丢下去,但房门眼看要被丧尸撞开,女人尖叫的就抱着包跳了下去。吴季商一把把女人报住了,幸亏楼层不高,也不是特别重(女人??+背包15Kg),不然手是真的要断。把女人放到地上,拉着她的手就向着车子跑去。门口的那只丧尸也已经爬了起来,吴季商把短刀从它口子插进了丧尸的小脑,它又躺下了。上了车,吴季商就开着车向着自己的窝棚开去。一路装上好几个丧尸。到了窝棚就看见窝棚外有两个丧尸躺在地上,吴季商停了车就抄起窝棚旁的铁锤敲碎了两只丧尸的头。

  打开门,里面女孩神色紧张的拿着手枪。

  “欣思?”

  “小蝶姐,呜...我以...”

  “别以为了,快抬着他上车!再不走就开不出去了,那群丧尸要不了多久就会到!”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科幻小说星际文明小说

深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