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侠捕姜盛松

侠捕姜盛松在线阅读

侠捕姜盛松

飞木易

悬疑·侦探推理·2.32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3-30 13:37

《侠捕姜盛松》系列有三部曲,由从后往前叙述,讲明姜盛松如何利用超凡的智慧与过人的胆识,来融化职业生涯路上途遇的种种诡异事件。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不速之客

  楔子

  赤心侠胆日月鉴,忍将玉足踏破鞋。

  抵尽冷风扬国威,却逢内毒逐凉栖。

  北宋仁宗年间虽为太平未有战乱,然此国泰民安背后有人不愿安详度日,因而便萌生邪念,引发一桩又一桩令人心惊胆颤的血案。

  小圣哥,原名姜盛松,江湖人称“圣手侠捕”,同时就任六扇门中刑部主事一职。

  不幸的是,在一起“窃玉案”的调查过程中,小圣因所获线索比某些高管多了些许,便被判下了“莫须有”的罪名,革职遣返回乡去了。

  而此次,一起骇人听闻的连环杀人案在豫、徐两州出现,朝廷动用大量人力调查此案却始终一无所获,这使得远在商丘准备混吃等死的小圣不顾安危,决定重操旧业,与这起案件的幕后主使人,做最后一场博弈………

  楔子完,正章开。

  夜黑风高,漫天飞雪,三人悠悠行于“白床”之上。中间那位披着斗篷,戴着兜帽。左右两位的寒衣虽不逊色于他,但却冷得要依附于他。

  银装素裹的大地,为他们隐隐照亮这片区域,此乃一处村落。

  不见村民欢,不闻村民乐,唯见尸骨遍地,鲜血染红了白。

  三人至一所破败不堪的茅屋推门而入,顿时股股刺鼻的腥臭味迎面扑来。

  男人轻抖下身子,使飞雪自双肩散落。遂将悬挂在腰间的布囊揭开,从内掏出一小短木筒甩了甩并取下其盖,深吸口气拼力一吹,小短木筒首处便赫然升起一缕火光,以照明之用。

  此物乃古代打火机———“火折子”

  屋内四口皆遭杀害。本该活蹦乱跳的一个娃娃,此刻却躺在冰冷的地板之上,脖颈刀伤经过窗口透进的风霜洗礼,已全全凝固。

  墙角边长条桌上趴伏着个早已咽气的男子,男子右手下地面有把菜刀,也许生前做过反抗。

  灶房中俩女人殁在其中,面色惨白,一老一壮。死相异常干净,同那娃娃一般,只是脖颈处有道极其利落的刀痕,再不见其他。

  男人将火盖灭,与左右二人行出茅屋。但却不想方出茅屋行了不远,便偶碰一头戴幞帽,一身淄衣的持刀捕头。

  借着雪地反射的白光定睛瞧去,方知是六扇门中人,后随五六个侍从。

  持刀捕头将黄铜油灯提起,向他三人探了一探,遂惊道:“姜主管?您何在此处?”

  小圣定睛一瞧,愣了小刻,遂道:“你是陈兄弟?”

  见持刀捕头点了点头,小圣无奈道:“听闻豫州一代频频发生连环杀人之案,官府又无对策相应。我只好再拾起这一重担,为朝廷分忧分忧了。”

  持刀捕头紧皱眉头担忧道:“可主管您现已被革职,若贸然介入此案,恐会……”

  小圣道:“我自有一番道理。”

  小圣微微一笑,又道:“陈兄弟,我现在已非当年做官之时,不必再称呼我为主管了。时间紧迫,你我二人少谈多做罢。”

  小圣话毕,二人环顾四下,捕头便安排“仵作”(收尸人)将案发现场清毕后,出了村子,至北边村口马车处,又同出村相送的小圣并左右二人告了别,则入车中,疾驰而去。

  却见南边村口,规整大气停放着辆精致马车。

  那车顶是用金色丝绢加以点缀覆盖,并环环紧扣在上,四边围满一圈琉璃吊坠。因鹅雪已将覆盖车顶的丝绢淹没,故而只见得其一丝颜色罢了。车厢是用上好杉木筑成,坚固无比;拉车的是由两匹雄壮白马,它们各自穿戴上了马铠,因此在这冰天雪地不曾冻着,再观之体态,也不曾饿着;整节车厢较大,活似间小配房。

  三人步至车前,先是喂了两匹白马,后至马车一侧,又缓缓掀起门帘,跨入车内。

  里间倒也轻巧,三张小塌依次摆放在角落,配仨玲珑方形高枕于床头,再铺几床朴素无华的棉被覆之;中间立着张用黄松木而造之方桌,桌上安放着一盏油灯,而方桌的四面则摆放了四把小凳。

  却说小圣入了车内,便见那盏油灯上一簇火苗摇摇曳曳,遂忙上前用手掩住,这才将其稳定下来。

  他脱去斗篷,身后二人替之接下。

  小圣回首问道:“听闻应天府虞城李家,宁陵吴家又出此案,惨遭灭门,卫郭,可有此事?”

  原来那卫郭便是替小圣持衣的其中一人,他生得神采奕奕,膀大腰圆;两弯平粗眉,一双豹环眼,令人观之畏惧。在旁的是其胞弟,名为卫明,生得似白面书生,肢细身长;两弯柳叶眉,一双瑞凤眼,好不叫人心疼。

  卫郭回道:“小圣哥,确有此事,前些个日子咱就同明儿前去宁陵探查过。”

  小圣道:“如何?”

  卫郭道:“奇也奇了,街里街坊的都细细盘问过了一番,一时间都说不知这吴家怎么就突然没了。”

  小圣闻之,心中思虑,只得将在任刑部主事之时,楚丘县王家的“失玉案”暂且放上一放,亲赴虞、宁两地调查一阵。

  次日辰时一刻(七点十五分),扶光渐显,寒风透过门帘而至,使小圣不禁一颤,被其从梦中叫醒。他侧过身子坐将起来,徐徐展开双眼,向外柔声道:“你兄弟俩辛苦了,去歇息吧。”

  唯闻一声令下,马车已然止步,小圣穿戴规整斗篷,扶了扶衣襟,掀开布帘下车,便恰同离了驭位的卫氏兄弟迎面碰上,遂问道:“已至何处?”

  卫明回道:“此地度河过三里,便至虞城。”

  小圣闻罢,踏上驭位,代至虞城……

  至虞城门下,因初晓而使城郊无声无人,小圣此时已放缓马车,犹恐惊扰了城中百姓去。他向守城侍卫亮明身份,侍卫瞧见小圣掌中持有的六扇门令牌,便放下心来,挥动右臂示意小圣进城。

  城内非同郊外一般寂静,唯闻城北一座偌大的府邸外,不知何时咿咿呜呜似乎传来人的抽泣之音,小圣顺声而寻至那府邸处。

  府邸远观宏伟壮丽,近看倒狼藉一片。只瞧门外瘫坐着头缠白布,一身素衣,细看之下早已哭肿双眼的一位青年男子。小圣将马车稳稳停好,固定缰绳,向还在呜咽的男子行去。

  至身前,关怀道:“叨扰了,不知此府可是李‘承务郎’家?”

  男子并未睬他,仍抽泣不止。

  就算漫天飞雪将他淹没,也没能阻止他内心深处的痛楚,这使小圣鼻头不免一酸,很不是滋味。

  小圣不再多问,只是无意瞅见府门前未贴封条,便顿起疑惑。

  “这位不是威风堂堂的姜大侠么?如何有了兴致来此弹丸之地?”

  却听府内传来一声犀利尖锐的声音,打破了还在思索的小圣。只见一位中年男人飘逸洒脱的跨出府门,并将手中折扇展开,似笑非笑的出现于他面前。

  小圣见此,眉头忽然微微一挑,便快步行至那人面前,行礼道:“不知是巡抚大人至此,草民有失礼数,还望大人赎罪。”

  巡抚冷冷一笑道:“哼,倘若你果真懂些礼数,便不会出现在此地啦。”

  随后,他便一转态度,怒目圆睁道:“本官来问你,你一个革了职的小小刑部主事,不去隐居山林安安稳稳的过逍遥日子去,又重出江湖做甚?!难不成想与本官夺功?!”

  “草民不…”

  “此案已有本官介入,就不劳姜大侠费心啦。”巡抚打断小圣的话,并刻薄道。

  巡抚言罢,大手一挥,得意洋洋的从小圣身旁走过,身后随着大批侍卫。

  此时,在雪中抽泣的青年男子突然起身,立马奔至那巡抚面前,跪地痛哭道:“求大人尽快查明此案,为我表舅报仇雪恨,也不妄我表舅的锦帛之恩呐。”

  “你这个贱民!在胡说些什么!乱棍打死!乱棍打死!”巡抚一边指向男子,一边慌忙看向小圣,道。

  小圣忙上前制止,却遭几名侍卫阻挡。无奈他现已是戴罪之人,不好与官府抗争,只能眼瞧着男子被打得连滚带爬。

  好在巡抚不想闹出人命丢了官颜,遂及时收手,男子方幸免于难。

  小圣见巡抚等一帮人行远,便匆匆奔至那男子身前,将他搀起并询问道:“敢问这位好汉,你方才所说的表舅,莫非就是李‘承务郎’李顺?”

  男子抹去眼泪,点头道:“不错,在下是他的远房亲戚,在老家得知表舅遇难,特来奔丧。”

  小圣摸了摸自己的一字胡,道:“在下方才又听好汉说什么‘锦帛之恩’,是何意思?”

  男子哑口无言,身子也在不止颤抖。

  小圣微微一笑道:“看来此处并非谈话之所,好汉若有苦恼,可与在下车中一聚再说来我听,定当为好汉做主。”

  男子应了小圣的话,随其一同来到车内。

  “卫氏兄弟,将刀放下。”

  “那位好汉是我从城中结识,若能向他打听打听,兴许可以得到一些线索。”小圣摆了摆手示意卫氏兄弟冷静,道。

  卫氏兄弟听此,皆收刀而回,小圣遂领男子往方桌小坐。

  待男子坐罢,小圣道:“烦劳好汉与在下说明。”

  见男子还不敢开口讲话,小圣便柔声笑道:“好汉不必害怕,在下姓姜名盛松,曾就任汴京六扇门中刑部主事一职。此次出山,是为了调查最近满城风雨的连环杀人案。”

  “你便是人称“圣手侠捕”的姜盛松?有何证据?”

  小圣苦笑一番,将六扇门令牌从腰间解了下来,道:“这便是证据。”

  “放屁!江湖上谁人不知侠捕姜盛松已被六扇门革职?一个革了职的人,怎么还会有在任时期的令牌?”

  小圣眉眼微微收紧,细声道:“这位好汉倒是话多懂得也多。”

  他又道:“在下虽身负重罪,被六扇门除名革职,但六扇门上下无不认为在下是被奸人所害,总有一天会回到六扇门,故而未有收去在下的令牌,仅此而已。”

  “可是……”

  “这位好汉,在下请你上车可不是让你来闲谈的,请不必再啰嗦,回答在下的问题吧。”小圣打断男子的话,并作揖道。

  男子被小圣此话惊到,便不再多问,只道:“请大侠恕罪,在下过于谨慎了。说到这‘锦帛之恩’,还要从一个月前讲起。

  那日,在下受邀参加表舅生辰,可正当大寿进行到一半之时,表舅突然说身体抱恙,想往后堂歇息片刻,临走时对在下还小使了个眼色,在下立马明白,遂同表舅入了后堂。

  到了后堂才发觉虞县的知县、巡抚也在此处,表舅见到在下,一展笑颜,忙引我向那二位大人介绍,说我比他三个儿子都要聪明伶俐,做事令人放心,可以委以重任。

  “什么重任?”小圣瞳孔瞬间放大,惊道。

  “用上好的锦帛以作书信,再让我纵马至宁陵交给一位叫吴玉颢的大人,说这样便可保住那二位大人的性命。”

  小圣道:“可有如约送到?”

  男子道:“如约送到。”

  小圣挑了挑眉道:“可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

  见男子摇了摇头,小圣又道:“于是你送完书信一个月后,你表舅便被灭了门?”

  见男子点了点头,小圣道:“你可知宁陵吴家也惨遭灭门?”

  男子惊讶道:“那就是说!”

  “不错!这一封书信极有可能就是害了你表舅,和吴家的罪魁祸首。”小圣摸了摸胡子,道。

  小圣问道:“你可知书信内容?”

  男子道:“我怎会知晓?”

  小圣不再多问,遂让卫氏兄弟前往驾车,纵马离去了虞城。

  男子道:“大侠,咱们是去哪里?”

  小圣回道:“宁陵吴家。”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侦探推理小说

侠捕姜盛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