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栊在线阅读

朱栊

作家ecEFpL

玄幻·王朝争霸·6775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1-16 01:11

官场之中的明争暗斗。江湖之中的快意情仇。宗门之中的血热斗搏。爱与责任,自由和担当。我们在世间迷茫着,追寻这情感寄托,忙于爱情,困于自由,不甘平凡却也平凡,想的太多却也懂的太少。如果你无力,只能埋怨自己的生世,不甘于自己的能力,消极地活下去,我希望你能看看这本书。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与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女子音若小溪潺潺,清明悦耳,而面若桃花,眉眼弯弯,一双瓜子脸,浅浅微笑,吟诵着这诗篇,与丫鬟说话时仪态端庄,不失小家碧玉之风,又有轩荣华贵之色。

  丫鬟满眼星星,抬着头,满眼崇拜,期待问道“小姐,你念的是什么啊,感觉好厉害”

  女子身着一身淡青色的交领襦裙,两衽镶以云边,以青碧色为主,胸前微突,不失雅观,亦有端庄之色,回道“一首诗,描写爱情的,意思大概是女子对男子埋怨说,纵然我不曾去见你,难道你就不会写信给我吗?纵然我不曾去见你,难道你不能主动来吗?”

  丫鬟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问道“那是女生不喜欢他吗?为啥要埋怨,男生也不喜欢她吗,为什么不来找她”

  女子缓缓答到“男子是否喜欢我不知道,但女生是非常喜欢男子的,后面不说了,女子站着城墙上期望着男子的到来,说一天不见就像三个月一样”

  丫鬟回答“不懂,为啥爱情要搞得这么复杂,简简单单不就可以了”

  说完丫鬟下意识便看向小姐,有点心虚且附和的说到“虽然不懂,但感觉好厉害”

  女子看着小丫头神情,淡然一笑,没有过多说什么。

  女子看向丫鬟说道“问问博叔,我们到哪里了,离京城还有多远”

  丫鬟扯着嗓子便想喊,但看着小姐瞪了一眼便弯腰走出马车掀开帘子问道“博叔,我们到哪里了,离京城还有多远”

  博叔声音铿锵有力的答到“启禀小姐回京城还有三四天路程”

  马车内女子无奈喊到“行了博叔,在外面不闭这么规矩”想必女子已经不是第一便说这句话了

  博叔回道“是小姐”

  女子叹了口气,扬手掀开窗帘,举手投足之间都让气血十足的青年尚失理智,女子向外撇,一脸哀怨,这让京城的一位公子看到,怕是就算要天上星星也给她摘下来。

  窗外清风徐来,融进女子心间,外面道阔路平,一路来也算顺畅,夹岸绿树充裕,绿叶拍打出清脆的声音,也不禁让女子展露舒颜。

  后面马车疾驰而来,两树叶声也变得更加躁动,前面突然窜出一群人,各个拿着锋利的武器,排头的是一个手拿,银环大弯刀的汉子,五大三粗。

  拦路男子哈哈笑到,大喊到“爷爷是银环弯刀末恶,速速下来受死,好给你个痛快”

  一群小弟簇拥着喊道“下来,给你痛快”

  马车上博叔神情严峻看向后面对小姐说到“小姐,此战可能异常凶险,望小姐能够舍弃小脾气,等会打起来成乱快跑”又看向丫鬟“青鸟你曾受老爷恩惠,切莫忘记。你我都是烂命一条,望你在小姐危难之际能够护住小姐,以前对于你们过于严厉还望海涵”

  三人缓缓从马车上下来,博叔开口“银环弯刀末恶,没想到你会干起这种勾当,你可知小姐可是当今丞相最宠爱的女儿,切莫贪财丢了命”

  末恶笑了笑说到“我还没糊涂到自己要杀谁都不知道,博叔我也是欠别人一个人情,如果赔了我也认,博叔别逼我动粗”

  博叔看着突然笑起说到“行,那我把小姐给你,你可否放我一命”

  末恶想了想这和他听说的博叔有点不一样,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掌拍去向右边开了一出口,博叔拉着两人,手一送两人飞去十几米远大声喊到“小姐快跑前面有溪流声可能能遇见人户,若能见贵人还有的一救,照顾小姐十余年得幸无憾”

  一老头眼眶也有些红红,看着末恶说到“咋们各效各主,我也不祈求你放过,你来吧”说罢便双手并掌摆出架势

  青鸟看着此情况也顾不上别的,拉着小姐便开跑,此刻唯一的想法便是护小姐周全。

  女子双眼泛红,包涵泪光,鼻子一酸,没做出反应便被青鸟拉起,跑走。

  末恶狠狠说到“看什么看,追啊”

  小弟们听到便向女子追去。

  可博叔那能如他们愿,以身为线,越线者,一掌拍去便是昏死,大地凹陷,此刻银环弯刀末恶也不禁称赞不亏是铁掌文博。

  银环弯刀末恶一越,迎头一刀,掌与刀想撞,气体压缩,前来的小弟直接被震开,没修炼过的直接狂吐鲜血而亡,一旁树木直接被镇断。激烈打斗中还是有一小弟冲出去。

  小弟看向女子后背,猛的辉出一刀,丫鬟一惊,以身为盾,一刀下去鲜血直流,趴着地上,口中还念叨着“不要管我快跑”

  博叔看到这个场景,一惊,双子掌运功经管隔着十几米远,一掌拍去,那人亦昏死过去。可高手过招哪来空闲,那弯刀末恶一刀砍向后背。

  博叔倒地,背上一条红痕,双手从地上撑起,头仰天长笑,“哈哈哈”说到“你不会以为这就是我的全部实力了吧”

  两眼充红,肌肉隆起,血管膨胀,博叔虽摆出一副势不可挡的气势可他知道,他亦命不久矣,一人还好,可这有几十上百个人,他能拖一会是一会。

  女子不敢往后看,她怕回头就停下了,她怕回头他们做的努力就白费了,他怕自己在也没有以后了,这是对生的渴望,活着的时候不会有感觉,但到这一瞬间,什么想法都没了,只想活下去,树枝刮伤,荆棘刺痛,完全没有感受,裙摆挂住,便撕开,树枝挡住,便折断,透过树林外有光,有溪流声越来越近。

  拨开最后一片遮挡视线的叶子,是河水,对面是一片竹林,可惜没有人户,没有炊烟,他知道迎接她的只有死亡,她跪倒在地下,无声抽泣,直至晕倒。

  末恶追上了她,他没有笑只是说道“没有办法,我也是听命行事”

  末恶一刀劈下,就在要砍到之时,强烈的撞击声,他的刀被打飞了,而造成这一现状的只是一颗石子。

  远远河的另一头,一人负手站在竹林上,声音传过来如在耳边。

  男子道“扰我清净,滚吧”说罢边踏空而行,双脚如履平地,一身灰白色道袍,宛如谪仙人。

  男子看向末恶,说道“没听到吗?”

  末恶狠狠的说到“还请仙人不要多管闲事,我只是听命行事,不然不管你是那个宗门天骄都要葬送”

  男子一指向上抬女子边浮空起来,男子向竹林走去,望后面一撇,冷冷说道“要叫谁便叫来”

  末暑明轩,竹屋雅室,晓风清幽,占风驿(风铃)鸣。

  竹屋内装饰不过多但雅,不过明但清,一张竹床,一张竹桌,一张椅,一扇门,一扇窗,窗朝阳透光,门朝风透气,门窗同面,窗向桌,桌连椅,床背窗,可通过窗赏月观星。

  竹廊在竹屋右方,上悬挂着许多风铃,这算是为数不多的装饰品之一,颜色都为铜褐色,但大小不一,风一动,音响悦耳曲作,竹廊下长椅可听风赏乐。

  竹廊成单折形,出廊为小拱桥,下有小溪往坝,坐桥头可垂钓。

  竹屋内有槛,外有阶,出为枫树夹岸的小路,红叶铺路,直走向坝,中有一木桥,下有小溪,过为坝。

  坝内一大树,树下有一秋千,树上有一吊床,坝中心为一园桌,石椅。

  竹屋左有一室可烹饪。这一小区域前后皆为竹林无路可通,为自开辟小世界,无外人所扰,皆为清风明月,青雀小鱼。

  翌日,竹床上,女子盖着道袍,眼眶红肿,面色憔悴,脸上手臂脚踝都有划痕,但也不难看出其国色天香。

  女子惊醒,看着眼前的一切,想到昏前为救他而死的博叔和青鸟,痛心疾首,过了好一会,缓过来,向桌上看去,有一人,光打过来看不清,但能看到轮廓俊美,鼻梁挺拔,下颚线清晰。

  男子低沉嗓音,冷清淡漠,虽能看出年纪不大,但却给人一种仙人感觉,男子说到“你伤无大碍,昨日已为你运功调息,这是为你煮的淡粥,可养胃,补气血,你喝下过几日便能全愈”说罢粥如指引般飞向了女子,从开始男子便看向窗外,未曾回头。

  男子又说到“还有昨日夜晚我看你发抖难眠便借你道袍一盖,请小姐松手”

  女子现在才发觉自己从醒开始一直抱着这道袍,仔细闻一下发现又股竹子清香。

  想到这里脸上不禁泛上红晕,女子松开抓住道袍的手,那道袍便飞向男子而手中已有一碗粥。

  女子还想说什么,便被男子打断“先把粥喝了”

  女子坐起来,很优雅地喝起粥看向看窗外风景的男子,不知道想些什么。

  女子喝完粥,说到“谢仙人救命”

  男子回头看向女子说到“不必,只是你们扰到我清净”

  女子虽没有什么表情,但内心狂跳,没想到先生竟看起来只有20出头,并且面相相当出众,身材魁梧挺拔,若京城公子哥,小将军一般模样。

  女子开口“不知先生可知,我同伴两人如何”

  男人开口“死了”

  女子经管已经猜到,但听到结果还是不禁流下泪水。

  女子说到“那可否请先生为我,把两人遗体运过来”

  男子淡漠道“不可,我不会离开此片竹林”

  女子又说道“那先生能否送我过去”

  男子说道“不可,外有追杀你的人”

  女子脸色略有不悦,问道“那先生可否送我出去”

  男子还是说道“不可,外有追杀你人”

  女子无奈,想发火,但忍下了,深吸了一口气,对男子作揖,说道“还为请教先生名讳,我来自京城,是项丞相长女,项无忧”

  男子淡淡回到“我姓白”

  男子听到甚至眉头都没动一下,女子心一惊。

  无忧心中犹豫,过了一会,像是下定决心,双腿一跪,双手抱拳,头朝地,说到“白先生,我知道你肯定不屑于外物,但恳请你送我回京城,不管你要什么报酬我都愿意”

  无忧在抬头时,发现白先生已不在屋内,白先生其实在她说送她回京时便摇摇头,走出屋内了。

  无忧追着白先生走出了屋内,白先生脚步很慢,先是去了竹廊,坐到长椅上听风赏乐,期间无忧试图与白先生搭话,但却没得到任何反馈,无忧尝试找出口亦为找到,无奈便跟着白先生在闲逛。

  白先生听完乐,走向坝,坐石椅上喝起了茶,但茶壶没火,壶内却沸腾起来,给无忧看的一愣一愣,无忧本还想给她沏茶,却发现根本没机会,白先生喝茶的手法很专业,泡出的茶水茶香四溢,入口顺滑,回甘。

  无忧无奈并且坝内无多余的椅子,她便只能坐到秋千上,荡着秋千,无忧似乎想通了,反正是活下来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白先生看着无忧有些出神,那本是他想师姐时修的。

  无忧看着愣神的白先生,有些窃喜,心里想着还不是凡人一个被我的美貌征服了吧。

  无忧开口到“白先生今年几许”

  白先生回答“二十三”

  无忧有些惊讶,没想到竟如此年轻,然后说到“我今年都二十了”叹了叹气又说道“父亲都为我婚事着急,可是那些京城公子哥,良人已有归属,其他的又都是一些酒囊饭袋,品行不端之徒,哎这该如何是好”

  白先生只是轻微点点头,本来无忧是想暗示她还无归属,可看到他这没反应,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

  白先生走向无忧,说道“闭上眼睛”

  无忧听到这句话,也不知怎么鬼使神差的闭上了眼睛,过后才反应过来她为什么要听他的话。

  白先生伸出手,手指上冒出白光,拂过无忧被树枝刮伤的地方,脸上伤口便修复,变的光滑细腻。

  无忧伤口修复后,白先生便飞上了吊床,躺下休息,此时阳光温和,微风不燥,正是睡午觉的好时候。

  阳光渐渐退去,白先生是修炼之人早已辟谷,但秋千上还有一凡人早已饿得肚子咕咕响。

  无忧做这激烈的心里斗争,心想千万不能向狗男人服软,早已骂了他上千遍,你救我干嘛,又不给我饭吃是想我饿死我吗?狗男人你不饿吗?我一天就喝了一碗粥诶,你是不是偷偷背着我吃东西。

  过了一会,无忧面带微笑,俏皮的说着“白哥,是不是可以做饭吃了”

  听到这,白先生才想起,她是大小姐不会做饭。

  无奈摇摇头去了厨房,不过一会便做好,一碗营养粥,加着有草药,无忧看着这一碗粥,脸上鼓起了两个小鼓包,气冲冲的走了过去,从白先生上把白粥抢了过来,三下五除二边吃完了,然后拿起不知从哪找到的鱼竿,去桥头垂钓。

  可心态不稳定的无忧那能钓到鱼,钓鱼考验的就是心性,要静,戒燥,可越是掉不到,越是着急,嘴上还碎碎念着白先生,我也不要求有多好吃,可一碗白粥怎么吃的饱。

  从日落到月升,都快给无忧急哭了,一条鱼也没钓到,无奈自嘲到“连你们也要耍我是吧”

  这是一个人从后面走来,轻轻的握住无忧的手,在耳边传来温热的气息,不同于以往的淡漠,较为轻,暖。

  白先生说到“不要着急,慢慢来就好,手别抖”

  白先生手很大轻轻的便握住了无忧的手,杆便静了,没过一会鱼儿便上钩。

  无忧开心的蹦了起来,把鱼儿放进竹兜里面,白先生看了看无忧脸上带着微笑,无忧本想抱着白先生可想到他都不给自己做饭便恨恨看了一眼,微笑消失又转过身不看他了,继续钓鱼。

  白先生无奈,也不知道她生什么气,以为她觉得钓到的鱼太小了,边又飞上了吊床之上。

  过会,无忧边没钓了,她本想钓鱼来做饭的,可是她发现就算钓到了,也不回做,于是不知道在哪里找了个木板,画上五官,狠狠的抽打,辱骂,无忧埋怨说着“该死,该死”

  白先生实在受不了便走向了无忧,摸了摸头,像大哥哥关心小妹妹一般,说道“怎么了”

  无忧撇过头,用手把白先生手打掉,哼了一声。

  白先生转过身,皱眉,认真说到“到底怎么了,你再不说我就不管了”

  无忧气呼呼说到“你把修为废了,试试两天就喝两碗小白粥,饿不饿”

  白先生脸上写满了惊愕,没想到她是为了这生气,然后哈哈大笑。

  笑罢便抓起鱼竿,不一会便掉到鱼,做好了饭。

  其实这也属实为难白先生,他也是为公子哥那会照顾人。

  看着满桌香喷喷的菜,无忧满意的点点头,本想保持淑女形象,但吃了几口发现好好吃,便停不下来,吃了三大碗。

  白先生看着着实好笑。

  无忧吃完用着傲娇的语气,说到“那我就勉勉强强原谅你了”

  白先生也开玩笑般回应“那多谢大小姐”

  夜深,白先生知待竹屋里不好便去吊床上睡觉了。

  半夜,无忧出来,用不可置疑的语气说道“把你道袍给我”

  白先生也猜到了,无忧可能感觉冷但是没给她而是反问道“为什么”

  无忧没说话又回去睡了,过了一会又出来说道“白哥哥我冷,把道袍给我行吗?这样总可以了吧”

  比起第一次盖道袍睡觉,这次主动,无忧总感觉怪怪的,从下意识排斥到紧紧盖住,闻着竹子清香。

  翌日,一声大喊从河的另一面传来,“先生你不是叫我把人叫来,我现在叫来了你可别怕,这位可是隐世三大宗门之一仙上仙长老”

  河另一面,一位道骨仙风的男子旁是末恶,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在其面前点头哈腰,这画面确实有些搞笑。

  另一边,无忧看着白先生说到“我不想欠你,如果你打不赢就把我交出去吧”

  白先生没有回话,只是飞升过去。

  可见面场景边尴尬了,一个六七十岁的仙人看到白先生的到来马上便单膝下跪,说到“拜见圣子”

  白先生看着,有些蔑视,说道“原来是你啊,你可真厉害,宗门可知道”

  长老怯生生回应“宗门不知,请圣子责罚”

  隐世宗门都有规定不可参与人世纷争。

  白先生淡漠的说了一声“滚吧,回宗门在收拾你”

  长老底声说到“圣子,宗主说请圣子早日做出答复,回宗门,我会在这等着圣子,若有话我便传达给宗主”

  白先生思考了一会,没说话,便回到了竹林,而河另一面的人,自然不欢而散。

  无忧看向白先生问到“有麻烦吗?”

  白先生淡漠说到“没有”

  白先生从房间内拿出纸笔想了半天没有写下一个字,就这样从早到晚,期间帮无忧准备了饭,但期间并没有说过一句话。

  终于无忧在这沉默中爆发,无忧喊叫道“你到底想怎样,之前你好歹还说说话,现在也不说话,又不送我回去,也不让我出去,你让我怎么办”

  白先生还是没有说话。

  无忧继续说道“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垂涎我的身体,没想到你是这种人,要不然你为什么不让我出去,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反正我也没名声了,我就让你睡,你睡了快送我回去”

  白先生想着之前在宗门不知道多少师姐,师妹想睡他,他都没有同意,现在这女的发什么疯。

  白先生淡漠的说“没有”

  无忧看着他“行,那今天你就和我睡竹屋,你如果没对我动手动脚我就承认你对我没有想法”

  白先生心想这是什么奇葩脑回路,口中边说道“行”

  翌日,白先生感受身后有温热,是无忧抱着他睡,无忧过了会也醒了,看着自己这番模样,无忧也不禁脸红,起床说到“好了我要洗漱,你去做饭”

  看着无忧这女主人模样,白先生也不禁感觉好笑,但还是给她做了饭。

  吃饭过后,白先生又拿起了纸笔在桌上但是还是一字未写。

  这时无忧用手轻轻的抚摸白先生的头,说着“你遇到了什么问题,不妨给我说说”

  白先生叹了口气,缓缓说到“我从小便背上宗门继承人称号,我要比别人努力,要付出很多,有无数双眼睛看着我,父亲也期盼着我,对我非常好的人也是,可是我并不想这样”

  无忧说到“那你想做什么”

  白先生没有回应。

  无忧说到“就你第一反应想到的是什么”

  白先生说道“我想出去看看”

  无忧笑道“好那我便与卿看世界,但是你要先陪我去京城,然后把我娶了,还有帮我把博叔和青鸟安葬了”

  无忧脸上变得很认真“你觉得我为什么要让你陪我在竹屋睡,我已经认定你了,我清白已经给了你,你别说不,如果你说不,我马上就死给你看,我认定的就不会在变了,如果是我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哪怕只有一天时间为自己活,我也不愿成为别人眼中的人,我言于此,给你一天时间,如果你不要我,那我也不活了”

  白先生怒道“荒谬,我根本没有对动一下”

  无忧回道“我不管而且你前天握住我的手,还说没碰我,我不管,狗男人反正你不对我负责我也不活了”

  翌日,长老收到了一封信里面只有四个字,珍重,恕我不能回来。

  七年后。

  白先生完成了,无忧所说的,白先生去了京城,为了娶无忧,去考试,经过两年成为了文武状元郎,受到皇帝封赏,风风光光的娶了无忧,在官场上又要丞相照顾也算过的风风光光,并且娶了无忧过后,有了孩子,孩子也顺利出生。

  白先生完成了无忧说的,之后便准备,离开京城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但京城哪有简单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白先生和无忧都受了奸人谋害,受了外域毒药,白先生通过修为压制住了毒性,还能活一年,然而无忧便被毒倒了。

  无忧的死去无疑给白先生沉重的打击,白先生在官场上两袖清风,不结交党羽,以前有丞相庇佑,可现在无忧死了,白先生也不肯入赘项家,在官场和妻子离世的双重打击下无奈离开了京城,在郊外一座小房子里,白先生知道自己也活不久了,所以决定最后的时光陪伴,并教导自己的儿子。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玄幻小说王朝争霸小说

朱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