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法少女但是精神有恙

魔法少女但是精神有恙在线阅读

魔法少女但是精神有恙

朱茧愁

奇幻·现代魔法·3.15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1-27 02:56

一次事故以后,南木兮的过去无法挽回。她被魔法少女“灰”,本名杨树灰收留,这个脑子有问题的魔法少女是她的朋友,是她同居的人,是她假借的身份,是神秘学的引路者,是她的家人!“就这样吧,我们现在挺好的。”*“如果魔法少女的身份暴露了,我们就会死。”灰白的城市,城市中平行于地面照射过来的无色的光,在平坦的看不见尽头的大路上,她点上一根烟对然后杨树灰说。“我们在具有人的身份的同时,也有神的伟力,两者都可以让生活继续下去。但是,当它们合一,我们就会死。”白色长发的少女抽了几口继续说。“你不相信吗?它会展示给你看的。在未来的某一天。”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开始在欲望勃发的季节

  灰白的驰都,它漫长的冬季,和冬季一样漫长的夜晚,格外寒冷的夜晚,总是刮着大风,又冷又干的风,吹开路过的人的大衣,冷风钻进他们的胸膛,让冬季更加漫长。

  格外难熬的城市,格外难熬的冬天,时间缓慢的冬夜,白天消逝在不经意间,而夜晚逐渐滋长,在欲望的滋养下丰硕了,察觉到的时候它是一个庞然的怪物。

  此处季节变更是那样的慢,你可以常常的看见有人经受不了冬夜的迟缓,看到清早的时候有人累倒在坎坷的路上。

  灰白的城市,灰白的大道,灰白的清早,早晨无色的光,没有温度的淡淡的阳光,太阳从地平线上,远远的把这光投射过来。

  杨树灰是常常能见到这样的光的,用冷色调调和出来的光,让清早的风更冷,让早晨的雾更灰,这光线也曾涂抹在她的生活,涂抹在她的童年,在她寻找自己的记忆的时候,这冷色的光就时常的出没在各类的景致里,混杂在悲伤的情绪里,让她回忆起后巷污浊的水沟,发黄的老旧的电线杆,还有缠绕在上面的杂乱线团,小贩的餐车,他们不大不小叫卖的声,清早的时候,这些事物的表面,他们的脸上总是这样灰白的光。

  所以杨树灰对这光是熟悉的,她常常能见到这光,她对这样的光线不抱有好感。

  城市里的高楼,坍圮的或者任然矗立的,他们在宣告自己依旧存活的早上,在高空上,用身体昭告那些在他们脚下的东西匍匐蠕动的东西,在告诉他们自己依然高耸的同时,那些贪婪的高楼也不忘挡住那些阳光,划开一个巨大的阴影,他们把阳光尽数的遮挡,尽管没有什么温度,但是高楼还是要留下这些阳光,因为阳光不是来自他们的施舍,不是来自他们亲手的赐予,鉴于他者的施舍对已方来说是一种罪过,高楼吃掉了阳光。

  所以杨树灰的记忆里也是常有这些高楼的,她住在边缘区域的童年,那时她从矮小的平层望过去,视野尽头处每一栋大楼都显得那样的巨大,显得那样的可怖,她小小的身体在那些巨构的威严下颤动,这是没来由的害怕,她为什么那么害怕他们?

  杨树灰记得的,以前她总是喜欢眺望,喜欢远方,喜欢远处的丘陵,喜欢地平线在尽头处的弯曲的弧度,每一次都眺望她总能看见云层,漂亮的云层,像是看见了干净的羽织,然当看见云层的同时也就看见了那些穿插在云层里的大楼,他们并不显露出自己的上半身,只是在高处慢慢的把影子投下去。

  所以杨树灰对高楼也是熟悉的,她喜欢远方,喜欢云层,但是她喜欢那些往往和远方一齐出现的大楼吗?她没有答案。

  你知道吗?云层和高塔总是一起出现的,就像纸巾和避孕套一样。

  阳光照在水泥路上,水泥路上有人倒下了,身体前倾以一个好笑的姿态倒下了,脸埋在地上,是要轻吻地面,他双膝跪下,又像是要进行宣誓和效忠,他倒在路上了,路上常有的雾把他藏起来了,藏在看不见尽头的大道。

  杨树灰看到月亮缓慢的垂落下去,殷红的色彩从月垂落的地方泛起,逐渐凝固成一个光斑,而夜间那些尖锐的冷风也停下来了,停滞在角落里,变成墙壁上的薄霜。她的手轻轻拂过墙面,手指上附了一层冰渣。

  冷的感觉是实在的,墙面上石砾自己也可以感受到,粗糙的摩擦感,还有的没有脱落殆尽的彩色瓷片,石壁上尖尖的凸起带着冰渣正在刺入她的手心。

  于是她知道夜过去了,无趣的昨夜彻底的变成了记事本上的一个日期,而第二日切实的到来,来到她的身边,第二天从虚无中挣扎出来了,化作了实体,真实而且可以触碰了,昨夜已经被打败了,消失在寒风里了,不会再来叨扰她了,自己已经战胜了它们,这又是一场值得庆贺的胜利了。

  过去了一个平常的夜晚,迎来了同样平常的早晨,平常的足以让人感到开心喜悦。

  粗糙墙壁上的凸起刺进她的指尖,一点尖锐的痛感过后,杨树灰看到水泥墙面缓缓的渗出了血,嵌在边缘的瓷片悄悄的割开了她的掌心,色彩暗淡的墙面上淌下一道血红色,新添一条红色的细线,上面沾着活着的自己的血,这也使她感到开心和兴奋了。

  白色的阳光,照在灰色高楼上,高楼的墙壁,粗糙的石砾上自己结块的血,这些元素的混合,让杨树灰知道自己还活着,刚刚从幻梦境中脱身,而且现在自己在驰都的一栋老旧的居民楼房顶层,安全的很。

  这老楼位置大概处于安定区的边缘,身上带了许多花绿的瓷砖,还有不少夸张的还没有被拾去的陈设,它或许有一段煊赫的历史,也许在昨天还发达过,但是已经成为历史,现在已经破落了,成为无名的一员,身上长了绿苔藓,杨树灰来到它的楼顶,成为它鲜有的访客。

  杨树灰大口呼吸着早晨的空气,风也吹过来了,她感到自己的生命在风里成长,感觉自己的心在滤过的风中不断的膨大,感觉自己精力充沛。

  “已经是早上了。”杨树灰自言道。

  她扭头看向同行的少女,她是自己的前辈,是自己的好友,是领路人,名字叫做褚青争,也和她一样,她们从幻梦境中出来之后,直接来到了这座废弃大楼的顶层。

  “已经早上了,青争我们回家去吧。”杨树灰转头对旁边的白发少女说。

  灰白的城市,城市中平行与地面照射过来的无色的光,它平坦的看不见尽头的大路,总是蒙着雾的车道。

  叫做褚青争的女孩并不回答杨树灰的话,她站在天台边缘,靠着栏杆看着楼下喧闹起来的车道,大大小小的行车随着初升的日光奔流,长长的车道从红漆的栏杆的笔直的延伸到视野尽头,像是一根血管,那些车辆则是像是城市里忙碌的血细胞。

  褚青争顺手从她的大衣里取出一包软烟,在包装上拍打几下后,用指尖掂出一根细长的女士烟,然后又摸索出了打火机。

  “你离我远一点。”她对杨树灰这么说,一个人走到角落,随后点燃了香烟,她把燃烧的东西放进口中,杨树灰看见她吐出像是水气一样的烟雾,又沉默的看着楼下的白天逐渐的躁动起来。

  吸了几口,名字叫做青争的白发少女突然这么问杨树灰。

  “树灰,你说我们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是什么?当然是“魔法少女”,这种东西,不是吗。”杨树灰回答她。

  “青争,你今天怎么了,你昨晚没吃药了,开始思考人生了?”

  “是这样没错啦,但是我总感觉有些奇怪。”

  “你看,我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快要脱离少女的定义了,而我们打的顺手的时候,也懒得用魔法,路上随便练个东西就顺手敲爆对方的脑袋,所以也不符合魔法的定义。”

  “去她娘的定义,我们被他们叫做魔法少女,只是因为影视里的魔法少女和我们比较相像,所以这样称呼我们,如果我们变身以后长着又大又圆的灯泡眼睛,那么我们就叫做超人霸力王少女,这说到底只是影视和宣传上的对号入座。”

  “但是如果我们不是魔法少女,那真实的我们又是什么东西?我们表皮下又是些什么东西呢?这些如何表达?”褚青争问

  “不知道,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

  杨树灰搪塞她,对面的女孩总是那么多奇怪的问题,有时候简直让杨树灰不知所措了。

  “不聊这个话题了,没什么意思。”青争碾碎了手上的残余,把余烬熄灭了,她转头望向杨树灰。

  “树灰,昨天是你第一天潜入幻梦境吧,你有什么感悟吗?或者有什么想法吗?”褚青争询问她。

  杨树灰不愿将自己在幻梦境的真是感受说出来,她只是回答

  “什么感悟都没有啊,在我们深潜以后,你就只是让我在一边看着,看着你狩猎魔兽和使魔,连下手都没让我打,只是让我看着,在最后让我摸了摸魔兽的血和尸块。”

  “这是没办法的事嘛,许多魔法少女都在第一次潜入幻梦境的时候出现了危险,,在第一次下刀之前,你不清楚会溅出多少的血,人都不会知道自己有什么反应的,慢慢的熟悉吧。”褚青争无奈道。

  “所以,你就让我在一边白白吹了一晚上的冷风?”杨树灰故意生气不满的语气说。事实上,她很享受和青争在一起的日子,这总是让她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而白色长发的少女则回答说:“关于这一点我抱歉,我只是想要尽可能让你安全而已,话说你还好吗?我看到你在二次深潜的时候吓得不清。”

  “作为道歉的赔礼,也作为今天的第一节课,我来教你一个最重要的知识吧,记住是最重要的知识哦,好好记住我接下来的每一个字,记在心里,绝对不能遗忘。”

  “记住,不要暴露自己魔法少女的身份,不然的话,会死的”她沉着声音,相当严肃的说着这好似玩笑的话。

  冰冷的清早,她呼出一口带着白雾的气,轻叹一声,继续说。

  “人的身份,非人的伟力,这些都可以让生活继续下去,但是两者合一的话,我们就会死。”

  杨树灰看到她难得认真的样子,语气上她是确信的,没有什么情绪的波动,好像在阐述一个论证完全的数学公式。

  “这怎么感觉像是都市怪谈一样的东西。”杨树灰一时难以接受。

  “你不相信吗?她会展示给你看的。在未来的某一天。”褚青争回答她。

  杨树灰看到她的大衣被风吹起来了,厚厚的袖子上嵌入了栏杆上脱落的红褐色油漆,而且不知道怎么搞的,不只在袖子和手肘上,她白色的大衣整件都带上了斑斑的红漆,看上去就像是溅了某人的血。

  阳光,无色的光的也照到她的手背上,冰冷的光,让她的手背看起来更白了,是失去了血色的颜色,像是病重的人的肤色,没有生命的铅白色了,杨树灰看着她的手背,莫名的感到一阵的悲伤,清早的风吹过来了,杨树灰感到自己心中莫名的恐惧在风中恣意生长,她感到那样的伤心,好像在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了。

  “已经是早上了,青争我们回家去吧,就和以前一样,我们回我们的家,我们随便做点什么东西吃,吃完之后我们去附近的商场看一场电影,路上再买两份冷饮。”

  杨树灰不知道为何的伤心,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她快步走向前去,打算去挽那个人的手,她那样迫切的伸出手去,好像如果在这个时候不伸手,那么面前的人就要消失在阳光里了。

  “走吧,走吧,我们回家去,如果现在再不走了话,会赶不上电影的,电影会散场的,我们也做不到那么从容了。”

  杨树灰藏起眼睛,闭合的眼角忽然流出泪水,她感觉到自己的脸僵硬了,连维持笑容都十分困难。

  “树灰,你还记得吗?成为魔法少女的时候,可以许下一个愿望,它不会马上实现,需要付出代价来兑换,但是代价会比一般的愿望来的少的多,我记得你的愿望是……”

  “我的愿望是有很多很多的钱,多到花不完的钱,然后有一天离开这里,到另一个城市生活。”杨树灰哽咽,她知道即将的发生了。

  “这样啊,树灰,要好好生活啊。”

  白色长发的少女随后从边缘跌落,没有什么可以托举,什么什么可以阻止,她的身体不断落下,杨树灰的手没能阻止她的下坠,这只手也是无力的,她只是向前虚抓了一下,握住了一团在不断离散逃逸的空气,而想要挽回的依旧在空中扭转她的身体,像一根羽毛倾斜这向下飞行了。

  它飞行的终点,引力牵扯的地方是一片汪洋,杨树灰从高空俯身向下看,城市的地面已经不见踪影,到处都是水,深红色的带血的水,不知从何时涨上来的水覆盖了地面,浸没了地面的一切,而这些高楼这是一个个孤独的岛屿,她在其中的一枚岛屿上看叫做青争的女孩沉没入红色的海,在其中消失了,羽毛粘满了鲜血,于是沉重了,不能飞行了,就那么一点点的落入血水里。

  结束了,都结束了,杨树灰是知道的,这是过去的结束,也是梦境的终结,她终于清晰的意识到了自己在做梦,而往日的美好早已破碎不堪,没有机会去修正了,一切都可能都已经不再可能。

  杨树灰抬头望向天空,在云层之上是高楼,高楼上的是烟紫色的天空,烟紫色的美好的霞色,美好的表皮下,有星星在闪烁,他们闪烁的同时也在等待,等待时间流逝,等待黄经差归零,等待黄经夹角被抹平。

  他们等待,有朝一日,待到群星归位之时,届时漫天星辰光芒耀眼,他们要以摇曳歌喉朗诵,他们要用颤动起舞,曰——

  “化作窟窿、化作尘土、化作美梦、化作风,化作夜晚、化作黑暗、化作愿望、化作意志。”

  “快快溜、快快滑、快快变得无影无踪,上天、入地、居于天地之中。”

  它们这样歌唱,杨树灰也是知道的,到时候他们会来的,来到此间就像此刻梦中显露的一样,一齐在高空颂这坟场一样的诗。

  但是不是现在,此刻只是梦境,现在只是梦境的终结,此刻,现实或者说是世界的表皮还未洞开,时候未到,群星依旧在高远处用时间打磨黄道夹角,缓慢的将它磨平,等待着重叠的时刻。

  不是现在,不是现在,还有回旋余地,梦境已走向尾声,杨树灰见到的最后是蓝色的冰冷星点,藏在赭红的云中不断闪烁,而天空血色一片,在不断的燃烧,它在最后一刻彻底崩碎,变成破片,带走了沸腾的云层和一切遮挡,它崩落下去,沉入血海,而天空背后的东西也在此刻露出它的真容。

  杨树灰看到的,燃烧的碎片撕开的像是幕布一样的东西,澄澈的黑色底版上是幽幽的蓝色星辰,然后一个东西忽然的打开,出现在苍穹之上。

  杨树灰看见的,那是一只睁开的眼睛。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奇幻小说现代魔法小说

魔法少女但是精神有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