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庄记杂货铺

庄记杂货铺在线阅读

庄记杂货铺

孟深珂

悬疑·侦探推理·2.65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1-18 10:00

深夜,大盗荣耀轩投奔庄记杂货铺……杂货铺里四对夫妻同床异梦,一时暗流涌动,展开了一场场暗战,当事人一个个死于非命,最终鹿死谁手……人性至暗中几位女性苦苦挣扎,还引发出一起久远的大案,结尾……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藏奸

  夜悄无声息,月光白的有点瘆人,后院三间房子的窗户都亮着暗淡的灯光。老奎头立在黑乎乎的院门过道里,闪着猫一样带有微光的眼睛。北风旋进来,他缩了缩脖子,光头顶一阵的寒凉。

  许久,北间房门一响,泄出一道光;半晌,黑影移出,轻脚来到茅厕旁。

  “王家的,倒药渣呢?”

  冷不丁的一句话,吓的王保真家的捂着胸口。听出是剃头的老奎头。

  “倒药渣。”

  “赵朗中那抓的药吧?”

  王家的把药罐又倾了倾,欲脱身,转身往回走着说:“是的。”

  不想多与他答话,但又要解释说:“唉,除了他,城里哪里还有好郎中。”

  老奎头紧跟上几步,缠着说:“这几日没见他来给你诊脉啊?”

  王家的恶之,说:“我去药铺抓的药。”

  老奎头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王当家的把你一人撂这也太放心了,是不是过了年接你回汉口?”

  “那边花销大,他长年又在船上,在那边住照样见不到人影,和住这一样的。”她不愿接话,但还是有必要再解释一句。

  他没接话茬,几声冷笑,她胆寒起了鸡皮疙瘩,手已扶着门扇,欲关。

  “你得了什么病?”

  她心生恼恨,装没听到,闪身进屋,随即关门。

  这时,过道的门拍的嘭嘭响,应该是陈团长回来了。老奎头忙颠着瘸腿绕过影壁墙,去开院门。

  陈团长提着一只烧鸡进来。

  “二姨太太真有福!”老奎头说。

  “她爱吃。”

  陈团长试了试一推门,南屋门轻轻开了。二姨太太躺在床上,孤灯下望着天花板,床头摊开一本《万象》杂志。知她又再看连载小说《连环套》解闷。人到床前才觉察到,愣神的二姨太太一惊,不去拭泪,想把书用被角掩住,但来不及了。

  陈团长心有狐疑,手指勾起她尖尖的下颌,审视着她还有泪痕的眼睛,似要穿过她的褐黑色的眸子看清她的思想,问:“想什么了?我进来都不知道?”

  她想笑下,挤出的笑不好看,避开脸,说:“能想什么!”

  “哭了?神色也不好。”

  “想过去家里的事了。你整天不在家,我闷在屋里有什么好神色?”推开开男人要伸进小袄的小手,恹恹的起身说:“吃饭没?我去做点”

  他手僵在半空。

  二姨太太感觉到他脸色变的不好,忙解释说:“身上懒的很,都不想动。”

  她看到桌上油纸包的烧鸡,想这男人对自己还是放心上的,慰籍不少。便抽身去做饭。他绷着小疙瘩脸,眯着细眼盯着她的背影。

  饭菜端上来。陈团长把盒子枪挪到一边。二姨太太撕下一只鸡腿放他面前。吃鸡他只吃鸡腿。

  “杂志少看,会乱思想。”他嚼着鸡腿。

  又说:“你娘家不让你读那几年女校就好了。”

  二姨太太垂下头,无措地说:“在家无聊,翻翻打发时间,没看几行,就睡着了。以后不看就是了。”

  “你可以在走廊下晒晒太阳。”

  “今上午晒了会的,头一直晕。下午在睡觉。唉,头发又掉落许多!”说完,手指支太阳穴,散开的目光定定的落在枪上,又跑了神。

  “我好歹也是个县保安团长,住这里窝憋,都是乱七八糟什么人?我寻个大院子,状元宅,明儿寻个好日子搬过去,没亏待你吧?”

  二姨太太内心一阵感激,说:“那地方我知道,好是好,只是院子大了太空。你整天忙,我一个人住也没意思。这里住惯了,根子娘虽然去了,和王家的也有的话说,可以一起去打打麻将。”

  “少和王家的来往。一双媚眼飘来飘去,守活寡的人,有什么好?”

  她轻声应了下来。

  他伸手摸她额头说:“你病了吗?没发烧。去请赵郎中?吃几汁子药就好些了。”

  “都这晚了,明天再让他来吧!说不定睡一夜就好了。”

  吃罢饭,熄灯躺下。到半夜,陈团长被二姨太太疼痛的梦呓吵醒。听窗外似有声响,以为是野猫路过。却见一团模糊人影印到白窗纸上,稍顿,往北而去。接着,传来细微扣木之音,不一刻,黑影复现,往南归去。陈团长想是有人骚扰独住的王家媳妇。片刻,门响,窗上有烛光微闪,接着的“扑通”一声,似有人摔倒,又脆脆的“当啷”一声,东西落地。陈团长赤脚下床贴门细听。

  二姨太太也被惊醒,问:“怎么了?”

  陈团长喊了一嗓子:“王家的,怎么了?”

  无人应答。

  二姨太太不点灯,摸索着慌乱地穿上衣服。

  一黑影卧在北屋窗前地上。陈团长点亮蜡烛:地上王家的脚头是烛台。

  二姨太太把人抱在怀中掐她人中,冲陈团长大声说:“快叫赵朗中来?不会死了吧?”

  陈团长捡起烛台放到青砖窗台上,瞥眼见窗台上一只带金箍的黑僵虫,两颗花生样的黄果,也没太着意。这时,庄老板、老奎头一前一后赶来。老奎头被支使去请赵郎中来。

  赵朗中听是庄记杂货铺的王家的晕倒,一边磨蹭着穿棉衣一边隔门说受了风寒,出不得诊。

  老奎头反复说是陈团长让来请的,赵朗中才嘟嘟囔囔的出了门。

  王家在床上闭着眼,止不住泪流,伸出软绵绵的胳臂,赵朗中诊了一回,说气血虚,并无大碍,开了药方,自去。

  王家的见陈团长还在,不好意思地对二姨太太咬着耳朵说:“让陈团长先回去,你扶我出去方便一下。刚才俺就是出去方便来着,气血虚,晕倒了。家里便盆漏了,明儿在庄老板那卖只便桶来,以后夜里不用出去了。”

  陈团长、二姨太太躺到南屋床上,说起了半夜窗外的黑影。

  “院门锁了,这里只你们三个男人,不是庄老板就是老奎头。老奎头倒不像,庄老板的可能性大,一直是那样的人,这旧的去了新的未到,动了坏心思?可怜根子娘,和他一起没有开心时候,又被一脚踢开。还好,有点良心,每月给块大洋生活。”

  “我看庄老板是不想让别人沾自己用过东西,才每月供着。”

  二姨太太莫名心疼,怅然一叹说:“喝了不少苦药汤,跟了你三年,还没生个一男半女可依靠!”

  陈团长把她往怀里一拦,女人推开,说身子疼,背转过去。

  “旁人都说老奎头是遇人低三辈儿,却不经我眼看,像经过世面,不是善茬。”

  “他对王家的起了邪心?”

  “不是他便是庄老板。王家的什么病?这几日都见她吃药。”

  “和她的话也少,这几天我也不舒服,没过去。听赵朗中说是气血虚。”

  “也不知道她半夜出门要做什么?”

  “她悄声告诉我尿盆破了,还没去买。这起来解手,就晕倒了,气血虚。”

  陈团长笑了,说:“我看她煎药,偷偷摸摸的,给见不得人似的。”

  “一个病也没有必要张扬吧!”

  “刚才见她窗台上有点草药渣子,等我出来,再看,竟然没有了。地上也细看了,也未见。你说奇怪不?”

  女人转身抚着陈团长的胸脯说:“太晚了,睡吧!没就没吧,说不定庄老板老奎头看着不干净,顺手扫一边去了。不是啥事情。”

  二姨太太睡眠不好,恍惚是在梦中,远远的传来几声敲门声,又是重重的拍门声把她惊醒,不觉烦闷。

  一个男人,像捏着脖子的公鸭在叫:“庄老板,开门了,俺爹要死了,想喝口红糖水。”

  没人应。

  “买块红糖了,庄老板!”

  阁楼的窗户咯吱一声响了,传来庄老板的声音:“谁啊?都这时候了,不做买卖了。去,去,去别家买去!”

  那人又央告了几声,然后一切沉寂了下去。

  陈团长翻身又睡去了。

  庄老板从阁楼小窗探头往下看,只见下面的黑影突然亮起来手电筒照自己肮脏的脸,并用手比划着。看了又看,认出是荣耀轩,大吃一惊,知晓出大事了,一边手比划着,一边故大声说晚了不做买卖了。

  半天,头顶楼梯传来轻缓的脚步声。黑暗中,老奎头翻了翻大白眼珠子,披衣坐起,静听了一会。他掀开挂在墙上的破毡皮,半指宽的烛光透进来。附身窥视。

  庄老板下了楼,在门轴上浇了瓢水,开了一条门缝让荣耀轩进店,探头外面看看,又带上门。

  “这是咋了?!”

  荣耀轩用冻僵的手从腰里捧出两封银元,伏地跪倒说:“救兄弟一救,俺杀了姘头,要在你这避一避。重有后谢!”

  庄老板甩着双手,跺着脚接过银元往柜台一放,嘴里说:“哎呀,老兄,这咋样是好,是好啊!”

  又瞥一眼银元,拉磕头不止的荣耀轩起来,说:“哎呀,拿恁多袁大头做什么!快起来!兄弟还需要这样见外?你咋把姘头杀了?”

  荣耀轩不起身说:“她坏我事情,一急,枪走火了,就死了。”

  庄老板也不知他到底怎么弄死的那女人,低头想了想说:“俺趁夜把你送回荣家庄躲起来吧!”

  “等于自投罗网,断断不能回了。只求哥哥找个地方,藏一藏,等风声过了,定还要谢哥哥一百块银元!”

  庄老板啜吸着牙花子,丝丝寒气吸进燥热的口腔内,背着手在店里转了两圈。

  荣耀轩爬过去抱着脚,哭着说:“哥啊!俺的命都在长兄身上,可得救我一救,再谢金二百块大洋,这是我全部家当了!”

  庄老板抖着手说:“想起来了,院子里有口废地窖,祖上打的,人都不知,只是这隆冬,下面必然很冷;我这后院还有三家租户,白日里顾客来往,怕露出端倪啊!”

  “那个陈团长还住这吗?”

  庄老板不知他何意,回答:“住的。”

  荣耀轩心神定了定,说:“那就好!这住着保安团团长,人又杂,别人必想不到我敢躲这。”

  庄老板在店铺角门轴上再倒瓢水,开了门,把院角的柴禾抱开些,弄了一身汗才拉起窖盖,抱两床厚被下去。让荣耀轩换上干净的棉裤棉袍,留够两三天的吃食,再恢复旧样。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侦探推理小说

庄记杂货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