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客飞侠

白客飞侠在线阅读

白客飞侠

作家FErwNC

武侠·传统武侠·2.7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13 14:39

南梁末年,金兵入侵,天下大乱。北梁遗孤宋云奇遇颇多,习得奇功,志在报仇雪耻,重振雄风。武功、爱情、权柄……侠义少年到野心家的蜕变,带你走进一个全新的江湖。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老怪失身入险境

  深秋,南梁北部。

  火红的枫叶扑满了大地,如同刚刚撒下的鲜血一般。

  一阵马蹄声响,踏得一片片落叶直发出“嚓嚓”的声响。随声望去,只见迎面奔来的是一匹黄骠马,马上坐了个精壮的汉子。这汉子唇上生着两撇短须,背上背着个大包袱,面上带着几分惊慌,不住回头张望。

  马儿疾驰中,陡然停下了脚步,那汉子抬头一看,却见一匹白马挡在了路中央,那马是神采奕奕,马上的人更是生的副好俊面孔。一席长袍绣着金边,腰前还悬挂着一柄宝剑。

  黄马上的汉子掉了个头,后面的去路却也被一名美貌的白衣女子挡住了。

  “夏大侠,你我素无愁怨,今日却要赶尽杀绝,大可不必吧。”那精壮汉子说道。

  “你这淫贼,人人得而诛之,今日落在我们手中,却是便宜了你。”那女子怒斥。

  黄马上的汉子哈哈一笑:“姓白的,狗逼急了也要跳墙,你需知道,我金刀胡四却也不是好惹的!”说着翻身下马,从身后的布袋中掏出一把金刀来。

  原来,这汉子正是江湖上出了名的淫贼:胡四。近日来,这胡四在江南一代犯下了不少案子,却又仗着自己的一身好刀法让官兵无可奈何。于是乎,武林北斗赵乾坤就派出了自己的两名弟子来诛杀胡四。这两名弟子:男的叫夏清风,女的叫白素雪。也就是现在这两位了。话说胡四知道赵乾坤武艺之高,自然不愿与其弟子缠斗,于是一路向北逃窜,却没想到夏白二人一路追赶,今日终于是被堵住了。

  夏清风道:“师妹,你和这淫贼废话什么,快快动手便是了。”这段时间的追逐,也着实让他们吃了点苦头。

  白素雪双脚一踩马背,仿佛一朵出水白莲,转眼间便婷婷立在了夏清风身边,定睛一看,嚯,好一对“金童玉女”。

  胡四更不答话,金刀一闪,寒光就劈到了眼前。白夏两人脚底一滑,向两边避去,躲开此击,然后双剑齐出,指向胡四要害。

  胡四一击不成,遍及退开,冷冷道:“赵老爷子调教的好徒弟,上来就是个以二敌一。”

  二人一言不发,只是抢攻。胡四一交上手,便暗自叫起苦来:两柄长剑,夏清风的那一柄如汹涌的飓浪,压得人透不过气来;白素雪的一柄却又似隐藏起来的毒蛇,时不时窜将出来,只待给人致命一击。

  他哪里知道,夏清风使得这套磐石剑和白素雪的蒲苇剑正是赵乾坤的得意之作。当年赵乾坤游历河山,在寒风中看到几株蒲苇被风吹得东倒西歪,但扎根与磐石之中,得以不断,于是将自己六路天启剑法中的两路分离来,独创这两套剑法。这两套剑法需得同时使用,威力方见。磐石大开大阖,沉重有力,而蒲苇轻巧灵活,进退自如。二者相辅相成,夏白两人的配合虽不至天衣无缝,却也心意相通,互助互补,实在难以抵挡。

  胡四毕竟闯荡江湖多年,人品虽然不佳,武功倒也不赖。金刀翻滚,刀浪重重袭来,一时竟和白夏二人斗了个胜负难分。五十招一过,胡四渐渐感到小臂沉重起来,气息不匀起来,不多时,已满头大汗,却看那二人还是轻松自在,自知没了胜念,于是虚晃一刀,脚底抹油,转身就走。

  夏清风长剑递出,身似一道闪电般飞出,眼见宝剑就到了胡四的后心,电光火石之间,天空忽然间被一声“嗤”利响划破,一粒小小的石子撞在了夏清风的剑尖上。这石子虽小,力道却大的出奇,饶是夏清风练武多年,这剑却还是握得困难,几欲脱手。

  白素雪抢上前一步。扶住夏清风,满眼尽是担忧。

  “呦,两个娃娃毛都没长齐,出来打什么架?我看还是快快回家,和你师哥成亲生个娃娃去吧。”只见一个老头正立在胡四面前,不阴不阳的说。

  白素雪脸色霎时一红,娇羞的低下头去。夏清风确是暗暗心惊:这老头刚刚哪弹石的内力,只怕自己的师傅也不似那么纯。

  夏清风细细端详,只见那老者鹤发童颜,长须飘飘,面色红润,威风凛凛。

  夏清风到也不惧,朗声道:“老先生好俊功夫,却敢请教尊姓大名?”

  那老者哈哈一笑:“娃娃,我知道你们是白赵老头的徒弟。爷爷可不是要跟你们为难。我打败天下无敌手的孙万年偏要和这赵老头杠上不可。这赵老头要杀的人,你孙爷爷却偏不让他死。这胡四我今日就劫了去,看这老赵能有什么办法!”

  话毕,夏清风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见那孙万年身形一晃,已经欺到胡四面前就像老鹰擒小鸡一样拿住胡四穴道,然后飞远去了。

  这么一说,白素雪自然想了起来。早听赵乾坤说过,江湖上有这么一位怪人叫作孙万年,武义奇高,但性格怪癖得很。这个孙万年和白乾坤的武功本属一派,但练法确截然不同,于是分歧极大。两人武功较量大大小小不下百次,但始终分不出胜负来。后来赵乾坤开宗立派,收徒教武,孙万年却孤身一人闯荡江湖,威名大震,凡见了他的人,都带着三分尊敬,四分畏惧,故称他一声“老怪”。这孙万年处处和赵乾坤作对,说来却也是有些孩子心性了。

  白素雪和夏清风无可奈何,也只得返回师门,如实禀报。

  却说孙万年擒住胡四,直往东去。胡四初时遭擒,还想以气力打穿穴道,再谋逃脱,却不想孙万年点穴手法极高,胡四暗自运气数次,却只感到封的更紧,于是只好一动不动,束手就擒。

  胡四大声斥骂,无济于事,于是便求起饶来:“老爷子,您武功举世无双,胜那赵乾坤不知几百倍,又何必和我这无名小辈计较?不如把我放了去,省累了您一世英名。”

  说知孙万年一个嘴巴打在胡四脸上,直打得胡四掉了两颗门牙,却听孙万年大骂:“王八蛋,爷爷武功如何自己还不清楚吗?却要你在这里放屁!”怪不得说孙万年脾气怪癖胡四这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实在郁闷至极,又自知逃脱不得,只能闭上两眼,听天由命。

  到底要怎样处置胡四,孙万年倒还真没想好。这恶贼本来该杀,自己一时和赵乾坤赌气,劫下人来,这时杀也不是,放也不是,的确为难。孙万年转念一想,这采花大盗作恶多端,不如腌了他,割掉舌头,给自己做个奴隶。

  每到一处,胡四必要撒泼打滚、装疯卖傻一阵。孙万年知道,这是有意留个标记,好让救兵不至失了线索,倒也并不在意,也不惧怕追兵,任由他去胡闹。

  不知不觉间,已然走了近一个月,天渐渐冷了起来。这时金兵正南下侵略大梁,南梁的兵马倒是和金人打得火热,可惜苦了南梁的黎民百姓,他们一个个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冻死的、饿死的、被屠杀的……简直数不胜数。

  又走了几天,两人来到一处村落,孙万年抬眼望去,断壁残垣,满目萧然,不胜悲凉。正欲再走,的卢声响,两名金兵骑着铁马,飞驰而来。马上金人威风凛凛,披着皮袄,马后栓了一根绳子,绳子上绑着两个南梁的士兵,被马拖着前行,已经浑身是伤,奄奄一息了。

  孙万年看到这副情景,一股火气瞬间冲到了头顶:这金狗欺人太甚,竟然公然在大梁的土地上行凶作恶!孙万年一声怪叫:“该杀!该杀!”眼见手边没有称手的兵器,直接将胡四提了起来,使劲全力,向那两人掷去。孙万年手劲何等之大?何况胡四体重不轻,这一掷,不仅将那两人撞下马来,胡四也被摔了个七荤八素。

  还没等两个金兵缓过来,孙万年已经欺到身前,一手一个,以手作爪,插进了那两人的头骨之中。满手是血,孙万年拎起胡四,转身就走。果不其然,没过多久,金人的大量军马又到了这里。一番烧杀抢掠,自然不必说。纵使菩萨下凡,也无济于事。孙万年虽然做事荒诞,脾气怪癖,却知道民族大义模糊不得。

  这一日,孙万年带着胡四连赶了几个时辰的路,转眼就到了天黑。四周都是旷野,最近的客栈也要好几十里。孙万年走得心烦,眼见不远处有个孤寺,于是打算带着胡思投个野宿,将就一夜。

  到了寺前,孙万年抬头一看,心里不由一惊:这寺如今是衰败了,但却不难看出从前的富丽堂皇。两边的立柱高大挺拔,金漆红漆刷满柱身,柱旁长满了杂草;几扇门窗用得是黄花梨木,雕刻之精实不下皇宫玉殿;抬头一看,寺门上有一块大匾,匾上“通元寺”三个大字笔走龙蛇,定是出自名家之手。进了寺去,正殿中央是一尊大佛,周围立着十八罗汉。所有雕像都由沉香雕刻而成,栩栩如生。尤其是中间那座大佛,虽然身上落满尘灰,由内而外的那种威严却是难掩。

  二人进了寺中,灰尘盖满了案台,佛祖前的香炉明显是许久未用过了,香灰虽然积了厚厚一层,案台上却连个香也没有。

  孙万年把胡四往地上一掷,想去寻些吃的,回头一看,却见一个小和尚从后殿走将出来,这小和尚两眼一翻,一副懒散样子,暼一暼两人,打了个哈欠,却又返回去了。这小和尚吊儿郎当,满脸的无所谓,却又哪样半点出家人的样子?

  看这小和尚爱搭不理,却也正和孙万年的意,省的多费口舌。他来到寺外,左右望望实在是没什么吃的,肚子又饿的紧,心烦之际,忽的见到有一只兔子蹿过。孙万年当下捡了几颗石子,暗攥在手心之中,正要去打,忽然玩兴大起,想看看这兔子能跑到哪里去,于是便际施展开了轻功,一路跟了上去。不多时,那兔子来到一个窝前,洞中竟有四五只兔子。孙万年甚是欣喜,想要去抓,谁知道兔子却狡猾的很,不肯出洞来。孙万年灵机一动,点了把火,把浓烟引进洞去,把几支兔子熏了出来。野兔甚是狡猾,逃出洞来就四散逃去。这又哪能难倒孙万年呢?你看,他两手捻石,左右开弓,使了暗器的招式,四下观察一圈,接着指头一弹,石子如流星,似闪电,划破了夜空,发出刺耳的利响,左边的两只兔子应声而倒,立刻没了呼吸,右边的石子直直飞出贯穿了另一只兔的脑袋,哪知那石余势未消,竟又从兔头上串了过来,打入另一只兔子的体内。

  孙万年提着兔尸,回到寺中,居然不见了胡四的身影,大惊之下,立刻掏出一根长挝,往内殿寻去。这里要说一下了,孙万年原本和赵乾坤一样,是使剑的,但后来自从那剑法中悟出了一套挝法来,挝中带着剑气,可攻可守,威力无穷。他到了后房,连小和尚也不见了踪影。孙万年气得吹胡子瞪眼,心道:“老夫纵横江湖几十载却又怕这毛贼做甚?不如吃饱再寻。若真是寻他不到,那样耳根清净,下次遇到,再杀他也不迟。”他就地生火,在佛祖下面烤起兔来。

  火光映着那大佛的脸庞,金光熠熠,佛下的兔肉外焦里嫩,直烤得滋滋作响。孙万年吃得是满嘴流油,不亦乐乎。正所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身为一代武学宗师,孙万年洒脱行事,也毫不在意这些。吃完把骨头一丢,抹了抹嘴,随意躺在佛后,打算闭目养养神。

  刚刚躺下,他就听见像前传来了响动,孙万年本想出去看看,又转念一想,不如就躲在后面,听听来者何人,有何打算,看看是否和胡四有关。

  只听一个清脆的男声:“大师哥,师傅所说的那什么秘籍,当真就在这破庙里?”

  “吴师弟,你有所不知,那孙老头子劫了淫贼胡四,又大大羞辱了你夏师哥和白师姐,师傅让你我去取了这天罡地煞阵的阵法,我们只需练成这阵法,不须师傅出手,又何惧那老头?”

  孙万年愈听愈惊,怎么也没想到,赵乾坤居然专门让徒弟来寻找什么阵法,对付自己!鬼使神差,也幸亏自己躲在了这大佛之后,听到了这计划,否则着了赵乾坤的道,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败的。孙万年屏息凝神,仔细聆听。

  只听那被称为师哥的汉子(赵乾坤有五个徒弟,夏白二人早已见过,最小的正是孙万年的孙子孙疾电。前面说话的人应该正是四弟子吴淫雾,而这汉子想必是其大弟子梅润雨了。)又道:“师傅说,这寺后有一个枯井,那阵法便在这枯井里,你我略作歇息,就去取吧。”

  孙万年心里说道好险好险,本打算快快离去,转念一想,这老赵的徒弟若当真练成了什么狗屁地煞阵法,自己便永无宁日。不如自己先行一步,去盗了这阵法的,再拉一泡尿,好好羞辱赵乾坤一番。

  说干就干,孙万年把身子一躬,一个人向破庙的后院潜去。过了前院的门,孙万年四下张望,确乎见到了一口枯井。这井口儿盖着一块巨石,怕是将有两百斤重了。一般人倒真是奈何不了这么重的东西。

  孙万年冷冷一笑:“这老头子,真以为自己妙计无敌?老夫今日就让你知道你爷爷的厉害!”

  他瞟一眼那块那块巨石,上前一步,双手抓住大石两角,暗催内力,但见那巨石微微颤动,石下白色的灰尘向上飘去,巨石竟硬生生被孙万年抬了起来。他暗自得意,眼见就要成功,巨石底下霎时间射出三只短箭来!

  这三只箭来势汹汹,带着力,携着风,两只奔着孙万年的两眼射来,还有一只直奔咽喉,饶是孙万年这种武林高手,一时之间竟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要知道,此时孙万年手中还抱着一块百余斤重的石头,但凡武功稍差者遇见这机关,不死也得重伤。

  孙万年真不愧是一代奇侠,他抱着石块,行动本已极为不便,这时居然硬生生将身体扭转过来,把脖子向后一仰,飞在前面的两支箭擦着他的脸过去了,但最后那支箭却不偏不倚的扎向孙万年,千钧一发之际,他灵机一动,猛然张开嘴来,使尽全身力气,将那支箭叼在嘴里。

  箭的杆上带着麒麟刺,孙万年虽然已卸掉了大半的力,嘴巴却仍然不免被割破,流出几点鲜血出来。

  孙万年用手摸了摸鲜血破口大骂:“他妈的,赵乾坤这老贼,用心恁地歹毒,若不是我武艺高强,早就命丧黄泉,葬身此地!这狗屎……”骂了一半,孙万年居然说不出话来,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心下一惊,便气沉丹田,想要运一口真气,却感到胸中空空如也,几十年的修为不知了去向,登是慌了神色,仿佛浑身成了棉花一般,歪歪斜斜站不住脚,一头栽倒在地,直到混过去的前一刻才明白自己着了人家的道……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孙万年终于睁开眼来,感到浑身被紧紧绑着,拢了拢发散的目光,他看见三双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这三张脸,有两张丑的出奇,而且各有各的丑法,让人不寒而栗。

  当先那人长了一张“面饼脸”,“面饼”上还爬满了大大小小的“芝麻”,脸上的横肉挤压得眼睛只剩下一条细缝;第二人鼻子是塌的,脸也像塌了一般,细细看来,倒也不是天生这副模样,应该是脸被砍成如此。而那第三人,就是胡四了。

  “面饼”看见孙万年醒来,面露震惊,对那“塌鼻”说道:“王老弟,这老王八果然有点东西,中了咱们七香软骨散,居然不到半个时辰就醒了过来,出来行走这么多年,今个儿还是第一遭见。”

  那塌鼻阴冷冷地说:“醒了倒好,省得他死的太痛快,现在让他遭点罪,全当是给胡兄弟报仇了。”

  胡四却显得有点惊怕,谄媚媚笑道:“两位哥哥足智多谋,冒充赵乾坤的徒弟骗这老头,又在大石下布下三层机关,擒了这老头,依我看来,不如直接杀了,落得清净。”

  听到这里,孙万年方才明白,原来那两人根本就不是什么赵乾坤的徒弟,却是江湖上行走的二流角色,武义并不极高,骗术倒是极为高超了。孙万年妄为一代宗师,竟然栽到了这种人手里,要是传出去,倒不如在这破寺里叫人不明不白的杀了。

  孙万年怒斥:“你们几个杂毛碎草,爷爷居然中了此等暗算,快快说来怎样设下计来,骗得爷爷上当,然后磕头赔罪!”他又哪能知道,“面饼”叫作张霸,“塌鼻”唤作王楚,自己出去捉兔的时候,两人便进庙来,救了胡四,在那井水中加了极其厉害的蒙汗药——七香软骨散。这口井的井水深的很,胳膊伸不到底,要想取出下面所藏之物,必须把头探进去,任你武功如何高强,轻则武力全失,成了废人,重则死在当场,实在恶毒得紧。还好孙万年搬石头时手上粘了这药,后来擦拭嘴角鲜血,以至提前中药,中毒尚浅,这也让他昏迷了好久。

  张霸哈哈大笑:“老头儿,死到临头却还嘴硬,赶快解了我胡兄弟的穴道,再磕几个响头,我们说不定还能饶你性命。”孙万年这时一看,方才发现,两人虽然救下胡四,却没能解开胡四的穴道,胡四现在仍躺在地上,行动不得。孙万年点穴手法之高,又岂是这些人能破解的?

  眼看孙万年并不屈服,王楚怒从心起,一拳就朝孙万年脸上打来,只见孙万年“呵”的一声,从嗓子里卡出一口浓痰,这口痰去得甚急,王楚躲闪不及,被正正打在脸上。要不是顾及胡四穴道未解,王楚现在就能给孙万年杀喽。

  胡四知道,自己的穴道如果一直不解,还真有可能导致气血不通,要是严重,以后走路都困难,不禁急得哇哇大叫,孙万年却定要张王松了捆绑,双方就这样僵持不下,谁也奈何不了对方。原来,孙万年是想要激怒对方,好让他们给个痛快,叫一刀杀了,也好过带着一身伤痕下阴曹地府。

  再看孙万年,满脸不屑,破口大骂,气得张霸蹬出了铜眼,咬碎了钢牙,当真提起了一旁的刀,用尽全力,向孙万年的天灵盖劈去。孙万年闭上眼睛,只等一死,说时迟,那时快,大殿外忽然传了一声叫呼:“爷爷……”这童声音似铃铛般清脆,如古琴般悦耳,打破了堂上的喧闹,打断了张霸手中的刀,你道这叫声是谁?孙万年又该如何化险为夷?且听下回分解。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武侠小说传统武侠小说

白客飞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