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尘封秘典

尘封秘典在线阅读

尘封秘典

隐墨双笙

悬疑·诡秘悬疑·2.03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1-28 00:46

在古老的家族宅邸中,挽尘偶然发现了一本神秘的典籍,开启了一段跨越现实与幻想边界的探险。这古老的典籍不仅承载着家族深埋的过往,更隐藏着能够撼动现实理解的深奥力量。挽尘与他的朋友们,共同踏上了一条充满未知与危险的道路。他们在尘封的历史和遗留的谜团中寻找线索,每一步都深陷在由家族历史、古老神话与超自然现象编织的迷网中。从阴暗的图书馆到被诅咒的荒地,从神秘的梦境到现实的边缘,挽尘一行人必须面对隐藏在古籍背后的形而上学难题和家族的禁忌。在这场追寻真相的旅程中,挽尘不仅要揭开家族的过往,更要面对一个可能颠覆他所有认知的真相。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遗留之谜

  【故事声明】

  本故事纯属虚构,人物、事件、地点等均为作者想象,与现实生活中的任何个人、团体或事件无关。本作品中的观点、情节等仅代表作者个人创作,不代表作者本人立场,也不代表出版平台的观点或立场。读者请勿模仿书中的任何行为,对于因模仿书中行为所造成的任何后果,作者和出版平台不承担任何责任。

  雨滴在窗外淅沥作响,形成一种孤独而沉思的旋律。挽尘坐在昏暗的书房里,手中轻轻翻动着父亲留下的那本陈旧日记。每翻一页,都仿佛能听到某种模糊的过去在这个宁静的午夜中轻声回荡。他的眼神中既有敬畏也有好奇,因为他知道,这本日记不仅是父亲生前的随笔记录,也有着一个古老家族那些未曾提及的故事和秘密。但此刻的他,对这一切尚不知晓,只是在这个雨夜,与过去的回忆和文字相伴。日记里并没有直接揭露家族的过往,而是充满了父亲年轻时对未知世界的渴望和冒险。这些文字透露出一种隐秘的追求,勾勒出的不再是那个挽尘所熟悉的实际、务商的父亲

  其中,一段模糊的记载引起了挽尘的注意。父亲提到了一个特定的日期和令人不安的事件,那天他被迫离开家族所在地,踏上了一个全新的人生旅程。记载中暗示着某种深埋的不堪回首的过往,但具体细节却隐晦不明。

  挽尘的心跳随着阅读逐渐加速,他感到一股强烈的欲望在他心中生根发芽,渴望一探究竟日记中模糊的记述和父亲过去不为人知的一面,他的不解激起了他对这些未解之谜的深度追问。他开始思考,这些零星的信息是否意味着过去,家族的历史与他们现在的生活方式有着天壤之别。

  外面雷声渐起,暴风雨似乎越来越近,仿佛自然界也在为即将展开的故事增添戏剧性。挽尘紧握着日记,感觉自己仿佛站在过去与未来的交界处,宛如时间的旅者。他下定决心深入探索这个被遗忘的过去。这不仅是一次对家族历史的追溯,更是一场来自命运的深邃旅程的序幕。

  经过深思熟虑,挽尘决定利用父亲留下的积蓄,前往家族的故地。这个决定既是出于对未知的好奇,也是对父亲过去的一种尊重。纵使作为一个经历过专业军事训练的人,一个步入中年的人,他对这次旅程依然有隐约的兴奋但同时心中不免有些许忐忑和不安。

  挽尘仔细规划了旅程的每一个细节,从交通到住宿,再到可能需要的装备。他的军旅经历让他懂得如何为未知和可能的挑战做好准备。尽管如此,他意识到,这次旅程非同寻常,它关乎他个人的追根溯源和家族的过往。

  在收拾行李的时候,挽尘不时翻看父亲的日记,寻找可能的线索和启示。他尽力维持心态的平静和专注,但对于即将揭开的家族秘密,内心依旧充满期待。

  当挽尘踏上前往家族故地的列车时,他有着一种成熟的从容,但也不禁对即将发生的事情感到隐约的不安。他不知道,日记中隐藏的过往的阴影,会在这次旅程带给他伴随一生的梦魇,甚至可能改变他对世界的认识。

  随着列车缓缓驶离车站,挽尘透过窗玻璃凝视着外面的世界。英国的乡村风光在眼前缓缓展开:郁郁葱葱的绿色田野上,偶尔点缀着古老的石墙和散落的羊群。远处,绵延的山丘上布满了灿烂的金色油菜花,与天空中那朵朵洁白的云朵相映成趣。

  列车穿过一片片古朴的小镇,老式的石屋和狭窄的街道诉说着历史的沉淀。每个小镇似乎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无声地诉说着过往岁月的沧桑。时而,列车会经过一座座宏伟的古堡,它们屹立在苍翠的山峦之间,犹如守护着这片土地的沉默守卫。

  列车在穿越时空的轨道上缓缓行进,挽尘的思绪也随之飘远。他的心灵仿佛脱离了肉身,漫游在历史的长河中,沉浸在哲思的海洋里。存在的意义,时间本质的探寻,浮生若梦般现身。

  在这个无声的世界里,挽尘感到一种空灵的寂静。他意识到,生命像是宇宙中的一颗尘埃,渺小而短暂,但同时生命又像是自己宇宙的中心,拥有永恒的可能和不朽的价值。

  历史不过是人类集体记忆的影像,每个瞬间都被定格在时间的画卷上。个人的存在,就像是在这幅画卷上添上的一笔笔细微的线条,虽然细小,却共同构成整个历史的图景。

  当挽尘抵达家族故地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乌云密布的天空中偶尔闪过一道雷光,远处的老宅在雷声中显得格外阴森。这座老宅被杂草和藤蔓覆盖,窗户破碎,大门半敞,仿佛是一个被时间遗忘的角落。挽尘在雨中站立片刻,望着这座曾经繁华而如今破败的老宅,心中涌起一丝莫名的情绪。

  他深呼吸一口湿润的空气,鼓起勇气踏上了通往老宅的石阶。随着他的每一步,脚下的碎石发出沉闷的回响。他的心跳在寂静的夜空下愈发明显,手中紧握着父亲的日记,仿佛这是唯一的导引。

  推开摇摇欲坠的大门,挽尘进入了老宅。室内充满了厚重的尘土味,家具被一层厚厚的灰尘覆盖,显得破旧而无人问津。他打开手电,光束在空荡的房间里摇曳,投射出长长的影子。老宅中的一切都透露着神秘和沧桑,似乎每一件物品都有着它的故事。

  按照日记的指示,挽尘找到了一道看似普通的墙壁。他仔细观察,注意到一块砖石略显突出。当他轻轻按压时,墙壁缓缓移开,伴随着几乎无法察觉的沙沙声,像是长久沉默后的低语。露出的隐秘房间里,时间仿佛停滞,灰尘覆盖的家具和物品在微弱的光线下显得格外沉静。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似乎在低声诉说着旧日的故事,等待着揭开它们秘密之人的到来。

  挽尘的呼吸在这一刻变得急促。他知道,自己即将发现那个迫使父亲远走高飞的秘密。随着他逐步深入这个隐藏的空间,一段尘封的过往即将浮出水面。

  随着古老的门轴低沉的吱呀声,挽尘推开了通往隐藏房间的门。灰尘和岁月的气息扑面而来,他感到空气中仿佛充满了沉默的诉说。房间内昏暗而阴郁,墙角的蜘蛛网仿佛编织着一张古老的图腾。他的手电筒在这片长久未被打扰的空间里摇曳着光影,营造出一种不祥的气氛。

  在房间的中央,一张厚重的桌子吸引了挽尘的注意。桌子上堆放着各种杂乱的文献和物品,但有一本书在黯淡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突出。这本书的封面用一种似皮非皮的材料包裹,泛着诡异的绿色光泽,上面刻着一些奇异且扭曲的符号,仿佛是某种禁忌的语言。

  挽尘心中的紧张感愈发强烈,他伸出颤抖的手指轻轻触摸那本书的封面。触感冰冷,几乎让他退缩。但他鼓起勇气,翻开了封面。书页间似乎隐藏着某种古老而强大的力量,每翻一页,都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气息袭来。

  典籍中的文字不属于任何他所知的语言,却在某种层面上,触动了他内心深处的恐惧。这些文字仿佛在跳动,散发着令人不安的生命力,它们不仅是符号,更像是连接另一个存在维度的桥梁。随着他的阅读,一种超越这个世界的知识逐渐展开在他面前,挑战着他对现实和可能性的理解。

  突然,一阵风从无处吹来,使得房间内的灰尘螺旋般升腾起来。这不仅是物理现象的变化,更像是一种宇宙的呼唤,将他从日常现实的边缘推向一个未知的存在领域。挽尘感到一种难以抗拒的力量正在召唤他,引导他深入这本书籍所揭示的未知和禁忌领域。在这一刻,他知道自己已无法回头,一段深藏于家族历史之中,与古老力量紧密相连的秘密即将被揭开。这是对存在本质的亵渎,也是对自我认知的颠覆。

  那种不可言喻的感觉宛如幻觉般快速消散,就像潮水般退去,留下的是一种深刻的印象和无法抑制的好奇心。挽尘站在那间阴暗的房间中,手中紧握着那本神秘的典籍。虽然书中的文字对他来说完全是陌生的,但他能强烈感到这本书的非同寻常。

  每一页似乎都沉甸甸地承载着古老的知识和秘密,那些奇异的符号仿佛在低声诉说着一个跨越时空的故事。挽尘的心中充满了对这些未知秘密的渴望,他知道这本书不仅仅是纸和墨的结合,它是一个开启过去和揭示未来的钥匙。

  他轻轻翻阅着每一页,虽然无法理解文字的含义,但每个符号都在他心中引起了共鸣。这些字符宛如活物般跳跃在纸张上,仿佛在引导他深入一个未知的领域。

  挽尘在心中暗自思忖,这本典籍或许是解答他心中诸多疑问的线索。它可能关系到家族的秘密,也可能关系到他自己。他深知,从这一刻起,他的生活将变得不凡,他或将踏上一条充满未知和挑战的道路。

  随着房间中灯光的摇曳,挽尘的影子在墙上拉长。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做好了迎接即将到来的一切挑战和发现的准备。当他重新睁开眼睛时,他看着手中的典籍。挽尘知道,这是他命运的转折点,他必须揭开这些尘封已久的秘密。

  挽尘在那间隐秘的房间中继续深入探索。他的眼前突然显现出一幅令人不安的画面:墙上挂着一副古老的家族肖像,画中人物的面孔扭曲且模糊不清,仿佛在诉说着无尽的痛苦和绝望。他的眼神在画像上徘徊,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惧在心头升起。

  随着他继续在房间里搜索,突然,一本破旧的记事本从一堆散落的文件中引起了他的注意。记事本上沾染着干涸的血迹,似乎见证了某个暴力和恐怖的瞬间。挽尘轻轻翻开记事本,发现里面记录着一系列令人不寒而栗的事件,这些事件与他的家族有着密切的联系。

  在记事本的一页上,写着一段模糊的记载,提到了家族中的某个禁忌仪式。文字中透露出一种谵妄和混乱的气息,让挽尘感到一种深入骨髓的寒冷。仪式似乎与召唤某种古老存在有关,它的本质模糊不清,却充满了不存在的实际意义。

  挽尘感到房间内的空气变得越来越沉重,他的每一次呼吸都像是在抵抗着周围的浑浊。隐约间,他听到了一种低沉的呢喃声,仿佛来自遥远古老的深渊。他的心脏怦怦直跳,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他的心灵。

  在这一刻,挽尘意识到,他将揭开的不仅仅是家族的过往,还有可能触及那些源自未知的恐怖。他深知,已无法回头,必须面对这些混沌与疯狂的真相。

  走过蜿蜒曲折的走廊,挽尘来到了一扇沉重的铁门前。他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门,眼前的景象令他凝固。这是一个宽敞的地下室,仿佛专为某种仪式而设计。地面上刻画着一副巨大且复杂的法阵,线条交错形成了一个不可言状的图案,散发着深邃而诡异的光芒。

  室内摆放着一个古老的祭坛和几个神龛,周围散落着各种宗教物品——蜡烛架、骨制法器、石雕像和一些不明符号的卷轴。这些物品看似随意地扔在地上,但诡异的是,它们一尘不染,仿佛被时间遗忘,永恒地定格在这一刻。

  挽尘小心翼翼地踏入这个空间,他的脚步声在这死一般的寂静中显得格外突兀。法阵中心的地面有痕迹表明曾经进行过某种仪式,但现在一切都显得静谧而神秘。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沉重而古老的气息,让人感到压抑和不安。

  挽尘走近祭坛,发现上面布满了奇怪的刻文和图腾,这些图腾似乎描绘着一种不属于人世的生物,带有某种难以名状的恐怖之美。他的目光被一个小小的神像吸引,这个神像形态怪异,仿佛是对一种令人作呕的违背伦理和科学的宗教崇拜。

  挽尘感到自己仿佛被困在了一个外界时间无法触及的空间。他知道,这个地方承载着家族禁忌的历史,也许正是他不远万里来此探寻的秘密所在。随着他深入探索,一些隐藏在家族深处的秘密逐渐浮出水面,挽尘意识到他已经走进了一个既危险又充满未知的领域。

  挽尘站在那阴森的地下室中,仔细察看着周围的一切。祭坛上的痕迹似乎被有意抹去,许多细节已难以辨认。他环顾四周,希望能从这些沉默的物品中找到更多线索,但除了那些令人不安的法阵和神秘的符号外,他无法通过眼前的场景推断出更多信息。

  意识到现场无法提供更多的指引,挽尘决定收集一些可能有用的物品。他小心翼翼地挑选了几件看似重要的宗教法器和卷轴,这些物品可能是理解家族秘密的关键。他将这些物品小心地放入背包中,以便日后深入研究。

  收拾完毕,挽尘深吸了一口气,准备离开这个充满阴郁气息的地方。他走出地下室,穿过那些漫长而曲折的走廊,最终走出了老宅。站在老宅外,他回望了一眼这座承载着家族历史的建筑,心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随着挽尘离开家族宅邸,他知道这只是揭开家族秘密的第一步。他手中的物品可能是解开谜团的线索,但真正的答案还需要他继续探索和发掘。

  挽尘坚定地走向他的车辆,心中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挑战和探索。他知道,等待他的将是一段既艰难又充满未知的旅程。

  挽尘驱车穿过潮湿的街道,脑海中回响着老宅那令人不安的回忆。他深知,揭开家族秘密的旅程仅仅是开始。此刻,他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一个老朋友,牛津大学的教授爱德华·格里芬身上。

  (因为在英国文化中,人们通常用姓氏来正式称呼某人,尤其是在非正式场合。因此,在正式的或非亲密的场合中称呼他为“格里芬教授”(Professor Griffin)。这种称呼也适用于故事中其他角色与他的互动,尤其是在他的专业背景和身份较为重要的情境下。)

  (挽尘和格里芬之间的关系比较亲密,所以在一些更私人或非正式的场景中,挽尘和下文将直接选择称呼他为“爱德华”。)

  爱德华住在牛津郊外一座风格古典的小屋中。挽尘到达时,天色已晚,屋外的常春藤在微风中轻轻摇曳。敲响门铃后,门缓缓打开,露出爱德华那熟悉而友好的面孔。他的眼睛在挽尘手中的包裹上停留了一会儿,仿佛预感到了什么。

  “挽尘,这么晚来找我,一定有重要的事情。”爱德华边说边领着挽尘进入温暖的客厅。房间里摆满了书籍和各种古董,墙上挂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品,展示了爱德华对不同文化的热爱。

  挽尘没有绕弯子,他直接将手中的包裹放在桌上,展示了从家族宅邸带回的典籍和物品。他简洁地叙述了在宅邸的发现,以及那些神秘物品可能隐藏的秘密。

  爱德华仔细地观察了这些物品,他的眼神中透露出深深的兴趣和沉思。他轻抚着那本古老的典籍,低声说道:“这些物品…它们不仅仅是古董,它们还是某些象征。”

  挽尘心中的忐忑被爱德华的话语进一步加剧。他请求爱德华帮助他解读这些物品的秘密,希望得到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

  爱德华在沉思后缓缓点了点头,他感受都挽尘对揭开家族秘密的渴望,也愿意伸出援手,但他同时明白,这条路是有一定风险和困难的。于是他温和而认真地对挽尘说:“我会尽我所能,但你必须知道,我们将要探索的,不仅仅是历史的积淀,更是在触及一个充满未知危险和神秘迷雾的领域。”

  他的话语中流露出对未知的敬畏和一个学者的求知,同时也提醒了挽尘,这不仅是对家族曾经的简单寻觅,更是一种未知的挑战。

  当夜风再次吹过窗外,挽尘和爱德华开始了他们的研究。在爱德华的书房中,两人一边研究着这些古老的物品,一边讨论着家族的历史和可能的秘密。这只是一个新篇章的开始,一个充满未知的新篇章。

  爱德华的书房弥漫着古木和羊皮纸的气息,墙上的书架挤满了厚重的典籍,桌上摆放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古董和文物。窗外的月光透过半拉开的窗帘,投射在挽尘手中那本破旧的典籍上,上面的符号在微弱的光线下显得若隐若现。

  “看这里,这个符号与古埃及的守护神相似。”爱德华指着典籍的一页,面露思索之色。突然,一阵急促而沉闷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挽尘疑惑地抬头,只见爱德华微微皱眉,走向门口。

  就在爱德华的手触碰到门把的瞬间,门被猛力踹开,三个蒙面人闯了进来,手中各持一根铁棍。挽尘猛地从椅子上站起,心跳加速,眼前的一切仿佛放慢了速度。

  爱德华大喝一声:“你们干什么?!”但蒙面人并未回答,迅速向他们俩逼近。

  爱德华刚开口质问,其中一人的铁棍已经挥向他。他本能地向后一闪,躲过了第一击。挽尘见状立刻站起,心中升起一股紧张感。他的目光迅速在房间内扫视,寻找可用来自卫的物品。

  在桌子上,他发现了一个沉重的铜烛台,立即抓起用力挥向最靠近的袭击者。铁棍与铜烛台撞击,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挽尘凭借着过去在军中锻炼出来的反应和力量,与对方展开了搏斗。

  书房内的空间有限,书架上的书籍和桌上的文物在混战中纷纷落地。爱德华也不甘示弱,他抓起一本厚重的书本,向另一名袭击者砸去,然而对方迅速躲闪。

  挽尘在激战中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尽管面对的是训练有素的敌人,他却没有丝毫畏惧。烛台在他手中舞动,每一击都充满力量。一名袭击者试图从侧翼偷袭,挽尘猛然转身,烛台狠狠地撞击在对方的肩膀上,发出一声闷响。

  混战持续了数分钟,爱德华和挽尘凭借着机智和勇气与入侵者搏斗。然而,这些袭击者显得异常狡猾,他们利用房间内的混乱,逐渐找到了逃脱的机会。

  其中一名袭击者趁着挽尘与另一人交手之际,迅速拖起倒地的同伴,向窗户方向窜去。他们打破了窗户,纷纷逃出了爱德华的书房。挽尘企图追赶,但被爱德华及时拉住:“挽尘,别冲动!现在追出去太危险了。”

  随着袭击者的逃走,书房中陷入一片死寂。

  袭击者的逃离留下了一片混乱。挽尘站在散乱的书房中,心跳仍在急速响起。他的眼神透露出一丝惊慌,但很快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环顾四周,深深吸了一口气,试图理清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背后的意图。

  “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挽尘低声自语,他的思绪飞速转动。袭击者的出现,是否意味着他已经被某种势力盯上?从他踏入家族故地的那一刻起,他的命运就似乎已被卷入了一场深不可测的漩涡。

  爱德华走到他身边,神色严肃:“挽尘,这次袭击可能不仅仅是偶然。我们可能触碰到了某些不应该触碰的事物。”

  挽尘的眼中闪过一丝思索的光芒。他知道,继续深入这个谜团,可能会把自己甚至是爱德华置于更大的危险之中。但他的内心也在两者间徘徊,对未知的渴望与可能的风险之间的权衡让他无法轻易做出决定。

  “我们需要谨慎行事,”挽尘终于说道,声音坚定,但眼神里却藏着不易察觉的忧虑,“现在,我们首先需要弄清楚,这些袭击者是谁,他们为什么要对我们发动攻击。”

  他的目光落在手中的典籍上,心中泛起一丝复杂的情绪。这本书,可能是他走上这条道路的起点,也可能是一切危险的根源。

  挽尘转向爱德华,眼中有着未曾有过的锐利:“无论如何,我不能在这里停下。我需要知道,这一切背后隐藏着什么。”

  在爱德华的书房中,两人围坐在昏黄灯光下,挽尘手中的古书引起了他们的深入讨论。封面上的符号似乎蕴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挽尘轻轻抚摸着典籍的封面,眼中闪过一丝困惑:“这些奇怪的符号,我从未在其他地方见过,它们究竟是什么意思?”

  爱德华调整了一下眼镜,沉思片刻后,突然有了灵感。他迅速翻阅书架上的一本研究古代神话的书籍。对比着挽尘手中的古书和神话书籍上的文字,他的眼中逐渐露出惊讶的神色:“你看这里,挽尘。这些符号在这本神话书籍中也有出现。据这里所说,它们属于古代祭司用来记录某种存在的特殊文字。”

  他指着古籍上的一些符号,继续解释:“根据这本神话书籍的记载,这些符号是一种极其古老的文字体系。而根据这个体系,你手中这本书的名称,应该被称为《蔺家遗卷》。”

  挽尘震惊地望着手中的书籍,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蔺家遗卷》……这意味着什么?我们的家族与这种古老传说有关联吗?”

  爱德华沉稳地回应:“这本《蔺家遗卷》可能是解开你家族历史之谜的关键。看来,我们只是刚刚揭开了它的序幕。”爱德华,翻阅着《蔺家遗卷》,突然抬头看着挽尘,眉头微挑:“说起来,挽尘,你的父亲并不姓蔺。”挽尘手中的动作微微一顿:“除非……他刻意隐藏了自己的身份,或者被迫改变了自己的姓名。”爱德华深吸一口气,平复心绪:“那么,我们现在所知道的一切……”他顿了顿,继续说道,“都可能只是一场精心布置的幻象。”挽尘点了点头,两人的眼中都流露出困惑,他们知道,接下来的事情越发棘手。挽尘看着爱德华谈道:“但是,假如父亲的姓氏是真的,那这本《蔺家遗卷》就与蔺家有关,那为何它会在我们家族故地中出现?”

  两人探讨不出答案,然后又重新投入到《蔺家遗卷》的研究中,心中充满了对家族神秘过往的好奇和期待。

  在爱德华的书房里,时光悄然流逝,桌上摊开的古书和神话书籍似乎隐藏着无尽的谜团。挽尘和爱德华正全神贯注地比对着《蔺家遗卷》和古代神话书籍上的文字。

  挽尘的眉头紧锁,显出一丝沮丧:“看来,这些古籍并不能给我们提供更多的信息。有许多符号,我们根本无法找到合理的解释或翻译。”

  爱德华点头同意,他的眼神在书页间徘徊,然后忽然间眼睛一亮:“但至少我们确定了一件事,这本书中的一个标题是《天途·奥德赛》。这可能是解开更多秘密的线索。”

  挽尘望着封面上的符号,深感困惑:“《天途·奥德赛》…这听起来像是两种文化交织在一起取的名字。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爱德华沉思片刻,然后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我有个主意。在郊区有一个非常特别的图书馆,那里收录了大量与神话相关的书籍。或许我们可以在那里找到更多线索。”

  挽尘合上书,起身对爱德华说道:“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

  两人迅速收拾好资料,带着对未知的渴望和兴奋,踏上了通往那个神秘图书馆的旅程。

  随着车辆缓缓停靠在一座古朴而宁静的图书馆前,挽尘和爱德华下了车。这座图书馆位于郊区的一片密林中,其古老的石墙和藤蔓覆盖的外观,让人感受到一种历史的沉淀。

  两人走进图书馆,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吸引。高耸的书架如同迷宫一般排列着,上面摆满了各种古老的书籍。微弱的灯光从高高的穹顶透下,给这个空间增添了一丝神秘感。

  在图书馆的接待台后,一位中年的图书管理员正专注地翻阅着一本厚重的书。他抬头看到爱德华,脸上露出了熟悉的笑容:“爱德华,好久不见。今天带来了新朋友?”

  爱德华向管理员打了个招呼,然后介绍道:“这是我的朋友,挽尘。我们今天来是想找一些特别的书籍。”

  管理员点了点头,目光转向挽尘:“欢迎来到我们这里。我是格雷森,这里的所有书籍都与神话和古老传说有关。你们有什么特别的寻找目标吗?”

  挽尘回答:“我们正在研究一本叫做《蔺家遗卷》的书,希望能在这里找到一些相关的资料。”

  格雷森眉头微皱,似乎在思索:“《蔺家遗卷》吗?这听起来很有趣。让我带你们到特别收藏区看看,或许能找到一些线索。”

  随后,格雷森引领他们穿过错综复杂的书架,来到了一个封闭的区域。在这里,更多珍贵而古老的书籍静静地躺在玻璃橱窗中,仿佛每一本都蕴含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在图书馆密集如迷宫的书架间,挽尘和爱德华各自搜寻着线索。忽然,一道黑影如幽魂般掠过,一个身着暗色风衣的神秘人物迅捷无比地接近了挽尘,巧妙地夺取了他手中的《蔺家遗卷》,接着疾如闪电地消失在曲折的书架后。

  挽尘几乎是本能地反应,立刻展开了追逐。他的脚步在图书馆的宁静中迅速回荡,周围的书页随着他的奔跑轻轻摆动,仿佛在为这场追逐加油。随着追逐的每一步,挽尘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他的目光死死锁定着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

  书架间的走廊仿佛成了扭曲的时空隧道,挽尘在其中奋力穿梭。他的心脏强烈地跳动,面对眼前扑朔迷离的情况,他的决心却愈发坚定。周围的书架似乎在变换着,时而靠近,时而远离,宛如活物一般戏弄着挽尘的追求。

  追逐渐入高潮,挽尘几乎能触及那神秘人物的身影。在图书馆的走廊里,他们如同猎人与猎物一般穿梭奔跑。就在挽尘伸手即将触及对方的一刹那,神秘人物猛地停下,巧妙地将《蔺家遗卷》扔向挽尘,趁着这一刻的分心,迅速融入了书架的幽暗阴影中消失不见。

  挽尘本能地伸手接住了飞来的《蔺家遗卷》,他的目光紧紧追寻着神秘人的身影,但只见一片空荡。他站在走廊中,手中紧握着重获的典籍,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不久后,爱德华带着几本神话典籍赶到挽尘的位置。“挽尘,你没事吧?”他关切地问道。

  挽尘转过身,展示手中的《蔺家遗卷》:“我没事。虽然那家伙逃掉了,但至少书还在。”

  爱德华松了一口气,点点头:“这是个好消息。我们找到了什么,或许能帮助我们解开更多的秘密。”

  两人一边谈论着刚才的遭遇,一边开始研究爱德华带来的书籍。虽然遭遇了意料之外的事件,但他们的探索并未停止,反而更加坚定了挽尘解开家族秘密的决心。

  挽尘与爱德华坐回到图书馆的一角,准备继续他们的研究。挽尘轻轻翻开《蔺家遗卷》,准备重新审视这本神秘的典籍。就在这时,他注意到书页之间夹着一张薄薄的纸条。

  “爱德华,看这个。”挽尘小心翼翼地取出纸条,展开在两人面前。

  纸条上是一番生动而神秘的描述:“源自异域的符文,流淌着诅咒的熔岩,遍布死亡的气息。天空被染成红黑,对应着同样红黑的裂土,仿佛祂的威压,仍在此地回响。”

  在返回的路上,挽尘再次审视那张纸条,这次他注意到了背面。那里画着一个形似眼睛的图案,看上去既古老又神秘,似乎充满了某种深不可测的力量。

  那晚,挽尘在沉睡中进入了一个梦境。在梦中,他来到了一片荒凉而神秘的地域,正是纸条所描述的那种场景——天空被染成红黑色,大地裂开,散发着诅咒般的熔岩和死亡的气息。在这片荒芜之地,挽尘感受到了一种压迫感,仿佛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这里回响,它像是一只无形的眼睛,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这片土地。

  在梦境中,挽尘走向那只眼睛图案所指引的中心地带,那里似乎隐藏着某种关键的秘密。他感到自己被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吸引,心中既有恐惧也有好奇。

  当他接近这个地点时,梦境突然中断,他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还在自己的房间里。挽尘的心跳加速,他意识到这个梦可能不仅仅是幻象,而是对他们即将踏上的旅程的某种预示。

  第二天,挽尘与爱德华见面后,他详细地描述了自己的梦境。爱德华听后,脸上露出了深思的表情:“这个梦可能是某种暗示。我们应该设法去那片被诅咒的土地探查一番,看看是否能找到与《蔺家遗卷》相关的线索。”

  两人决定按照梦境中的指引和纸条上的描述,寻找那片神秘之地,探寻隐藏在那里的秘密,或者说,一个颠覆认知,超越理解边界的真相.....

  随着夜幕的降临,一场未知的探索正缓缓展开。挽尘和爱德华,两位勇敢的探险者,现在正站在一个未知旅程的起点。他们手中的《蔺家遗卷》,不仅是挽尘家族的古老遗产,更是一本充满谜团的历史之书。

  自从这本典籍出现以来,挽尘的生活被卷入了一连串的神秘事件。首先是不知何时出现,目的不明的袭击者,他们的出现似乎与《蔺家遗卷》有着某种联系。紧接着,一个神秘人物的出现,和他留下的那张充满预示的纸条,将挽尘和爱德华引向了一个新的方向。

  纸条上描述的地点,是一个充满禁忌和未知的神秘之地。红黑色的天空,裂开的土地,以及那股无形的威压,仿佛在预示着即将到来的危险和挑战。但对于挽尘来说,这个地方也可能藏着解开《蔺家遗卷》之谜的钥匙。

  无论《蔺家遗卷》最终会揭示什么秘密,显然,挽尘和爱德华已经被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现在,他们已经没有退路,只能勇敢地面对前方的未知和危险。

  挽尘深深地吸了口气,心中虽然充满了不确定,但他的眼神中透露出坚定和决心。无论这本古老的《蔺家遗卷》最终会带领他们走向何方,挽尘已经准备好面对所有的真相。现在,他只能一步步地走下去,探索这个被遗忘的历史,寻找他家族的秘密,以及那些隐藏在古老典籍背后的更深层次的谜团。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诡秘悬疑小说

尘封秘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