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骑行在线阅读

将骑行

乡村许超伟

武侠·传统武侠·5.5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17 12:42

我驾驶一艘航天飞船——中华酒泉郡汉冠军侯霍去病号,穿越到了八百八十年前的南宋:大宋辛帅良,少年英雄路。从贵族公子到战场上的百夫长,将骑封侯。十八岁一战成名,二十四岁已是荡灭三国十族的边关大将!三十岁辞官归隐,携家眷妻妾儿女,刀剑作酒,快意江湖侠客一笑泯恩仇;谁知短短五年,三十五岁时,眼见泱泱大国,南宋华夏的江山汉土,山河日月早已四分五裂,金军北辽乃至西夏,降而复叛!十族民心思定,惟天下百姓厌战……宋联金灭夏,进而灭辽,紧接着蒙古汗国迅速崛起。南宋朝廷,是战是和?武林江湖的门派纷争,都与他无关,退出江湖,远离朝堂,是他惟一做的。如他预想,五十年后,蒙古汗国翦除金军威胁,进而南下灭亡宋朝,至此华夏版图,终归蒙元帝国统一……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朗诵满江红

  南国江北,令人倏然感触,心生‘舍我其谁’的叹惋之意,要说这壮哉山河的情境,惟有古往今来诗篇词作的历史文学,可堪形拟。

  那座城市,傲立于江头岸边上的森林,霓虹灯璀璨夺目,犹如五彩缤纷的光色,给钢筋水泥现代化的高楼大厦,凭披了层光怪陆离的色彩。

  次日天亮,一派和睦盛世的繁华景象,尽收眼底。

  宽阔无比的水面上,航行着扬帆而来的货船。

  头顶几架民航客机,夹着地面震荡的起飞声,轰然离去。

  一列悬浮火车,鸣起悦耳动听的旋律,正飞快穿过千间大厦的楼层,急驰而过。

  与悬空下大街小巷,相错落的站台式地铁,形成视觉上强烈落差感,鲜明对比。

  江畔垂柳树,那雕楼画栋,断桥残雪,堤岸处的寒梅,也更凛冽鲜艳了,就连岁寒三友的针叶松杉,青翠禾竹这等植株,也甘为陪衬,只余枯败桃花,剩了鸣鸦聒噪,乱啃杏果,但见遍地落叶。

  望着漫天细雨雪纷纷,那环线路段的桥梁桥墩,和这肩靠肩的店铺商场,相互缠绕,又有一江山河之隔的那尊巨大雕像,正是静止状态的飞将军岳武穆,他策马奔腾,怒视北方,剑指中原。

  我的心情更沉了,不顾十二月寒冬冽风刺骨,身上的校服已然单薄,叉腰挥拳,脚踏栏杆时昂首挺胸,似慷慨激昂地怒吼,似朗诵宋词: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一声‘好’字,群起呼应,遛鸟大爷赞一个大拇指,手提太极剑的师奶,俨然在鼓掌。

  至于围观的妇孺老少,同车辆乘客一道也跟着鼓掌,出租车内,伸着脑袋探窗的大叔,好奇拿起手机,几乎是和广场舞大妈,还有实习记者同一频率,用手机摄录,或者电视台手提肩扛式轻便摄像,在现场将奇观一幕,录了影。

  我知道,我在这痛快酣畅地朗诵——满江红.怒发冲冠,要上新闻头条了。

  是为民族英雄挺起脊梁,傲气凛然,站在江北堤岸上,问苍天大地,谁主沉浮——以抒发‘他日遂我凌云志——敢笑男儿不丈夫’的志向感想。

  “这小伙子有学不上,念书不成;在此口出狂言,如丧考妣。想当年,你奶奶我是北大街高材生,进了国企,就等于有了铁饭碗——看到没有?我乖孙子娃,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你不好好上大学,考个MBA金融,想发财也难。将来找不到关系户,你去学他——雕像前面,空悲切!英雄志向——穷人命……”

  大妈正训斥一个背书包,梳着中分汉奸头,手拿彩虹棒棒糖的胖孙子,嘴中吮糖,手里舔两三下,浓郁鼻涕——自鼻孔顺流悬挂,听着他奶奶唆使教骂,不住连连点头,咂巴咂巴嚼食。

  “闺女,好好努力学习;争取拿前三名标兵——等爸在工地挣够了钱,带你的户口落城里来,我们攒得学区房了!”

  一个三十岁搬砖大哥——手推两轮装砂车,头戴工地安全帽,灰斗沙车里,是他五岁女儿,在城里幼稚园就读,小女孩背着书包,蹲坐车内,乖巧且灵气,对她爸爸道:

  “爸爸,我长大了,要比这个大哥哥高,朗诵诗篇词作比他好——巾帼不让须眉,自古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

  我抱拳作武将揖,向市民们一并道谢——只见迎面走来一位老成持重的交警,也是揖礼,对我不无赞誉,且语重心长道:

  “老夫观你年岁十八,果然有少年英雄的气概,于古代高低大小,那也是个封侯的百夫长——‘满江红.怒发冲冠’当真是悲愤填膺,忠义长存。如你朗诵岳词,慷慨激昂且壮烈。不过年轻人,你看现在交通路况,他们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人堵车车挤路,来!你我狭路相逢勇者胜,比完武,放你过斑马线上学。”

  年富力强的中年交警,双脚站桩,沉肩顶肘拉开起手式,肩、肘、腰、膝、腕、踝六关骨节,似游龙走凤的一套演武路子,心随意动,片刻施展了南蛮古壮拳第一招‘霸王锤’,第二式‘三桥手’,跟着‘跃马归栏、金刚扫地、猴子挂南山、水牛站堂、龙腰虎背、白鹤亮翅、罗汉拳踢打四门’等等招数,当真是拳拳见肉,掌掌刚猛,腿法又凌厉之极。

  使我不由惊叹叫声‘好’,赞道:“南蛮子壮族古昂拳,果然虎虎生风,锐不可当。”说着手起刀落,打出了‘岳家拳’架势,叫道:“小生得罪了——岳家拳第一招‘仁贵担山’,第四式‘天王托塔’——以气催力,刀枪变拳脚,剑棍心中留;‘单刀赴宴’——着!气吞山河捣黄龙,猛虎出关擒豺狼……”

  身随意起,我虽无剑棍在手,刀枪也无有——然亦意守丹田,手脚上虚实相形,推手似枪挑,捺掌如斧劈,沉肩勾肘像绞刀,桩沉步稳好比金钟罩,铁布衫;崩拳拦腿,仿佛棍戳剑刺。

  这一套‘岳家拳’施展开来,劲使得刚猛带柔,虚中拿实,直将地面震得当啷响,教那壮年交警看得眼花缭乱,疑窦丛生。

  我们交手开打一瞬间,被那来自出租车司机的喊话喝止了,比武就此中断,只完成了演武路线。

  “我反对!小兄弟你听我说,你不过就是一个协助交通指挥的老协警,未能转正,五险一金上缴了吗?被马路辗死了,让交警队给你开追悼会啊。看现在堵车堵的;都他妈围观你们,耍猴子比武,耽误老子开出租挣钱不是。”

  司机老伯早已摇下了车窗,老茧子糙手,怒将车门拍打得似钟声当当响,气道:

  “还有你!不就是五十块计程车费,瓜娃子上高中,硬要砍路价。穷疯了嘛——老子谢顶秃头,多挣些钱都不行,家有老小,一人养活。”

  老协警连忙点头哈腰,敬了手礼,径自归岗,吹响安全哨,手舞足蹈时,指挥现场有些混乱拥堵的车况,疏导车流有序驶离。

  碟影袭来,我飞掌变抓,接住了这两张厚厚限量版珍藏光碟,猛一看,是硬盘式《水浒传之潘金莲秘史》,里面大量淫荡裸露的春宫图故事。

  那老伯眼珠子乱转,果然神色慌张,逐渐失态,急道:“扔错了,你还我光碟!是我朋友的。”

  “什么你朋友的,刚才还免费看警民大比武,当车费抵押了,你下来!”我针尖对麦芒,不还光碟。

  “那不行,两回事。路价是路价,你还我光碟!”

  “还你光碟?不还不还,你下来!”

  他火急火燎下了出租车,撸胳膊挽起袖子准备干架,拦我去路,稍不留神被穿过了对面饭馆,于是头顶秃发熊背凸肚,负手而来,跟着我进了江东饭馆。

  “老板娘,来碗竹笋猪扒船鸭饭!算账找他,这位司机老伯,乃蜀中川人也,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忠义为本,仁善是源。”

  我面朝四十岁偏清秀、面孔圆润——皮肤细腻,又身材精巧的苗条老板娘,迎手打了个招呼,顺脚抵开实木茶椅——大马金刀一坐,南方人自成一派的汉子性格。

  那老伯只好躬身坐下,食指轻敲彩扇茶桌,愠怒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你们南方人乐善好施,应该讲义气。古有岳飞北伐中原尽忠报国,今时请客恰饭,为啥子要把账算在外省川人头上?你当我有这个哈蛮子二两酒钱。”

  “老伯只管放宽心,车费钱少不了你的,双倍路价,让你收入囊中。再讲哒,干饱了饭,我要去上学,往哪里跑?今日难得扯皮论英雄,南方人沉稳少言,然亦豪爽,精于工计,善于打仗,不比你们北方人身处燕赵之地——虎背熊腰五大三粗、宽肩身长且爱吃面食糙饼,大碗喝酒吃肉的西北大汉,差不太离。须知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我滔滔不绝说罢,后一句借词句,让他无话可说,只管吃喝就是。

  “两碗竹笋猪扒船鸭饭!这位川人大哥,你慢慢吃,汤酒管够。”

  四十少妇老板娘话语温婉,对着我却又神情一转,如丈母娘训准女婿,道:“辛帅良,替我将钱,带进杭高附中去,怕是生活费不够用,她在美术室。你要敢私自拿了,晚上别想回家,好好在老娘馆里跪搓衣板,帮我和你表姨夫,洗干净床褥,晾衣晒裤子。”

  我顺手收好她递来的精致钱包,柔声沉道:“景阿姨,何不自己进校看望呢?离家三百米路程。”

  桌上碗里的竹笋,味甘冲鼻,猪扒肉切块,外酥里嫩,香气四溢。糯米饭夹着姜丝、葱花及辣椒,用牡蛎酱油淋汁,中和了它的辛辣味,铺三片青菜,船鸭自然整只酥烂脱骨,香菇作伴,蘸了些芝麻油,汤浓味醇糯米香,且肉质细腻,互为鲜烹,可谓是色香味俱全。

  手拿筷子狼吞虎咽,齿颊留香,指拿牙签放嘴中剔牙,起身随手抽了张百元大钞,我放他桌沿,留一张光碟。

  仰天大笑出馆去,径自冲‘杭高附中校园’飞快跑去,背后只见那老伯惊愕神情,酒足饭饱剔牙签,传来破口大骂:“江东鼠辈!安敢在此饶舌背信弃义,窃我黄碟。一百块饭酒钱,输了十元车费。”

  “蜀川老贼!你枉活五十有六,少不入川老不出蜀,一生大事未成,如丧家之犬摇尾乞怜,还敢在我江南开车,只图碎银几两,真是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

  我依然不肯就此罢休,一定要谗言相讥,徒逞口舌之争。

  校门外,只见‘苏杭高校附中学院’八字,采用碑刻宋体书写,矗立于石筑座门的抬头横梁上,左右石雕龙虎狮立柱,有门联一对:江东子弟多才俊,南国名将岳与戚。

  下联所指名将,自然是南宋岳飞和明朝戚继光,凡杀敌、抗倭而保家卫国者,必为世人所敬仰,使中华儿女推崇备至,誉称‘民族英雄’。

  仿古园林建筑之中,翠竹依山傍水,与荷花池塘相映成趣,水中倒影是那些睡莲,和戏水鸳鸯,树上盘着冬眠的斑头鸺鹠,只有鸦鹃扑簌翅膀,在东张西望;一波湖水靠东,临近浩浩荡荡的钱塘江。

  一掌青绿向南,蜿蜒迤逦。还有西达宛若双眸,仰望苍穹的临安天目山;北与宋城西湖相接,青山远黛,近水含烟,仙风白鹤扑翅舞翩跹,夏腊梅开得正艳。

  “曾楚婷,曾娘子,好拙荆,现今辰时朝食,临近上课。丈母派小婿来校视察,进美术室宣诏,着我调拨一笔生活费。

  还不快快接驾——怠慢了宣谕使,朝廷官银就地拨与小婿,悉随宣谕使任用花销。”

  美术室内,我隔着窗,低沉着嗓子喊。

  男女校生三五成群,手执‘秦将蒙恬’四字镌刻的毛管湖颖笔,蘸足了端砚内徽墨,信手挥就,在宣纸上,将一幅势如高山大河般雄壮豪迈、气冲霄汉的《气壮山河图》,画得写意传神,题字为‘还我河山’。

  又见那厢更有甚者,将秦汉三国、两晋南北朝和隋唐宋明清以来,这些巾帼英雄人物,统数画了个遍,只有两三个校生,手执2B铅笔,是画细腻逼真的写实派素描,多为文艺复兴时期——外国人雕塑造型艺术。

  我的眼睛盯着曾楚婷,竟看得心痴情也痴了,她有着苏杭女子水灵白皙、优雅温柔的细腻特点,长得月眉琼鼻,更明眸皓齿唇若樱桃,却又脸色青涩,似是娇羞。

  曾楚婷心中不快,嗔怒道:

  “什么你丈母?娘家妈认你做赘婿,小女子可不会招相公入赘,更别说认得郎君了。公子,请你自重!”

  精致娟秀的钱包内,有四五千百元大钞,从我手中过递,被她气呼呼拿去,柔荑玉手将钱钞掖进荷包,领带、校服、腰裙相对保暖,不穿厚些,冬季恐难熬过课程,典型的苏杭人家。

  我的校服是青年中山式学生装,内穿短袖衬衫,外着西装革履。于是拱手抱拳,相敬如宾,惋惜道:“本公子不才,未得姑娘青睐。今晚江东饭馆小酌之时,你我相请不如偶遇,一起课业解题。娘子,莫要拒我心意。”

  写生同学分两列席坐,铅笔、毛管笔在纸上剑走偏锋龙飞凤舞,画着国画和素描。

  先生一身对襟长衫从中走来,鼻梁上架着眼镜,手执湖颖笔,道:“呵,张某人督战美术室教画十载春秋,这杭高附中,多少像你二人一样的怨女旷夫,因早恋断送了大好前程。曾楚婷,专心攻研你的国画技艺;还有辛帅良同学,在下扪心自问,我一向因材施教,你不想上课早点说嘛,何以一连几天不学美术?况且江东子弟多才俊。”

  巳时课钟铃声响,我深表歉意,对张老师拱手揖礼,说道:

  “想不到巳时上课,先生大义,不以学生莽撞违逆为造反派,而以国画育人、素描佐之。您如北宋翰林图画院张择端再世,教谕为职,令学生各擅其长,学有所成——他时得画《清明上河图》,我等学生及全国画师,奉为神作!传后世景仰。”

  “小辛过誉了,某不敢僭越宋时先祖,妄窃传世名画。”张老师回手揖礼道:“遥想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请!”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武侠小说传统武侠小说

将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