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请众神安眠

请众神安眠在线阅读

请众神安眠

一头小白鲸

科幻·末世危机·7.98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16 16:50

神,藏身于太古的传说中。变幻莫测,虚无缥缈。但我若告诉你,我的朋友。那并非臆想之物。看,帷幕后,祂们在盯着我们看呢。睡的太久,该醒来了。当祂们回归,我的朋友,你该怎么做?是虔诚跪于光辉万丈的神座之前,还是躲藏于漆黑闭塞的角落?你说你不知道?好吧。那我为你讲一个故事。我的故事。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搁在门口的快递

  阴云,暴雨如注。

  “砰”。

  这声音在万千雨珠破碎所产生的纷扰里,显得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商云良将黑色的雨伞缓缓撑在头顶。

  同时盖住了视线里,隐没于灰白迷蒙雨雾中,云信大楼的顶端。

  这曾经承载着他无数梦想的地方,如今……

  已经跟他没什么关系了。

  因为就在刚刚,他完成了自己离职手续的办理。

  癫狂而湿冷的风,试图掀开商云良厚重风衣的一角,但最终,只是稍稍扰乱了他的衣领。

  他不能与自己的内心妥协,选择离开这座无数明城年轻人梦寐以求的圣地。

  于是,今年二十三岁的商云良。

  无业。

  ……

  普普通通的靴子踩过水面,商云良得回家了。

  然而,衣兜里微微颤抖的手机,却给了这暴躁却显得寂静的世界,带来了一丝波澜。

  扫了眼联系人,手指选择了接通。

  “喂?”

  只带了半只的耳麦里响起了与这雨中独行非常不搭调的声音:

  “良哥,辞职万岁啊,之前说好的,兄弟们请客安慰你,老地方见哈!”

  大大咧咧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丢下这一句话,对方就已经挂断了。

  根本没有给商云良拒绝的可能。

  不过这倒也无所谓,商云良早就习惯了。

  对方是自己的舍友,也是商云良在这倍感孤独的城市中,为数不多能放松交谈的人。

  看了眼手机屏幕右上角白色的时间显示:

  “四点十二,时间还早,先回家换身衣服再过去吧。”

  轻声自语了一句,商云良看了眼被黑色雨伞隔开,仿佛另一个世界的雨中城市。

  微微叹了口气,踩过深深浅浅的水洼,商云良小心避让着已经松动的地砖,

  免得里面突然溅起泥水弄脏了裤脚。

  明城是一座很古老的城市了,中央古城墙包裹的区域,基础设施已经破损的很厉害。

  那里居住着这座城市最陈旧,最安静的一批人,保留着这座城市二十年前的味道。

  他们沉默,无人问津。

  商云良也是这群人中的一员,毕竟,他是从那里长大的。

  挡了一辆出租车,商云良沉默地盯着玻璃上如扇面般扩散的水流,还有外面那汽车尾灯中,显的光怪陆离的世界。

  他家住在城墙边上的一个老小区里面。

  里面的楼没什么人住,年轻人大约都喜欢明城新开发的地块,对于这种颇有年代感的地方,已经了无兴趣了。

  开锁,进门,商云良将雨伞撑在阳台上,然后脱下自己的大衣挂好。

  他整个人放松下来,靠在暖色调搭配的沙发上休息。

  沙发对面摆着电视,不过商云良已经很久没打开过了。

  手机里面的信息洪流已经足够现代人填充自己饱胀的神经。

  电视,就显得笨重而麻烦了。

  人是种很无情的生物,喜新厌旧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

  无论当年这东西有多火热,现在就如这窗外似乎还无休无止的凄风冷雨。

  停下来,被人忘掉,早晚的事儿罢了。

  倚靠在沙发上,商云良打开手机,扫视着今天的新闻。

  这年头,新闻大约也被卷入时代的洪流中变了味道。

  能从眼花缭乱的一条条中准确分辨真假和自己想看的,也是一种本事。

  不过,今天的商云良,却被一条并不起眼的消息吸引了注意力。

  那是如懒惰的鳝鱼般,缩在板边角落的一行字:

  “震惊!甘城跨河大桥河面上出现神秘的巨物影子!”

  嘴角没什么反应,这种标题现在已经不适应最新的版本了。

  让商云良定住眼球的,是这行字下面的配图。

  像素很差,想来这设备并不好。

  看视角应该是站在河堤上拍的,而且有明显的虚化,说不定是拍摄者手抖。

  理论上这样的照片应该归于粗制滥造没诚意的那一类。

  但画面中央,滚滚东流的黄色水面上,那浮现出的巨大物事。

  那是龙,商云良知道。

  因为再没有其他称谓可以形容那东西了。

  暗金色的鳞片在滔滔的河水中也不曾失去任何光彩。

  狰狞的龙头背对着商云良,但上面夸张的骨质凸起,却分明表示着它的暴戾。

  硕大的身躯如倒插在河水中的参天巨树的树干。

  商云良看到那扣着河堤的铁爪,锐利地令人感到心悸。

  这是科技与狠活吧?

  这是商云良第一个反应。

  他是个喜欢场景画的人,因此关注了一大堆国内国外有名的画师。

  配上如今正火起来的AI绘图,倒是每天都能挑出来几张令他颅内风暴的作品来。

  然而,眼前这副高糊画质的玩意儿,却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太真了。

  真的过头了。

  一般来说,只要技术足够好,整出来一张难以分辨的图还是能做到的。

  只是对初学者而言太过困难而已。

  但商云良“阅片”无数,一直以来他就在这上面很花功夫。

  像素点,光线角度,阴影……

  细节太多了,这不是原画上扣去一块儿再把这个图层弄上去的问题。

  而且,这龙本身,也随着拍摄者镜头的抖动呈现了相符合理的虚化。

  这里面的逻辑其实挺奇怪的。

  这种一眼假的东西为什么能通过审核?

  而且明知道是假的,却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功夫去做这么张一看是伪造的东西?

  这就是让商云良感到难受和诡异的地方。

  “嘶,这又是什么新技术啊,这东西要是用到造谣上面,那可真的是要有乐子看了。”

  嘴里嘀咕着,商云良准备把图片点开,仔细查看一下其中的细节。

  他还就不信了,真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然而,手指刚刚敲击,整个页面突然唰得一白。

  一个让人恼火的“图片加载失败”的提示出现在了屏幕中央。

  嗯?

  商云良挑挑眉毛,他还以为是没网了,但瞅了眼上方的WiFi信号……

  好着呢呀。

  商云良刷新了一下页面,整个新闻页面加载的速度依旧非常稳定。

  只不过,当他再次去寻找那条新闻的时候,却什么都看不到了。

  那地方换成了一则其他地方明星八卦的事儿。

  连续划拉了好几遍,刚刚那条新闻和那张配图,似乎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一般,再也找不到了。

  商云良记性很好,他立刻掀开桌上搁着的笔记本电脑,打开浏览器在搜索框键入了刚刚记住的关键词。

  然而……

  他一无所获。

  搜索结果没有一个是他想要的。

  这就奇怪了。

  商云良挑了挑眉毛,他拿起手机,找到刚刚的那条网页记录,重新点击了加载。

  好悬自己没开无痕浏览。

  然而,在网络通畅的情况下,他依然得到了那令人恼火的白色反馈。

  难道……是被404了?

  微微皱了下眉,商云良打心底里就不认为刚刚那张图是真的。

  开玩笑,那玩意儿能是真的,他现在立刻冲回云信大厦,给那个明着排挤自己的领导跪下来当孙子。

  但凡是个正常人,看这东西都会一笑了之好吧。

  他只是觉得这图整的不错,想知道知道咋做的罢了。

  有什么可封的?

  搞不懂。

  摇摇头,扔下手机,商云良起身给自己倒了杯半凉的开水。

  他喜欢这种刚好的温度,没什么耐心去等一杯开水慢慢放凉。

  所以他不怎么喝茶。

  正想着接下来是该继续找份工作,还是去网上先找份兼职赚点钱的时候。

  他的耳膜却捕捉到了轻轻的敲门声。

  “笃,笃,笃。”

  三下,不急不缓,很有修养的动作。

  商云良知道这是谁。

  于是站起来走到了门口开门。

  果然,银发瘦高的老人,披着他那永远干净的棕色外套,精神矍铄地站在门口。

  他是自己的对门住户,老赵。

  商云良注意到,老赵的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是几个土豆,两个西红柿,一点儿芹菜,单出来一个小袋子,里面装着大约一块钱的韭叶面。

  老人的胃克化不了大鱼大肉。

  “老赵,有事儿?”

  商云良疑惑地问道。

  老人笑了笑,指了指商云良的脚边:

  “这是你的东西吧?咱们这楼楼梯间可没窗户,飘进来雨打湿就不好了,提醒你拿回去。”

  顺着老赵手指的方向,商云良看到了那安静躺在门口的一个纸盒子。

  普普通通,就是最稀松平常的快递包装。

  “行,那我回去了,晚上得空了,过来杀一盘。”

  老赵的儿女孙子都不在明城,至少自打商云良认识他开始就是这样。

  所以老人对他一直不错,他心里也明白。

  过去的记忆随着光阴被封在了这栋灰扑扑的居民楼里,平静而温馨。

  狭小闭塞之间,人和人的距离也没那么远。

  眼见老赵关上了家门,商云良这才抱起这纸箱子。

  他没说的是,这东西并不是他的。

  刚刚回来的时候还没看到。

  许是送错了,因为他最近没在网上买东西。

  他决定拿回去看看上面的信息再说。

  箱子很轻,单论它的体积而言,里面的东西应该不算多。

  商云良这样想着,坐回沙发开始研究起这不期而来的“客人”。

  “奇怪,这东西怎么连个信息都没贴,这怎么寄过来的?”

  他翻找了一圈,什么都没看到。

  箱子上除了土黄色的表面之外,一丁点证明它身份的信息都不存在。

  是的,不存在。

  不是说贴上了之后被撕去,是压根就没有。

  商云良的眉毛已经是不知道是今天第几次皱起了。

  没有地址,意味着这东西他根本不知道给谁。

  拿进门,送不出去了。

  抬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商云良什么声音都没听到。

  但微微存在的重量,却告诉他里面的确是有东西的。

  这个时候该怎么办?

  当然是体验拆快递的乐趣了。

  于是,从抽屉里摸出一把小刀,商云良在纸箱子的一侧,划出了平整的切口。

  当商云良的眼睛落到盒子里面的东西上时,他正在移动的手顿在了半空。

  “天平?”

  一个巴掌大的物件正安静地躺在里面。

  没有塑料袋之类的东西,商云良一眼就看出来这东西是什么了。

  拿起来仔细端详,商云良发现这东西做的还挺有意思的。

  整体看起来是金色的,不过是那种偏暗淡的风格,有一种古朴感。

  底座是一个八边形,棱角分明,有点像八卦盘的样子,但商云良手上的这个图案繁复,不是八卦的那么回事儿。

  天平两臂上刻着四个字,也许是吧,反正那玩意儿他并不认识。

  中间的竖杆顶端,有一个凸起的棱角,似乎很锋利。

  圆形的托盘有一种磨砂的质感,摸起来还挺舒服的。

  没有金属的沉重感,但绝不廉价。

  精巧和大气偏偏集中在了这一个小小的物件上,令商云良不禁多看了它两眼。

  这绝对不是原价三万,现在打折,十块拿走的地摊货。

  说不定原主人丢了挺心疼的,自己先替他保管一段时间吧。

  商云良想着,然后准备拿着搁在书桌上。

  忽然,手心一疼。

  天平的尖端竟是相当锋利,稍一用力就毫无阻碍地切开了他的皮肤。

  一点鲜艳的红色留在了天平的托盘上。

  刚放下这东西跑去止血,商云良陡然愣住了。

  因为他发现,刚刚搁在桌子上的纸箱,居然不见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猛然回头,一道金色的光影朝着他的额头笔直地撞了过来。

  在商云良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直接没入了他的眉心。

  准备阻挡的手立在了半空。

  商云良整个人呆立在了原地。

  一黑一白两团火焰突兀在他的左右眼中熊熊燃烧,但他却毫无感觉。

  身体一软,他歪倒在了沙发上,陷入了沉睡。

  雷雨声轰鸣,静静体会着每一寸萧瑟的存在于幕后呢喃:

  “权柄已经送到了他的手上。”

  “该开始了。”

  ……

  趴在沙发上的商云良迷茫地睁开了眼睛。

  搁在桌上的手机正快活地抖动着,丝毫不受这房间里寂静的氛围所影响,显然,又有人给它的主人打电话了。

  本着对打搅人好梦的深恶痛绝,商云良伸出手,准备猛地一巴掌把这烦人的东西关掉。

  然而,就在手掌即将落下的一瞬间,商云良的理智重新上线了。

  嘶……头好疼啊。

  从沙发上坐起,用光洁无暇的手掌搓了搓脸,商云良尝试着重新找回脑中被挂起的进程。

  他记得自己辞职回家,然后要去跟舍友约饭。

  之后貌似跟对门的老赵聊了些什么。

  是什么呢?

  商云良想不起来了。

  似乎这并不重要,左右之后闲聊的时候再问问就是了。

  甩过这个念头,他拿起手机,看到上面的联系人。

  哦,还是自己的舍友啊。

  一脸朦胧的接起电话,商云良还没开口,那边倒是传来叫骂声:

  “商云良你小子在哪呢?你这边三个爹都等着为你敞开父亲般温暖的怀抱呢,你这儿子敢放鸽子,再给你二十分钟,麻溜地爬过来!”

  “额……行行行,马上到。”

  商云良挂了电话,抬眼看了下表。

  嘶……好像确实过时间了。

  自己怎么会突然睡着了,还睡这么死,难道是辞职完浑身轻松?

  不去管那有些断片的记忆,商云良立刻准备动身。

  四个刚毕业的家伙聚在一起扯淡,能选的地方不是烧烤摊就是大排档。

  可惜今儿下大雨,那就退而求其次,吃火锅去吧。

  地方也不算远,老城区虽然早就没落了,但有些地方传承下来独属于记忆中的味道,却是新开发的那几个区里的“妖艳贱货们”比不了的。

  以前在明城理工大学上学的时候,哥几个没少翘课溜出来吃饭。

  晚自习是什么东西?

  好学生从没听说过!

  换上了一套便于吃饭扯淡,撒上油也不心疼的衣装,套上挂着的大衣就拧开了门把手。

  吱吱呀呀的锁簧松开,商云良闷着头跨出了家门。

  然而,当他抬起头的时候,却陡然愣在了原地。

  对面,不是老赵的家门!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科幻小说末世危机小说

请众神安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