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十年前杀死的人

我在十年前杀死的人在线阅读

我在十年前杀死的人

霍火祸

悬疑·侦探推理·9032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05 08:27

如果,我是说如果,突然有一天你遇到一个和你长的一模一样的人你该怎么办?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它来了

  今天下雨了,昨天的天气预报没有骗人,今天暴雨如潮水般覆盖着这座城。

  我叹了口气,天上就算下刀子都得去学校,别说这下雨了。

  穿什么鞋不重要,反正都会被打湿,我拿上一把雨伞就急匆匆下楼了。

  从学校到家要走过一段很长的巷子,巷子两边是锈迹斑斑的铁栅栏,上面缠满了绿植,绿叶在暴雨中摇摇欲坠,走过巷子就是一个十字路口,过了这个路口再步行几分钟就到学校了。

  在这条巷子里我很少遇到其他人人,就算遇到了人也是行色匆匆,谁都不会多看谁一眼。

  可今天有点不一样,远远的我就看见了一个穿雨衣的人在雨中一深一浅地走着。

  他走的很慢,并且左摇右摆好像随时会摔倒,似乎才刚刚学会走路。

  应该是喝多了,我心里是这样想的。

  我加快了步伐想要超过他,在从他身旁走过时我鬼使神差用眼睛的余光看他,这一眼差点没让我原地爆炸,因为我发现那个人也在看我,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个人居然和我一样。

  脸型一样,五官一样,连发型都一样,甚至连右眼角的那颗泪痣都一模一样。

  太像了,怎么可能会有和我这么像的人,以前我也遇到过一个和我差不多的人,但也只是脸型和五官大致相似,细看也完全能区分开,可眼前这个人连面部细节都和我一样。

  我和他之间似乎有一面镜子,我们彼此都照着镜子,时间在这一刻静止。

  “抱歉。”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丢下这句话再次加快步伐向前走去,但我自己都没有发现声音里充满了颤抖。

  当我走到他前面时感觉到了一股寒意,似乎有一把刀放在我的后颈,寒气逼人,我缩了缩脖子想减轻这种不适。

  我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后回头看却发现那个人不见了,可巷子里只有这一个出口啊,他要想离开巷子要么跟在我身后和我一起出来,要么就翻过铁栅栏。

  真是见鬼了,怎么会遇到一个长的和我一样的人,我心里有点没由来的不安,心里的不安和这暴雨一样笼罩着我。

  这一天的课我都没怎么听,和那个人的对视一直在脑海中重现,我左思右想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和我这么像,真的就像照镜子一样,可以前也从来没有见过他啊。

  带着这种不安放学了,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天空阴暗昏沉,路灯亮起昏黄的光,回家的那条巷子居然显得有点诡异。

  我再次走进了这条巷子,心想着这次应该不会遇到他吧,两个不认识的陌生人不会遇到第二次吧,就算长的一样。

  可我却听到了身后有脚步声,离我不远也不近,似乎身后那人小跑两步就能拍到我的肩膀,我看到了他的影子和我的影子重合。

  我加快了步伐想甩脱他。

  “叮铃铃~”身后突然响起了刺耳的手机铃声。

  “喂?催什么!马上就回来了!”雄厚的男声从背后传来,这一刻我居然松了口气。

  身后那个男人超过了我大踏步向前走去,他手上提着菜。

  我松了口气,看来是我想多了,今天遇到的那个人可能就只是单纯的长得像而已,虽然像的很诡异,不过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看来我是在自己吓唬自己。

  心情放松之后很快就到了我家单元楼下,门外站着个背对着我的人,门没锁,他却没有进去,双手放在身前好像在拨弄什么东西。

  心跳没由来的漏了一拍,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我愣在原地不知道是该走过去还是干嘛。

  那个人这时转过身对着手机说:“行吧,那我先走了,东西给你放楼下了,记得下来拿。”

  他戴着一副眼镜,不是那个人……

  真见鬼了,就因为早上看到一个和我一样的人我就觉得他随时会出现吗?我自己都觉得可笑,脑子好像有病。

  可就当我这样想的时候突然觉得脖子一凉,一股寒意直冲天灵盖,鸡皮疙瘩瞬间冒了出来。

  有一股不知哪里来的眼神死盯着我,我下意识的左右环顾没有发现那股眼神的来处,四周没有一个人。

  我的心跳加剧,呼吸也都急促了起来,四周不见光的黑暗里似乎有鬼怪在窥视我。

  我冲上了楼打开了防盗门躲了进去然后重重关上了门,接着又按开了客厅的灯,我靠在墙上看着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大口喘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按了按自己的胸口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咚咚咚!”我家的防盗门被人敲响了。

  我的魂差点没被这敲门声给吓出来,现在这个时间怎么会有人来敲我门,我透过猫眼往外看去的那一瞬间全身的血液都被凝固,我甚至连呼吸都被吓到忘记了,冷汗瞬间爬满了额头。

  猫眼外是是一双没有眼白的眼睛,毫无生气的透过猫眼和我对视,按理来说这种情况我应该马上逃走,但双腿却像灌了铅一样挪不动,我就和那双诡异的眼睛这样对视着。

  不知道是一瞬间还是过了很久那双眼睛消失在了猫眼里,这时我的呼吸才终于顺畅了,接着我无力背靠在门上缓慢坐在了地上。

  我知道自己没有做梦,这不可能是在做梦,我一定是活见鬼了。

  我跌跌撞撞走到了洗手间打开热水洗了一个脸,想让热水带着脸上的冷汗和心里的恐惧一起流走。

  “叮铃铃!”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我擦干脸和手拿起手机发现是朋友打过来的电话,于是我按下了接听键。

  “你他妈有病吧?你什么意思?”电话那边是劈头盖脸的责骂。

  如果是平常我肯定会反骂回去,但今天不一样,我只是有点懵,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骂我。

  “你为什么骂我?”等他骂完后我才问。

  “为什么骂你?你他妈心里没逼数?你下午干了什么?不上课来我家把我家玻璃全砸了,还把我家的狗给勒死了,怎么的,对我有意见是吧,有意见跟我来打一架,别在背后干这些事情,要不是邻居家的监控拍到你了我都以为我家被谁报复了。”朋友在电话那头怒火冲天地说着。

  可他说的那些我做过吗?我下午不是在学校上课吗,我有点懵,在组织语言的过程中缓慢踱步到了卧室。

  “我下午在学校上课,班上的同学和老师可以给我作证,还有学校的监控,校门口还有走廊上的,教室里的都可以给我作证。”我说。

  朋友冷笑了一声说:“那监控里那个和你一样的人你怎么解释,你的双胞胎兄弟吗?”

  和我一样的人……我心里一紧,今天早上我遇到的那个人……连泪痣位置都一样的人,是他?

  “你听我解释,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我今天遇到了一件怪事……”我开始和朋友解释今天发生的怪事。

  我解释了十几分钟,电话那头的朋友沉默了。

  我们就这样沉默了很久。

  “骗人的吧……”朋友轻声说,“和你一样的人……刚才你开门出去看了吗?”

  “我敢吗?那双眼睛就差贴在猫眼上和我对视了,我没被吓死就不错了。”我说。

  “楼道有监控吗?”

  “没有,不过一楼大门口有监控,我明天去问问。”

  “问清楚吧……这件事太扯了,要不我们报警吧。”

  “我自己都觉得离谱的事警察怎么可能会相信。”我说,“警察也会觉得是我妈或者我爹的私生子在搞破坏吧。”

  挂断电话之后我可以确定一件事了,那就是有个和我一样的人正在借着我的模样伤害我身边的人。

  我走到窗边想拉上窗帘准备睡觉,当我拉窗帘时却发现了玻璃上有泥土,我家的楼层在三楼,这个泥印又是哪来的。

  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凑近去仔细查看,当我看清那是什么泥印后直接愣在了原地。

  那是一个泥手印,我打开窗户用手指轻轻划过了那个泥手印,手指很轻松的就在上面留下了痕迹,我收回手指,手指上是一层新泥。

  这是不久前留下的,也就是说我刚才在和朋友打电话的时候有人趴在这听完了通话过程,可这是三楼,有什么人能在这趴十几分钟。

  冷风吹的我打了一个寒颤。

  我用手电筒往楼下照去看到了一道蜿蜒的泥印挂在墙上,像是谁手脚并用从花园里爬到这里。

  这还能是人吗?二楼没有防盗栏,也没有空调外机,甚至是厕所的排水管也离这扇窗户很远,他到底是怎么爬到这里来的。

  我靠,不会真的活见鬼了吧。我咽了咽口水,房间里很安静,安静到能听见自己不安的心跳。

  我拉上了窗帘关上了卧室的门然后躲进了厕所,接着又拨通了朋友的电话。

  “怎么了?”

  “刚才我们打电话的时候,有人在我家窗户外趴着听完了全部整个通话。”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说。

  “我靠,你家在三楼啊!”朋友语气里满是惊恐,“什么东西能在三楼的墙上听我们说话啊。”

  “我感觉我被什么东西盯上了。”我说。

  “可你也不是富家公子啊,为什么有人会盯上你,盯上你就算了,为什么要来搞我家啊。”朋友有点崩溃了。

  “那个跟我一样的人……可能是怪物。”我说。

  “你在这编故事是吧,都市怪谈是吧哥们儿。”

  是啊,这真的挺像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又能为各种恐怖小说增添一个素材。

  “我现在都躲在厕所里和你说话了……”我的话被打断了,因为客厅里有什么东西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我靠你那边什么声音,你摔倒了?”朋友在那边快疯了。

  “有什么东西落在地上了……我家只有我一个人的,我把所有窗户都关紧了应该不会有风吹进来的。”我轻声的自言自语。

  我把手机放在了洗漱台上,右手从旁边拿起了木拖把,接着我猛的打开厕所门冲了出去想和对方拼命。

  可客厅里没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地上,只有被大打开的窗户,外面的冷风吹的窗帘跳起了舞。

  我屏住呼吸仔细查看客厅,没走几步发现地砖上有些许水迹,这些水迹从窗户那里蔓延到我的脚下。

  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被打开的窗户,地上的些许水迹……我缓缓抬头向天花板看去,一张和我一样的人脸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的脸和他的脸贴的很近,但我感受不到他的呼吸,他的眼睛里黑漆漆的,没有眼白。

  我下意识用手里的拖把朝他砸去,接着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但他很快又爬起来向我扑来,我躲过去之后又用拖把朝他背部砸去,他再次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他又朝我扑来,我躲的很快,他扑到茶几上让上面的茶杯全部掉在地上摔碎,大理石茶几居然都裂开了。

  当他再次爬起来想朝我扑来的时候敲门声响起了,他短暂愣了一下之后越过我从窗户跳了出去。

  敲门声越来越急促,好像要砸了这扇防盗门。

  我惊魂未定的打开门想做好恶战的准备后才发现敲门的人是楼下的邻居,他顶着黑眼圈一眼幽怨看着我。

  “你不睡觉吗?”他问。

  “我……”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刚才的情况。

  他的目光越过我看了一眼我身后的狼藉嘲讽着说:“怎么?抓老鼠啊?这是快把家都拆了,别再弄出声音来了,不然我下次上来就得弄死你,知道吗?”他说完后就下楼了。

  我拿着拖把靠在墙上喘气,说实话开门看到是楼下邻居之后我居然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个家待不下去了,内心有个声音这样告诉我,是的,我也觉得待不下去了。

  我冲到厕所去拿手机,电话还没有挂断,朋友在那边大吼:“你别挂电话,哥们儿马上过来看你!”

  “别来我家,现在我要找一个地方躲起来,我们的秘密基地知道吧?”我边说边穿鞋,然后把书包里的书全部扔了出来,里面装上了充电宝和数据线,还有几个面包和牛奶,顺便塞了一个鸭舌帽和口罩进去。

  “好,好,我们去那里汇合。”朋友说。

  我重重关上了门冲下了楼,下楼的时候我打了一辆网约车,现在司机已经快到巷子口了,我一路狂奔朝出口跑去,这期间我不敢回头看,我怕一回头就看到那张和我一样的脸。

  平时要走十几分钟的路程今天我只用了不到五分钟就完成了,司机已经在巷子口了,我拉开车门猛的钻了进去然后重重关上了车门。

  司机有点惊讶的看着我说:“小伙子这么着急干嘛?”

  “快开车,求你了大哥。”我边喘气边说。

  “尾号8474对吧?”司机不紧不慢的问。

  “对,求你了快开车。”

  “坐稳了!”司机说完这句话我只听见引擎声一响接着强大的推背感把我按死在椅背上。

  我打开车窗往后看去,后面没有跟着什么人。

  我稍微松了口气之后靠在椅背上继续大口喘气。

  “小伙子怎么了?”司机大叔一脸好奇,“什么事这么急啊?我昨天拉一对去医院生孩子的夫妻都没你急。”

  “大叔,你不要再问了,我回答不上来。”我气喘吁吁的说,如果他知道我这么着急的原因估计会吓的把我赶下车去。

  司机听了这句话后果然没有再说话了,他安安静静的开了接近十分钟的车把我送到了目的地。

  这个老小区里面有一家黑网吧,可以不用身份证上网,从初中起我经常和朋友来这网吧开黑玩各种游戏。

  我戴上鸭舌帽和口罩走了进去,如果那个和我一样的人来找我,那我把脸全部都挡住了他应该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来。

  手机来了一条微信,我拿起来一看发现是朋友的,他已经到小区外面了。

  “戴口罩了吗?”我打字问他。

  “戴口罩干嘛?”朋友不解。

  “他如果不知道你的样子为什么会去你家。”我说。

  “我靠……”朋友愣住了,“我戴个帽子行吧。”

  “行吧,问题不大,我已经开了一台机子,你也快进来然后在我对面开一台机子。”我说。

  “好。”朋友回复。

  深夜的黑网吧没几个上网的,更多的人是在隔壁的棋牌室打棋牌,小网吧里只有稀稀拉拉几个年轻人,屋子里弥漫着香烟味。

  我坐在了靠墙的一台机子上,没过一会儿朋友也到了,他在我对面开了一台机子,只需要稍微偏偏头我们就能看到对方。

  我拉开书包扔了一个口罩给他,他捡过去匆忙戴好然后轻声说:“兄弟,你这情况我查过了,网上说你是遇到伪人了。”

  “伟人?”

  “伪人,伪装的伪,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和你一样的人,他要借着你的样子去杀死所有你和你认识的人,你看过《假面骑士甲斗王》吧,伪人就和里面的虫子一样,大概率也会拥有你的记忆。”朋友轻声解释着。

  伪人这个词我是第一次听说,不过从朋友的解释来看,和我之前猜想的一样,他要杀掉我,取代我。

  “刚才在家和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和伪人面对面了。”我说。

  “我靠,真的假的,你怎么做到全身而退的。”

  “简单来说就是它在准备杀我的时候被人打扰了。”

  “我去,伪人都已经开始攻击你了,那你可得想办法啊。”

  “那网上有没有说这种情况该怎么办?”我问。

  “网上那些办法我觉得不行,要不我们还是报警吧,把事情交给警察解决。”朋友说。

  “警察会相信这些?”

  “他们肯定有专门处理这些怪事的部门,只是没有对外宣传过。”朋友继续说。

  有困难找警察这是我从小就懂的道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却很犹豫,总觉得还有另外的隐情,至于是什么我说不出来。

  还是报警吧。我在心里对自己说,这不是我能解决的。

  “你要喝点什么吗?”收银台的黄发女生走到我身边问。

  我被吓的差点没跳起来,那个女生也被吓的倒退了好几步。

  “吓到你了?在想什么呢这么容易就被吓到了。”女生笑着问。

  “没事……”我摆了摆手,“拿两瓶可乐吧,谢谢。”

  “好,稍等。”黄发女生说着就跑去拿可乐了。

  我和朋友对视了一眼,然后我拿出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电话那头没有传来接通的声音。

  我望着朋友摇了摇头,朋友也拿出他的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接着他也望着我摇了摇头。

  警察局的电话打不通。

  我能感觉到他的呼吸也变急促了,什么情况下警察局的电话会打不通?

  我们不寒而栗。

  “你的可乐。”女生把可乐放在了我手边,我又差点被吓的弹起来。

  黄发女生这次直接笑的捂嘴了:“你怎么又被吓到了?”

  “能借你手机用一下吗?”我问。

  “怎么?想加我微信?”女生一脸坏笑。

  “用陌生号码给别人打一个电话。”我说。

  女生有点失望的解锁了手机然后递给我,我马上就拨通了报警电话,结果一样,打不通,于是我只能把手机还给她。

  “还以为是要加我微信,唉。”女生有点失望的说。

  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一个人从网吧外面走了进来,我没有注意到那个进来的人,因为我正在思考怎么回答她,但我的朋友却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个人。

  透过他的眼神我看到了惊恐,朋友用眼神向我示意:他来了。

  我用眼睛余光看到了那个人朝我们走来,黄发女生看到他走过来就去问:“帅哥要开几个小时啊?”

  我压低了帽檐又把口罩往上拉了拉,朋友也学着我的动作调整了帽子和口罩然后缩了回去。

  “帅哥你上几个小时的网啊?”黄发女生又问。

  那个人依旧没有回答,我感觉他的目光落在了我身上。

  “问你话呢?你他妈上不上网?不上网就滚出去别在这吓人。”黄发女生开始破口大骂了。

  然后我听见了轻微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看样子他走了。

  “警察局的电话打不通。”我轻声对朋友说。

  “要不我们去警察局?离我们最近的警察局走路过去十几分钟就能到。”

  “伪人不是已经来了吗,万一他在外面等着我们怎么办?”我问。

  “那怎么办?电话打不通,我们也出不去。”朋友犯难了,“不对啊,我记得这网吧有后门,我们从后门溜出去就行了。”

  “这网吧有后门?”我傻眼了,来这上了三四年的网第一次知道有后门。

  “对,有后门。”朋友说,“那家伙大概率有你的记忆对吧,你都不记得有后门,它更不可能知道。”

  我激动的点了点头,朋友起身去走到黄发女生身旁问了后门还开着吗,女生点了头后我收拾好东西就跟着他朝后门跑去。

  朋友在前面推开了那扇铁门,小网吧后面漆黑一片,借着微弱的灯光我们翻过了围墙朝警察局跑去。

  当我们跑到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终于跑到警察局门口,我发誓,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觉得警察局是如此的亲切。

  我和朋友摘掉帽子和口罩大口喘着粗气,这一趟跑的嘴里全是血腥味。

  大喘几口气后我俩又是一阵狂奔跑到了接待大厅,大厅里有几个警察正在值班,我跑过去说我要报案,他们问我是因为什么报案,我说有一个长的和我一样的人,他在用我的名义起伤害我的朋友。

  这句话一说完我明显的看到警察愣了一下。

  “你的双胞胎兄弟吗?”一个警察开口问。

  “不可能,我家就我一个。”我说。

  “那有什么视频证据能证明那个人做的事吗?”警察又问。

  我愣了,这个东西我没有啊。

  “我有,我手机里有监控,今天的。”朋友说着把手机递给了警察,上面播放的就是朋友说的那一段视频,视频里的“我”勒死了他家的狗,“我”把他家的窗户全砸了。

  监控拍的很清楚,甚至能看到我眼角的泪痣。

  “这真的不是你吗?”警察难以置信的来回对比。

  “这真的不是我,我今天白天都在学校上课,学校的监控和老师同学都能证明。”

  “这长的也太像了吧,怎么会有这么像的人。”两个警察也是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你们知道伪人吗?”朋友问警察。

  “伟人?”

  “伪,伪装的伪,伪人,你们知道《影》吧,就那个从小就被当替身培养,后面杀死主人取代主人的那部电影。”朋友说。

  “没看过。”两个警察一起摇头。

  “那我简单解释一下,就是一个和我朋友一模一样的人,那个人正在借着他的样子破坏他的人际关系,然后杀死他,取代他。”朋友解释到。

  两个警察再次愣住了,他们对视了一眼然后其中一个问:“还有什么其他视频吗?”

  “有。”我点头,“我家小区的监控应该拍到了他。”

  然后我们就坐上了警车回我家小区,我们先是去监控的主人那里调取了监控,这个监控画面虽然糊了一些但也能看见一个和我一样的人下了楼消失在旁边的花园里。

  “他去花园干嘛?”警察问。

  “你们去我家看看就知道了。”我说。

  于是我领着他们去了我家,开门之后他们看到了一片狼藉,不过这不重要,我带着他们走到了那扇打开的窗户前,然后告诉他们用手电看窗户下面,他们看到了墙上的泥印,接着我又带他们去了我卧室的窗户前,他们又看到了玻璃上的泥手印,我又让他们看窗户下的墙,他们又看到了墙上的泥印。

  只要眼睛不瞎谁都能做出一个判断:一个人没有借助任何工具徒手从一楼的外墙爬到了三楼的外墙两次。

  两位警察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没有骗你们,客厅这么乱是因为我拿拖把和他打过架了。”说着我用手指了指天花板,“你们看天花板上的脚印。”

  两个警察和我朋友朝天花板看去,洁白的天花板上沾着几个泥脚印和泥手印。

  两个警察愣在了原地,我不知道他们从警多少年了,但眼前这一幕或许会是他们职业生涯里最诡异的一幕。

  “我们再去楼下的花园看看吧,实在不行我们立案,然后交给刑警队。”其中一个警察说。

  我们又来到了楼底观察花园,不用细看也能发现花园被人踩踏过,因为要保护现场两位警察给花园拉上了警戒线,然后又在我家门外拉上警戒线。

  这下整个小区都热闹起来了,楼下很快就站满了人。

  门卫大爷对我说:“小刘,今天不是你在花园里翻东西吗?怎么警察把这封起来了?”

  “徐大爷,不是我,我的鞋子上没有花园里的泥土。”我说。

  “就是啊小刘,我就说下午怎么看见你在你家门外站着,叫你名字你也不答应,就光看我一眼,那一眼可把我吓得不轻。”一个大婶也开口说话了。

  “赵大婶,那不是我……”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那个家伙比我预想的速度更快,有许多人已经见过它了。

  “各位回家去休息吧,没什么大事。”警察开始劝离围观的居民。

  等到居民散的差不多了一个警察对我和我朋友说:“你们还是跟我们回警察局住着吧,现在看来住外面你们会很危险。”

  我和朋友点头同意了,现在我们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案件已经移交给刑警大队了,你们放心吧,应该很快就能抓到……伪人,对吧?”警察说。

  我和朋友在警车后座精疲力尽的点了点头。

  “好兄弟,事情解决了我一定请你吃顿饭。”我对朋友说。

  “一言为定。”朋友说。

  我们去了警察局的休息室,这里的灯光白的刺眼,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梦,我在一座森林里,四周弥漫着浓雾,我在雾中狂奔想逃出这里,但无论往哪个方向跑都是森林,我好像一直在原地打转。

  这次我又朝前跑,跑了不知道多久我居然看见了一个背对着我的人,于是我兴冲冲跑到那人身边去问路,可他转过头看着我的时候我却愣在了原地。

  那个人和我长的一样。

  接着他笑了起来,嘴角迅速裂开,很快就裂到了耳垂后面,他的脸上全是血。

  “啊!”我被吓的惊醒过来。

  等我回过神来后发现自己还在警察局的休息室里,朋友在一旁打呼。

  我松了口气,起身想去厕所洗把脸精神一下,因为我夜里惊醒之后就很难睡着,与其躺着辗转反侧还不如醒着。

  我离开休息室找了好半天才找到厕所,深夜班警察局很安静,走廊里回荡着我的脚步声,那股不安又从心底升起。

  走到厕所后我洗了几把脸然后又去上厕所,我尿到一半的时候觉得头顶有点痒,伸手朝头顶摸去却摸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我急忙抬头去看是什么东西。

  它来了,它倒立站在天花板上看着我,它的眼睛里没有眼白,我的手贴在它脸上,冰冷的像一具尸体。

  “我去你妈的!”我吓的大骂一声然后抬手就一耳光扇在了它脸上接着转身朝厕所外跑去。

  这一耳光根本对它造不成伤害,我边跑边喊救命,值班的警察听到我的求救声拿着防爆装备过来救我。

  警察的防爆盾被它一掌拍碎,当警察还没做出下一个动作的时候它就已经出现在了我面前,下一秒它举起了手朝我拍来,我只听见“轰”的一声,然后一股液体流进了我的眼睛,那股液体很烫,我眼里的世界都变成了红色。

  我倒在了地上,奇怪的是我没有感觉到一点疼痛,只是觉得灵魂都被震碎了,耳边的声音逐渐微弱,世界离我远去。

  一阵急促的铃声在我耳边响起,我睁开了眼,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单人床上,手机在一旁响着,我拿起来发现是朋友打过来的微信电话。

  “喂?”我强忍着睡意揉了揉眼睛。

  “赶紧把作业发给我,你还没写完吗?”朋友说。

  “作业?”我愣了,“我们不是在警察局吗?”

  “啥?”朋友也愣了,“你特么脑子瓦特了?别惦记你那警察局了,快把作业拍照发给我。”

  朋友说完后就挂断了电话,手机回到了之前的界面,之前的界面是一个视频,视频的名字是——“曼德拉记录,伪人”。

  我是看着这个视频睡着的吗原来,难怪会在做一个这样的梦。

  喝了一口水后我放起了歌,看来以后晚上不能看这种带点恐怖元素的视频,不然会做噩梦。

  窗外吹进一股风,我的鸡皮疙瘩瞬间爬满了全身。

  我走到窗边准备把窗户关上,可我却在玻璃上看到了一个泥手印。

  接着我听见了一股微弱的呼吸,它来自我的头顶。

  我缓慢的抬头朝天花板看去……

  它来了。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侦探推理小说

我在十年前杀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