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共赴山海

共赴山海在线阅读

共赴山海

永许七安

现代言情·异国情缘·2.95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11 18:40

林望舒活了几百年,是别人眼中的怪物。别人都在求长生,林望舒却一心求死。她活了几百年,走过无数个日夜,见证了时光的流逝,感知着世界的变迁。她的心如同一本厚重的书籍,记录着岁月的沧桑,昭示着人生的曲折。在岁月的长河里,她见证了无数轮回,沉浮于历史的波涛之中。她曾在繁华盛世中翩翩起舞,也曾在战火硝烟中黯然神伤。每一次的重逢和离别,都在她的心头荡起无尽的涟漪,仿佛时间在她的身上留下了一幅幅绚丽的画卷。她默默承受着岁月的积淀,等待着最终的解脱…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过去与现在

  弥留之际的林望舒躺在摇椅上,回忆着生命中曾经的点点滴滴。

  作为一个别人眼里活了几百年的怪物,别人都在求长生,她却在求解脱。

  在暮色渐渐降临的时刻,她的心中仿佛回荡着一首古老的歌谣,交织出生命的深刻意义。

  林望舒缓缓闭上眼睛,仿佛可以听见远方飞鸟的啼鸣与风的低语,那是大自然在对她生命最后的温柔呵护。

  漆黑一片的空间,林望舒睁开眼睛从躺椅上起身,观察了一下周围后,她的第一反应是:

  这里,是地狱吗?

  所以自己真的成功死亡了吗?

  林望舒小心翼翼的移动着步伐,一个白色光圈在她脚下形成一个保护区,她移动,光圈跟着移动。

  她好奇的研究了一下光圈,然后无奈表示,她不理解。

  林望舒在四周打转,走了一圈发现这个地方除了一望无际就是黑,唯一显得突出的就是她脚下的白色光圈。

  “有人吗?”

  寂静的空间里,林望舒的呼喊在空气中回荡,却没有其他声音给予她回应。

  她的声音像一条柔美的丝线,穿越了一望无际的空间,像是在呼唤着生命与希望。

  然而,宁静依旧是唯一的回答,只有她自己的脚步声在寂静中发出轻微的声响。

  就在林望舒不知所措时,她面前的空间突然出现一团迷雾,随着迷雾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一堵墙般大小的水幕。

  林望舒歪着头好奇的打量着。

  影像突生。

  林望舒看见一栋房子在眼前出现,场景让她微微发愣,好似打开了她记忆中的一角。

  她伸出手去触碰,结果直接穿了过去。

  林望舒绕着水幕走了一圈,发现前后都一样,影像在变化,林望舒站定在水幕前。

  画面里,一个妇人手里拿着棍子正要推门而进。

  “快跑!!”

  林望舒像是想到什么,身子一颤,对着画面里门内的人大喊道。

  只见画面里,妇人已经推开门。

  “小赔钱货,还不起来去干活。”

  房间内,一个娇小的小人儿躺在床上。

  说是床其实就是两个长凳并在一起上面放了块板子。

  床上的小人儿听到妇人的声音,身体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

  她像是在和恶魔做斗争一般挣扎了很久眼睛才猛然睁开。

  就在她睁开眼睛的瞬间棍子刚好落在她身上。她感到身体上一阵剧痛,随即意识到目前的情况。

  她一个激灵。

  “我…我这就起来…”

  “小贱人,跟你那个不要脸的妈一个样,就会偷奸耍滑。”

  妇人手里的棍子又一次打在小女孩的身上。

  小女孩疼得呲牙咧嘴却不敢发出丁点声音。

  就好像已经习惯了这一幕的发生。

  水幕前的林望舒大口的喘着气,她抓着自己的胸口,目眦欲裂的冲着水幕里的人吼着。

  “住手,住手啊!”

  然而妇人并没有听到林望舒的声音,反倒是小女孩有一瞬间的怔愣。

  林望舒跪坐在地上,她伸出手想去拉开妇人,手却一次又一次透过水幕。

  林望舒绝望的看着眼前即将要发生的事却无力去阻止,她喊到窒息不安。

  她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死了还是怎么回事。但是她知道画面中接下去会发生的事,因为画面中的小女孩就是她自己,她的过去。

  过往的记忆犹如海水在林望舒脑海中不断回旋拍打。

  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滑下。

  林望舒整个人无力的瘫坐在地上,看着画面中的一切,她撕心裂肺的喊道:

  “小月亮,推开她,跑,快跑!”

  会被打残的,快跑…

  后面的话林望舒卡在喉咙里想喊却喊不出口。

  就这一噎,差点让她背过气去。

  画面里的小女孩似有所感,她抬头看了看四周。

  “看什么呢?老娘的话不管用了?使唤不动你了?”

  妇人揪着小女孩的耳朵,小女孩连忙用手想去挣脱,结果又挨了几下棍子。

  “不要…不要打了!”

  林望舒祈求般的语气并没有让妇人停下动作,反倒让小女孩像是确定了什么一个用力挣脱开妇人,妇人被猛的一个推开趔趄了一下,小女孩趁这个机会跑出门去。

  林望舒眼睛瞬间有了神采。

  “跑,往北边跑。快!”

  小女孩转了个方向跑向北边方向,妇人在身后骂骂咧咧的不断输出。

  言语不堪入耳。

  “快点,在快点!拐进森林去。”

  林望舒指引着方向,小女孩用尽全身力气奔跑着。

  只是可惜她人本来就还小,又长期营养不良身上还多处伤痕。跑起来更是让那些新伤口崩开渗出血珠。

  “敢跑,还敢推我。小贱人,嫌命长是吧。”

  果然大人的小孩的腿脚就是有区别。

  妇人一下揪住小女孩的后脖颈衣服,勒得小女孩面上泛红。

  “放开我!”

  小女孩感到喉咙被咧住的窒息感。

  妇人喘匀了气,给了小女孩一个大比兜。

  小女孩的脸颊瞬间红肿。

  林望舒似有所感的触碰着自己的脸颊,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但是就是觉得心里不得劲。

  她恶趣味道:

  “小月亮,咬她,用力踢她小腿处。”

  小女孩听到指示用力咬了妇人的手臂,然后对着妇人的小腿猛的一踢。

  “哎哟!”

  妇人松开小女孩,不知是先捂手臂还是先蹲下身捂小腿,疼得她龇牙咧嘴。

  “你个小贱人。喊咬我!”

  趁妇人气急败坏的空挡,林望舒兴奋的叫道。

  “跑!”

  小女孩转身跑进森林。

  “跑快点,在快点!前面有个小树丛,钻进去。”

  森林里,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下斑驳的光影,给整个森林增添了一份神秘的色彩。微风吹拂着树梢,发出沙沙的声响,仿佛在给小女孩指引着道路。

  “就是你前面那个树丛,钻进去。”

  小女孩忍着疼痛一头扎了进去。

  身后远处,依稀能听见妇人骂骂咧咧的声音。

  “太好了!太好了!”

  林望舒疯魔般的大笑道。

  久远的记忆开始回笼。

  当初她就没逃过林老太的折磨,四岁的她被折磨得奄奄一息,那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噩梦的开始,整整被折磨了两年,为此身体内留下了不少暗伤,当初就是因为自己淋了雨发了烧林老太还一大早的拿着烧火棍进屋子里收拾自己,让自己去干活,不然不给东西吃。被折磨怕的自己不敢吭声拒绝,撑着身体去做农活,不小心踩坏了林老太的一颗白菜苗,林老太二话不说拾起烧火棍就往自己身上招呼,那时候的自己因为发烧迷迷糊糊,听不清林老太到底再骂什么,只知道自己后来醒来时已经是夜色暗涌,而自己依旧是在农田里,身形单薄的她在夜风中瑟瑟发抖,她被烧得糊涂。

  走回去柴房后,没错,她当初住的就是柴房,回到房里,拖着受伤的身体躺在床上,肚子咕咕直叫,她很饿,她想起身去找点吃的,但是身体太疼了,整个人太难受了,她觉得她可能要死了。

  她想着,也许,就这么死掉也好啊。就不用挨打,挨骂,挨饿受冻了。

  她很想妈妈,她知道妈妈并不是别人所说的坏女人,她坚信妈妈会回来找她,但是她好像等不到了。

  钻进树丛才发现那是一个山洞,洞内一片漆黑。在这一片黑暗之中,嗅着泥土和苔藓的气息,似乎还能听到遥远的水滴滴答声。

  “你是谁?”

  小女孩继续在黑暗中行走,一开始的不适在眼睛适应黑暗后还能看见点点星光,那似乎是萤火虫发出的亮光。

  “我是你啊。”

  林望舒站起身,就好像和小女孩面对面站着,但是小女孩却看不见林望舒的存在。

  “你是我?”

  四岁的小女孩还不能理解这个世界上的怪力乱神。

  “你为什么叫我小月亮?”

  小女孩拖着受伤的身体瘫坐在墙边,她看见脚边有一小水坑,忍着痛挪过去跪着用手去捧起水就喝,也不管水脏不脏,混不混浊。

  “咳咳咳…”

  喝得太急她被呛了一下发出咳嗽声,刚才被勒住喉咙差点没命的既视感历历在目,她后怕的拍打着自己的胸脯。

  小女孩重新靠在墙边坐下。

  林望舒伸出手想摸小女孩的脸,但她知道,触碰不到。

  “因为…有人曾经说过,望舒,就是月亮的意思,她说,我就像月亮神一样,能在黑夜中引领着人们前行,给人们带来光明和希望。”

  想到那个人,林望舒内心五味杂陈。

  “小月亮,还能走吗?”

  “能是能,但是我要去哪里?”

  “天下之大,总有我们的容身之所。小月亮,不要害怕,我会陪着你。”

  只要没残废,一切都是好的开始。

  “可是…我走了妈妈要是回来怎么办?你说你是我,那你知道妈妈在哪里吗?”

  林望舒一时沉默无言。

  “怎么了?”

  “你还在吗?”

  小月亮面上露出慌乱的表情。

  “在,我在。”

  林望舒心里很难受,因为当初她被折磨到五岁时才有机会逃跑,四岁那年烧得太久,又没有及时医治,她的身体后来特别容易怕冷,别人夏天穿短袖她都还是长袖长裤,冬天时更是难受,总要想尽办法取暖。五岁时因为林老太带着家里人出去逛集市她才找到机会逃跑,她一路跌跌撞撞,碰巧就是进了这个山洞,她拖着身体踏上了寻找妈妈的道路,一路上东躲西藏,生怕被抓回去,只是这个地方实在太大了,她并没有具体的方向可以去,饿了就在垃圾堆里找吃的,或者路边有可以吃的野菜野草,渴了就随便找一处有水的地方喝。

  她跌跌撞撞流浪了大半年,从一开始还算精致的小女孩变成脏兮兮的小乞丐。

  有一回她饿狠了,实在找不到吃的,她看见路边有个小孩手里拿着一袋大包子,她的妈妈正在为他买新玩具,犹豫了许久,她慢慢上前想跟小男孩要一个包子,结果被小男孩的妈妈推倒在地,说了句:

  “哪来的小乞丐,脏兮兮的,别靠近我们。”

  她看见小男孩本来想上前扶起自己的,但是被他妈妈阻止了。

  “别靠近,小心有病毒。”

  太久没正常说话的她已经没办法辩解,因为身上穿得衣服太多,像个圆鼓鼓的球,她很艰难的爬起来,想说自己没病,但是说不出口。

  只能转身离开,只是离开前眼神不舍的一直盯着那袋包子,毕竟看起来真的很好吃的样子。

  她走到无人的角落里坐下,想试试能不能和好心人讨点吃的,她不是没想过靠劳动换取食物,但是人家一看她脏兮兮的模样就直接把她赶走了。

  她永远忘不了,在她以为自己会饿死时,那个人像神明一样出现在她面前。

  “给你。”

  林望舒抬起头,是那个小男孩,她局促不安的想拿又不敢拿。

  小男孩见林望舒只是呆呆的盯着自己,把包子放下就走,林望舒想起身却因为腿软站不起来。

  她只能看着远去的身影声音沙哑的道了一句:

  “谢谢你,好人一生平安。”

  那一瞬间,林望舒觉得小男孩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只是落魄的自己暂时无法回报恩人了。只能等有机会或者下辈子了。

  她狼吞虎咽的吃着包子,一个包子有她拳头那么大,但是饿太狠了,一个包子没几下就直接下肚了。

  她想继续吃掉剩下的又担心接下去还会找不到食物,只能小心翼翼的将剩下的包子放好,向着小男孩离去的方向弯腰鞠了一躬。

  然后继续踏上寻找妈妈的道路,但是那一年她并没有找到,在流浪大半年后被林老太的人发现抓了回去。

  而后等待她的,是比以往更加难堪的折磨。

  “你怎么不说话?你如果真的是我,那你知道妈妈在哪里吗?”

  “小月亮,妈妈她,已经不在了。你要好好活下去,离开这个鬼地方,去开始新的生活。”

  林望舒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能和过去的自己会面,按道理说,她服用了断肠草应该是死翘翘了才对,但是既然成了阿飘还和过去的自己见面了,那她想试试,如果小时候的命运一开始就不一样的话,她能不能改变她受诅咒的命运。

  她…想活着,是那种和正常人一样活法的活着。她不想别人看到她都是看怪物的眼神。哪怕这个世界对她并不友好,她也想努力活着,她还想找到那个给自己包子的小男孩,还想找到那些有恩于自己的人…

  “不可能!!你骗人!”

  小月亮情绪激动道。

  “小月亮,接下来你先听我说,先离开这个地方,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口好吗?”

  林望舒没记错的话,此刻小时候的自己还发着烧,如果不处理好,依旧会感染,她不想承受那种寒冷椎骨之痛了,她也想做一回正常人。

  “小月亮,你信我,好吗?”

  “我该怎么相信你?”

  林望舒蹲下和小月亮平视,她将手放在水幕上,水幕泛起涟漪,小月亮似有所感,将手抬起来放在虚空中。

  此时此刻,画面骤变。

  林望舒和小月亮的小手紧紧的贴合在一起,林望舒不可置信,小月亮一脸惊讶。

  “我…我看见你了。”

  话落,时空再度扭曲,两人被分割开,两人就像同时触碰到空气般接触不到双方,却能看见彼此。

  “原来长大后的我长这样吗?”

  小月亮看着眼前的林望舒,她的容颜好似春风拂过,如同清晨的露珠般晶莹剔透。一双眸子深邃如潭,盈盈含情,仿佛能够诉说千言万语。她的笑容轻盈而缠绵,宛若春日绽放的花朵,让人心驰神往,沉醉其中。

  林望舒依旧半蹲着和小月亮平视,四岁的小女孩有着天使般的面孔,她的双眸闪烁着明亮的智慧和有趣的好奇,苍白的脸颊上洋溢着童真的笑容。她修长的睫毛如羽翼般轻轻颤动,仿佛能够轻易点亮周围的一切。

  “小月亮,相信我,好吗?”

  小月亮犹豫的点了点头,她对眼前的人有着莫名的信任感,特别是在见到人之后,只不过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林望舒深知此地不宜久留,林老太迟早会找到这里。

  “小月亮,跟我走。”

  林望舒走在前面为小月亮开路,小月亮慢慢走在她身边。

  两个不同时空的人在黑暗中走在一起,像极了两道不一样的风景。

  一道白衣仙裙,妩媚动人,一道小白裙却染红鲜血,两个极端格外美丽。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代言情小说异国情缘小说

共赴山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