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莲花楼:相显寻莲花

莲花楼:相显寻莲花在线阅读

莲花楼:相显寻莲花

醉竹卿

轻小说·影视衍生·2.34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15 13:15

此作品衍生于影视剧《莲花楼》,看完剧后觉得意难平,我们大多数人都不甘心李莲花就此失踪或者死亡,在此,在下斗胆再现李莲花破案情节(原创),愿各位“莲络人”江湖再见,就此放下,与李莲花,好好地再道一个别……如果李莲花没有死呢?如果他的绝世武功还在呢?如果哥哥李相显还活着呢?……那么多的如果,我们都希望李莲花长命百岁而已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乡村谜案

  风依旧是呼呼地刮着,呼啸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大,风里夹杂着一些吹来的人声,听着略显诡异。村里的木屋被吹得咯吱作响,窗户被吹得关上又打开,如此反复。风越来越大……

  “吱呀”一声,一扇木门缓缓打开,凄凉的夜晚,风中却又夹杂了一些雨,闪电雷鸣,竟是一刻也不停歇。

  “啊!”尖锐渗人的尖叫声从屋里传出……

  第二天,阳光明媚,与前一天的夜晚大相径庭,仿佛是两个世界,让人根本无法进行联想。

  “死人啦!死人啦!”一个乡野农夫尖叫着跑向耕地,地里农作的人们都是一惊。

  “阿根爹,到底怎么了?”一个村姑问道。

  “今天……今天我去交叫春柱爹一起去地上干活,一进门就看见,春柱爹和春柱娘,瞪大了眼睛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我……我……”阿根爹一边喘着气,一边惊恐万状地描述。

  “阿根爹,你别急,慢慢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是啊。”

  阿根爹吞了口口水,似是又想了想该如何描述,接着说道:“春柱爹娘瞪大眼睛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我吓了一跳,一探,他们竟然连鼻息都没有啦!”

  村里人全是一惊,莫名其妙死了人,确实是有些蹊跷,这时,几个老妇人开始哭天抢地:“老天爷不让人活啦!这片地,终是要荒芜的啊……”小孩子被吓得哇哇乱叫,顿时一片混乱。

  好在春柱奶奶带着春柱和春柱小姑姑去探亲了,否则后果怎样,谁也不敢去想。

  这个贫瘠的小村子里,可谈的事情不多,所以一件事就可以谈很久,而且,村中没有秘密,这件事很快人尽皆知,家家户户都担惊受怕,一旦太阳落山,都无人敢出门。

  仲夏时节,晚上本是人们谈天休息的好时间,如今,本该喧闹的村子却是一片寂静。

  “娘,我想出去玩。”不知谁家的孩子打破了这寂静。

  “乖,好好睡觉,明天再玩。”娘的声音略显严肃,孩子便也不再做声。

  “啊……今天又到了搬家的日子啦……这地方呆着好不安生,一个地方待久了,总会生出些事端……”一位约莫三十出头的青衣男子缓缓起床,他先是不慌不忙地浇了花,随后又随手做了些吃食,叫来门外的宠物狗——狐狸精,一人一狗,安静地吃起来了早饭。

  他的房子,造型奇特,看着是栋二层木屋,住着着倒也十分宽敞,一人一狗,显得这房子好生空寂,只是与众不同的是,这房子呢,并不是建立在地上的,而是有两个大大的轮子,前面呢,有四匹骏马,只是这骏马,显得有点脏,显然是主人家好久没有打理了。

  吃罢早饭,那男子便驱着马,离开了此地。

  不知马儿狂奔了多久,总算来到一个炊烟袅袅的小山村,男子停下马,看看了身后的大房子,黄昏已近,现在贸然进村,也显得有些唐突,不妨就先在村外的空地上歇息一晚好了。

  “狐狸精,吃饭了。”他唤道,说着走进厨房,切了约莫二两肉,一人一狗,又沉默地吃。狐狸精开心地摇起来了尾巴,只有换了新的地方,才有肉吃呢。

  男子吃完饭,就拿了把椅子,放在屋外的草坪上,一边抬头仰望星星,一边侧耳倾听:“这村子到是十分稀奇啊,这么热,还要闷在家里,也不出来聊聊天。”言语之间竟然透着一股无聊。

  第二天早上,男子睡眼惺忪地睁开双眼:“外面什么声音啊,怎的这么吵?”

  打开门一看,却是一群庄稼人,一个个的都跪着在自己的房子前,有的甚至磕起了头。

  男子略有蒙圈,不知这村里人着了什么道,吓得他有种想跑的欲望。

  原来,村里人一起床,就看见了村口一座大房子,一夜之间,大房子出现得实在是太突然,让人猝不及防,村里人以为这是神仙来了,纷纷前来跪拜,希望这位仙人能够驱了他们村子里的鬼。

  “仙人,救救我们吧!”

  “仙人,救命呐……”

  村民们纷纷哀求。

  “这……”男子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在下只是一个小小的江湖游医,至于这驱鬼嘛,实在是有点……”

  村里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他感受到了这股炽热,他微微一顿,接着说:“我可以试试,但是到底能不能驱了这鬼,我不能肯定。”

  话虽如此,村里人还是欢天喜地地将他迎进了村,毕竟嘛,有个人能来,总比没有的好。那栋大房子,依旧孤零零地停在村口,狐狸精守着它,冲着主人的背影轻轻唤了几声。

  到了春柱家门口,竟是没有一个人愿意为男子引路了,谁也不敢进去,至于阿根爹说的那些,也没有人怀疑,所以春柱家已经很久没有人靠近过了。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村长小心地问道。

  “噢,在下李莲花。”男子漫不经心地说道,一只脚就要踏进春柱家的大门。

  村里人没有人搭话了,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看着李莲花走进春柱家。

  李莲花,本在五年前,这个名字已经传遍江湖,他的名声堪比初时的剑神李相夷,要知道,江湖之上,能有一个游医这么出名,也是十分难得的,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李莲花从此消失的无影无踪,然而,没有人知道,李莲花来到了偏远的山村,有时还会去荒僻的边疆,只有这些落后的地方,才不会有人认识他。他本来呢,是想化名隐居,可是“莲花”这个名字与他颇有渊源,他不忍心就此改名换姓,一念心清净,莲花处处开,这是他所信奉的箴言。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这些年,江湖上找他都快找疯了。

  金鸳盟盟主都笛飞声,几乎动用了他所有的人脉,如今他已是天下第一,得到了他本该有的,然而他却并没有当初那般开心,他要找到李莲花。他扬言,此生他只有李莲花一个对手,有人说,李莲花已经这么久无影无踪,十有八九是死了,笛飞声大怒,自此,无人敢说李莲花已死,各门各派都动用全部力量,寻找李莲花。

  多愁公子方多病,他原是李莲花的知己,本来他与李莲花,还有笛飞声本可以携手共闯这江湖,哪知,李莲花他失踪了。他另辟蹊径,从荒凉,人少的地方开始找,毕竟人多的地方,有笛飞声在把关。他相信,他们一定能找到李莲花。他能找李相夷十年,就能找李莲花二十年,三十年,乃至更多。

  武林第一门派——四顾门,也从未放弃寻找李莲花,门主乔婉娩惩恶扬善,匡扶正道,如今的四顾门,已经是成了四顾门建立者李相夷心中的样子,只是,她找不到李相夷,更找不到李莲花。

  当年,百川院处决叛徒云彼丘时,李莲花一声身红衣,救下了云彼丘,此时,众人才知,当年东海之战,李相夷并没有沉入海底,而是隐居市井,成了一个江湖游医,并且化名李莲花。

  只是,如今的李相夷早已不比当初,他中了碧茶之毒,功力仅仅是当初的一成,若不是有绝世内功扬州慢,他也难以活到现在。

  几日后,碧茶毒发,李莲花断了自己的少师剑,跳下山崖,自此踪迹全无。

  李莲花孤身一人进了春柱家,桌子上的一切都整齐地摆放着,窗户关的倒是很紧。床上的二人经过几日的无人问津,早已生出一股尸臭味,隐约可见的是二人脸上微微惊恐的表情。李莲花仔细看了看,二人的脖子上都有细小的伤痕。如此说来,这人定然不是被鬼杀的。阿根爹是农人,不甚仔细,再加上受了惊吓,所以一定没有注意到。李莲花伸手探去,却见两枚细小的银针。看来,也是武林中人啊。

  “阿根爹?”李莲花大声唤道,“你刚刚是说,那天晚上风很大?村里人都惊醒了是吗?”

  阿根爹在门外应了一声:“是啊,李仙人。”

  李仙人?李莲花轻轻笑了笑。

  他伸手探了探窗户,窗户竟然是纹丝不动。仔细一瞧,窗户是钉死了的,床前的窗户,怎么会钉住呢?

  见他安然无恙,门外几个胆大的农人跟了进来,其中一人插话道:“床前钉窗户,可是大大的不吉利啊,春柱爹怎会不知道呢?”

  “嗯,确实很奇怪。”李莲花轻声应道,“这户人家还有别人嘛?”

  “还有春柱和他奶奶,春柱他姑姑。”

  “她姑姑年龄多大?”

  “也比春柱大不了几岁,他姑姑生的迟,还没有出嫁呢。现在,他们都去隔壁村探亲去了,否则,一家人都性命难保啊!”

  “噢。”李莲花说道,又仔细地打量这屋子,忽的,他发现窗边有一个小小的洞,洞不大,十之八九是点了迷香,至于窗户为什么被钉起来,也有可能是怕风大,吹散了迷香,再者,吹开了窗户,自己也就暴露了。

  李莲花抬头,却见房梁上写着一个大大的“贰”。

  “你们这地方,有什么厉害的人吗?”李莲花问道。

  “厉害的人……我们知道的最厉害的人,就是柳老爷啦……这方圆十里之内的村子,可都是柳老爷的地盘,就算是无人管辖的野村,他也非要抢了来作为自己的地盘,每年的苛捐杂税哟,真是不让我们活了……”

  “是啊,这柳老爷,可是谁都惹不起的大人物哟……”

  “他手段了得,谁家要是不交税,他就直接带人来抢,抢粮食,抢牲口……甚至还抢姑娘哩……”

  “我瞧呀,这十里八乡的漂亮姑娘,怕是都被他抢了去了。”

  “是啊,快别提了……”

  大家七嘴八舌地抱怨着自己的不平。

  李莲花轻轻应了一声,忽然又想起了那个大大的“贰”,“糟了,”他说道,“快去隔壁村找春柱他们。”

  村里人见他这样说,立马派了个能干的小伙子骑上一匹快马,向隔壁村奔去。

  “冒昧问一下,这春柱的小姑,是不是生的得很俊俏啊?”李莲花随口问道,像是在拉扯家长里短。

  “是啊,前些天柳老爷还派人来提亲了。春柱他们去隔壁村,八成是躲柳老爷去了。”

  现在已经眉目清晰了,只是春柱他们很可能已经遭遇了不测。

  一去一回,黄昏已到,去的小伙子拉着一辆小车回来了,果不其然,小车上是春柱和春柱奶奶的尸体。

  “春柱姑呢?”

  “不见啦……”小伙子答道,“等我到了隔壁村,这人都早死了,隔壁村嫌我们村闹鬼,也没人过了来给咱们说一声……”

  众人都是惊恐的表情,眼看着又要是一片混乱,李莲花突然发出了笑声,村里人看向他,不知他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他发现整整齐齐的桌子下面,压着一张红色的纸,纸脏兮兮的,很不显眼,上面写着柳府给春柱家下的聘礼,仅仅是几亩薄田。纸的后面呢,还有一行小字:“三日为期,三日后一天一人,她非嫁不可。”

  那个大大的“贰”字,应该就是三日期限后的第二天的意思,想来可能是觉得麻烦,便将这俩人一起杀了。

  隔壁村也是一样的情况,现在,春柱姑姑应该已经被柳老爷抓去了。

  “你笑什么啊,李仙人?”

  “我想,柳老爷这官,怕是做不长了。”李莲花说道,村里人却都是一惊。

  “李仙人,这话可不兴乱说啊。”阿根爹低声说道,生怕被人听见似的。

  李莲花没有答话,思考了一会儿,向大家解释道:“事情大概是这样子的,柳老爷看上了春柱爹的小姑,而春柱小姑呢,却又不想嫁,为了躲避柳老爷,春柱奶奶带着春柱和春柱小姑去了隔壁村探亲,家里只留下春柱爹娘。然而,他们没有发现聘书上的一行小字,柳老爷手段厉害,自然不可能放过他们。那天晚上,风雨大作,钉窗户的声音自然不易被察觉,窗外有人吹了迷香,春柱爹娘渐渐昏迷,所以才没有惊醒。至于屋梁上大大的“贰”,应该是柳老爷派来的人写上去的,春柱爹娘可能察觉到了一些声音,朦胧中呢,就看见房梁上爬着一个人,黑暗之中,自然是十分惊恐,而那人也趁机抛下暗器,阿根爹娘便死于非命。写下“贰”的初衷本是为了警告他们,却没想到家里除了春柱爹娘竟然没有人了。柳老爷势力庞大,自然能查到他们的去处,见春柱家仍然没有嫁人的意思,便杀了春柱奶奶和春柱,至于那春柱姑姑,八成是被他捉去了。”

  听完李莲花的分析,仿佛情景再现,村里人都放下心来,总算不是闹鬼,但是心里却更加忌惮柳老爷了。

  “只是,即便知道了凶手是柳老爷,我们也无能为力啊。”

  “是啊,我们又怎能斗得过柳老爷呢?!”

  “诸位不要慌乱,这件事情呢,李某说不准能帮衬一二。”李莲花说道。

  “那就多谢李仙人啦!”

  “李仙人,有劳了!”

  “李仙人,我们应该好好报答你才是。”村长说道,“您若是盘缠不够或者有其他难处,大可以跟我们说,父老乡亲们会尽己所能帮你的。”

  此话一出,村民纷纷附和。

  李莲花笑了笑:“大恩大德算不上,李某只要五两银子。多一分不要,缺一分不可。”

  村里人却是沉默了,在这个小村子,五两银子实在是个大数目,况且这李莲花是个郎中,五两银子,他怎么不去抢啊!

  见大家面露难色,李莲花露出一点歉疚的表情:“这样吧,大家有什么病痛尽管来找我,一天之内,无论看了多少人,我都一共只要五两银子。”

  大家同意了,毕竟五两银子,大家凑一凑也就出来了,这看大夫呢,却是不可多得的好时机,村里贫瘠,自然没几个读书人,郎中就更不用说,大家有了病,都是能撑就撑。

  一下午很快过去,李莲花得到了心仪的五两银子,却也是累的腰酸背痛,有病的没病的,都来占这个便宜,毕竟横竖都是要交银子。

  晚上,李莲花回到了自己的房子,心中却想起来了那两枚银针,这柳老爷当真是有点意思,竟能请得动道上的人。看来这地方不能久留,今天就得连夜离开,只是在走之前,还有一事需要完成。

  随着一声口哨响起,一只白鸽飞到李莲花肩头,李莲花将柳老爷的情况卸写在一张小纸条上,绑在了鸽子腿上,随后放飞鸽子。

  这只鸽子是监察司的信鸽,它是杨昀春送给李莲花的,李莲花归隐后,这只鸽子一直跟着他,这次,他让鸽子把情况带去了监察司,杨昀春是监察室主使,他是个好管,看了匿名信,定然会派人前来察看。

  李莲花想,若是柳老爷派人过来查看,或者过几日官府来了人,自己的身份必定露出破绽,所以得连夜离开这小村庄。

  监察司——

  当年,宗政明珠被撤职后,杨昀春便被提拔为主使,他将监察司打理地井井有条,社稷治安也好了不少。

  当他看到这只鸽子时,已经是三日之后,鸽子的胸前有一撮鲜红的羽毛,他一眼便认出,这是监察司的鸽子!只有监察司的鸽子,胸前才有那特殊的标志。

  监察司在外的鸽子不少,每个在外执行任务的监察司官员,以及一些大大小小的地方官,都拥有监察司的鸽子,以便出现什么情况,能够及时与朝廷联系。

  只是,这鸽子上的信,却是一封匿名信……若是官员,自然要把名字写上以便获取功利,然而,这匿名信,却是好生奇怪。

  “罢了,先派人去探一番虚实。此事慢慢再查。”杨昀春毫无头绪,此信写的滴水不漏,除了地点没有暴露任何信息,至于那人,现在恐怕已经离开此地了。

  不久后,柳老爷贪赃枉法,强抢民女之事曝光,朝廷对此进行了制裁,柳老爷押返回京,等候发落,至于那片地方,则另选贤士,管理此地。

  只是,李莲花却又不知搬到哪里去了,像是从未来过此地,杨昀春再三调查,才知此人叫李莲花,只是这个李莲花,到底是不是当时那个名震江湖的李莲花,却也无从考究。

  深思熟虑后,杨云春还是把消息传给了百川院,无论此人到底是不是李莲花,只有要有一丝机会,那就绝不能放过。

  杨昀春虽是朝廷命官,但是与江湖人士却是交往颇深,但是李莲花身份特别,他也只能偷偷传递信息。若是被皇上得知,参与此事的人,十有八九难善其身。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轻小说影视衍生小说

莲花楼:相显寻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