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听,潮生起

听,潮生起在线阅读

听,潮生起

胜平生

玄幻言情·异能超术·5059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15 22:32

【克苏鲁+bg+双强,微恐警告⚠️手写囤稿中,预计6月中下旬开,主剧情】当自然的惩罚降临,人类却当如何?有人团结一心,共同抵御,有人却还活在铸造帝国的大梦里。而他们,扬着毁灭的名义去守护,违抗世界的意愿,完成一件不可能的事。渺渺十余载,倾绵薄之力,使千年战争止戈,还世界河清海晏,还地球天下太平。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章,往事

  日落了。

  张听潮离开图书馆,走在沙滩上,海浪拍打着海岸,水声潺潺。

  夕阳掩着星辰,铺满眼眸,映着海面的灼灼霞色。

  一片白金色闯入张听潮的视线,不远处,一只白色大鱼搁浅在岸边,应该是海浪带来的。

  走近一看,大鱼此刻背上交错布着数道伤痕,在夕阳的映射下红得发黑,伤口渗出缕缕血液,不时被海水携走。

  张听潮端详了片刻,开口:“伤这么重,遇见我算你走运了。”

  她轻笑一声,蹲了下来,伸手抚上伤口。

  不消片刻,血止住了。

  她轻轻抱起大鱼,站起身,夕阳意外地晃了她的眼睛,一阵海风吹拂而过,吹散了淡淡的血腥味。

  张听潮心尖没由来地颤了一下,她瞥了一眼怀里的鱼,大鱼微弱的呼吸此刻有些明显。

  自从开始去图书馆,张听潮每天都会绕路来海边,她也不知道自己对海的执念是什么,每天这么一来一回,少说多了三十分钟,可是她却乐此不疲。

  此刻,感受着怀里微弱的呼吸心跳,她忽然有一股强烈的感觉:

  也许,冥冥之中,自己就是在等。

  等着今天,捡到这只鱼。

  她抱着鱼,往家里走去。

  “哈,还挺重。”

  回家后,张听潮简单安置好大鱼,匆匆睡去。

  之后的生活似乎没什么变化,张听潮每天帮大鱼换药,只是效果出奇的差,伤口被海水浸泡了太久,很难痊愈。

  *

  一天,张听潮拉开浴室的门:“我来……”话未说完,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此刻,浴缸中躺着一名男子,他闭着眼睛,不知是不是睡着了。

  他银色的头发在灯光的照耀下十分吸引眼球。

  男人的脸庞是一种俊朗的精致,皮肤很白,却完全不是病态的白。

  听见有人开门,他缓缓睁开眼,转过头看了看张听潮。

  那是一双灰白的眼,眸底盛着缕缕几不可察的亮光,莫名像宝石般梦幻。

  不等他有下一步动作,张听潮唰地合上了门。

  啊??

  这种事也能让我遇上??

  张听潮呆愣在门口,她的大脑飞速运转。

  最终,张听潮打开手机,下单了简单的衣物。

  不一会儿,她拎着衣服袋子和医疗箱,轻轻敲门,扬声道:“药和衣服都放在门口,你自己处理伤口,我去煮饭。”

  她转身准备离开,门里面传来那人的声音:“麻烦你了,多谢。”

  张听潮故作镇定地炒着菜,不时瞥一眼客房的浴室。

  但是菜都炒完了,还是没有动静。

  她走到浴室门口问道:“你自己可以吗,是不是不方便?”

  门突如其来地开了。

  男人的头发和眼眸都变成黑色

  他高了张听潮半个多头。

  透过短袖T恤,能看出男人身材很优越。

  两人都在打量对方,男人先开了口:“你救了我?”

  张听潮颔首:“举手之劳。”

  男人回应道:“谢谢。”

  张听潮弯起眉眼:“不必客气,我叫张听潮。”

  男人点了点头,垂下了眼眸:“我失忆了。”

  “啊?”

  他注视着张听潮,补充道:“可能要在你家借住一段时间。”

  张听潮思考片刻,答应了下来。

  沉默一会儿,男人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你救了我,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张听潮被男人看得有点不自在,她别过了头:“你会家务活吗?”

  男人笑着回应:“包在我身上。”

  “一起吃饭吧,菜要凉了。”

  两人吃完饭,张听潮领着他来到客房:“你就住这间,我房间在隔壁。”

  张听潮把几套衣服袋子递给他:“不要进我的房间,好了,早点睡。”

  男人看着她:“晚安。”

  *

  接下来一周,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就住在张听潮家里。

  每天她都能吃上热乎的饭菜。

  关键是,他做饭真的巨好吃。

  看着面前穿着围裙的“田螺姑娘”,张听潮前所未有的满足。

  张听潮鼓着个腮帮子,边吃边说:“做饭这么好吃,我都舍不得你走了。”

  “那我就不走。”

  张听潮笑道:“得了吧你,失忆了还敢说种这话。”

  “我说真的。”

  张听潮愣了愣,咽下嘴里的饭:“那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无论你恢复记忆后有多么紧急的事,不要不告而别。”

  男人点点头:“我会的。”

  张听潮回应:“那就足够了。”

  男人看着她吃饭,好一会才斟酌着开口:“我背上的伤不方便处理,你吃完饭能帮我一下吗。”

  张听潮猝不及防呛到,喝口水回应道:“咳……可以。”

  男人站起身说道:“我在房间等你。”

  张听潮点点头:“去吧。”

  *

  尽管张听潮已经做了心理准备,但是,当她看见男人坐在那的时候,还是很紧张。

  按耐着乱跳的心脏,张听潮坐下来。

  男人微微侧过身子,方便张听潮上药。

  张听潮轻轻地涂药,抬头瞥了一眼男人的侧脸。

  这下好了,刚平复些许的心跳又开始乱动。

  说实话,在这么安静的房间里,心跳声有点明显。

  男人轻笑一声。

  张听潮上完药,拿出绷带。

  她手足无措片刻,得出结论:

  现在有便宜不占,以后想占都没门了。

  她拉开绷带,手臂从男人的背后伸到胸前,另一只手接过绷带。

  这个姿势,几乎要抱上他。

  缠了几圈,还没打结,张听潮就把绷带塞到男人手里:“你自己打个结。”

  说完,她几乎逃回了自己的房间,反手关上了门。

  张听潮的心脏止不住地悸动。

  她靠着门坐了下来,抬手捂住滚烫的脸。

  自己好没出息。

  *

  三周后。

  这天,张听潮回到家,走进洗手间把门锁上了。

  男人听到动静,从厨房探出头,他端上最后一道菜,坐在椅子上等着。

  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菜反反复复加热好几次,再怎么说,张听潮也该出来了。

  他走到洗手间门口敲门:“你还好吗?”

  里面传来奇怪的闷哼声:“你先吃吧。”

  男人皱起眉头:“你怎么了?”

  好一会儿,她才回答:“没事。”

  “你听着不像没事。”

  张听潮此刻躺在地上,整个人缩在一起,她浑身难受得紧。

  今天在组织净化异种,有点疲劳过度。

  天杀的副作用,让自己这么狼狈。

  张听潮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渴望着什么,所以她不能让外面的人进来。

  刚才回家的时候太急了,应该回房间的。

  身体里的能量忽然不受控制地乱窜。

  男人担心张听潮,如果她受伤了,自己能帮她恢复,可她把自己锁起来了。

  男人轻轻开口:“乖,开门。”

  他心里也不明白自己是以什么身份讲出的这句话,此刻,他只想哄她开门,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可惜,里面的回答依旧很冷漠:“走……”

  男人犹豫了很久,还不等他动手,一股能量就打断了他的思绪,咔哒一声,锁开了。

  是张听潮。

  男人推开门,滚烫的身体贴上他。

  唇上传来一片温热。

  男人懵了,他推开张听潮,抬手摸了摸嘴唇。

  她的状态很不对。

  张听潮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走回房间,关上门。

  男人意识到她为什么把自己关在洗手间了,她全身都很烫。

  这让我怎么帮你……

  其他事情都可以,唯独这件,不行。

  男人收拾好餐桌,躺回客房的床上。

  他眼前闪过张听潮迷离的眼神,不自觉记起她喷洒在自己颈间的喘息。

  其实我求之不得,关键是,你愿意吗?

  男人翻了个身。

  片刻后,他坐了起来,走进浴室。

  *

  张听潮和男人一起去游乐园。

  张听潮手里握着冰淇淋甜筒,这是男人刚才给她买的。

  此刻两人并排坐在摩天轮里。

  摩天轮缓缓上升着,四周的夜景渐渐浮上星空。

  蜿蜒曲折的灯光环绕着城市,勾勒着道路,月光照耀,映射出人间的温暖。

  张听潮此刻和男人独处在这个小空间里,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低头抱着冰淇淋啃。

  男人看着她:“今天开心吗?”

  张听潮点点头。

  男人看着她现在的模样,又想起她平日里坐在书桌前认真翻阅资料的样子,心中不由浮现丝丝甜蜜。

  他就着氛围低低地开了口:“我可以尝尝你的冰淇淋吗?”

  张听潮看着所剩不多的冰淇淋,故作淡定地递到男人面前。

  男人心念一动,摩天轮上升到顶端,他就着张听潮的手啃了一口甜筒。

  他抬眸,耳边迸发出烟花的声响。

  花朵怒放于天幕之上,映亮了眼前人的面庞。

  她别过脸,眼睛里闪烁着花朵的光芒。

  男人轻舔冰淇淋。

  烟花的掩护着两人的心思。

  而他面前的心上人,脸红了。

  *

  林隽尧不知道抽哪门子疯,非缠着张听潮要去她家吃饭。

  她带着林隽尧回到家门口,正踌躇着怎么开口介绍彼此,男人提前一步打开了门:“欢迎回来。”

  注意到张听潮背后的林隽尧,男人有点疑惑:“你说的同事是男同事?”

  林隽尧一眼就看出对方浓厚的敌意,林隽尧笑了笑道:“这位是?”

  张听潮回应:“还没给你介绍过,这位是我的朋友,在我家借住。”

  男人对这个介绍不是很满意,想要开口补充,却无从说起。

  确实,他现在吃她的住她的,称呼一句朋友已经很给面子了。

  三人坐下来吃饭。

  林隽尧夹了几口菜:“我说听潮怎么天天下班急着回家,原来是回家品尝这么好的手艺。”

  “过奖了,能被听潮惦记是我的荣幸。”

  张听潮讪讪一笑:这两个人的磁场怎么这么奇怪。

  饭毕,男人收拾碗筷去厨房,林隽尧则示意张听潮去阳台。

  “你喜欢他?”林隽尧倚着栏杆问。

  “怎么了?”

  “你知道他什么身份吗?你的事我不多过问,但是我得帮你哥看着你,别被人骗感情。”

  张听潮抬头深吸了一口气,她倒了半杯红酒,一饮而下。

  张听潮揉了揉头发,闷闷地开口:“我们没可能。”

  林隽尧皱眉:“为什么?”

  张听潮又倒了一整杯酒,她泄愤般喝完,长舒一口气:“哪有什么为什么。”

  她低头看着杯子,指尖摩挲着玻璃杯壁:“他是鳞鱼。”

  “他现在只是失忆了,你知道的,鳞鱼身份太特殊了。”

  “我能感觉到他对我的好,但那是建立在他身上没有扛着那么多重担的前提下。”

  “我想他留在我身边,却又不想他为此纠结。”

  “更不用说鳞鱼一定会抹去见过它们的人类的记忆,这是不可改变的。”

  “这也是为什么它们只活在传说里。”

  “等什么时候他恢复记忆,我留不住他。”

  夜风习习,连风也试图安抚张听潮,然而这只是徒劳无获。

  她像断线风筝,思绪越卷越乱。

  林隽尧等了很久,直到张听潮不再开口,他才回应道:“我知道了,你早点休息,我先回了。”

  林隽尧走过客厅:“听潮喝了点酒,已经睡了”他走到男人面前,“如果没有想好要怎么负责,我奉劝你别招惹她,我第一个不同意。”

  男人点头:“多谢提醒。”

  林隽尧递给男人一颗药丸:“恢复记忆的,想好了就吃。”林隽尧说完转身离开。

  男人几乎不带犹豫地吃了下去。

  他闭上双眼,接受着自己的记忆。

  过了几分钟,男人睁开眼睛,他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走回了客房。

  意外的是,张听潮在房间里。

  房间里很安静,谁也没有开灯,月光透过纱窗铺满房间。

  张听潮和男人相对而立。

  她整个人有点醉醺醺的,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男人没有说话,他纠结了很久很久,最后打破寂静:“我记起来了。”

  “什么?”张听潮酒瞬间醒了。

  “我记忆恢复了,我叫枍(yì)寻。”

  张听潮小声地念着他的名字:“枍寻。”

  她抬头:“怎么写?”她伸出右手。

  枍寻托起她的手,在她的掌心一笔一划写下这两个字。

  二人低头凑在一起,呼吸相互交织着。

  泪珠毫无预兆地滴落在枍寻的手背。

  张听潮的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枍寻。”

  “怎么忽然哭了。”枍寻擦去张听潮的眼泪。

  张听潮抱住了他:“还不打算跟我坦白,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说,还是你要不告而别?”

  她哽咽着:“你是鳞鱼,对吧。”

  她把头埋进枍寻的胸膛:“你恢复了记忆,也就意味着你马上就要走了。”

  她看着一言不发的枍寻。

  她泪眼朦胧:“你能不能……不要抹去我的记忆?”

  她几乎是哀求着说出了这话,就算结果没法改变。

  像是无助的人,把所有鸡蛋放进一个篮子里,就算篮子一定会被打翻,她也依旧义无反顾地这么做。

  “让我记住你……枍寻,”她哭着摇了摇头,“我才刚刚知道你的名字。”

  枍寻回抱住她,他抱的很紧很紧,似乎是想留住这一刻。

  “对不起……”枍寻松开了手。

  张听潮一把扯过枍寻的领子,吻上他的唇,恶狠狠道:“我把你捡回家……不是让你来伤我的心的。”

  枍寻内心万分纠结。

  可转念一想,这应该就是他们的最后一面。

  他的欲望冲破了理性的枷锁,他放纵了自己,环抱着张听潮的腰,闭上眼回应着她的吻。

  张听潮发了狠,缠绵中两人都尝到了一丝血腥味。

  枍寻睁开眼睛把自己抽离出来,动用了术法。

  他将昏迷的张听潮抱上床,撑着身体,于她额间落下一吻。

  枍寻在床边坐了很久,他描摹着张听潮的眉眼。

  “再见,听潮。”

  他强行压下心头的浓烈苦涩。

  月光是温柔,它在寂静中聆听相爱之人的告白,不止一刻,爱人深爱彼此。

  “我也爱你。”

  第一缕曙光落进房间,他的身影转瞬消失不见。

  床上的张听潮呼吸平稳,却莫名落下两滴泪。

  *

  早晨,张听潮醒了,她往常般走进洗手间准备刷牙,照镜子发现自己嘴唇破了。

  “奇怪。”

  关于嘴唇为什么破了,她什么也记不起来,她带上早餐,来到海边。

  陆风吹起张听潮的发丝,拂过她的面庞。

  晨曦依旧晴朗,只是风中弥漫着浓厚的思念。

  “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她心头没由来地很沉抑。

  她深吸一口气,抛却郁闷的心情,向图书馆走去。

  推开门,林隽尧坐在沙发上:“醒酒了吗?”

  张听潮疑惑地挑眉:“我昨天喝酒了?”她摇了摇头,“断片了,什么都不记得。”

  林隽尧观察着她的神色:“他走了吗?”

  “谁?”

  “你家里那位。”

  张听潮思考了很久,似乎是在咀嚼这个“他”是谁,她恍然大悟:“哦,你说大鱼吗,他不是早就走了?”

  她转过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嘴里嘟囔着:“喝断片今天居然不会难受,也是奇怪。”

  “我还以为你会很在意他。”

  “不会啊,生活里的过客嘛,在我家呆了几天就走了,你怎么今天忽然提起这个。”

  林隽尧心里感到非常意外:“几天……她和那个人至少相处了四个月。”

  “断的还挺干脆。”

  “这样也好。”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玄幻言情小说异能超术小说

听,潮生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