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诡异之光芒之下

诡异之光芒之下在线阅读

诡异之光芒之下

夕阳几度

悬疑·古今传奇·2.17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20 18:27

弘扬科学真理,破除封建迷信。传播智慧之光,驱散愚昧之雾。探索真理之路,破除迷信之网。倡导科学精神,摒弃陈腐观念。树立理性旗帜,打破迷信桎梏。追求知识之光,摒弃愚昧之暗。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001 刘勇的故事

  2008年,正月初八。

  我在老家过年。

  几年没见的刘勇来找我,讲了一个诡故事。

  刘勇和我一个村,一个大队,一个姓,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学。

  可实际上,在高三之前我们的关系并不是特别要好,就是很普通的同学关系。

  他裹在一身灰褐色的毛呢料大衣里,迈着铿锵有力的大步向我走来,距我还有二十多米的时候就咧着嘴笑,连牙龈都露了出来。

  我刚在城里失业,笑不出来,只好把嘴往两边咧了咧,心中疑惑:

  这家伙怎么变丑了?高三复读那一年,他读到一半去当兵。那时候,他还是一个白净帅气的小伙。

  这才几年呀!

  “咱们有五六年没见面了?”刘勇笑着,在我家简陋陈旧的沙发上坐下。

  他脸上的褶子纹,让我想起他爸。

  他爸个头不高,当年追他妈费了不少劲,也是我们村里的一段佳话,简直春晚小品《过河》的现实版。

  刘勇的个子和我差不多,一米七六往上,他爸很高兴。

  当兵之前,刘勇的脸蛋光滑白净圆润,像极了他漂亮的妈;如今又黑又瘦,一笑满脸褶子,颧骨显得突起,这模样……真是他爸的亲儿子!

  他个头魁梧了许多,似乎比我高了。

  “快七年了,差三个月。”我随口道,“你当兵走的时候不是九月吗?”

  聊了一会我们高中的共同好友,他突然道:“我给你讲个诡故事吧。”

  我尴尬笑道:“大白天的,你讲诡故事干嘛,怪渗人。”

  刘勇一怔:“你不是在网上写诡故事吗?”

  我更加尴尬了,连连摆手道:

  “没有没有,我就是随便写着玩,老早都没写了。咦,你怎么知道我写网文?”

  毕业这几年我工作不如意,尝试着写网络小说,因为水平不够也没什么人捧场,经常虎头蛇尾,各种体裁都试过,现在好几本都是断更状态。

  知道我写网文的人不多,毕竟没挣到钱,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

  他嘿嘿笑了两声,也没说是谁泄露了我的秘密,还是讲起了他的诡故事。

  他的诡故事特别无聊,没什么可怕,好在是他爸的亲身经历,还算值得一听。

  他爸年轻时候,有一天去外面办事回来晚了。

  那是八十年代,只要不是去200里外的市里,基本上都是骑自行车来回。

  他爸骑自车往回赶的时候还是黄昏,骑到半路天就黑透了。

  路是黄沙土路,两边种着刚栽没多久的小柏树。

  天昏昏的,月亮也不明。那个年代路上车少,天一黑更是难得见一辆。

  好在是秋天,麦地一马平川,虽然四周黑乎乎看不分明,但也没那么可怕。

  若是夏天,路两边全是一人多高的玉米,视线全给遮住了,远处的村庄也瞧不见;风一吹到处忽拉拉响,就像有什么野兽怪物想从里面冲出来似的,那才叫吓人。

  天黑路不好,他爸也不敢骑太快,瞪着一双眼,磕磕腾腾往前走。

  骑着骑着,只觉得四下安静得怪异,连个狗叫虫鸣都没有,只听见老自行车的咯吱声,还有脚蹬每转一圈在护链片上的摩擦声。

  “咯吱——噌!”

  “咯吱——噌!”

  “咯吱——噌!”

  突然,他爸觉得一阵冷风吹到后背上,莫名其妙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打得耳朵嗡嗡响。

  然后,就觉得后面不对劲。

  有人跟在后头!

  脚步声“沓、沓、沓”,不紧不慢跟在后面。

  这人从哪里冒出来的?

  两边的都是麦地,之前也没看到路边有人。

  难道是在地里干活太晚的人?

  他想回头看一眼,可不知怎么回事,没敢回头。

  他紧蹬几脚,骑得飞快,车子颠得厉害。可脚步声也快了,紧跟在后面。

  他蹬了几分钟,双腿发软,有点蹬不动了。可还是没有甩掉后面那个声音。

  他硬着头皮,鼓起勇气,微微侧头向后面瞄了一眼……

  确实有一个黑影。

  离自己有七八米远,他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就立即转回了头。

  是人,就不怕!

  他暗吁了一口气,把车子往边靠了靠,速度放慢,心道:

  妈的,一个人也敢来劫老子,当老子是吃素的?

  他当过五年兵,个头虽不高,一身键子肉这些年天天干活也没怎么落下。

  外松内紧,表面上漫不经心蹬着车,全身肌肉却处在警戒状态,随时准备把自行车扔出去。

  “沓、沓、沓!”

  脚步声也慢下来,但还是不紧不慢,不远不近跟在后面。

  我干!

  还有完没完!

  一股怒火从他心底直冲而上,彻底驱散了恐惧!

  他怒喝一声:“操你娘!”

  急速转身,将自行车从身上甩出,向那黑影砸了过去!

  自行车砸在黑影身上,还没落地,他已经冲了过去,一脚飞踢——

  踢在空中的时候,他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个黑影往前来的时候,好像是平平的移动,不是像正常人一样走路会晃动……

  那为什么会有脚步声?

  它到底是什么?

  这个念头就像闪电击中了他,他浑身发麻、变僵!

  与此同时,他的脚也踢中了黑影,只听“咔嚓”一声!

  他摔在地上,浑身被冷汗湿透,目光发直,脖子发硬,缓缓地侧过脸去。

  这哪里是人?

  分明是一棵树!

  就是路边那种普通的小柏树,一人多高。手臂粗细的树干,此刻断成了两截,柏树枝散落了一地。

  他仓仓皇皇拉起自行车,没命地猛蹬,直到回到家前,脑子里都是一片空白!

  可能是受凉感冒,回家躺床上烧了三四天才好。

  “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勇讲完故事,问我。

  说实话,

  这个故事让我也觉得有点森然。

  我明白刘勇他爸害怕的点在哪里。我们这边埋葬风俗,会放一些柏树枝在死人棺材上。

  平时看到柏树没什么感觉,可在那种情景下,确实让人毛骨悚然。

  “这,这种事其实很常见。”

  我故作淡然。

  “有一年,我爹回渠北老家,也是骑自行车。

  “到了寨外的荒坡上,突然‘卡塔’一声,像有树枝绊到车辅条里了。

  “他下车查看,什么东西也没有。

  “再骑上车,抬头一瞧,旁边地里有一座新坟。

  “当时,他心里就咯噔一下,想这不会是老家哪个亲人没了吧?

  “到了老家一问,果然,一个堂弟前几天刚去世,就埋在那里。”

  刘勇听完,眨了眨眼,然后问我:“你说,人死后不会真的会变成诡吧?”

  “切,亏你读了十几年书,还在部队上接受了我党优秀的思想改造……竟然还,迷信!”

  我毫不留情地鄙视他。

  他脸色微红,反问道:“照你说这……都是他们编出来的?”

  “那倒不一定,肯定会有科学的解释,最简单的,比如说,幸存者偏差。”

  “幸存者啥?”刘勇没听明白。

  “幸存者偏差,一种常见的心理效应。比如,我们总觉得老兵都长寿,动不动都活到八九十,很奇怪,对吧?”

  “对对,”刘勇连连点头,“我也听过这种说法,为什么?”

  我微微一笑:“那是因为不长寿的早就死了,活下来的自然都是长寿的。

  “早死的,没人会留意;活得长的大家经常看到他,自然会觉得‘哇,他还活着呀!’”

  刘勇似懂非懂点点头,又问:“和咱们讲的诡故事有关系吗?”

  “哎哟——”

  我不由拖长了声音,对他的迟钝感到无语,

  “这不是很明显吗,

  “我爹经常骑自行车,卡链的次数肯定也很多,可对他来说都没印象,只有这一次记忆深刻,为啥?

  “因为符合常识的都被大脑自动忽略了,只留下那些巧合的古怪的、自己没办法理解的。这,就是幸存者偏差。”

  “噢,你意思是赶巧了,不是闹诡。那……我爸遇的事,不好用这个解释吧?”

  刘勇眨了眨眼,狡黠地笑了起来,“明明是人,突然却变成了树……”

  “这个嘛,可能是劳累过度。”

  看到刘勇欲言又止,显然不信服,我马上又补充道,

  “我邻居贾要民,你知道他吧?他年轻的时候出过一次车祸,小腿骨折,嫌住院贵,打了钢钉在家里休养,天天疼得直叫唤,跟杀猪似的。

  “那天,他开拖拉机到塬上拉粉条,回来都半夜了。本来就累了一天,开着开着就犯起迷糊,结果直接撞到路边大树上,把小腿骨生生挤断了。”

  刘勇道:“我爸那时候可是很清醒,完全没迷糊。”

  “那是他自以为。为什么常说不要在零点照镜子,对着镜子削苹果?

  “有人说是怕有诡,其实……那时候人体已经要休息了,神经啊意识啊这些东西都放松了,就像半睡半梦状态,极容易出现幻觉。

  “当你突然惊醒时,有时会误把幻觉当成真实。”

  可能我这个说法有打动他,刘勇脸上露出思考的神情。

  我继续分析:

  “你想啊,你爸那时候肯定是又累又乏,加上枯燥的运动和单调的声响,就像我们坐车容易睡觉一样,他也有点迷迷糊糊;

  “半梦半醒之中,以为有什么人在追他,突然惊醒把车扔出去,砸断了路边的柏树苗……很可能是这样。”

  我料想他又该质疑了,没想到这次他却露出了谦和的笑容。

  这种貌似谦和的笑容在他脸上经常出现,不代表他真的谦虚,只是一种拉近人际关系的表情套路。

  “我就说嘛!毕竟是重点大学毕业,对这方面又有深入研究,这种事找你就对喽!

  “普通人吓得要死的诡故事,你三言两语就给破解得清楚明白,

  “牛,实在牛!”

  明知是恭维,我的虚荣心还是小小满足了一下。

  “得得得,少和我来这一套,你有啥事就直说吧!”

  这小子我太了解了,一旦对你嬉皮笑脸、放低姿态,肯定要麻烦你。

  “嘿嘿,”

  他不好意思笑了一下,

  “咱班张检,你不是很熟吗?你们那时候经常在一块打球。”

  “不,不熟,”

  我摇头否定,

  “人家那种人,到哪都吃得开,和咱这闷鳖有啥说的?

  “再说,你也知道我,虽说经常和他一起打球,但也没怎么说过话。

  “他怎么了?”

  刘勇向我凑过头来,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道:“他呀,中邪了。”

  “中邪,不会吧?”

  我脑海里闪过张检的形象,中等个头,白白净净,略微显胖,爱开玩笑,爱讲荤段子。

  他遇人就露出和善笑容,从容地和任何同学、老师聊天、打招呼,超过同龄人的成熟。

  “走吧,咱们去瞧瞧他。”刘勇不顾我的反对,硬是把我拉出了房间。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古今传奇小说

诡异之光芒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