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日月相离

日月相离在线阅读

日月相离

单细胞遗传学家

现代言情·民国情缘·7115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23 23:41

战火纷飞的年代,残酷的现实中仍可找到宝贵的温情。如何才能守住这份温暖,即使为此拼尽全力,也愿意为此放手一搏!当自己一次次失去这样的温情,是否能够有勇气带着回忆生活下去?一个又一个逝去的身影或许我们的身心带来了阴影,但永远不要放弃在黑暗中前行!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引子

  “不要啊,不要这样...别丢下我一个人...”他嗫嚅着,双目被火光和泪光衬得极亮。“你等等我,好不好,好不好?”他几乎是用乞求的语气询问着,“下辈子我们还要结婚...你说话啊,说话啊!”可现在被他紧搂在怀中的人,那美丽的面孔再也不会微笑,自然已经无法回答他的问题。

  他忽然扯了扯嘴角,轻声说:“好,那我就答应你,带你去看看。”

  模糊的夜色里,猩红的浓烟吞噬了一切,只有他半跪的身影格外清晰。

  第一章

  (一)

  “爸,我要去抗日。”书桌前的金晨抬头向对面沙发上正在看报的父亲说道。空气凝固了一瞬,纸张的折叠声划破了寂静。父亲缓缓放下报纸,刚要开口,母亲却抢先道:“晨晨啊,抗日斗争者都不能保证活到第二天,万一......”金晨打断了她,说:“妈,我都明白。我想抗日是为了救国。”他顿了顿,“也为了玥玥。”闻言,母亲的双眼骤然睁大,泪水模糊了她脸上的细纹,双唇无声地颤抖着。父亲站起身来,搂了搂母亲,叹道:“儿子,去吧。”

  金晨踏出家门,踏入滚滚雷声之中。

  细雨绵绵,为东京多情的夏日午后添了一丝冷意。轮船与单车为这座绿意盎然的城市带来海峡对岸那片焦土的讯息。嘈杂的广播声大肆宣扬着“大日本帝国”新的“胜利”,来往的人们兴奋地讨论最新的军备枪支。

  空荡荡的教室里,独自坐在窗边的柏乐业盯着手中的信发呆。“我要去抗日了。——好友金晨敬上。”信中如是写道。他转过身侧坐在椅子上,对教室角落里一位正在看《共产党宣言》的同学说道:“宏生,日本现在进行的正义战争到底是什么玩意儿?还有,你手里的那个宣言是什么东西啊?”季宏生带着满脸的不可置信,走到他面前,把手里的《共产党宣言》放在课桌上,说:“这可是共产党人的思想纲领,你不知道?”柏乐业摇头,他又说:“作为中国人,日本在进行侵华战争,这你也不知道?嘁,什么狗屁正义,在那帮王八崽子眼里毁了中国他们当然高兴得很……”

  柏乐业思索片刻,问:“那中国...现在怎么样了?”话音刚落,季宏生的拳头便重重地砸在墙上。

  “日本人丧尽天良!他们侵占中华土地,还美名其曰大东亚共荣!”他的声音带着恨意,扎进了柏乐业的心口。这一刻,二十多年来他度过的平和闲适的生活好似泡沫,被瞬间戳了个粉碎。

  雨季的东京,潮湿的空气令人有些烦躁。

  柔软的雨丝变得尖锐,刺得他双手发麻,他起身关上窗户,随后坐下来,深吸了一口气,摊开一张崭新的信纸。

  笔尖的沙沙声使他的心绪稍稍放松了些,文字裹着思念如泉水般涌出。等到柏乐业放下笔,教室里已经坐满了人。不多时,他看到西装革履的教授信步走上了讲台。窗外的雨声实在太吵了,他想,他连教授在讲什么都听不清。眼前的景象逐渐变得模糊,他想逃走,毫无缘由地想要离开这间教室。

  于是他快步走到教室门前,推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身后教授的叫喊声,同学们的引论声他全然听不到。

  如果日本真的在屠杀中国同胞,为什么自己从来不知道?

  而这样的事到底已经持续了多久?

  潮湿的泥土味道和青草的味道混合着淡淡的铁锈味,冷雨浇在柏乐业的头顶,灌进他的衣领,厚实的水帘断断续续的,将他的视线模糊。

  从未有人告诉过他中国已经到了如此境地——哪怕他的挚友。

  他穿行在雨中,继续向前走去。

  (二)

  街道两侧的柏树被雨水冲洗,愈发显得青翠。色彩艳丽的雨伞下的人们游荡在每一个十字路口。每一个腐朽贪婪的灵魂都急着去瓜分为数不多的蛋糕,这一景象如今在柏乐业的眼里尤其刺眼。

  商铺里陈列着他国的宝物,无数瓷器翡翠在暖色的灯光下散发着柔和的光辉。身着新式裙装的贵妇人们讨论着她们脖颈和手腕上的名贵钻石,戴着西式礼帽的男人们夸耀着自己的事业和家庭。除了无处不在的广播声,这样的场景真的很难让人看到战争的影子,柏乐业这样想着,走到了一处公园。望着晶莹的喷泉在雨丝中起舞,他的思绪飘到了从未到过的地方——那不再绮丽迷幻的现实。

  烛光下,一双年轻的手和一双生满茧子的手握到了一起。

  “金晨同志,你好。”

  “政委同志,您好。”

  狭小的房间一侧站了一排笑盈盈的人,他们正见证着新的革命力量加入共产主义的行列。皎洁的月光如轻柔的歌声,流淌在金晨的心田。眼前面容有些沧桑的中年男人正是这一地区地下组织的政委,李志勋。

  “老黄果然没看错,你这孩子确实是块好料!”李志勋说着,拍了拍金晨的肩,“长得还挺结实,哈哈。”两人一同坐下,都笑了起来。

  “诶诶诶,都坐下吧,站着干啥?”听到政委的话,其余的人也都围着桌子坐了下来。看着一个个热情的面孔,金晨的心底泛起一丝暖意。

  正当他不知道说些什么时,一个黄皮肤麻子脸的男人对金晨说道:“黄书记离开这儿之前啊,总跟我们说自己有一个优秀的儿子,脸上那个骄傲啊...”周围的两三个人纷纷点头,李政委的脸上也挂着笑容。男人又说道:“嘿呀,你爹没这么夸过你吧?”看金晨摇了摇头,继续道:“嘿,我就知道,他那人嘴就是硬得很。”

  金晨欣喜之余略有些诧异。从小到大,父亲一直都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除非读到了喜欢的诗。

  “啊,我都忘了介绍了,”麻子脸男人挠了挠头说道,“我叫麻三斤。”说着指了指身边的短发姑娘:“这是小芸,”又站起来拍了拍一个高瘦男人的后脑勺,“这是高旺...”然后又扯了扯一个少年的辫子,“这是万世通。你就叫他小万吧。”看着麻三斤手舞足蹈地介绍众人,金晨忍不住笑出了声。

  一位戴着兽皮帽子的魁梧大汉见状抬手给了麻三斤一脑崩儿,冲他说:“你瞅瞅,人家都笑你搁这瞎蹦跶。麻三斤捂着脑袋,假装恼火地指了指着对方说:“二虎,你这样小同志可该恼你了。”随后拍拍金晨的脑袋,道“小金,这是梁二虎,你就叫他二傻...”

  他话还没说完,脑袋上就压下来一只宽厚而粗糙的手掌。

  “李政委,各位同志们,”金晨站起身,向众人深深鞠了个躬,“以后...就麻烦各位多担待了。”众人愣了一下,异口同声道:“诶呀客气啥来来来坐下吧...”

  夜色如水,轻柔地随风荡着,木炭的焦味使柏乐业感到难得真切的温暖。“宏生,”他伸出手,感受着火焰的温度,问,“你说的...日本侵华到底是什么景象?”

  季宏生靠近他坐了下来,看着他的睫毛在火光中微微颤着,内心产生一丝别样的感觉。

  “宏生?”柏乐业转过头看着面前的青年,凑近问道,“你在听我说话吗?”季宏生被他吓了一跳,向后倒去,好在被身旁的人扶住了——准确点说,是抱了个满怀。俩人都愣了一瞬,随即触电般松开了彼此,慌里慌张地道着歉,又慌里慌张地说着“没关系”。也许是因为火烧得正旺,也许是因为深秋的夜太安静,两人的呼吸和脸颊似乎都有些灼热。他们对视了数秒,然后同时站起身,同时说道:“我先回去了。”话音刚落,两人都愣住了。又是数秒后,柏乐业先迈出了脚步,走出了深绿色的针叶林。望着在夜色中逐渐消失的白色背影,季宏生张了张嘴,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代言情小说民国情缘小说

日月相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