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城在线阅读

莲花城

肥悟空

历史·清史民国·4.68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3-05 21:44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突发变故,莲花城乱了套

  “姓吴的,我再问你一遍,能不能随了我?”马步芳怒目圆睁,吼道!

  “莲花城地狭人稀,不劳将军费神了!”吴泰平静地答到,声调低沉,面如死灰。

  “好,那就别怪我不念同窗之情,带上来!”马步芳向外一招手,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滚到了吴泰面前,吴泰看了一眼,瞬间青筋暴跳,拿起腰间的佩刀就要拼命,双方瞬间剑拔弩张。原来,那颗人头不是别人的,正是他的大儿子吴耀祖。

  可怜吴耀祖,第一次跟随父亲进省城,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金城的花花世界,就落得命丧黄泉,尸首分离。

  马步芳的手下很快控制了势单力薄的吴泰及其手下,两个手下把吴泰架了起来,双手反绑在背后。马步芳拿起早就准备好的一粒黑色药丸,一把捏开吴泰的嘴,硬给送了下去。

  马步芳恶狠狠地说道:“姓吴的,我给你七天时间,带着莲花城的官防大印来投,否则七日之后没有我的解药,你必将暴毙,到时候我的五万大军也会兵临莲花城下,破城之日,鸡犬不留。”

  知命之年的吴泰悲愤交加,在手下吴丁和吴当的搀扶下跌跌撞撞地离开了金城,他现在不能冲动,硬拼的话他带的几十号人显然不敌心狠手辣且手握重兵的马步芳。他也不能消沉,莲花城的五十万百姓还等着他回去,他要尽快赶回莲花城,安葬好自己这苦命的长子,同时对马步芳的要挟做出应对之策。

  留给他的,只有七天时间。

  莲花城上,守将冯业接到小兵来报,吴老爷的马车队回来了,全部举着白幡。冯业大为震惊,吩咐手下速速放下吊桥,打开城门。

  冯业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为首的马车前迎接吴泰,吴泰在吴丁吴当的搀扶下,踉踉跄跄地下了车,一把抱住冯业,颤声说道:“兄弟,祸事了啊,我儿耀祖,没了……马步芳,马步芳……”话还没有说完,吴泰口吐黑血,晕了过去。

  冯业命人抬起吴老爷快速进城,又吩咐手下去请安道然,七十高龄的安道然是莲花城中医术最高的大夫。

  莲花城吴泰大宅内,吴泰气息微弱地躺在床上,安道然坐在床边双眼微闭,扶着吴泰的右手号脉,边号脉边用另一只手捋着自己的白胡子。良久,深深一声叹息,又扶起吴泰的左手继续号脉,屋内鸦雀无声,此时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出响动来。吴家二公子吴耀邦、三公子吴耀坤、守城将军冯业等一众人等,大气不敢出地围在吴泰的床边。

  终于,三公子吴耀坤坐不住了,冲着安道然嚷嚷道:“我说安大夫,我爹到底怎么样啊,你这大半天不说话,该不会睡着了吧?”

  二公子赶紧接话:“老三,住口,不得无礼!”

  吴耀坤蹭地站了起来,扭着脖子刚要冲吴老二嚷嚷,却看见安道然终于睁开了眼睛,缓了口气说道:“二位公子,冯将军,你们得有个心理准备啊!”

  “吴老爷的情况,不单单是因为大公子遇害导致的气血郁结这么简单,他应该是中了剧毒,而且根据我多年的经验,这种剧毒只有在金城出现过。”安道然一脸担忧地说道。

  吴耀邦起身扶起安道然,和众人把他让到外客厅坐下,问道:“安大夫,我爹的护卫吴丁、吴当把当时的情况已经都告诉我们了,确实是被马步芳下了一种毒,七日之后便有生命之危,如今已过去两日。可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毒,毒性如何,怎样才能解毒呢?”

  安道然无不忧虑地说道:“二公子啊,这是一种唤作七日销魂丸的剧毒,中毒之人起初四肢僵硬,行动不便,然后会咳黑血,六到七日之后便会一命不保,吴老爷的症状和这种毒药的症状十分接近啊!”

  “啪”!吴老三一掌拍在茶桌上,然后一把揪住安道然的衣领,吼道:“安老头,照你这说法,我爹没救了?”安道然倒也不生气,只是闭着眼睛不再说话。

  这时,许久没说话的冯业开口呵斥道:“耀坤,你先放开安大夫!”吴老三瞪了一眼安道然,极不情愿地松开了手,把在场的人挨个儿扫视了一圈,然后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都得把我爹救过来,我爹要有个三长两短,我把你们全都剁了!”

  看到吴老二和周围的人都没吱声,吴老三紧紧握住他的双肩说道:“二哥,二哥,这样行不行,你在家照顾父亲,我和冯叔现在就点兵出发,杀向金城,给爹和大哥报仇,只有这样才能拿到解药!三天,三天,我一定能把解药带回来!”吴老三说得情真意切,眼泪已经止不住地迸了出来。

  安道然缓缓说道:“就怕那马步芳手中,也没有所谓的解药啊!”

  “你……”吴老三一指安道然,就要犯浑。正在此时,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吴泰虚弱地咳嗽了一声,众人听到,全部冲到床边,吴老二紧紧握住吴泰的手:“爹,爹,你感觉怎么样?”吴泰深吸一口气,断断续续地说道:“你们刚才的对话,我……我已经都听到了,我坚持……坚持不了几天了,老二老三,听爹的话,马步芳在金城周边,有……有十多万精兵,将领大……大都是回族,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你们要听冯叔叔的安排,守……守护好莲花城……”话没说完,吴泰又昏死过去。

  兄弟俩握着吴泰的手,低声喊了几遍,仍不见吴泰苏醒,安道然翻开吴泰的眼皮瞧了瞧,又号了号脉,说道:“吴老爷这是又晕过去了,我这有一些草药,先给吴老爷喂下,不能再打扰他了,你们有事情去外面商议吧。”

  几人默默离开吴泰卧房,来到议事厅,吴耀邦率先说道:“冯叔,您是我爹的结义兄弟,又是莲花城的兵马总管,接下来该怎么做,您得拿个主意啊!我们两兄弟全听您的。”说着,吴耀邦转过头看着吴老三来了一句:“是吧,老三?”

  吴老三不情愿地“嗯”了一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双手握拳,眼神里充满杀气。

  冯业开口说道:“耀邦、耀坤,我自打十五岁跟了你爹,是他把我带大,教我带兵的本事,让我从一个小乞丐长大成人,然后又娶妻生女,还做上了莲花城的兵马大总管,没有你们的爹就没有我冯业的今天。”冯业缓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如今耀祖遇害,你爹又……又是这个状况,我觉得当下最主要的,一是再请好大夫救治你爹,指望马步芳给解药不大可能,况且他手中有无解药也是未知,再说你爹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把莲花城交给马步芳;二是做好莲花城的防务,马步芳已经说了五日之后会兵临城下,众所周知莲花城盛产枸杞和蜜瓜,城里百姓的日子要比其他城里的百姓好太多,咱们县粮仓的存粮够全城老百姓五年的口粮,这也是马步芳多年想把莲花城据为己有的原因,可我们不能把你爹毕生的心血拱手让人啊;三是你们两兄弟要商定出一个继承人来,万一你爹有所不测,莲花城不能一日无主。不论谁做这一城之主,另外一人都要倾力支持,绝不能有非分之想,我手中的两万兵马也会全力支持,尤其这个时候,不能让别人钻了空子!”

  兄弟俩听冯业说到这里,都是一惊,面面相觑。冯业见状,也不再说话,似乎如释重负,径直向吴泰卧房走去。

  夜幕降临,乌云密布在莲花城的上空。不多久,天边雷声大作,紧接着下起了瓢泼大雨。莲花城外的护城河-莲河,水位很快就上涨了将近一寸。

  吴耀坤府上,围坐着四五个人。

  师爷马雷,此人患有先天跛足,十分阴险,平时就住在吴老三府上。

  总管江蒙,此人武艺高强,自小跟随吴耀坤,让他一战成名的是,为了显示对吴耀坤的忠诚,曾经亲手剁下了自己的一根小拇指,令吴耀坤刮目相看,手中握着两千人的保安队。

  地痞牛二,吴家的脏活都是他出面去做,领着五百小流氓。

  还有一个叫王晓光,是吴耀坤在府外养的女人王晓丽的弟弟,整天游手好闲。

  这时,坐在正中间的吴耀坤开口了,“今天把你们叫过来,想必你们都听说了,那个老不死的这次怕是挺不住了,现在肯定要有一个人接老头的班,短命的老大这次被削了脑袋,就剩我和老二了,你们几个都合计合计,我怎么才能接班?”

  几人面面相觑,都不敢接话。江蒙和牛二是没见过这个阵仗,不知道主子是真心话还是在试探他们,所以没敢搭茬。王晓光是吃喝嫖赌的主,姐夫让他做啥他就去做啥,懒得动脑筋。只有马雷低着头,若有所思。

  “都他娘的说话呀,平时好吃好喝养你们,都是吃干饭的吗?”吴耀坤大喝一声,几人都不由得吓一激灵。

  王晓光一脸谄媚道:“姐夫,您说咋干就是了,我们……嘿嘿,我,绝对没二话!”

  “放你娘的屁,我要知道咋干,还叫你们来扯什么?”吴耀坤骂道。王晓光谄笑僵在脸上,刚抬起的头,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垂了下去,不敢再吱声。

  这时,马雷说话了,“三爷,依我看,冯叔是重中之重,他手里有两万精兵,如果能得到他的支持,二爷也不敢造次。”

  江蒙说道:“是呀三爷,马师爷说的没错,倘若冯叔能站您这边,这个事没跑!”

  牛二缓缓说道:“可是我的马大师爷、江大总管啊,你们难道忘了三爷和冯青莲的事了吗?去年三爷调戏人家冯大小姐,要不是大爷拼命护着,冯叔要敲断三爷一条腿啊!”

  吴耀坤被人揭了痛处,欲言又止,拿手指狠狠地指了指牛二,牛二吓得把头埋在裤裆里,不敢再吭声。

  想起去年元宵节,吴耀坤带着一帮小喽啰去莲花城里最繁华的名扬街看花灯,上万人当中一眼就相中了宛如仙女一般的冯青莲。冯青莲在金城念书,多年不见,吴耀坤并不认识,便让人绑了送到自己府中,要据为己有。后来冯青莲的贴身丫鬟报了信,冯业亲自带兵去吴耀坤府上,救了自己闺女,连同吴耀坤一并绑了,扔到了吴泰府门口。吴泰听说后自知理亏,没脸搭理。还是大公子吴耀祖又叩头又作揖,并带着三兄弟一起给冯青莲赔礼道歉,才算了了此事。自那以后,吴耀坤纨绔子弟的印象在冯业那里可算是坐实了!刚正不阿的冯业曾放言,要不是看着吴泰的面子,势必要敲断吴耀坤一条腿。

  想到这里,吴耀坤便是长吁短叹,骂道:“我他娘的招惹谁不好啊!以前老觉得他姓冯的就是我爹的跟班,现在我爹生死难卜,他姓冯的可算是硬气了!”

  马雷说道:“三爷,您也不必过于悲观,据我观察,冯叔这些年一直把吴老太爷当大哥伺候,并没有自立之意,如此一来,您的竞争对手只有二爷一个,不是吗?”

  “废话!马大师爷,你这话说了不是等于没说嘛。”牛二嘀咕道:“当然只有二爷一个,这是一开始就明摆着的事情嘛!”在座几人都不以为然。

  马雷接着说道:“大爷在的时候,他是最疼三爷的,现在大爷被害,老太爷朝不保夕,姓冯的肯定不会支持三爷,如果,我是说如果,二爷出趟远门或者……,是不是姓冯的也只能选择三爷了?”

  吴耀坤猛地惊坐起来,一把揪住马雷的衣领,直勾勾地盯着他,眼睛里似乎要迸出火来,咬牙切齿道:“你他娘的想做什么,那是我亲哥哥!”

  马雷并不惊慌,也是平静地盯着一脸杀气的吴耀坤,半晌,吴老三悠悠地吐出几个字:师爷,还是你狠啊!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清史民国小说

莲花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