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若不为大帝,谁为尊?

我若不为大帝,谁为尊?在线阅读

我若不为大帝,谁为尊?

红烧鸡翅哥

历史·民间传说·3.28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4-17 16:22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蜗石

  自太古之初,旧王蜗皇女蜗,由天而降。创世之能,

  时值天下天乱,大地创世之柱之一的不周山倒塌,天庭倾倒,万物涂炭。

  十日骤升,海水倒灌,奇妖四起,天下彻底乱了。幸有大羿射日,九落存一。大禹治水,水退耕还。圣皇降世,群妖避世。

  天地合归,浮者为云,沉者为泥。创世神女娲以云为介,创神灵居于天。以泥为介,创凡人于地。神灵不得下界,凡人禁入神庭。

  倾力而为,难免劳神。命终有夕,倒于松山,身躯有灵,化为人心。从此人人不同,双目有神,升入天庭,如南北灯,从此人间南北分明。全身神力,渗透土地,化气升天,周遭天地。脱凡出尘,神气十足,是为福地。

  有一柴人,名王材,误入福地,大病一场,病除后,身轻如燕,颜返十年,力大如牛。不久。人人得悉,欣欣然去。

  福地位松山,众人皆传是松山福地,有一居东海之人,来此福地。见境中人少,境外人多矣。不仅感叹:“山上人稀稀然,山下人多多矣。”旁有说书先生正休息,闻此言便答道,境中有疫,二月春来,人入境则病,所以未有能入者。东海生人则语,“听材兄可入此境,且脱胎换骨,亦真亦假。说书先生闻言道,“那王材回光返照而己,三月病逝,凡入此境者,莫不亡矣,可怜依然有人以身赌仙,化为乌有,身死梓地。

  东海生人乃归,路过乡里,白衣书生拦路不去。东海生人于是问道:“何事阻我去路,咦!”白衣书生就自报家门,“晚生成必败,东海福州成氏家门长子。闻老乡从福地而来,特来请教。东海生人闻言,立躬伏低。答:“我乃东海福州寿山人明天成,路过松山福地,听说书人答,福地九死一生,乃归还。”成必败听答而笑曰:“说书人可信邪!千里路途,无所得的,岂不好笑。我闻松山福地乃女娲逝后所成,得天地之精华,人若能进,必成仙人。我看那说书人就是王材,以假境骗你离开,以幻境开真相,夺福地之造化,我看那王材根本不是人,而是妖”。明天成闻言大惊。成必败又言:“真相倒是如何,你可愿亲见。东海成家历来都是捉妖人,嫡长子学三十六天罡杀妖决,庶子学七十二地煞捉妖令”。

  明天成点头随往,行至夜半,乌啼霜打,明天成疑惑道,才三月天,为何叶角打霜,天气阴寒。成必败双手溜树,脚踏玄步。大喊一声:“走”!见附近之景忽然变幻,寒冷天气忽然变暖,游虫出壳,乱蝶入从。明天成大惊呼“如此变幻,定为妖邪”!

  只见说书先生从天下而来,哈哈大笑道:亦真亦假,我是妖邪?汝是什么!山海异兽,天赋神灵,或是神智凡人。

  只见四周风雷雨电骤起,下成五行之阵,上成八卦之心。天地变色,人妖俱惊。

  天空中隐隐有雷电显神,不一会儿。下起磅礴大雨,百里皆强风,至躬树而拨草。说书先生意料不妙,立马飞入空中,摇身一变,左手握簪,右手抚珠。只见那妖怪往白珠子吹上一口真气,顿时。周围境象转变,明天成刚反应过来,说书先生已经不见,天上琼玉楼,参天如意柱,流光溢彩。长虹悬金殿,太极承宫炉。极致奢华。流星如幕布,南北双大日,如梦如幻。明天成刚收回视线,又见前方有一大碑,边饰金料,赤字打底。走近一看,赫然写着三个大字,叩天门。过碑后,有白玉桥。桥通一宫庭,庭门有字,远观不可见意。刚想过桥,见成必败风尘而来,见明天成还未清醒,立马说:“这妖好历害,我布下五行八卦阵,却被它拉进幻境”。明天成震惊,这是那妖的幻境,为何如此真切,如何脱的身!成必败思考一番道。幻境之物乃修道者内心之大世界,大世界又分三千五百二十一个小世界,小世界以大世界为中心,相互依存、联系。我们只会从一个小世界走向另一个小世界,其中时间流逝的速度,是外面的数倍。明天成听言,激动道:“我见书中有解!幻境而人自身之梦,可自杀而脱梦”。成必败连忙解释:“此非人之梦境,而是那大妖大道所化,如葬送在此,则真身也死”。明天成颓废道:“这可如何是好!难道要走完三千多个世界吗”。成必败道:未得出,白骨现。明天成不禁恸哭,还不曾娶媳妇,家里还有老母,可怎么办啊。成必败安慰道:“忘了我是谁了”。

  杀妖人?不!我是第五代降妖师,十岁时祖师赐我桃剑,十二岁成嫡传弟子,如令二十一岁己是地字降妖师。

  明天成大惊道:“东海!降妖师,你是贞观山弟子”。道师在上,受凡子一拜。成必败立抚道:“山上道门,除害护民,本是责任,相互得益,不敢受拜”。只见成必败手中一张红字黄底符飞入天空,瞬化为一把金剑,劈开小世界。又出五张立五行方位,顿时炸开百座天地。

  待成必败又捏出一张,说书先生终于出现,大怒道:“人妖殊途,你不犯河水,我不过井水,为何毁我大道”。成必败笑道,何出此言!天地同人神,神隐而人显,何来有妖!为害人间,神不得下界,固而有仙,仙本是人,修道而除害。说书先生手握金银簪,大喊道:好一个天地本无妖!妖出人必除!你可知道我是谁!

  成必败右手握桃木剑,手指轻轻滑过桃木剑道:“松山本是蜗皇冢,龙蛇演义显真神”。在山上仙家,你应该就是龙蛇郎,白祝。在松山圣地为所欲为,残害不知多少人,蛇妖吃一百人则长足,吃一千人则成蛟。看你已化半蛟,恐怕已有几百人命葬你口腹之中,我今日便承人道,灭暴杀”。

  白祝见状而不装了,显出真身,龙头赤角,双须垂地,墨爪钩栏,蛇躯绕柱,真身高达30多丈。一双金色眼眸死死盯着成必败。

  白祝口含仙珠,浑身黑气缠绕,看到这一幕的明天成早已吓傻,昏了过去。成必败则手持桃剑,劈砍白祝头部,剑光如片片桃叶飞舞而去,白祝脱离金柱,腾云而上,剑光追击。只见天空一片血红,白祝的尾部被打出一个窟窿,血雨骤下,白祝吃痛暴怒。吐出仙珠,又祭出金银簪。仙珠蓦然变大,化为一小天地。金银簪则化为金银两条蛇,直冲成必败而来。

  金银两蛇,迅闪如电,成必败来回招架,略有吃力,稍不注意。被白祝一头撞飞,直破城楼而去,成必败忍着全身巨痛,祭出一张青符。白祝见成必败大势已去,缠绕身体,口吐赤焰,准备给成必败最后一击,只见,烈火烹宫,赤地百里,成必败却毫发无损。白祝顿感不妙,调动小天地向成必败倾压而来,成必败瞬间散出几百张黄符,口中念叨,上善之水,清而不争。拘妖遣神,独善一门。天空中忽然倾倒大江之水,水中又好似又神灵在中,白祝见小天地要被撑爆,想立马收回,成必败当然不会给机会,又是一张青符,海河诸神,下界除妖。只见那青符中走出一人,青蓝甲胄,脚下一玄武,手中青钢剑,眉中一竖曈,正是北极帝君也,

  帝君手持青钢剑,随手一抛。剑尖直冲白祝而去,青钢剑在空中蓦然变大,白祝躲闪不及,被宝剑钉于金柱之上。帝君又唤出海兽噬神腐身,白祝连忙苦苦哀求成必败手下留情,成必败左手一指,青钢剑贯穿龙头而去,白祝双目未闭,狠狠摔落深渊。

  幻境消失,此刻正是四月天,明天成刚醒,浑身湿透,人生大梦,不过如此。明天成见成必败浑身绷带,伤痕累累,故知不是梦。轻声询问道:“大妖已除”?成必败点点头,幻境中已死,人世间还在。明天成大惊,如此大妖,可怜百姓。成必败拈起二张神行符,丢向明天成,说道走!去松山,不!是蜗石!

  明天成得益于神行符,故走了十几里路都未觉劳身废腿,明天成询问道:仙师把松山称作蜗石作何解释?成必败谦释道:凡人互伤害,至传承有误。仙人互传道,至万世千秋。所以在我们山上仙门中,松山不叫松山,而是创世神女娲之冢,名蜗石。那妖修道百年,已有神魂出窍之能,不过它已损两宝,神魂不全。只需我手中一剑便可拿下,不过蜗石里结构复杂,难以寻觅妖身,要二人学贞观山之搬山寻穴之能,一人搬山,一人寻穴,故要两人,我早以学会,你可愿拜师。

  明天成立马俯身跪拜,弟子明天成愿拜师,成必败躬身扶起,好!你现在是第一百三十位捉妖师。明天成又跪,弟子荣幸。成必败接受了弟子的敬意,沉默良久道:前方村庄,我教你一些捉妖之术。

  临近村庄,有一石碑,上面刻字白蛇村。师父和徒弟走过村碑,只见四周松柏环绕,三面临山。徒弟明天成这时开口讲话了,师父。你看这村庄三面临山,真是世外桃源呀!成必败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向前走去。明天成只得缓步跟上师父来到了村里,白蛇村跟其他的村庄并无不同。集市上热热闹闹,叫卖砍价声音不绝于耳。明天成正好有两个闲钱,就对成必败说,师父,弟子去寻些拜师礼来。成必败只当是弟子惊吓过度,想放松一下,便答应了他。明天成拜别师父后,便急忙离开了。成必败则继续向前走去,这时他感到十分奇怪,为什么这些村民看到外乡人进村,都不好奇!只见前面有一座客栈,成必败也刚好累了,就向客栈小二要了两间房,刚想上楼,发现这楼楼梯弯弯曲曲,如同蛇道。成必败也不太在意,认为可能是当地特色,便进了房间,就想躺下。蓦然发现,房间墙壁上供奉着一个人首蛇身的怪物!成必败这时也没了困意,连忙招呼小二过来,不一会儿。来了个青衣小妹,见成必败对神像不解,便轻声道。这是我们村子的守护神,不必太过在意。成必败答道:莫非是女娲。青衣小妹笑道,客人认为是就是了。成必败沉思了一会儿,心想这离松山近,信仰女娲也不是什么怪事。不行,得让明天成快回来。青衣小妹见成必败一直盯着她,便说道,客人是害怕吗?要不要一起?成必败见青衣小妹伸手来抓,情急之下不小心将她带倒,青衣小妹见成必败不识趣,就大步沉沉的走了。

  成必败关上房门,坐在椅子上,将衣中黄符放在桌上,折成一只只千纸鹤,又给千纸鹤点上眼晴,忽然之间。七只仙鹤飞去窗外,四散而去。

  这边。明天成来到一家叫卖黄纸的铺子,原来明天成是见师父杀妖花了太多符箓,怕师父黄纸不够,当然还有自己的私心了。老板见有客人来,急忙说:客人需要什么?明天成故意看向瓷器,老板便火急火燎的介绍了一番,说都是好东西。结果,明天成就买了一沓黄纸,留下一个幽怨的老板。

  明天成见天色还早,便想买些糕点回去,兜兜转转进了个胡同,胡同的尽头是条小河。河水清澈,水光接天。有垂杨倒入水中,与外面景色完全不同。明天成又走过小桥,穿过小巷,顿时心境开阔。只见一大湖,湖中有岛,岛上有朗朗读书声。远眺过去,山上还有一座古寺。金顶鎏身,山下还有一座塔,破旧不堪。却被当地人起名叫济世塔。

  湖中间有一小路连接岛与陆。明天成走上小路,顿感人之渺小,天之广大。刚好下了小雨,明天成只好抚袖套头奔走。突然有一白衣女子撑伞而来,双目相对,似有前缘。

  姑娘!能让下路吗?白衣女子侧身让步,不料路面太滑,女子向后倒去。明天成见状,立马伸手抓住姑娘的袖子。将她抚起,白衣女子的五官精致极了,一对柳梢眉,含情脉脉眼,传神又动人。明天成不禁看呆了,直到那女子说了一句谢谢公子之后,他才反应过来。那白衣女子则向大湖走去,呆呆望着她的背影看了很久。回过神来后,感叹这可能就是见色起意吧。

  明天还能见到那姑娘吗?姑娘家住那里?有几个兄弟姊妹?明天成想了很多,看着这大湖。明天成也想象着。如果自己有一天能在这大湖之上遨游,岂不快哉,这时他不禁想起一首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仙鹤乘归白云间。云雨泽披众苍生,风雷敲动凡人泪。千重峰上有人家,一剑舞起动四方。忽然有一僧人出现在身边,僧人闻诗也对了一首诗,名苍海吟。以词对诗,僧人笑道,公子雅兴。诗词对杖工整。不差一般的王侯将相。闻语。明天成这时才发现有人,急忙说不敢当,僧人见明天成全身湿透,便邀请他到寺庙坐客。不一会儿,明天成和僧人来到寺前,寺里破败不堪,唯有一间草堂和一尊佛像是好的。僧人先行入内,明天成双手合十,默默颂经入内。僧人见明天成十分虔诚,便问他是否接触过佛门。明天成摇摇头道,六字箴言而已!僧人便安排他坐下,自己便去念经了。明天成在草堂落坐,将衣服放在一对佛像的脚上,便睡去了。

  天刚亮,明天成打了个大哈气。突然感觉十分舒服,环顾四周。发现周围变了个样,原来破旧草堂,如今竹楼香壶。明天成赶紧跑了出去。只见一座大金顶寺立于山下,有一年轻僧人身被袈裟而来,明天成立马询问自己如何而来,僧人望向金顶寺,由心而来,因佛入梦。明天成立马明白这又是入梦了。转头就又去睡了。僧人则跟进竹楼,说了一句,金佛入梦,必生缘求。明天成笑到,佛能求我,天大笑语。僧人答道:佛不求己,否不求人。明天成又笑,佛家不是有言,不假外求吗?僧人又答:佛本无形,只在一念之间。明天成沉思道:入梦必解梦,如何解梦!僧人转过身。交给了明天成三个锦囊。并交待道:只有完成其中一个,才能打开第二个。

  明天成打开一个黑色的锦囊,只有三个字,济世塔。明天成便下山去。路上沉思道,济世塔!如何解?先去找和尚问一下。明天成快步来到山下,见原本在这个济世塔早以不见,只有一片枯林。抬头望去,金顶寺而不见了。明天成大叫苦也,一下子坐在地上。突然有一樵童路过,明天成只看了他一眼,便恍然大悟。口中说道:原来如此!那樵童见其不正常,立马溜走了。明天成沉思道:我回到过去的时间,我是过去的人,所以没有金顶寺,没有济世塔。

  不对?这声音是!湖中传来朗朗读书声。听起来好像在读《小学》,明天成来到学塾门口,双褪盘膝坐下。听着幼童读着课本中内容,他也回想起了自己在学塾读书的时光,那时候自己总是调皮,作业不写,总是被打板子。自己放学回家的时候,总不敢与母亲讲,怕她会生气,只说是路上摔的。其实母亲早就知道,她只想让我开心罢了。心神荡漾处,必有爱意存。

  听着听着马上睡着了,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自己果然不是读书的料。起身打了哈欠,想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山下遇见的那个樵童,一声不吭的坐他的旁边,听着学塾的读书声,一脸陶醉的样子。我不忍打扰他,就悄悄地走了。明天成不知道是,樵童早以盯上了他,并趁他放松警惕的时候,偷走了他的钱袋。樵童见明天成走远,便走小路回家了,这边。明天成由于不识路,又及天黑,迷路了。只好原路返回了,来到一条阴暗潮湿的街道,突然听到前方有打骂声,明天成马上赶了过去,见三四个小流氓在对一个小孩殴打,其中一个小流氓骂着小孩,有爹生,没人照的玩样儿。还敢私藏钱,胆子肥了,随后一脚踢在他肚子上。樵童痛的大喊,明天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抄起路边的木棍,狠狠的砸在一个小流氓的头上,小流氓吃痛倒地,明天成又耍起了疯魔棍法,把另外两个小流氓吓的够呛。双双不敢动手,明天成见有利,就想给这两个小流氓一点教训,抄起木棍做劈棍式,两个小流氓急忙躲闪,结果木棍太长,被上面樑木给卡着了,两个小流氓见状大笑,一人一脚将明天成踢出巷子。对着他就是拳打脚踢,先倒地的小流氓打的最狠,他们见明天成好像没了气息,便急匆匆的跑了。明天成咳嗽着起身,心想才好学了一手闭气之法,他马上去看倒在血泊里的小孩,发现原来是今天的那个樵童,在看着那个死死攥着的钱袋,明天成什么都懂了。把他送去病房之后,马上打听到这樵童的生世了,原来樵童的母亲得了病,父亲不堪重负,离开了他和母亲。樵童独自一人照顾母亲,每天上山砍柴为生。病房里有人痛哭,危房里有人盼望。明天成不禁怀疑自己,到底看不看的到明天?

  第二天,病房中小男孩醒了,他来不及调养身体,就往外冲去,尽管路上摔了一跤又一跤,他依照向一个方向跑去,因为如果他不去的话,有个人就会担心的。

  打开房门一瞬间,只见母亲躺在床上,有一个人正在熬药,樵童想都没想就冲进母亲的怀抱,大哭着,对不起!母亲!我回晚了,让你担心。母亲没有说话,只是安怃着儿子,因为她什么都知道了。

  明天成趁母子说话的时候,缓步离开了。因为他曾经没有机会,就像自己淋雨,也要为后人撑伞一样。

  多年以后。曾经那个樵童,成功考上了进士,在家乡修了一座金顶寺。在母亲去世后。自己剃发为僧,在山下搭了一座破塔,经常在里施舍粮食给过路的流民,久而久之,当地人称这座塔为济世塔。

  这一切的一切都如一张人生画卷,只是画卷上少了一个孤单的人,好像也没有什么。只剩明天成站在金光寺塔顶上,打开了第二个锦囊,两行青诗映入眼帘。桃花深处有人家,牧童遥指留情栈。明天成沉思道:桃花深处?桃林!留情栈?

  抬头一看,周围环境又一变,明天成发现自己已身处桃林,正值桃子成熟的季节,明天成看着包满多汁的桃子,很难做到不吃一个解解馋。明天成见四下无人,三两下的爬上桃树,刚想摘一个桃,忽然。一根长棍飞空而来,正好打中明天成摘桃的那只手,随后便听见一声清脆的女声,那里来的小毛贼?竟敢偷桃!明天成见被发现,只好认裁,跳下桃树,认真的道歉道:姑娘,我来这里找人,走了很久,天气太热,就想摘下个桃子来解口,实在不好意思,我有些钱两可以给你,就当是赔罪了。青衣姑娘见明天成十分有诚意,又没有偷吃成功,只好安慰自己道:你注意点!这边桃林可是县令家的。请了好几个打手在巡逻!你这小身板,要是被他们抓到,少不了一顿打。明天成立马道:谢谢姑娘提醒,不知道这边桃林是否有一间客栈?青衣姑娘笑道:你一看就是外地人,这里是桃花郡,桃花郡里的桃花村,百里桃花,来此观景的王侯将相不在少数。明天成又问:可有一座叫留情栈的。青衣姑娘大笑不止,明天成认为自己问错了话。青衣姑娘则用手指了指四周,明天成不解。青衣姑娘就说这桃花村的所有客栈都叫留情栈。

  不如。你跟我回家吧!你一个人在这里也不安全,你知道这桃林之外全是狼吗?他犹豫了一会儿,最后。一袭白衣和山水女郎走入了桃林,迎着太阳又送别太阳。

  欢迎来到留情栈,从现在起你是我的小二了,是我的人了。忘记自己介绍了,我叫柳心倩。看着这个大大咧咧的姑娘,明天成好像有点不认识她了。明天成心里说道,那就重新认识吧!明天成,这是我的名字!明天成自豪的说,柳心倩笑道:小二快点去端茶,别让客人等急了。明天成也装模作样大声道:茶水来了,客人请慢用。柳心倩又说道:小二,那边桌客人送壶酒,这边的加点花生。再给老板娘来壶好酒!明天成这回身言备具的说:好哩!老板娘你的酒来了。柳心倩见状,开怀大笑道:你演的真像,明天成笑道你也一样。其实根本没有什么留情栈,没有什么桃花村,只是一个姑娘想的一个故事罢了。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如果现实中你遇见我,请对我说一声:老板娘!小二回来了。

  月亮高高挂起。明天成一人坐在金顶寺台阶下,默默喝着酒,很甜!他突然走到湖边,将第三个锦囊投入水中,大笑的离开。

  白色的锦囊一路飘流,下游一个渔家女正在收网,感叹今天收获不错时,一个白色锦囊映入眼帘。姑娘抄起渔网打捞起来,心里嘀咕,这是那家富贵人的小孩子,竟这么不小心,应该是上游的。看着湿透的袋子,她忍不住好奇地打开了锦囊,是一张薄薄的纸。她将纸小心翼翼的抽岀来,放在船栏上,便入睡了。

  这晚。明天成实在是睡不着,便顺着大湖夜游,明天成感叹道:此处离松山不远,果然奇象频出,虽身处未来,远胜今夕。那湖中好似有那巨鱼,鱼鳍都比山还高了,远观那两岸青峰,好似一对情侣。明天成见远处有一摇曳灯火,心生疑惑,解惑前往,见一艘渔船停在岸边,船栏上一张风吹干的纸,纸上什么字都没有,旁边是一个白色的锦囊。这时,明天成酒醒了大半,他测好距离,一步二跨的上了船。抄起那张纸,左看右看还是什么都没有,船上的动静还是吵醒了刚睡下的渔家女,此时的姑娘身着白衣,手持船桨。青涩的面庞在月光在照顾下格外可爱,明天成此时还没有料到自己身后站了一个人。便将纸装入锦囊,就想下船,结果一动身,就被一根船桨打晕过去。

  清晨,明天成刚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起来,后脑还一直隐痛不止。抬头一看,一个白衣少女正看着自己,手中紧紧握住船桨。明天成此时脑中已有无数个借口,正想说话,白衣少女大声说:毛贼,大半夜偷摸上船干什么!明天成此时正想说是拿丢了的锦囊,却怎么都找不到了。白衣女子见状,便拿出了一个白色锦囊,你是在找这个?明天成连忙点头,怎么证明是你的?明天成叫苦连连,白衣女子又说,如果你能猜对里面是什么?我就放了你。明天成心想,不就是一张白纸吗?这要我怎么说?白衣女子见明天成迟迟没有说话,便威胁道:“不知道只能抓你去见官了”。明天成急道:你……

  明天成这时却只能说个你字,好像被人掐住脖子说不出多余的字,白衣女子则直接打开锦囊,里面居然是一幅女子画,竟和白衣女子有八九分像。白衣女子娇羞道:大胆狂徒,色胚。我要告你。明天成心想,完了,夜闯渔船,画下女子像,估计再添油加醋,我得砍头啊!

  白衣女子将船划到湖中心的小岛上,原来少女是一位女夫子,才笄礼之年,就饱读四书五经,列传古典。女夫子在前,明天成在后,一起进入学堂,明天成坐在最后,夫子则在最前讲起了春秋。学生们听的很认真,明天成却睡了。

  及傍晚。夫子和明天成来到楼顶,夕阳西下。女夫子轻声说:你应该见过我的妹妹了,明天成一头雾水。夫子又说:柳心倩!明天成恍然大悟,见过、见过,我还是她的小二呢,女夫子笑道,她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是呀!路走的越远,攀登的越高,真正开心快乐好像也远了。夫子又道该送你回去了,明天成说:画中仙?女夫子笑道:人和妖有分别吗?女夫子凭空消失。只留下一句话,梦中人。

  明天成从济世塔的草堂中醒来,轻轻低声一句,有!见天色未晚,看来只过了三四个小时。济世塔的那位僧人还在念经,明天成只好独自离开,刚走出大门口,一只白鹤出云而来,白鹤落地,万尘不染。明天成一眼看出这是符纸变的,就骑着白鹤入云而去,塔中僧人停下颂经,默默道:帝君入云去,纯阳还故乡。

  白鹤飞入高天,明天成向下俯视,从岸上看一望无际的湖泊,也变得不那么大了。金顶寺则只能看到金顶了,白鹤快速飞回客栈,成必败已等候多时了,明天成将黄纸给了师父,成必败也没有拒绝,只是说了一句,出去了一趟,眼睛好了不少。明天成没有懂师兄的意思,只当是夸他,乐呵呵的笑着。

  该走了。明天成立马帮师父收拾行李,成必败则去柜台退房,青衣姑娘则又调侃了两句,成必败当然没有理她。明天成跟随师父一起出门时,突然一声,老板娘,小二回来了。明天成一惊,转头看去,只有一个身态臃肿,穿青衣的老板娘在打骂着小二,责他为什么这么久不回。成必败注意到徒弟的异样,便说:口味挺大吗!明天成则快速的离开了。

  师父和徒弟来到湖边,师父吹了声口哨,七只仙鹤从云上归来,师父和徒弟乘着鹤飞过了白蛇村。唯独有一个地方,徒弟看了很久,湖中心的那座学塾,其实。学塾里面的女夫子也望了他很久。三生三世,如梦初醒。

  路上徒弟问了师父一个问题,人和妖为什么不能共生。师父说:为何不能,为恶者死,为善者生。徒弟苦思良久,说了一句:到松山了。

  松山上已有雷云笼罩,雷电如蛟龙在云上翻滚,成必败对徒弟说:你在此地等候,随后便骑鹤前去,明天成也不知怎么回事,突然眼晴里好像出现了什么东西一样,只要集中精神,什么事物都能看了一清二楚。

  成必败站在松山上面,一手持剑立,大声喊道:白祝快出来送死!大地崩裂,河水倾倒,一头赤角墨蛟从地下钻出。白祝笑道:还以为你能早点来,给我增涨修为呢。成必败说道:不知道你的脖子洗干净没有?没洗?没关系,我的剑很锋利的,保证你不会痛苦。白祝神色凝重,大吼一声,顿时黑雾笼罩,成必败则打开八卦盘,祭出桃剑追杀白祝,白祝只所以神色凝重,因为他发现周围山水变化,已将他抬高了一个境界,如圣人坐阵小天地一样。白祝未曾化龙,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见成必败,身附神光,手持青钢剑,背后竟有神像显露,白祝疯狂向雷云冲去,成必败则化为巨大的真身法相,一手向白祝抓去,白祝见不妙,则立马祭出金银钗迎敌,只见,金蛟和银蛟飞入空中,疯狂撞击成必败的法相,白祝则使出浑身解数向雷云冲去,成必败预料白祝肯定要借雷云化龙,成为九天至尊之一的雷部神龙。成必败立马拿出乾坤伞抛入空中,乾坤颠倒,诸妖降之。只将金银两蛟被瞬间收入伞中,成必败将金银钗收于囊中,立马道,白祝,别挣扎了,就算你冲入雷云也不可能化为真龙的,就你现在的修为,只有死路一条。白祝依旧向上冲去,成必败又道:执迷不悟!双手结印向下压下,白祝看着那只将近覆盖整个雷云的大手,心中怒火冲天,又有不安,白祝大吼着,人有人命,妖有妖命,我的命只由自己决定。白祝用头撞上巨手,顿时天地剧变,时空裂痕。在一声巨响中,白祝落下深渊。

  成必败松了一口气,打算下去补刀时,突然,头上的雷云越来越多,只见一位身穿青衣的老人站在雷云中间,他的眼神空洞,浑身血迹斑斑。声音嘶吼着:白鹤道长!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九道天雷滚滚而来,青衣老人眼看就要身消世间。只见,一个白色珠子突然出现,一座富丽堂皇的城市和数万名百姓被困于珠中。青衣老人手持白珠,对抗天雷。成必败见此状也大骂了一句,畜生。手持青钢剑就要上去与他决战,不料刚被打下深渊的墨蛟竟拼死一搏。成必败见数万百姓于危难中,却无能为力,大怒道:青钢剑灵,化作神灵,助我为战。青钢剑瞬间化身神灵,与墨蛟拼杀。

  成必败手持桃剑,冲上雷云,祭出青符,数百把桃剑向白祝刺去,白祝施展拘云捕雨之术。将雷云覆盖两人战场,成必败在失去青钢剑后,实力大减,竟找不到白祝的真身,白祝在雷云中来去自如,时不时打出一道闪电,让成必败猝不及防。成必败只好祭出乾坤伞,保护自身。同时变出六只仙鹤飞散四方,白祝以为成必败要跑,便更加专心冲击雷劫。忽然,仙鹤立以八卦六门,乾坤八卦阵,因其需要八人同时起阵,所以很多年未曾见到了。白祝见乾坤八卦阵,大吃一惊,同时心中嘀咕,为什么少了一个方位,难道是!白祝立马引导雷劫砸向阵中,一位异色瞳的年轻人走入最后一个方位,白祝不禁慢了一拍,八卦阵成!白祝感觉自己好像被天地压扁了一样,手中的白珠也终于撑不住了,成必败连忙将乾坤伞丢入空中,将白珠收起。

  雷劫并未结束,而失去白珠的白祝也避免不了身死道消的下场,

  师父对徒弟说:想不想看师父的绝技,徒弟说:听师父安排。

  成必败将衣䄂打开,顿时飞出数千只白鹤,千鹤入云去,持剑斩龙尊。千鹤入海去,海中无鳌鱼。

  墨蛟也死在了青钢剑下,师父和徒弟要回家了。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民间传说小说

我若不为大帝,谁为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