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东方调查记录

东方调查记录在线阅读

东方调查记录

再世云龙

悬疑推理·诡秘惊险·2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3-03 23:49

我在当调查员时记录的一些事件,作为兄弟会的一员,每天都会遇见各种光怪陆离的东西。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黄金之羽(第一节)

  Golden feathers作者:卑微之人

  1.

  我是一个在当今无比卑微得人类,我的生命在这个世界上仅仅存在了二十四年,这些年无论是社会还是自我上,我都没有取得什么成功,我本想着带着这些遗憾,带着我的愚蠢死去,但是,在我打算自杀得前一段时间,我发现了一些了不可思议得东西,彻底改变了我,其中之一就是一根羽毛。

  我本出生在一个叫南关的小村子里,家里都是务农为生,为了寻求生计,我独自一人去往过许多城市,其中就有成都,与其他人不同的是,成都吸引我的,并不是当地特色的食物或者是一些文化景观,而是一种,莫名的,无法言说的奇怪情感,第一次在成都大概生活了半个月我就匆匆离开了,因为那种莫名的心慌让我无比恐惧和忧虑,仿佛我待在这终究会发生什么事情一般,第二次便是这一次了,在我自杀前,我想走遍自己想去的地方,这里便是我即恐惧也向往的地方。

  我也尝试去看过心里医生,医生只是告诉我这是焦虑症或者有点轻度抑郁,让我不要太惊慌,很多年轻人如今都这样,可是我知道这不是真的,那个地方有东西等待着我,

  我不知道自己在成都游荡了多久,这种诡异的情绪一直伴随着我日日夜夜,很多次我都从睡梦中惊醒,我看见了很多我无法形容的色彩与生物,假如那些能够被称之为生物的话,这导致我陷入了一次两难的选择,一方面,虽然我已经给自己定下了自杀计划,但是我对这里的恐惧,在我呆的时间越来越久之后,被无限放大。另一方面,我的好奇心和一种强烈的渴望,让我主动去探寻其中的隐秘,我不知道是不是一种已经被放弃的虚荣心在作怪,但是如今我已经打算放弃探求其中的奥秘,毕竟我本来就是一个胆小且懦弱的可怜人,什么都做不成。

  在我将要离开的时候,我的一个朋友突然邀请我去她那里做客,她住在AB州,是成都偏北的一个城市,大多数都是少数民族,我想了一下,既然要离开成都,那么去别的地方也不错,反正时间也充裕的很。

  我先是计划坐长途大巴去她们那边,发现实在是太久了,但是我又对着快速的高铁和飞机有着深深的恐惧,最后无奈之下,选了一个老式的绿皮火车,这辆车已经很旧了,出发的时候每节车厢吱呀吱呀的响声,让我觉得它随时要松散开来。

  不得不说,前往穷乡僻长的地方,的确让人很烦心,车站下车之后,我除了内心无比的烦躁还有一些忧虑,更多的是被这些糟糕的旅行体验带来的愤怒,不知道转了几次大巴之后,我终于是坐上了去往阿坝县的大巴车,这辆车上的气味特别难闻,并且整个设计的是不透风的,虽然有着空调,但是这些司机根本不舍得开,导致整个空气臭味浓稠的像猪圈里一样,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如果我不坐这辆车,不仅钱会白花,下车后甚至......(是的,在当时我是这么想的,在没有亲眼见识过的时候)就带着这种厌恶,忧虑,恐惧,以及慌乱中,我随着这辆车缓缓地向着目的地进发。

  不久后,我在车上睡着了,这是一种排解晕车和打发时间的一种好方式,甚至我还做了许久没做过的美梦,梦中我被一只神鸟带着遨游了天地,甚至俯瞰整个AB州,这简直不敢想象,因为这甚至比整个苏格兰还大了,当时我内心无比愉悦,我甚至能触摸到神鸟的翎羽柔软,像一张巨大的毛毯一样,不过,在梦中,我突然摸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圆圆的,像足球一般,但是又特别湿润,上面分泌的像粘液一样的东西,我突然特别的恐惧,本能的想甩掉那些液体,也正因此,我尖叫着在大巴上惊醒,全车都望向我,可是,我并不在意那些人的眼光,我直勾勾盯着自己右手,上面有些反光,湿漉漉的,像是刚刚摸过什么恶心的东西,我慌忙地拿出手帕擦干净,我的内心原本的恐惧被无限的放大,我已经不想去阿坝了,我现在就要找一辆原路返回的车离开这个鬼地方,这里给我的那种情感正在不断地放大,我已经意识到给我这种诡异感觉的地方不是成都,而是这里,我必须快点离开。

  和司机沟通过后,我就要离开大巴,突然坐在门旁边的一位少数民族老者拉住了我,告诉我说这里没什么通往城里的车,说不定要等很久才能等到,可我已经等不及了,把他的手拍开,急匆匆的下了车,他还想说什么,可是又咽了回去,我就如此在一条水泥公路上下了车,周围都是山和树林。甚至连一个厕所都没有,我只能一边原路返回一边等待归途的大巴车,因为走的路太多了,我的脚上还磨出了水泡,可是我还是没有等到车的出现,不知道为何,手机信号在这里似乎也是不是很好,打开地图都在一直转圈圈,为了保持电量充足,我只得把手机关机。

  走了很久,我甚至开始怀疑我是不是还在人类生存的世界之中,太阳已经下沉到几乎和地平线齐平的高度,逐渐下降的气温也让我内心的焦虑和慌乱越来越大,加上水泡慢慢变成了血泡,也让我越来越对周围的环境产生恐惧,但是我不敢停留,鼓足勇气的向前走去,周围像是一直有着什么东西盯着我一般,让我毛骨悚然,我时不时的回头看看,但是什么都没发现,可是内心告诉我,在这树林和公路边,一定有着什么在盯着我,终于在不知道走了多久之后,我终于看见了光亮。

  说句实话,也就在这种贫困地区了,否则的话我感觉我这辈子也看不到这样的场景,全部都是土制和茅草盖的房屋,周围甚至连一根电线杆都没有,一群奇装异服的人围在一个篝火旁,不知是在跳什么类型的舞蹈,看起来十分怪异,并且这些人应该是穿着少数民族的服装,像古代那种羽衣一般,不过我还是不得不靠近过去,我知道我的身体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带头的那个老者迎了过来,让我生起了警惕心里,毕竟之前的很多报道,在我考虑要不要转头逃跑的时候,那个老者突然发出了一声古怪的音节,应该是方言的问题,我听不懂,但是又有一些熟悉,不知道为何,在听到他的声音之后,我突然头脑有些眩晕,眼睛看东西也有了些重影,随后我就晕倒了,再次醒来就已经不知道什么日子了。

  在村子昏迷几天后,我在村民的一个茅草床上醒来,头还是昏昏沉沉的,但是比之前好了不少,我查看了一下手机和部分手电,电量都还充足,就是手机没有信号,看着日期6月23日,我才明白我已经昏睡三天了,我拿了点干粮和水简单吃了一点,无论怎么说,人家村子里的人救了自己,应该出去给人表达感谢。

  我之前还是挺怕这些人的,但是在村里走了一会,我发现反倒是他们在怕我一般,我只要是想靠近这里的村民,这里的村民就带着一点惶恐的眼神开始向后退,在比较靠东面的地方,我找到了一个庙宇,我看见了那个老者在门口,仿佛就是在等我一般。

  我表达了对他的感谢,而他只是没有说话,领着我到了庙宇之中,庙宇有一点漏风,风从残破的地方进来,又从另外的地方出去,声音像是某种生物的嘶鸣,供桌上是一些鸡羊,生的,看上去放了很久了,已经有些风干了,上面的神像像是一种奇怪的生物,这个生物有一些羽毛,也有像人一般的脚,只不过看上去更像是人形生物,象的脚,脖子部分是羽毛,其他的地方模糊不堪,可能是时间久了,或者是雕刻者也不清楚是什么,就胡乱雕刻出了一些东西,更像只是把东西填充进去一样,但整体又有一种奇怪的氛围感。

  头突然有一些痛,我在寺庙中坐在地板上,双手捂着太阳穴,试图抵御这股疼痛。我心慌意乱地环顾四周,却只看到一片昏暗,寺庙里散发出来的微弱光线勉强照亮了墙上的一些雕刻。

  我的心情十分混乱,明明现在各个城市都已经建造的比较完善了,怎么还会有这样的村庄,而且,这个地方看起来根本不像是现代的建筑,寺庙的布局、墙壁上的雕刻,甚至地板上的纹路都充满了古老的气息。

  并且看上去,那个老者显然是早就知道我会来,说不定他能治疗我的头痛问题。

  我努力想要压制住脑海中不断涌现的疑问,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当我再次环顾四周时,寺庙内的景象让我不禁心生怀疑。

  我注意到另外一座小祭坛,一旁有着碎裂的瓦罐碎片,周围还有些血淋淋的动物祭品,显然这里刚刚进行过祭祀。而最吸引我眼球的,是祭坛中央的一尊怪异的雕像。

  雕像像是一只鸟类,但身披怪异的袍子,身形异常扭曲,根本不符合任何我所了解的生物形态。我靠近雕像,试图仔细观察,却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突然间,一股强烈的头痛袭来,我感觉自己仿佛要被撕裂开来。我闭上眼睛,竭力忍受着这股痛苦,试图弄清楚发生了什么。

  就在这时,我感觉到周围的景象似乎在发生变化,我努力的睁开眼去看,我顿时睁大了双眼,刚刚那一瞬间,那些破碎的瓦罐仿佛神奇复原一般,立在那里,可是眨眼之间又回到那种碎裂的状态。

  我吃惊地张大了嘴,难以置信地凝视着这一幕。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出现幻觉了吗?我摇了摇头,像宿醉了一般头痛不止,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不过既然我已经在这里了,就应该去寻找真相,该去问问那个老者了。

  寺庙在村子的东边,我出来的时候老者已经不在了,我想去询问一下村民,但是他们好像还是躲着我,没有办法交流,,不过建筑的不同还是能看出来哪一家是老者的家,村里大部分都是茅草屋,但是在偏西位置,小溪附近有一个房屋,明显是上档次一些,竟然绝大部分是用竹子和木板制作的,看上去就不是一般的人能住得起的地方。

  我敲了敲门,没人回应,我只得在哪里等待,不过直到太阳快要落山了,还是没有人回来,这时候我也不想等了,直接翻过围墙进去。

  院子里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晒了一些衣服和谷物,我看了一下,似乎并没有什么现代的电器设备,也难怪我的手机一直没有信号,估计这里连电都没有,更别说信号塔了。

  我小心翼翼地站在老者屋外,心中充满了不安。门前的小道被长满了杂草的土地显得荒凉而阴森。我踌躇了一下,忐忑地走近门口。门上的木头已经风化腐烂,裂开的缝隙中渗出了一些暗红色的液体,似乎是血液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着。

  我战战兢兢地朝门缝中张望,试图窥探内部的情况。透过狭窄的缝隙,房屋里很暗,只有一些暗红的夕阳光透过纸窗透漏进来,不过我还是看见了诡异的景象,心头一阵发寒。屋内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腥味,让人无法忍受。地板上布满了斑斑血迹,散发出一种诡异的气息。我心头一紧,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血迹的中央,我看到了一具扭曲变形的身体,那应该就是老者的尸体。他的身体扭曲到了极致,仿佛经历了极大的痛苦。我感到一阵恶心,下意识地退后了几步。这样的死法实在是太过恐怖和诡异了,让人不寒而栗。

  我不禁想要逃离这个地方,我虽然有自杀的倾向,但是如今的我还不想死,我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一切都不对劲,如果我现在出去,说不定也会意外死亡,还不如呆在这里寻找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下定决心,试图控制住自己的恐惧,准备迈进老者的屋内,寻找答案。

  我重新回到屋子里,再次审视着老者的尸体,尽管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惧笼罩着我,但我努力保持冷静,试图找出事情的真相。老者的身体扭曲在地上,鲜血淋漓,模糊了他的原貌,血液在他周围凝固成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图案。

  我的目光落在老者的脸上,一阵恶心涌上心头。我看到他的一只眼睛被凶手无情地挖出,只剩下空洞的眼眶,一片漆黑。我本以为这就是最恐怖的一幕,直到我发现了令人发指的细节。

  我定睛凝视着老者的半张着的嘴,心中涌起一股难以置信的恐惧。在他的嘴里,我看到了一颗血淋淋的眼球,如同一颗血红色的宝石般闪烁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光芒。这一幕让我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极力想要相信这只是一场可怕的幻觉,但那颗眼球的存在却让我无法否认眼前所见的真实。

  我猛地回过头,又试图逃离这个恐怖的场景,但我的目光却被老者手中的弯刀所吸引。那把弯刀布满了血迹,闪烁着令人窒息的光芒,刀柄上还有奇异的三条线的图案,仿佛在向我诉说着一个可怕的故事。我心中一阵寒意袭上心头,随即意识到了老者的死居然是自杀!

  我颤抖着蹲下身,试图弄清楚老者的自杀动机。我简直要崩溃了,我完全想不通为什么,被这些猛烈的信息冲击到无法站稳,跌坐在地上,弄得浑身都是血,余光中,我看见老者好像动了,我猛地抬起头,却看到老者的尸体仿佛活了过来,他的眼神中充满了诡异的笑意,仿佛在对我说着什么,但我却无法听到他的声音。

  这一幕让我几乎要崩溃,我感觉自己被困在了一个无法逃脱的恶梦之中。我拼命摇晃着头,试图摆脱这种幻觉,但那张扭曲的脸孔却始终挥之不去,像是一个永恒的噩梦,将我困在了这片黑暗之中。

  我真的要疯掉了,不管不顾的冲出屋子,无论怎么样,我一定要从这个诡异的村子跑出去,我才意识到自己原本的生活是多么美好,我不应该去探究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我一边尖叫一边希望自己跑回到公路上,我要马上拦着一辆车就走,这里我是一分钟都呆不下去了。

  可是我无论怎么跑,都没法找到来时的路,周围都是树林,这时,村子里一片骚乱,我看见一群群火光开始向我这边聚集,我知道,我的尖叫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他们已经发现了老者的尸体,更可怕的是,也许他们把我当成了凶手。我身上的血迹怕是无论怎么解释都无法洗清,如果被那个诡异的村子再次抓住,我肯定就没有活路了。我必须逃出去。

  可是,我却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很快,村子里的人就布满了丛林和山间。我只得抓些泥巴涂在身上,颤抖地躺在一个草丛里,希望他们找不到我。我的心情越来越慌乱。我能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在我周围,他们用着我听不懂的语言交流。有些脚步声甚至离我只有几米的距离。冷汗已经彻底打湿了我的衣服。头痛感再次袭来,我感觉自己仿佛要被撕裂开来。那种头晕脑胀的感觉,让我想要呕吐出来,我忍住那种欲望,撕扯着我自己的头发不发出声音,可是还有有一个火光开始缓缓向我移动。

  我不停的颤抖,终于脚步落在了我身边一侧,我甚至感受到了他在用眼光打量着我,我感觉我已经暴露了,我下定决心,打晕这个人,赶快逃跑,我猛地从草丛里蹦出来,显然那个人也被我吓了一跳,我一怔,才发现是个孩子,大概才十四五岁,穿的破破烂烂,他急切的想要表达什么,还从怀里掏出吃的出来,我才明白,他不是来抓我的,我突然有点感动,在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这种猝不及防的善良真的很让人鼻子发酸,我接过了吃的,冲他笑了笑,当然现在我估计比他还像个乞丐,浑身血污,任谁也看不出来我之前还是一个那么漂亮的女生。

  他也对我笑了笑,嘴里说着什么,不过我听不懂,看手式是想把我带到什么地方,我现在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不过也只能跟着他走了,他把我带到一个破茅草屋里,这里应该只有他一个人住,他帮我从附近小溪打了些水,我开始清洗自己的身体,当然是没有脱衣服的,不过头发因为血和泥浆的原因已经打结了,怎么洗都是粘连在一起的,看我这个样子,小男孩递了一把刀出来,示意我可以把头发割开。

  我整理头发的手停住了,眼睛死死盯住那把刀,一把弯刀,刀柄上奇怪的三条线从中心发散开,再看火光照映出那男孩的脸,两个记忆重叠,我猛地环顾四周,小溪,男孩,我惊恐得颤抖起来,我感觉一切有着什么再操纵一般,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将我推向黑暗的深渊。我的脚步不稳,每一步都像是跨越了一道无形的障碍。我试图保持平衡,但周围的景物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仿佛被一层薄雾笼罩着,心跳的声音渐渐放大,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软弱无力,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击倒在地。我试图站稳脚步,但我的腿脚已经无法支撑我的身体。最终,我感觉自己的意识逐渐模糊,黑暗渐渐吞噬了我,我失去了意识,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推理小说诡秘惊险小说

东方调查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