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逃出深宅寻娇夫

逃出深宅寻娇夫在线阅读

逃出深宅寻娇夫

爱写文的楚芊芊

现代言情·民国情缘·1.09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3-21 00:56

我是郑家的唯一嫡女——郑皖荫大小姐,虚伪的姨娘们休想约束的我婚嫁,我大声宣布,我要和周奕霖在一起!我不要和不喜欢的男人生出我不喜欢的孩子面面相觑!我只喜欢周奕霖,周奕霖我来保护你!周奕霖就是我的娇娇夫婿……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大小姐被逼婚

  这里是民国时期的北平,郑家已经家道中落,只能靠着一些丝绸小生意来获得零星的收入,郑家的200平米的经商铺子-罗裳阁开在北平的西浦路上,主营业务卖着旗袍、布匹、定制西装和床铺用品,生意不咸不淡,供一宅子的郑家人开支也能颇有节余。郑宅坐落在北平的城郊,占约二十余亩地,宅邸虽大,宅内很大面积也是一片荒凉,郑宅开的大型裁缝铺子虽有结余,但如若容纳太多的下人也会容易人多事杂,勾心斗角风浪不断,所以宅邸里只有丫鬟十人和家丁十五人,其中家丁有五名负责看家护院。高大的围墙内隐藏着未知的谜团。郑老爷-郑清远纳了许多房姨太太,大姨太-秋苓(40岁)二姨太-程媗(32岁)三姨太-李素锦(25岁)四姨太-常筱雅(20岁)五姨太-阿蕙(29岁),大姨太掌管着整个郑宅的内务,郑宅的开销由她进行支配,当然了,月例银子也是她领的最多,衣着华贵,穿着的旗袍布料是洋料进口的,旗袍布料的边缘镶着宝石,做工基本上以苏绣为主,她尤为喜爱孔雀纹的苏绣,经常穿着江记买来的真蚕丝密织的丝袜,翠色山水玲珑叮当玉镯,纯金打造的镂空祥云项链,鞋子也是野生鹿皮用金丝线让绣娘的缝制出来的,金银首饰数不胜数。其他的几个姨太太只能够过比较普通的生活,除了大姨太和二姨太以外的姨太太都没有专属的下人伺候,活儿都要自己干,洗衣拖地擦灰都要自己亲自下手,月例银子也只能够满足基本的生活,多了没有,过的非常简谱但也不会饿着冻着。几个姨太太都盼着什么时候得到老爷的宠幸生出儿子来继承郑家的裁缝铺,这样自己好在府里有地位,她们顶多带带普通的陈旧银打出来的首饰,穿着普通棉料麻料的布衣或者素色的旗袍,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这是寻常人家。大姨太虽不是夫人,但是宅邸里的下人已经把她当成了夫人,五个丫鬟专门贴身伺候她。郑皖荫是郑家的大小姐,为前夫人所生,她虽然表面上对郑皖荫和颜悦色疼爱有加,但心里只想着什么时候早日把她嫁出去,这样宅邸也好只有她一人做主。大姨太实际上是一个“笑面虎”,她总是能不动声色的得到郑老爷的重视,理所当然的拿走了府邸的大部分开支资源,挤兑其他几房姨太太,经常把其他几房姨太太当成丫鬟使唤,其他几房姨太太也只能忍气吞声,装出一副非常恭敬的样子,内心不知道打着什么小九九想有一天扬眉吐气整这个大姨太一番。

  郑皖荫是这郑家宅子里风风火火的嫡出大小姐,她不甘心也不情愿当旧社会的女人被困住一生,自她降生之日起,大姨太就打好了算盘算计她,使用捧杀计策让她的性情变得非常自我,与众不同。郑皖荫的母亲(先夫人)的身体便每况愈下,仅仅两年后便离世而去。郑家老爷也因此不愿意主动见她。多年来从未踏进房门内看望她。然而,在这个宅院里,她却是郑家的掌上明珠备受宠爱,宅里的人都知道大姨太器重宠溺她。在女子学校接受教育的她,深受自由民主思想的熏陶,饱读新闻实事和书籍。在她的心中,女子并不应该被三从四德所束缚,而是应该追求自己的生活价值和自由。这种独特的思想和观念,让她在当时在郑家府邸的女人们中显得格格不入。其他几房姨太太表明迎合她的思维方式,心里早就无比的排斥,觉得她是自讨苦吃撞南墙。

  “皖荫啊,你年纪也不小近二十了,我和老爷盘算着给你找户好人家成婚,你是我们郑府的嫡女,我们在嫁妆上不会亏待你的,最近我和徐家老爷商讨着把他家的三少爷徐晋与你婚配”,大姨太靠在雕刻着蔷薇花儿的紫檀摇椅上,丫鬟小桃端上沏好了的上好的龙井茶,大姨太太是最喜欢丫鬟跪着伺候她的,丫鬟小桃跪着把茶杯举到大姨太面前。大姨太是整个郑家最喜欢摆谱的人,她喜欢所有丫鬟都跪着到她面前伺候,她喜欢压所有人一等的感觉。大姨太太面容严肃了起来,郑重其事的对郑皖荫说。

  郑皖荫低头沉默,心中涌起一阵莫名的慌乱。她深知深宅大院中的女子们是如何日复一日地勾心斗角,为了博取一个男人的宠爱而不择手段,而且徐晋光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就有八个。深宅大院的女子终日沉浸在这些琐碎的争斗中,脑袋空空如也,对外面世界的风云变幻一无所知。这样的生活状态,与清朝时期那种封建迂腐的观念又有何异?她害怕,她非常的害怕自己的未来只能够通过生孩子和抚育孩子来仰人鼻息,她害怕对方也会像自己的父亲一样纳一堆姨太太,她害怕对方是一个只会做生意但是没有任何情调的人,对了,她还害怕对方有没有长相的硬伤,她都没见过徐晋,万一这家伙歪瓜裂枣呢,不会要和一个歪瓜裂枣的男人生一堆歪瓜裂枣的孩子相伴终生吧!她的内心深处却只住着一个人——周奕霖。那个性格温和如水、学识渊博的男子。他们相识于一次去报社购买报纸的经历,当时他们一同讨论着报纸上的最新时事。在郑皖荫的眼中,周奕霖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学者,周奕霖喜欢研究时事,对经商没有抱负,沉迷于写书以写书投稿杂志赚取生活费,其余的开销就是靠变卖他祖上的古董生活了。他学习了西方传来的新思想——德赛先生,懂得如何尊重女性,而不是将她们视为玩物一般对待。在那个军阀混战、乱世纷扰的年代,女子往往身不由己,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对于许多人来说,只有依附于封建宗族,才能在乱世中求得一线生机。然而,郑皖荫却渴望着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她希望自己能够摆脱这些束缚,追求真正的自由和平等。而周奕霖的出现,让她看到了实现这一愿望的可能。郑皖荫认识周奕霖,仿佛像是在黑夜中寻找到了一颗璀璨的星辰。他们同样向往追求着真理和自由。在郑皖荫的心中,周奕霖不仅仅是他心仪的想成婚的夫婿,更是她灵魂的伴侣,也是迷茫中思想的引路人。

  “大姨娘,我可否为自己的婚事做主呢,我已经有心仪的夫婿人选了。”郑皖荫终于鼓起勇气说出这句话。

  “自古三从四德,婚姻大事岂可儿女情长,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大姨娘,还有没有郑家的家规!”大姨太手中的茶杯晃铛敲打在了桌子上,面无表情,声如雷霆,其他几房姨太太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都来围观。

  二姨太来当和事佬,表面上是为郑皖荫说情,她说:“姐姐,这件事还是过一段时间再决定吧,我们考察一下皖荫的心仪夫婿家世再看情况也不错啊,这样也可以让皖荫心服口服。”二姨太知道,由大姨太决定的事情是不能轻易反转的,她这样说情其实是在挑拨大姨太和大小姐的关系,让大姨太因大小姐感到更加生气。二姨太心想:“哪来的什么自由婚配,简直是异想天开。我就帮这个大小姐说说场面话,她日后还说不定能替我办事”。二姨太回房以后,她的丫鬟小烟连忙夸赞她一箭双雕都妙计。郑皖荫这时候还觉得二姨太是好人呢,对二姨太是心怀感激。

  三姨太慢悠悠的走过来,知道这时候说话是触了大姨太的霉头,便找了个理由出门买药去了。

  四姨太则毫不避讳的站队大姨太,谴责郑皖荫:“先夫人已经不在世了,大小姐你要考虑的,就是整个郑家的荣耀,懂大局明事理,那就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若是日日死磕外头那些所谓的自由恋爱,只会让你无路可走。”

  五姨太在房里暗自神伤,她当初也不想嫁给郑家老爷,可惜她没有机会摆脱这样的命运,自己也没上过学不懂什么新思想,在家里人微言轻,就这样被父母包办嫁到了郑家。她已经生了四个儿子了,第五个还在肚子里,已经怀了两个月了。她知道郑家老爷不尊重她,完全是看在她身体好点原因,一周有一半时间到她房里来过夜,也只是为了让她多生孩子而已,至于她的孩子,都养在大姨太的房里,她没有机会养育她的孩子。

  众姨太们对郑皖荫的众星捧月的态度就像是在这一天消失了,她终于意识到,姨娘们从前和她也只是逢场作戏,到了关键时候并不会帮助她,她们的眼神充满了事不关己和敷衍。郑皖荫紧抿着唇,咬紧牙关,她非常倔强不愿意妥协。她非常诧异自己竟被一众姨娘所针对,仿佛从前宅里的人把她捧为掌上明珠是过眼云烟梦一场。

  “我不相信,我要父亲做主,姨娘岂可独自替我的终身婚姻大事做主。”郑皖荫倔强地抬起头,“我还是郑家的大小姐,我是郑家现在唯一的嫡出子嗣,有父亲在就有我的一席之地,一切定夺应父亲从苏州回来再商讨。”

  大姨太愣住了,她没想到郑皖荫会有这样的反应,这个平时懦弱和善的大小姐居然会捍卫自己的婚事权利。但很快她就恢复了镇定:“这也是我们和老爷提前商量过的,老爷临行苏州做旗袍生意前叮嘱我给你寻个家庭富庶的夫家,我们也只是照办而已,你不要多嘴。”

  郑皖荫的眼神坚定而清澈,仿佛一泓清泉在阳光下闪耀。她挺直了腰板,声音虽然柔和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我不需要你们的安排,我要等待父亲的归来,由他为我决定婚姻大事。”她的话语在空气中回荡,仿佛有一种魔力,让整个大厅都陷入了沉寂。众姨太们的脸色变得阴晴不定,有的惊讶,有的愤怒,有的不甘。而郑皖荫却像一座山峰,屹立不倒。

  “小柯,帮我去旬邑路买两条西洋大花裙来,印满紫罗兰的那种,还要带有裙撑,照我上次量好的腰围,买那种上好的西洋香粉,还有我上次挑中的香奈儿香水”郑皖荫对她的贴身丫鬟小柯嘱咐,还把半个月的月例银子塞给了她。小柯非常明白大小姐的言外之意,塞那么多钱给她肯定还想让她买一些时尚的稀奇玩意,

  小柯心领神会,赶紧拿着大小姐给的钱兴冲冲地出门了。郑宅的大门在她身后缓缓关闭,门内是死寂的沉默,门外则是喧嚣的市井。小柯一路疾行,穿过繁华的街道,来到了旬邑路。这里琳琅满目的西洋服饰吸引了她的目光。她走进一家商铺,精心挑选了两条印满紫罗兰花儿的西洋大花裙,再叮嘱掌柜的按照大小姐的身材进行制作,加班加点赶制出来,她一日以后来取。她还为大小姐挑选了一些时新奇的化妆品和香奈儿香水,每一件都经过仔细比对,确保是上乘之选,再叮嘱掌柜的多给一些独家配方的小赠品。她轻轻嗅了嗅香水,仔细思考着这个是不是大小姐喜欢的味道。她知道大小姐喜欢穿着时尚的西洋裙配着清甜的香水,大小姐性格古灵精怪说话不喜欢把话说全,办事有时候需要小柯去根据经验猜测大小姐的心意。小柯的心中有点忐忑,毕竟今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要是买东西踩雷了,大小姐肯定会罚站她的,她踌躇再三终于选定了购买的香水,希望今天购买的香水的香气可以暂时缓解大小姐心中的焦虑。小柯是害怕大小姐出嫁的,毕竟大小姐是郑宅里唯一一个护着她为她说话的主子了。

  小柯接着在旬邑路的商店间穿梭,她的眼睛被一家新开的饰品店吸引。店面虽小,但里面的货物却是异常的精致,从雕琢的木质发簪到宝石镶嵌的首饰盒,琳琅满目的饰品,一看就价值不菲。小柯想着大小姐今日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决定进去看看要不要自掏腰包买一个送给大小姐。店内的老板是一个慈眉善目的女富婆,见小柯穿着是丫鬟服饰,于是断定她是来帮主子买东西的,便热情地向她推荐起店里的新品。她还是咬咬牙给大小姐买了一个雕琢的小兔子发簪,也不知道她和大小姐的主仆缘分还有多久。

  随着天色渐暗,小柯满载而归。她回到郑宅时,大门依旧紧闭,门口的家丁看到她回来,立马打开了门让她进去,她轻手轻脚地走进院子,生怕被大姨太责罚。她小心翼翼地走近了大小姐的闺房,听到了细微的啜泣声。小柯心中一惊,她知道大小姐平日里非常跋扈,鲜少流露出脆弱。她轻轻敲了敲门,大小姐没有反应,她便推门而入,只见郑皖荫坐在窗边,月光下的她脸上泪痕斑斑,显得格外无助。

  “大小姐,我照您的要求定制了印满紫罗兰花儿的洋裙啦,这个香水保证符合您的喜好,可费了我一番劲儿去找呢,这个小兔子木簪是我带给您的礼物哦,这也是小柯对您的一份心意,希望你可以开心。您还在为婚配的事情难过吗?”小柯关切地问道。

  郑皖荫抬起头,隔了一分钟才尽力挤出一丝微笑,“我感到好无助,这一次我是不是不能为自己做主了?”

  小柯不信,但她也知道此刻不宜多问,越问大小姐会越伤心。她将手中的包裹递给郑皖荫,希望能用这些精心挑选的物件为她带来一些慰藉。郑皖荫打开布袋,内心也是又惊又喜。她拿起那对雕琢的小兔子木簪,轻轻地抚摸着,也算是在今日身不由己的苦楚中找到了一丝安慰。

  “小柯,还是你懂我的心思,知道我喜欢哪种版式面料的紫罗兰的西洋裙,还会帮我买回来特定味道的香水搭配。”郑皖荫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但更多的是感激。

  小柯安慰大小姐说,“大小姐,我是永远站在您这边的,就算大小姐嫁人了,我也跟着伺候大小姐,保护大小姐让大小姐不要受委屈。”

  那一夜,郑皖荫没有再哭。她戴上那个小兔簪子,站在镜前,仿佛又找回了往日雷厉风行的自己。而小柯则静静地守在门外,她知道,无论大小姐遇到什么困难,她都会在她身边,就像一直以来那样,毕竟除了大小姐,她也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代言情小说民国情缘小说

逃出深宅寻娇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