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世纪赎罪

世纪赎罪在线阅读

世纪赎罪

观莫问

奇幻·另类幻想·1.83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3-30 19:30

将自我藏在面具下在无人之时发现自我早已支离破碎藏于万张碎片下万张面具下比任何人在乎强行给伤囗打上补丁人们依旧理解一切无人去拥抱真相孩童仍在痛苦神为何让我出于世?祂撬开我的大脑抽走麻木的人性神性锲入我的腹腔手指尖揉戳着内脏感觉时间在那一刻停止转动空心的木偶在提线中寻找宽慰呼吸早已成为麻痹挽着胳膊休息让我休息安眠让他沉睡梦境让衪尘于风沙双手合十祈求宽恕梦中面具均已破碎无人提线失心木偶你有什么资格拯救破碎的心?你有什么资格嘲笑?束缚的[因果]乌有的[价值]庸俗的[生命]盲目的[理解]混乱的[秩序]嵌入的[情欲]无声的[表达]权带走的[源]神赐于的[终]构成蜘网丝线之上耐心的[枷锁]宽容的[深奥]节制的[沙漏]慷慨的[稻穗]公正的[天平]贞洁的[无息]谦逊的[首脑]弱肉强食以人为本寻欢作乐娱乐至死规则早已融入骨髓愉悦之人书写欲忘之作民间传闻虚假神话迷惘历史痴愉文化源起之初一切都会平衡?请拭目以待戴上面具装好提线追寻脚印时间尽头请问你喜欢什么样的结尾?你可以在下次见面再告诉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轮回·问镜

  镜无我人

  夕阳的余晖照耀着[乡镇]的一片森林。

  通缉犯白希用匕首砍倒一片灌木,她用割破的手擦了一下脸肤,同时渗出的血也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一旁的观疑心疼的用手帕想替白希擦试,刚才在砍灌木丛自己就想帮忙,却被白希眼瞪开,自己只能在一旁看着。

  白希抹了一下渗出的血,不满的对观疑说:“一个旅行作家连地图也看不懂,还是个路痴,搞的我今天晚上又得睡在森林的硬土上。”观疑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头就说了一句很没文化的话“不要这样说嘛~一有句话叫“车到车位自然停”,说不定下一秒我们就出森林呢?”一把短刀冷不丁的插在观疑面前,白希冷冷的看着观疑,咬牙切齿的说:“没文化就别硬说,那叫“船到桥头自然直”而且不是描写我们现在的状况的,而且我们的干粮不多了,你今天是打算烤虫子吃吗?”观疑赔笑的捡起短刀塞回白希的刀鞘里“别这么说嘛~万一我们找到落脚点呢?如果非得吃虫子,那些肥的也肯定是你的~”白希看着眼前的人心中的感激又少了几分,怒火又提高了几个点,这人嘴上说的要帮自己脱罪,但眼下又是路底又是没脑子的,很难不让人怀疑是从某个医院跑出来的。

  然后白希抽出匕首,阴森森的说“观疑,你说人的好吃吗?”观疑听后惊出一身,他按住的的肩膀劝道:“姐姐冷静,同类相食会得“疯人病”的。然后他发现在不远处有一栋隐藏好的木屋,指着木屋的方向说道:“姐姐你看那儿。”白希扭头看去却什么都没发现,她不的说:“什么啊?什么都没有”。”观疑拉起白希的手,她的手很冰,还很小,但是却让观疑传来阵车温意,他扭过微红的脸,说:“走,我带你过去。”

  一栋隐于森林的木屋出现在白希眼前,白希很是惊奇的说:“哇,你是怎么发现的?是不是装东西了?”听完自希的话观疑很不高兴的说“瞎说,我身上的所有东西都是原装不可能更换。”白希心中叹道为什么观疑的话那么鬼异但自己却听不出什么问题来,这个世界人怎么了,白希拍了拍观疑以示安慰,然后转过身敲了敲门。

  “您好?有人在吗?我们是迷路的旅行家,然后途经此处,想在这里借宿一晚”。

  随后死一般的寂静,弄的白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就像猎物马上要踩到陷阱,猎人应些许兴奋的蔽住呼吸。等待着猎物走出下一步,而好让自己大丰收一次。白希正打算要不要离开这里,一个疲惫的男性声音从门里响起。

  “抱歉,我这里不接客,请你们另寻他住吧。”

  白希正还打算说点什么,就被观疑拦下,他表示让他来。

  “先生请你放心,我们就住一晚上,如果要付钱我们可以给最高的一档,等我们去[无罪之都]处理完事情后,我们必回来重谢先生你。”

  门里的男子沉默了一会儿,便将门打开。

  “进来吧,但请什么都别问。”

  开门的人是一位年龄与观疑相仿的青年,长时间没打理的头发发出些许恶臭,那空洞的眼眶中竟有一双漂亮的异瞳,黑青的眼袋表明他已经很久没休息好了,看不出材质的灰色服竟还有蜘蛛网。在野外都要相微打理自己的白希心中一震。

  观疑悄悄对白希说:“好像是无罪之都的人,而且我好像见过他。”不止是见过,观疑还对眼前的男子十分熟悉——[无罪之都]管理员的养子星岱。但观疑并没有当场指出,毕竟放着的城不呆,跑来[乡镇]的森林当“世外高人”怎么想都很奇怪吧。

  好在木屋里的环境十分干净,白希心中松了口气,如果木屋同他的主人一样乱糟糟,自己还不如去森林睡呢。

  星岱指着一个房间说:“不知这里还会有人来,所以只有我的房间,如果不嫌弃你们以挤一挤,我可以去书房呆一晚上。”停息片刻“我过会儿会煮些面你们可以出来吃一些,光吃干粮对身体也不好。”

  房间落灰的床单表明已经很久没人使用它了。

  星岱被强塞了一些愉知币后就闷闷的离开了。白希与观疑对视了一眼,观疑都将心中的话语压在了喉咙。

  时间过的很快,黄昏的余晖也已退场。星岱顺带给二个人煮了一些面后,自己却端着自己的碗回了书房。其间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观疑...这个星岱这么好心,你说会不会有诈。”白希戳了戳自己旁边的观疑,“不会...的。”观疑吸溜了一口面条说道。“你...为什么这么肯定。”“直觉”白希瞬间觉得无话可说,不过观疑都吃了那么久都没事,应该可以放心,如果真有事也算自己认栽。

  “不要!...不要!”白希从床上醒来,汗水早已浸湿床铺,许久不做梦的她,在今夜做了一个噩梦。“原来是梦...”白希摇了摇头,用纤细而粗糙的手指拨开沾在自己额头的发丝,看来她被吓坏了,然后看了看时间――凌晨2:31。而打地铺的观疑早已不见踪迹,白希开始还担心会不会吵醒他。

  “不过那个星岱...为什么不让我们进他书房...而且为什么又那么慌张的将我们推进这间房间...算了想那么多干嘛。”“不过因为只有一张床,所以观疑把床让给了我,自己打地铺,不过观疑人呢?”白希在心中疑惑,本应该打地铺的观疑不见了。“那个愣头青是不是去找星岱麻烦了...大晚上的...”白希刚把手放在门把手上,就听见观疑和星岱在争论着什么,白希把耳朵贴在门上。

  “所以星岱这几年发生了什么?”观疑的声音传出。

  “观疑这事你不用参和,所以也不用让你知道...好好陪你的小女友去吧。”屋主人星岱用讥讽的声音拒绝回答观疑。

  “我和他只是朋友关系!至少目前是!”

  “朋友?如果是朋友关系你真的会帮她吗?别忘了,你这样做无疑是在寻死!而且作为[无罪之都]的人民,我深知你是打算与谁作对!”

  “我不怕死。”观疑抱起胳膊,一脸平静的盯着星岱,仿佛在面对一个熟悉的事物。

  白希在门后捏紧挙头,愧疚感慢慢爬上她的心中,观疑即便真的可以帮她,但那就意味着与一座城的规则抗衡,与掌权者们规则抗衡的下场则是尸骨无存。

  “你真以为你的母亲可以救你第二次?就算可以,那你的小女友怎么办?”星岱凝视着眼前的观疑“你要明白,普通人不可能与掌权者们抗衡,更何况你这种人...也保括她...”

  “所以你不如给你们找安逸的地方与你的小女友过一辈子,就像我...”

  “星岱!”

  白希缓缓的推开门,她苦笑着对观疑说:“观疑,他说的对,你不必为一个与你无关的人拼上生命,我也不需要你以命换命,所以请在黎明升起时为我点明道路,让我一个人踏上这条必死的路途吧。”观疑注视从门里走出的白希,他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露出一丝微笑,他淡淡的说:“白希你醒了?星岱他只是在说胡话,我们只要找到星岱的母亲...”“她死了...”坐在角落里的星岱打断了观疑的幻想。观疑混身一震,他不可思义的看向星岱:“你刚才说什么?她...不!怎么可能!她...不行,星岱你得和我说明白,我可以帮你的!”“观疑!”星岱不耐烦的说“告诉你有什么用!如果再多一个人可以解决的话,我早解决了,但那不可能!不止她死了!她也死了!独留我一个...让我一个人活在这吃人的[愚知院](愉知园),艹tm我为了报仇在这里呆了五年,老子把每张报纸都翻烂了,可是有什么用?我什么都没找到!只tm找一些傻逼造谣的报纸...”星岱一改之前忧郁的模样,大肆大骂着世界上混乱的[秩序]...

  过了一会儿,星岱慢慢的冷静了下来,他长叹一口气:“对不起,我太激动了。作为补偿,我就告诉你们吧,如果真的想听...只要你们不嫌我啰嗦。因为这个故事太长太长了。”

  并不是所有人都出生在罗马,在无人注意的地方天灾、人祸肆虐着每一个不幸的人。留离失所的人,失去父母的孩童都是最常见的烂命,而星岱就是其中之一,那时星岱还不是叫星岱,而是晨,这是在废墟下发现他的孤儿院长给他取的。

  院长会在废墟上收留每一个失去家人的孩童。

  院长教孩子们识字,陪他们玩耍,把所有孩子当成她自己的孩子。

  院长的孤儿院很大大到可以收留上百个孩子,院长的孤儿院很小小到院长可以认识每一个孩子。

  晨非常喜欢院长,因为院长不会用他的异瞳开一些恶毒的玩笑。相反还会笑着给晨塞一大把糖。

  晨还记得与母亲们相见的日子,那天太阳很大,但照在人身上暖暖的,一点都不热。晨还记的一双苍老的手将自己送到两双柔软的手中,那是两位年龄相仿的女子,一位看着非常开朗,粽红色的裙子,黑色顺滑的头发末还夹杂了些许橘色,身上还有淡淡的花香,淡红色的眼睛一直盯着晨,而另一位看着些许严肃,纯黑的头发扎着普通的马尾,黑色的衣服给人带来一丝压迫,她用充满血丝的眼睛盯着孤儿院。

  “晨,走了就忘了院长我吧,你马上就要开始自己新的生活了。”说罢就又给晨塞了一把糖,然后就背过了身子,缓缓走里院中,开门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晨。晨想起在一次晚饭时间,院长曾说过:“无论各位以后成为什么样的人,院长奶奶这儿都敞开门观迎各位。”晨对着院长喊到:“无论奶奶成了什么样的人,阿晨都会观迎奶奶!”然后眼泪不知为何流出,天空也下起了小雨,那位严肃的女子温柔的抱起晨,然后与带有花香的女子缓缓的离开这所院子。

  那位身上有花香的女子自我介绍道:“你好呀晨,我是星婕,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喜欢花吗?我有一间在市中心的花店,如果你喜欢花的话我可以让你当我的助手。还有那个看着下一秒就要咬人的叫岱玥,她...呃是这座名为[秩序]城市的管理员。别看她板着个脸,她其实害羞了,所以才装出那个样了。”那位名为岱玥的女子在旁边轻咳了一下,发红的耳垂表明了一切,星婕毫不掩饰的笑了起来:“我说什么来着。”岱玥轻轻的拍了一下有些失态的星婕“鼻涕泡都快笑出来了,对了晨你打算以后一直用晨这个名字吗?”

  “叫我星岱吧,这样我就可以一直记得你们了,不论多久。”

  星岱一直以为星婕与岱玥是姐妹,但后来发现她们两的关系,明明是夫妻嘛!在夜晚的街头,她们相互依偎着,试图抵挡迷失的孤寂,完全忘了旁边的星岱。

  星岱:“So?”

  星岱曾想过“她们两个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当然他问过她们,但都是她们隐隐约约的糊弄过去。这件事一直到星岱识字,星岱看着报纸笑道:“嘿嘿,大人想不到了吧。”报纸写上写道。

  “震惊!作为[秩序]无罪之都的管理员岱玥竟然与一位普通的花店店主交往!更为震惊的是——她们都是女的!”

  星岱:“So...我才是第三者。”

  “若不是同时摸向同一朵百合花,我们可能会从此错过。”

  “众多山岱中最平凡的一座山岳”

  “众多星星中最不耀眼的那一颗”

  “越过所有的权,去触弄抚摸你”

  “挣脱所有的碍,去照耀亲抚你”

  在月光下她们相互亲吻,相互爱抚,对彼此许下约定,相伴终身。她们的爱情如同优美的旋律在此永不失音。

  但家族的惩戒的手还是扯下了她们的花瓣。

  “我们一定会处理这件事的,你们别着急!我们回去好好教训她的。让她以后再也不打扰管理员大人。”

  “好的,如若期现到了,我们会采取不必要的手段。比如用管理员的身份给你们一家判下死罪。”

  双方的父母“和平”的交谈了一下,星婕的父母带着满身的“礼物”离开了。

  “岱玥,你知道这样做会对你的名声有什么影响?好坏不分...”

  穿着被血液浸透的白衣服的岱钥脆在她“亲爱”的父母面前,她早已习惯这种生活了,或者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被欧打,辱骂。留血已经是常态了。毕竟自己是他们的所属物。

  “这又有什么,管理者连爱都没资格吗?”张了张满口鲜血的嘴回答道。

  “这就不是正常的爱!我过会儿就找人把那婊子弄死!”父亲的耳光又马上就要甩在岱玥脸上...

  “够了...”

  岱玥用满是伤口的胳膊挡住了伸来的手,她缓缓站起身,身上的伤害口也已经开始愈合结痂,用她那双满是怒火的眼神盯着眼前的“父母”。

  “在我登上高坛之前,你们一直对我不闻不问,甚至想将我埋入淤泥,现在我已是高坛上的[秩序]你们却想约束控制我!用着我的权利去干着违反[秩序]的事,如若你们之前给予我一点爱,我都可以忍受,但你们没有。所以我对你们早已没有耐心了,要不是有[秩序]保护你们,你们早已——横尸荒野,现在你们居然敢伤害带给我希望...!我受够了!

  岱玥·秩序以故意伤害他人,蔑视[秩序],故意制造混乱的罪名!

  给你们定罪!”

  说罢,岱玥的身上就出现一件黑色的长袍,而长袍上正印着忒弥斯的印记。这是每次她参加审判的法官袍。[秩序]的气息隐约透出,使在场的人呼吸都不住变轻。

  随后凭空两条铁链将她的父母拉入一片黑暗,他们的惨叫还萦绕在这间房间内,久久不能散去。他们带她的伤痛太久了,伤口随会愈合,但疤痕会记住每一次的痛苦,直到一切结束。

  毕竟在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看上去是那么轻。

  岱玥跪在地上,她大口喘着气。

  “结束了,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绝望,兴奋,解脱的情绪缠上岱玥的每一丝灵魂,就像每位管理员一样。

  还有混乱。

  碎掉的镜子倒影出了每一块岱玥的影子,倒影们笑着,哭着,自残着...但都统一的看向岱玥...

  “你是哪块镜子呢~正义的法官大人?”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奇幻小说另类幻想小说

世纪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