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霸道总裁爱上她之星降奇缘

霸道总裁爱上她之星降奇缘在线阅读

霸道总裁爱上她之星降奇缘

郑元惠

玄幻言情·异族恋情·32.75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4-04-13 21:21

星光引路,太阳让位,肤白貌美大长腿,狂拽酷炫吊炸天!狼一定是醉了,才不惜引羊入室。结果,她和他,猜不到这过程:一见倾心,再见吐血,三见遇刺,四见中毒,五见掉坑,六见解剖,七见洗脑,八见爆炸,九见入海,十见飞天……色字当前,刀刀没救,情书在上,箭箭穿肠,四海八荒,上演冰火两重天……从遇见他开始,她正常了这二十多年的生活,更新了那不正常的刷剧系统!管它这那,他和她的人生,注定,反复爱上彼此!唯有,守护真心,独一无二,不可替代。假如,小命还在,万事大吉!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离奇的死亡

  星宇之门即将开启,人间之毒已经点燃……

  宇宙第N度空间

  金碧辉煌的大殿,若隐若现,似真如幻,摇曳着灿烂的梦魇,闪烁着魅惑人心的光影。不经意间,似有一阵阴凉的冷风,直透脊背,在半空中悬浮又沉淀。

  在水晶般玲珑剔透的幻泡中,半卧着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女人。一个风华绝代、艳冠群芳的女人,瀑布似的一袭浓墨垂落下来,长长的发丝铺满了半个幻泡,动人精致的眉眼美得令人难以置信。唯一不足的便是那阴晴不定、时不时显露出轻蔑与嫌恶的神情,有一种让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的感觉。森寒与无情混合着王者独有的尊严,在微微睁开的双眼中游移着,仿佛一潭冰冷的水,静静流淌……

  她,就是天宇的最高统治者——天宇女王维诺,没有人怀疑过她所拥有的神秘能量,就像没有人怀疑过她的美丽一样。天宇中的各路神圣都对她俯首称臣,唯命是从。她总是高高在上,目空一切,似乎,从没有把任何神放在眼里。

  不过,现在有了一个例外,那就是冰魄。

  冰魄,这个直到现在都让天神们感到不可思议的存在。他现在是天宇中仅次于天宇女王的神。但令人遗憾的是,尽管他很得宠,却始终逃脱不了被女王摆布的命运。

  哒哒哒……

  一阵沉重而有节奏的脚步声响起……

  “陛下,属下在,听从您的吩咐。”冰魄单膝跪地,双臂交叉于胸前,毕恭毕敬地向女王大人行礼。

  “冰魄,你越来越出色了。无论是容貌还是能力。”

  “能成为您的属下是我的荣幸!”

  “几日不见,你越来越会说话了,何时连奉承的伎俩也学会了?”

  “属下不敢……”

  短暂的沉默……

  “冰魄,离十二星座归位还有多长时间?”

  “明日零时零点,十二星座的最后一个星座即会归位。”

  “很好,你可以下去了!”

  “可是,陛下,属下有一事不明。”

  “说吧!”女王漫不经心地敲打着座垫上的宝石。

  “为什么我无法预测十二星座的守护精灵呢?”

  “冰魄,还没到时候,不该知道的不要问。”

  “可是……”

  “好了!我要睡了!你退下吧!”

  女王的双眼合上了,她睡着了……

  长长的睫毛迅速凝结成冰晶,很快的,女王的身体就被严严实实地冰封了。这一封,就是一百年。

  冰魄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知道,一旦女王合起双眼,就会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包围住。在一百年之内,没人能唤醒女神,就像没人敢走近女神超过十步,那种距离是根本无法丈量的,仿佛在你眼前的只是一具躯壳,而真正的灵魂却不知飘向哪里去了。

  冰魄转身,长长的曳地斗篷惊落了一层又一层的花瓣,在空中施展开曼妙的舞姿。

  冰魄突地伸手,一片花瓣被他紧紧地捏在手里。

  是啊,又是百年的浮沉,百年的沧桑,而他只能做一个过客,冷漠地静观其变,像在看一场演出,无论结局多么美好,过程都会重复不真实的感觉。

  宇宙,难道我还不够资格掌控自己命运的轮回?

  我到底是谁?回答我,宇宙!伟大的主宰。

  冰魄悲怆的声音撞在渐冷的墙壁上,久久不散。

  大殿内,却早已不见了冰魄的身影。

  冰魄,女王最得力的助手,现掌管宇宙近半数空间。天宇中的其他神或精灵都尊称他为冰王。如果说天宇中最美丽的女神是女王维诺的话,那么最英俊的男神当属冰魄。尤其是那挺直的鼻子,深邃的眼眸,似有一种独特的魅力,让人无法移开双眼。

  只是,冰魄从来不笑。

  据说,冰魄的笑可以融化掉数亿座冰山,甚至是女王神殿坚固的冰封。传说,第一次见到冰魄笑容的女孩会成为冰魄的终身伴侣。

  除此之外,天宇还有一个更可怕的传说,天宇中每位神都缄默着一个符咒——星宇之门即将开启,人间之毒已经点燃……

  更神秘的是,没有人知道这个符咒源自何方。没有人知道这个符咒之后的省略号代表什么。这是一个不完整的符咒,也是一个不祥的预兆。众神被这个符咒纠缠折磨了千万个轮回。

  直到有一天,女王带回来一个婴儿,没人知道他的身世,当然,更没有人敢问,除非他想成为魅影的午餐。魅影不是一位神,而是一个暗杀组织,更确切的说,他们是女王能量中的精髓,是女王最神秘的精锐部队。魅影可以像最公正的执法官一样行使惩罚,而这惩罚是痛不欲生的。几乎没有人敢以身试法。

  天宇女王是宇宙至尊的神。同时,她的一切又是最神秘的,包括女王带回的那个婴儿,也就是长大后的冰魄。这名字是女王赐予的。具有天宇最高的荣誉。

  不仅如此。冰魄的能量也是超强的。除了女王,天宇中无人敢与之抗衡。尽管如此。作为一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上神,却并不快乐。因为他从来不知道笑是什么感觉。

  黑暗的长廊。看不见光亮的夜晚,神秘的天宇,有种致命的静谧。

  冷风无声地穿过长廊,带动了一袭黑袍的扬落。一抹影子飘下来,轻盈而恰到好处地立在短栏杆上,打破了死寂的气氛。

  “原来你在这里,怪不得我到处找不到你!怎么又在孤独中苦思冥想了?我真搞不懂,你堂堂一位上神,偏偏就爱装深沉!明知天宇幽廊是禁地还要来!来了又如何呢?看到了吧,除了黑色,你什么都看不到。早就劝过你,你的能量虽然强大,但你的透视灵力是最弱的。你连天宇中最亮的星系都测不出准确位置,还想跑到这鬼地方测什么十二星座?都说你才智过人。现在怎么就这么食古不化呢!若是被女王知道你到这里来,你可就惨了!”

  天枫喋喋不休着,根本不理会冰魄那一次比一次更臭的脸。

  终于,冰魄再也忍受不了他的聒噪了,冷冷地丢下一句:“我自会承担一切!”随即施展开“幻影移形”,出了长廊。

  天枫气急败坏地追了出去:“喂!你给我回来,我还没说完呢!”

  真是啰嗦!走到哪儿都摆脱不掉那只跟屁虫!

  出了长廊,冰魄长舒了一口气……

  哎,那家伙跑哪里去了?这么快就被甩掉了?也好,省得他用唾沫星子淹死他。

  想到天枫,冰魄不禁颤动了一下两腮。每次冰魄想笑的时候,都会习惯性地做这个动作。天枫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两个人关系铁的没话说。只是两个人的性格却是截然不同的。

  从小,在旁人眼里,冰魄看来就很怪异,很孤僻,不喜欢说话。而对于不得不说的话,他只会采用最简洁的方式,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总让人感到冰冷。而天枫就不同了。他是天宇中公认的话痨王,话多得几个星系都装不下。

  当然,从来没有谁能耐心听他把想说的话都说完。原因很简单,他可以让一句简单的话拐上七七四十九个弯。但天枫却并不因此而让人讨厌。也许是因为天枫总能表达出自己内心的真诚善良,也许是因为他爱笑,他总能让人感受到他的热情。如果说冰魄是一块精致的冰,那么天枫就是一团热烈的火,随时可以用他爆发的激情与活力感染你。

  “呀!啊!——”

  “砰!——”

  尖锐刺耳的重金属碰撞声夹杂着打斗声,由远及近,打断了冰魄的回忆。

  他惊讶。那声音,那声音是天枫的,怎么回事?

  冰魄再次展开“幻影移行”,循声而去。然而冰魄赶到的时候,一切都太晚了,天枫满身鲜血地倒在地上。

  这鲜血,已然不是属于圣神的金色,而是黑色。冰魄的心狠狠地绞痛。他缓缓扶起重伤的天枫。沙哑的嗓子竟然发不出任何声音。

  天枫慢慢睁开眼睛,他紧紧地握着冰魄的手:“魄!我看到了!魄,我看到了!十二星座!魄,你其实是……”

  一股巨大的阴风突如其来地斩断了天枫想说的话,也斩断了天枫用意志支撑的最后一道生命线。

  “枫,你醒醒,醒醒。你不可以睡,不可以睡。枫,你看看我,你再睁开眼看看我!”

  “枫,你忘了吗?你说过的,你要看我笑的,你要亲眼见到我最灿烂的笑容的。你忘了吗?你说过的,没有谁可以把我们分开的,你说过的,你忘了吗?”冰魄仰天长啸,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命运对他如此残酷?连他唯一的知己都要夺走!

  枫,都是我一意孤行才会害了你,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此时,冰魄的心被巨大的悲痛刺得伤痕累累,仿佛天宇最冷酷的冰柱穿进他的心脏,一点点,一寸寸地凝固、冷冻。往昔的美好瞬间涌进冰魄的脑海,一幕幕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哈哈,来抓我呀,来抓我呀!”调皮的天枫冲冰魄恶作剧。

  冰魄总是很无奈地笑笑。永远是那一套小儿科的把戏,不是弄烂他的头发,就是变走他的斗篷,要么就是引他到黑洞中,再莫名其妙地从背后偷袭他!每次冰魄也很配合天枫,每次都不拆穿他的鬼把戏,装作傻傻的一无所知的样子。

  每次冰魄一中招,天枫都会孩子气似的大笑大叫:“哈哈,谁说冰魄是天宇中最聪明的神?还不是每次都被我整得很惨。哈哈。我打败魄喽!”

  冰魄每次都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在众神面前夸张地手舞足蹈,看着他在众神面前摆出一张迷死人不偿命的笑脸。然后,等他觉得无趣了,闹够了,再冷冷地道一句,小心!结果可想而知,天枫被重重地摔了个狗吃屎!这还不算,天枫的脸一接触到地面就变成了煤炭色,那样子可笑极了。

  每次,天枫都龇牙咧嘴地冲冰魄嚎叫,也顾不得什么体面了!“你等着瞧,我不会善罢甘休的……喂!冰魄,你等等我!”天枫又开始追着冰魄满天宇跑了,每每见到他,众神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在冰冷的天宇中,天枫像一个温暖的开心果,他总能给大家带去欢乐,同时,带给冰魄如阳光般的慰藉。但现在,天枫,冰魄唯一的知己就这样睡着了,永远不会醒来了!

  “如果不是我非要探究自己的身世,你根本就不会死!”冰魄喃喃自语,他抱着天枫的手,已经染满了天枫身上流淌出来的黑色的鲜血。然而,即便他的手已经麻木,他都不愿意放开他………

  天宇上空,陨落了一颗璀璨的星辰……

  “看来!你终究不能赶在十二星座归位前测出自己的守护精灵!哼!冰魄,你好大的胆子!竟敢闯天宇禁地!现在怎么样?不但没有找回身世之谜,还白白搭上了天枫的性命!早说你是个不吉利的杂种,果然没错!”媚姬一脸的幸灾乐祸,微微上弯的嘴角,透着讥诮。

  媚姬也是天宇上神,他的能量与冰魄相当,任龄比冰魄长,但官职却比冰魄低。可以说,自从冰魄在天宇任职以来,媚姬就不再受宠,地位自然也是今非昔比。很自然地,媚姬开始疯狂妒忌冰魄,甚至憎恨他入骨。于是,媚姬经常向女王进谗言,说冰魄的坏话,却每每被女王训斥,碰一鼻子灰。媚姬更加恼羞成怒,就想尽办法陷害冰魄,只可惜,每每被冰雪聪明的冰魄拆穿!

  然而,这一次,媚姬得逞了!她没有想到,自己无意间捏造的一个谎言竟真的会让冰魄信以为真!看来冰魄真的是为找寻自己的身世昏了头了,什么在十二星座聚首前测出守护精灵就能揭开身世之谜了,什么在女王禁地天宇幽廊能找到冰魄父母的魂魄,都是假的,那不过是她偶然做的一个梦!看看天枫身上那一滩黑色的鲜血,那一定是女王的精锐部队“魅影”留下的杰作,哈哈!如果被“魅影”查获当晚闯禁地的不只有天枫,恐怕冰魄也小命难保!哼!跟我斗!门儿都没有!媚姬恨恨地想。

  “你怎么知道天枫死了?是你故意设下圈套引我去禁地,你想要借“魅影”之手除掉我!只是,你没有想到,我的隐身术和屏障术已经炉火纯青到可以躲开“魅影”的视线!”冰魄的语气越来越生硬。

  “是又怎么样?哼!这次虽然没有置你于死地,但天枫的死难道你可以不在乎吗?你的痛苦表情已经回答了我!说到底,我还是赢了!如今犯错的是你!是你连累天枫受死的!你又敢把我怎么样?”媚姬丝毫没把冰魄放在眼里,她就是想逼他先动手,好名正言顺地拔掉这颗眼中钉、肉中刺。

  “我杀了你!”冰魄满腔的怒火混合着腾腾杀气狂野地燃烧起来,势不可挡!媚姬不禁打了个哆嗦。

  紧接着,一束束冷光像一把把利剑射向媚姬,媚姬迅速设置屏障格挡!可惜,她还是低估了冰魄的实力!

  一股强烈的冷风将她的屏障化于无形!

  “不可能……”媚姬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瞳孔,然而,一切已经来不及了,一把冰剑已经瞬间刺穿她的心脏!

  媚姬倒下了,再也没有起来。然而,令冰魄震惊的是,媚姬的血竟然也变成了黑色!难道媚姬也是被“魅影”所害?刚刚那阵有着巨大威力的冷风又是怎么回事?冰魄百思不得其解。

  忽然,似有一抹刺目的银辉,顷刻间遍洒天宇。

  怎么回事?难道此时十二星座归位?冰魄下意识地观测时空指针,零时零点整!

  冰魄试图睁开双眼,却无论如何也睁不开,紧接着,他感到脊背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痛……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玄幻言情小说异族恋情小说

霸道总裁爱上她之星降奇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