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落花大明

落花大明在线阅读

落花大明

沐心忍

武侠·传统武侠·7879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3-03 23:22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凤凰村

  公元1422年,明朝,夏至。

  在这干旱的草原,有一名少女路经此地。忽然天上传来响雷之声,奇怪?现在正是阳光普照,万里无云,这样的旱天之雷并不常见。少女走着,发现有一男子躺在接近干涸的泥地上,一发不动,附近还等着几只准备“用膳”的秃鹰。

  猛烈的阳光像火球一样,男子性命恐怕要随着泥地仅余的水份被一同蒸发。少女匆忙地赶到男子身旁,打量他上下全身,接着双目紧闭,并双掌用力合十,其掌之声响片四方,风也停了,万物像静止一般,然而少女轻轻的把咀跟男子的咀接上了。

  一个时辰后⋯⋯

  “万辰⋯⋯”男子清醒未久,躺在地上,少女在左旁相伴,其玉手轻轻的抚摸着、咀巴念上万辰二字。

  “什么?这像是我的名字?我为何把名字刻在手臂上呢?”男子问道

  “我也不清楚,反正,你混身上下就剩这个线索,难道其他什么的都记不起来吗?”少女接着说道,“万辰应该就是你的名字吧,要不然就是你杀父仇人的名字⋯⋯”

  少女话未说完,就被他一手扯住手臂、激动地问道:“我爹被杀了?是谁杀的?!”

  少女冷静地说道:“你弄痛我啦!我就随便说说,跟你开开玩笑而已。哎啊,还不是多亏本姑娘刚才的‘川’,要不然你早就给秃鹰吃掉了。”少女用手指指向自己、霸气地说道。

  万辰马上松开她的手,然后接着说道,“抱歉,在下无意冒犯姑娘。刚才也幸好有姑娘出手相救,请问姑娘说的川又是什么一回事?”

  “天呐,你连川都忘了,真不可思议⋯⋯”少女接着说道,“人们身上的穴位均可储藏神气,而那神气就是川。”

  一般人用饭只为果腹,而“修人”在果腹同时,更能完完整整地把东西分解及吸收,提练神气,并把神气牢牢的保存起来。江湖上称神气为川,意指川流不息的力量。

  人体上有数百个穴位,经过极其艰苦的修练,是可以掌握控制穴位之术,把穴位当作“藏室”,使身体的川(神气)聚集到穴位里的藏室。透过控制穴位释放出已被储藏的川,令川注入血脉,并引导细筋(后称神经)强肌,使身体某部份瞬间强化。

  辰道:“好了,咱俩都谈了那么久,在下还没请教女侠的高姓大名,请问是?”

  “本姑娘碰巧也是姓万,名芊芊。”万芊芊接着说道,“我们俩碰巧也姓万,干脆你就来当我哥哥吧。”

  芊芊五官标致,长相也年轻,看起来年不过二十。黑秀的长发长及腰间,雪一般的肌肤泛出红光,可谓白里透红,身体上下散发出阵阵花香,清新舒畅。然而芊芊个性热情动人、活泼开朗,亦处处为人着想,相反辰也欠人川呢?毕竟川是需要长时间聚集而成,辰也确实找不到理由推搪。

  芊芊扶着辰,步向前方一块大岩石,石上有道裂缝,缝里刚好有足够地方让二人在里头乘凉,稍作休息。

  “妹,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芊芊拿出地图,说道,“这边⋯⋯应该就是凤凰村。”

  “你来这边干嘛呢?”辰问道。

  “我的志愿是闯荡江湖、游历四方,也正好经过这村子,才走没多久就碰见哥你。”芊芊接着道,“咱们就先休息片刻,待会儿就到村里头打听一下有没有你失忆的消息。”

  “也好!多亏你的川,我现在好多了。”

  第一节   逃出凤凰村

   

  “啊?!”

   

  辰忽然大叫了一声,冒着冷汗的他缓慢地坐直身子,芊芊倒在他的身旁,也慢慢的清醒过来。辰四周围看了一下,看到在沙漠远方有一间小白屋。他们现在脑海里充满疑惑,似乎对刚才双双晕倒的事儿没有多少头绪,于是二人就打算到那小白屋里看看有没有人可以打听一番。

   

  这个地方也太古怪了吧。

   

  芊芊道:“这屋子应是进村后所见的首间屋子,这儿走过去大概也要走上一个时辰吧。”

  “一个时辰?这是什么?”辰问道。

  “竟然连这么基本的东西都忘掉了?”芊芊惊讶的看着辰,接着又说:“哥你没念过书吗?”又对着他捧腹大笑。

  辰双脸通红,尤如少女稍有不满地道,“我已经在努力回想过来,就别再戏弄哥了。”

   

  这个年头,会三书五经的人确实少之又少,是为当年明朝开国(公元1368年前后)皇帝,明太祖朱元璋所引起的“文字狱”以致的,相传姓朱的出身极为卑微,更有所指他曾沦为乞丐,太祖恐被指其血统不足以继成大统、复宋江山,便于登基初期,为立声威,凡文章内容“有可能”触及皇帝的颜面,就必须接受刑罚,而当中死伤无数。在接下来的一百多年,不断残杀忠良,近年更有东厂借皇帝之名,为达到某种目的,就连无心作犯的平民百姓,亦惨遭毒手,令坊间人心惶惶,上书斋的人寥寥可数。

   

  然而,作为“修灵之人”则愈来愈多,所谓灵,就是智慧的一种,有些人会用灵力来念书,也有人用灵力控制自身之躯,其即修灵之人。他们追求发挥自身身体的极限,苦练多年,日以继夜、夜以继日地修练灵力,有足够的灵力,则能透过川控制全身,这就是江湖上人称的“修人”。民间里灵力极高的一群修人,组织了名为“赤海”的一个帮会,名目张胆地挑战朝廷,亦视东厂为眼中钉,两者斗成水火。

   

  还以为这沙漠真的摸不着边,二人也不知走了多久,也总算走到了白屋子的附近,原来这里前方又是一片大草原,草原夹杂着小黄花,微风正在抚摸着,小黄花的香味迎面扑来,而后方则是刚才一路走过来的沙漠,这地貌十分独特,草原居然跟沙漠连上。在离二人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小山坡,小白屋就立在山坡之上。

   

  好不容易终于来到小白屋,这是一间用白色岩石堆砌而成的屋子,屋子不大,横两丈、宽两丈、高一丈,也没有窗户,只有一道石门。他们俩在屋子外叫喊,可是无人回应,芊芊猜想石墙太厚,在里头的人有可能没听到他们的声音,于是就把心一横,用力把石门推开。

   

  “请问有人在吗?”芊芊轻轻地问道

   

  石门后原是漆黑一片,随着石门打开,光源从外面流到屋里,隐约看到里面有两个人,二人正在蹲着、面容狰狞、眼睛瞪大、双手紧紧地往死里按着自己的咀巴,一言不发的看着万二人。

  “救命啊!鬼啊!”芊芊大声一叫,又被吓的几乎晕倒。

   

  辰见状后上前扶着芊芊,也使他看到屋子里面了,仔细地看是一个大叔和一个少年。突然,少年放开了堵在咀上的双手,其中一只手握了拳头,然后又举起食指放到咀边,轻轻的“嘘⋯⋯”。

   

  这时大叔也站起来,也没有说话,只是双手不停在往内外来回挥动,大概意思是叫万二人进屋,二人照办了,大叔也立马把石门关上。

   

  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万辰、万芊芊、大叔和少年四个人在呆着,他们看不清对方也没有人说话,万二人安静地坐下来,芊芊则像小孩一般紧抱着哥哥的手臂,而二人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等某人打破这沉默的空间。

  不知过了多久,依然一片寂静,虽则是这样,辰发现耐心地听也是会听到一点声音,究竟是什么声音?

   

  “支⋯⋯唔⋯⋯支⋯⋯唔⋯⋯”辰心想\\这是空气流动而成之声,是呼吸的声音吧。\\

   

  “卜卜卜卜卜卜⋯⋯”辰心想\\这是咱们心脏跳动的声音吧,果然是“眼闭之时,耳见万声”,咦?我怎么会这口诀?\\

   

  接下来就是“呼噜⋯⋯呼噜⋯⋯呼噜”的一堆杂声,是五脏六腑运行之声跟血行全身之声,这是透过内脏及血脉微乎其微之振动,从体内振至体外,使身体所触碰的空气抖动,就这极乎微少之变化所产生的声音,传到辰耳中。

   

  突然⋯⋯

   

  \\⋯⋯喂!!⋯⋯\\辰正在用心倾听之时,突然被一男子吼声吓到,说道,“怎么突然大叫啊,把人都给吓坏了⋯⋯”

  本来依着哥哥手臂的芊芊坐了起来,疑惑的说道,“哥⋯⋯刚才没有人说话啊⋯⋯”

  “妹,你听不着吗?方才好像是有人大叫了一声,我听得很清楚啊⋯⋯是两位兄台说话吗?”辰终于忍耐不住的向二人问道。

   

  “二位⋯是从⋯上面⋯来,吗?”少年首次对万二人说话,并且接着说道,“凤凰村⋯⋯无人能语,就除了我以外。”

  “上面?上面是什么意思?”芊芊问道。

  “两位应该有所不知,凤凰村是在泥土万丈以下、由九个巨大地洞上下连贯而成的村庄。”少年接着又道,“平常掉下来的东西可不少,活人啊还是头一次见。”

  “我想起来了!妹,刚才我们打算进村打听一下,没想到咱俩一站起来就被地上的流沙缠上了,后来⋯⋯像是被沙子给淹没了。”辰说道。

  芊芊仔细想想,说道,“刚才像是掉进海一般的流沙里头,我使劲的拉紧哥你,怕咱俩走散,却没过多久,又随着流沙掉进一个死寂的深渊。”芊芊仔细再想,也再想不起什么了。

  辰问道:“这里不解的事实在太多,劳烦两位,能给我们指点一下吗?”接着又道,“还没请教,在下姓万,单字一个辰,这是我义妹,也是姓万,叫芊芊。”

  少年答道:“两位高人,小姓梁名容,而我爹则无名无姓,也难以言谈。”容想了又想,再道,“是这样的,我本同是无名之人,这是凤凰村世世代代传下来的规距,村民均不得言语,相互交谈都是以‘灵’述之。”

   

   

  辰问道:“梁兄弟,你说我们正于地洞之中,那外头的景象又是什么一回事?”

   

  容回道:“凤凰村正如刚才在下所言,由九个巨大无比的地下洞穴连接而成,其上下贯穿,光则是从沙漠那边的‘地阳道’传过来,而屋外所见之白天,是洞顶的碧蓝蔚石反射而成。”

   

  地阳道,是唯一贯穿上下五层地洞之道,原为地下火水行走之脉,曾由高人施法,使原来静止的火水相互焚烧,照明地洞。每层地洞仅有一条地阳道用以照明,愈近地阳道,温度愈高,反则愈低,并且近地阳道的一方为白天,反则黑夜。

   

  芊芊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今日小妹总算是大开眼界!”接着又道,“你说村里面有九层,那这儿又是第几层呢?”

   

  “咱们所在为‘第三层’,位于凤凰村的中间,平常就有为数不少的外物从天而降,并不稀奇,掉下来的要不就粉身碎骨,要不就长眠沙海,活的像你们俩还是头一次见。”容说道。 

   

  芊芊提气运川,说道:“难怪我混身乏力,心神不定,原来体内长年累月所积而成的川,只剩十之一二,应为掉落之时护身所用。”

  “难怪难怪,原来姑娘是运川高手,真是失敬,方才毫不察觉二位是村外之人,还一味儿试着以灵相谈,实在愚笨。”容说道。 

  “敢问梁兄弟,灵为何解?”辰问道。 

   

  “人的头脑,于智慧之海,就有灵这一种与生具来之力,用途甚广,其一则是我们村民所使的灵谈之术,要习成此术需以‘灵水’作引,加以修练,并习得以后,则毋须开口便知他人心里所思所想。”容接着又道,“因此在村内无人能语,除了我,是因为很久以前有一位高人,他是地上人,不知为何来到这里,说要往下层去,我见他身负重伤,便把他留下养伤,就在那时从高人身上习得言谈之巧。”容乐不知倦地道。 

   

  “原来如此,灵谈我也略懂一二。”芊芊接着问道,“就有一丝不解,为何刚才二位看见我们之时会如此慌张?”

   

  “实不相暪,我和我爹也是偷偷溜进来稍歇片刻,方才看见二位还以为是‘火怪’,一时不知所措,吓倒姑娘了。”容向芊芊致歉后,又严肃起来地道,“不过,凤凰村是禁止外人进来的,在小白屋外头,咱们所思所想都被凤凰村里的‘火怪’监视着,他们可以行走于火水之中,因此我们村人都称他为火怪,而火怪的灵力相当之高,方才在外头你们俩的动静已有可能触动他们,他们若是出手,这可不妙。” 

   

  火怪,是凤凰村里的守卫,非人,是半人半妖的东西,身高一丈,紫火缠身,外表与人相似,却只有四肢,没有头颅,只听命于凤凰村村长,专门对付外来之人,以及监视村民一举一动。然而,灵力也是有高低之分,灵力低者,灵谈只能用于咫尺之内;灵力高者,灵谈则可用于百丈以外。而火怪则为后者。

   

  梁容语音未落,屋外就传来“呯!呯!”之声,这是火怪,正在攻击白屋,幸好白岩坚硬,火怪暂未能破石而进。在白屋里头的他们暂且安全。芊芊心知不妙,便道:“外头发生什么?不成就是火怪吗?”

   

  “怕且就是,本来岩石能减弱他们的灵力,阻碍他们监视,这火怪看来是芊芊姑娘方才在门外走漏风声所吸引过来的。”容说道。

   

  芊芊激动起来,说道:“是你们俩先装成鬼样的,好好的蹲下来干嘛?本姑娘还没跟你们算帐呢!”芊芊把气吞下,又道,“算我错了,那现在怎么办啊?”

   

  火怪攻势连绵不绝,随着他们接近,附近温度愈来愈高,小白屋𣊬眼间化成一座火炉。正当里面的人不知所措之时,在一旁沉默已久的大叔,终于启齿开腔。“容儿、二位少侠,听到了吗?”大叔道。

   

  容惊讶万分,没想到凤凰村除他以外,还有人会言谈之巧,更没想到是他爹。辰见此状,马上应道,“大叔⋯⋯不对不对,请问先生尊姓大名?”

   

  “我无名无姓,字会也不多,干脆就叫我无名好了。”无名接着说,“容儿,为父实在十分惭愧,要你在这儿天不像天、地不像地的地方生活,方才看见你和二位地上人交谈甚欢,这是为父有生以来第一次见你如此快乐。”无名突然又笑起来,眼光转移到万二人身上,并道,“可能遇上二位就是天意,反正咱们已经被火怪缠上,不可能全身而退,就让为父为你们做些什么吧。” 

   

  无名站了起来,也把容拉起来,接着又道,“容儿,你就跟二位离开这里、离开凤凰村吧!他们从天而降,大难不死,注定非凡,就趁这个机会,离开这个鬼地方,代父好好看一下外面的世界。”

   

  容道:“爹,原来你一直都会说话!我不走!我那儿都不去,要走就一起走!”

   

  无名回道:“不许胡闹!都听爹说的,难道你想二位少侠陪你一块死吗?”

   

  万二人也站起来,并道:“是我们兄妹二人连累你们,怎么可以反过来置无名大侠于危难之中?我们兄妹二人虽算不上是好汉,但绝不是狗辈!要大侠性命换我俩性命,倒不如冲出去杀个痛快!”辰又道,“一人做事一人当,就让我们为二位杀出一条血路!”

   

  无名道:“你们要是有什么不测,我们也过意不去,再者,二位潜力无穷,方才万兄不是听到有人大喊吗?这正是我尝试对万兄作灵谈之交,万兄连灵水都不用就已经做到,就你们俩,我相信可以带容儿离开这里,没时间了,恕在下心意已决!”

   

  话没说完,无名就向石门里冲,用力一蹬,石门立马爆开,碎石击中在外的火怪,无名快速的随手拿起碎石数枚,心中一边数着,“一、二、三,三个火怪。”无名马上运川,把一直累积在天池穴的川,随经脉游走至天泉穴、曲泽穴、一直到掌心的劳宫穴,使得手臂成淡红色,看起来坚如金刚,无名把手用力一挥,掌心的碎石如同流星群般击中一火怪之臂,火怪之臂应声掉落。

   

  芊芊道:“大侠,让我也助您一臂之力!”芊芊奔到外面去,其一火怪见状,打算向他使出火石攻击,火石温度甚高,一旦接碰会直接把骨头烧焦,相当危险!芊芊随即扎起马步,大叫一声“喝!”,把身上仅存在俞府穴的川,穿过十多条穴道,来到脚底上的涌泉穴,同时也把一部份的川聚在右手,脚底一蹬,地上被右腿上的川震出一个小洞,芊芊跃起一丈多高,凌空转身,避开了所有火石,然后一声,“破空掌!”,手上的川把火怪身上及其周围的空气𣊬间拍走,火怪身上之火停止燃烧,也随着紫火熄灭失去动身之力,芊芊继续运川至左腿,一个翻斗,双腿集川为一点,踢中火怪之躯,使其飞出十多丈远之地,倒地不起,芊芊借力一跃,又回到小白屋旁。万辰、梁容二人惊讶不已,芊芊居然如此轻松面对,毫不费劲的样子。

   

  辰仰慕地道:“妹,你可真厉害啊!三两下就打倒火怪,有空也教教哥吧,也不可一直让你护着我啊。”容接着辰,又道,“是真的,芊芊姑娘,我还是头一次看见这如此轻松应付火怪,也教我两下子吧!”

   

  此时,正与单臂火怪苦战中的无名大叔,也忍不住开口道,“小姑娘,没想过你的修为如此之高啊。”

   

  芊芊道:“不敢当,无名大侠过奖了,小女子身上之川已寥寥无几,方才已是最后一招,余下的有劳大侠了。”容听后,激动地道,“怎么会!?芊芊姑娘,你就帮帮我爹吧,我求你啦!”辰见芊芊沉默无语,便道:“梁兄,我妹已为我之前的伤耗了不少的川,来到凤凰村又减了不少,想必芊儿已经尽力了⋯⋯”

   

  芊芊面露惭色并道:“承无名大侠之言,小妹还是要保留最后的川以助我们重回地上,要是在这费劲儿,恐怕咱们都会命丧于此。”

   

  无名一边躲着火怪攻击,一边道:“对!你们快逃吧!别费我一番苦心!记住,要往上层去!出口在那边,走到‘黑夜’就是。”无名手指向草原,接着又道,“在第四层‘红树林’里找一个叫做‘右手’的人,跟他说咱们的事儿,记住啊!”

   

  无名与余下火怪陷入苦战,万二人拉着容向无名所指之方狂奔,容泣不成声,辰道:“无名大侠对我俩有救命之恩,绝不敢忘,我们兄妹二人定必遵守诺言,誓死把梁兄你带回地上。”芊芊接着道,“你爹其实是一个了不起的修人,相信不会轻易战败,我想他朝咱们必能重遇,就别想太多,只管逃吧!”

   

  无名遂将碎石击打火怪,顺势把火怪引到沙漠那边去,而辰、芊芊及容三人则往草原方向逃离。顷刻过后,已离火怪甚远,三人缓缓的放慢脚步,容得知芊芊可使灵谈之术,为免节外生枝,容便以灵谈向芊芊提议,或先寻灵水,让辰修练片刻后再出发。

   

  容与无名二人原为运送灵水之人,灵水仅为第三层独有,父子二人主责运送灵水予上下层人之用。灵水原为地下水,是渗有天地灵气,集万物之元,在千百万年之岩间游走,一滴一滴的聚落到‘灵器’之中,外表比水偏白,味道与水无异。而该灵器就位于草原前方森林,三人也马上赶到。

   

  眼前尽是‘顶天立地’之树,小则一十来丈高,大则上百丈高,几乎与洞顶相接,而树干粗大,并排一起,有如一道‘木城墙’,万二人惊叹万分,芊芊忍不住开口道,“哥,你快看看,这树儿怎么都长得那么高啊。”辰来不及开口回道,已被容阻止,容以灵谈提醒芊芊切忌开口,否则再引来火怪,便前功尽废。芊芊鼓着腮帮子,悄悄地“哼”了一声。

   

  树林之中有一树特为巨大,几乎顶‘天’,这儿就是灵器所在之处。在离地三十多丈高的树干之中有一树洞,这是入口,三人费了不少劲儿,终于爬到上面去。

   

  “咱们现在可以开口说话了,这里可比小白屋更为安全。”容道。

  “哼!我才不要跟你说话。”芊芊又撒起娇来,对辰道,“哥你看,这里可真美啊!”

   

  树洞内原来别有洞天,洞以下为木,以上则中空,光线透过树干的小孔,像繁星般点亮树洞,其树中有树,树干之内竟然还有一小山丘,鸟语花香,可谓“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辰道:“这里实在是⋯⋯太妙啦!世上竟有如此人间仙境啊,今日一来,死而无憾啊。”在旁的芊芊也在胡蹦乱跳,欣喜不已,随手摘了几朵鲜花,插在容头发之中,并道,“看你把我们带来这儿的份上,本姑娘这次就先饶了你。”芊芊轻轻拍容头一下,转身又道,“这里真是美极啦。”芊芊闭上眼睛、甜甜的会心一笑。

   

  容摸摸自己的头,道:“多谢芊芊姑娘,这里有果可餐,咱们一路过来也没吃什么,就先填饱肚子,再去灵器那边修练。”容手指向山丘之方,再道,“灵水就在那儿。”

   

  山丘为树干之中心,山丘之上有一石坛,此乃灵器。石坛被横粗的树根缠绕,一朵百彩鲜花在石坛之上,花之根部则为灵水所养,水是从此层地洞之顶流出,顺着树顶之处一直滴落山丘,唯有落在百彩鲜花之上,方为灵水。三人用过餐后,稍作休息,便往山丘出发。容率先走到石坛面前,探头看看百彩鲜花底部是否有足够灵水,并道,“喝过灵水之人,会马上昏倒,片刻过后又醒过来,这就是梦练。”

   

  “梦练?”辰疑惑地道,也把头窥探一下究竟。

   

  “是的,梦练故名思义,就是在梦中修练,提升灵力,一丁点儿灵水已可提升甚大灵力,不过万万不可多喝,否则⋯⋯”容话未说完,辰便以手代勺,喝了两小口,并道,“这跟水没什么区别嘛,反正就是修练,多喝一点就强一点吧,我也想要变强,来保护⋯⋯”辰打算喝第三口灵水之时,忽然全身酥软、四肢乏力,动弹不得,已昏过去了。容惊惶失措地道:“糟了⋯⋯万兄喝太多了!”芊芊听后回道,“才两口水也太多了吗?哥会有事吗?”

   

  容冷静过后,又蹲了起来,并道:“人不会有大碍,就精神之苦而已,相信万兄能挺过来吧。”接着又道,“本来我是想让他浅尝一两小滴,那就足以修成灵谈之术,现在万兄喝这份量,虽不及那‘高人’之多,恐怕也要在梦中修练一段时间。”

   

  芊芊问道:“高人就是那个地上人吗?他也来过吗?”接着又道,“那我哥哥到底是要在梦中修练多久的啊?”芊芊开始焦急不安。

   

  容回道:“对!就是在小白屋里跟二位所说的那个地上人,他可比万兄喝得要多很多,据那位高人所指,如果照你们地上人的说法,万兄这两小口灵水,恐怕要在梦中修练⋯⋯十年。”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武侠小说传统武侠小说

落花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