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先生,蓝花盈又开了

先生,蓝花盈又开了在线阅读

先生,蓝花盈又开了

拾玖言川

现代言情·民国情缘·5491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4-17 17:32

久别似是重逢,慌乱纷纷的时代,身不由己,再见亦是初见。若你平安归来,待蓝花盈盛开,我自许你一世相依。绝世大甜文……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相遇

  微风缓缓,如今已是春旬,街角的蓝花盈开的格外茂盛。街角早已围的水泄不通,公园的长椅上安静的坐着一个白净的小姐。

  林婉安喜静,常常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小时候生了一场重病皮肤白的像出淤泥后洗净的莲藕娃娃。因为如此,身边的人都嘲笑她是个怪人。

  春旬的风暖暖的,灿烂的暖阳将她的皮肤显得更加充满光泽,仿佛像话剧里跑出来的公主一般。林婉安不知过了多久,竟在长椅上倚着睡了过去,再睁开眼已到了黄昏。

  道路上的人不知什么时候,竟也散去了许多,只剩下时不时汽车的鸣笛声在耳边回荡。不一会儿,杨妈的呼喊声从远处传来,林婉安缓缓起身,朝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杨妈满是着急:“小姐,你身子不好,要早点儿回家。在外面感染了风寒,夫人跟姥爷不放心你啊!”

  林婉安缓缓抬起头:“知道了杨妈,我自己的身子骨我还是有分寸的,对了,今日家里可是要邀请人来做客?”

  杨妈思索了一下:“是的呀,老爷说,今日他的旧相识要来家中做客,顺带携着他们家的小少爷顾言川来跟小姐一起游玩。”

  林婉安在脑子里反复回想顾言川这个名字,仿佛在哪里听过一番:“杨妈,我今日稍有不适。不适宜见客,让爹爹带我替他们赔不是了,多多担待。”

  杨妈看出了小姐心中的慌张:“小姐不如去后院呆着吧,那个地方静心还养人,小姐你去了呀一定会好起来的。”

  街上的鸣笛声消失了,时不时出现一些春旬鸟儿的叫声。

  归家后,林婉安下楼看了一眼,找不到爹爹母亲的影子,心中忐忑,林婉安朝着书房走去,听到爹爹的声音:“婉安回来了,今日出去可感觉舒服许多。”

  林婉安并为说出自己一个人去了什么地方,只是随意的回答了几句:“爹爹,女儿出门,一切安好,并为不妥让爹爹担心了。”

  随后,林宗平面露难色,心中似乎有说不出的话:“婉安,爹爹……一定会想办法……一定会治好你的。相信爹爹。”

  林婉安不忍心看爹爹如此自责难受,便岔开了话题:“爹爹,女儿有一个不情之请,知道爹爹今日的旧相识还有伯伯的家人一起来家中做客,但女儿身体实在不宜招呼客人,还望爹爹与顾伯伯解释一下,望顾伯伯海涵。”

  林宗平默许……

  后院的小门是敞开的,外院中央有一颗挺拔的蓝花盈盛开的格外茂盛,报春的鸟儿在枝头呢喃……不一样的是,外院中的蓝花盈树下架着一个秋千。那是林婉安经常去的位置,每逢坐下以后,林婉安的心都会平静许多。

  家中做客的人早早便到了,林夫人吩咐杨妈提前备好饭菜以便于客人之后的进食。顾言川是个毛毛躁躁的性子,与林婉安恰恰相反,一水一火。

  顾言川随顾思成进来后,喜笑颜开的问林宗平:“林伯伯,安安呢?怎么今日到这时都不见她身影。”

  林宗平慈祥的笑了笑:“婉安在后院,你知道她,她身子不大好,太热闹的地方她不适合。”

  顾言川抿嘴笑了笑:“伯伯,那我单独去找安安吧。”

  林宗平点点头,示意他可以。

  后院的植物很多,顾言川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婉安,你在这儿吗?”

  林婉安听到有人来了,呆呆的探出个头来。但并没有想出来看看来者是什么人的意思,又把头缩了回去……

  顾言川见迟迟没人出来,猜想可能是躲起来了,毕竟林婉安从小不见生人。顾言川走了一会儿,走到了蓝花盈树下,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在秋千上坐着,他知道了晚安就在那里,一蹦一跳的跑了过去。

  顾言川突然把手背了过去,装假正经:“咳咳,婉安妹妹。”

  林婉安听这儿声音有些熟悉,微微转头看像树后那个高大的身影:“是川哥哥吗?”

  说罢,婉安慢慢的走了过去,看到眼前这个人,确实是顾言川,许久未笑过的她,嘴角上的小梨涡若影若现。

  顾言川看到林婉安呆愣愣的站在原地:“安安,你怎么了?是哥哥许久未来,记不清哥哥的模样了?”

  顾言川微微一笑,用手指抚摸了林婉安的鼻头。林婉安不知为何,脸上竟泛起了红晕。

  林婉安诧异:“川哥哥,你是过来找我玩的吗?”

  顾言川笑嘻嘻的:“对呀,前段时间听爹爹说要过来拜访林伯伯,想着你总是独来独往,反正闲来无事,就跑过来看看你。”

  林婉安点了点头,小梨涡又浅浅的动了一下。

  “这后院呆的很是无趣,我带你出去吧。”顾言川看着林婉安

  林婉安抬头看了看天,低下头拨动着手指,举足无措:“今日天气不大好,出去一趟,又得喝那个又难闻又苦的药了。”

  顾言川看着林婉安低下的头:“我知道你会担心这个,你放心好了,我会让杨妈备好暖和衣服,我也会带好伞,不用担心淋雨,我的伞会偏向你。”

  林婉安听到此话,月牙般的眼睛弯弯的,顾言川看着她笑。这一刻,真的很美好。

  顾言川在林婉安的身后默默跟着,显然平时那股子调皮劲儿收敛了。

  他们不知走了多久,巷口处有一个老婆婆在卖蜜饯。顾言川让林婉安等他一会儿。

  顾言川走了过去:“婆婆,可以给我拿一袋蜜饯吗?很甜的哪种。”

  老婆婆从铺子中找出一袋最甜的蜜饯递过去给顾言川:“先生,这是您的蜜饯,拿好了。”

  顾言川拿着蜜饯走到林婉安身后,轻轻拍了拍她,示意她转身。

  林婉安转过头,诧异的看着他:“怎么了,你刚才去干嘛。”

  顾言川笑眯眯的,像小孩子似的将藏在身后的蜜饯拿了出来,递到了林婉安的手上:“你不是总说药太难喝了吗,诺,这个蜜饯给你的。婆婆说这个是最甜的,你吃了药在吃它就没那么苦了。”

  林婉安接过了蜜饯:“谢谢你,川哥哥。”

  顾言川挠了挠头,似乎有点儿羞涩:“啊呀,多大点儿事。药是苦的,不过没事,我尽量让它越来越甜。”

  林婉安低头笑了笑。

  顾言川带着林婉安走在街角,突然转过头看着林婉安:“安安,多笑笑吧,因为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天气渐渐差了起来,林婉安穿着一席白色的长裙,布料看着很凉快。林婉安用手摸了摸自己的手臂,风吹乱了她披着的长发。

  顾言川察觉到了林婉安是感觉冷了,拿着杨妈准备好的厚衣服走了过去:“婉安,得亏让杨妈准备好了衣服,还有杨妈嘱咐我拿的帽子。你穿上吧。”

  林婉安接过顾言川手中的衣服,但貌似手中的东西太多了,不太方便穿。她抬头无措的看着顾言川,眼睛好像在说话。

  顾言川看着眼前小小的她,笑着看着林婉安:“嗯,我忘记了你手中还拿着蜜饯,我没注意。我帮你穿吧,你把衣服给我。”

  林婉安不好意思的点点头。一只手拿着东西等顾言川把衣服穿在一只手上,穿好了又换另一只手。

  顾言川看着手中的帽子,让林婉安把头抬起来,帽子是雪白的,将林婉安衬托的格外白净。

  顾言川看着天,好像要下雨了:“婉安,我们回家吧,好像要变天了。”

  林婉安乖巧的点点头。

  顾言川与林婉安前脚刚准备走,雨好像在跟着他们一样,马上就下起了瓢泼大雨。顾言川看雨下了起来,刚好他们没有带伞,顾言川拉着林婉安的手跑到一个屋檐下避雨。

  林婉安看着自己的手被顾言川拉着,不好意思娇羞的低着头。顾言川看着林婉安不对劲儿的眼神,慌慌张张的赶忙撒开了林婉安的手。

  顾言川挠了挠头:“雨下的太大了,我们躲一会儿,等雨晴了我们再回去吧。”

  林婉安点点头,没在说什么

  过了半宿,雨终于晴了,一丝丝阳光照了进来。

  顾言川看着林婉安:“雨晴了,我们走吧,等会儿林伯伯该担心你了。不知道还以为我把你拐跑了。”

  林婉安点点头,随后抬起头看着顾言川:“不会的,我会跟爹爹解释的。”

  顾言川与林婉安回到了家中,杨妈快步赶了过去:“小姐,外面这么大的雨,你没淋到雨吧。”

  林婉安摇了摇头。示意杨妈没有

  他们进到了客厅,林宗平和顾启坐在一起在讨论事情。

  顾启想到俩孩子上学的事情,抬头看着林宗平:“安安也到了该高中的年纪了,刚好我们阿川也是,跟安安年龄相仿,让他们一起去上一所高中,也好相互照应,只是安安的身体……”

  林宗平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口气:“是啊,安安也到了该上学的年纪,她的身体渐渐好转起来了,不能因为身体弱就不上学,女孩子还是要像男儿一样有一番作为,饱读诗书,将来也可以做个文人。”

  顾启点点头:“好,好。那就让俩孩子一起去上学,阿川性子野,不沉稳。该让他涨涨见识了,有知识总比没有的强。”

  林宗平与顾启不谋而合,两家本就是世交。刚好可以让俩孩子一起上学,将来一起为国家做贡献!

  随后,顾启将两个孩子叫到一块,跟他们商量上学的事,林婉安和顾言川走了过来,坐在客厅听顾启和林宗平说。

  顾言川听到要上学,心咯噔了一下,顾言川本就顽皮,不喜一些繁文缛节,更讨厌学习,他心直口快:“爹,你不能让我读书啊,我这个人天生就不是个读书的料啊。”

  林婉安听着顾言川说话,嘴不经意的笑起来。

  顾启看着儿子这样,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不读书你要干嘛,当个纨绔子弟,让旁人看笑话,笑话我顾家出来的都是废柴二世子?”

  顾言川被说的哑口无言,但还是想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爹,我想保家卫国,我想参军,我想为国家作出贡献。”

  顾启从心底是反对顾言川参军的,他深知他们那个年代战争是多么残酷,顾启他们小时候在战争中死里逃生,好不容易有了短暂的和平。

  万一战争来了,顾言川很可能一个完完整整的人上交给国家,回来的时候可能只有勋章。

  顾启咳嗽了几声:“听爹一句,先上学,有了知识,你才能精忠报国,空有拳脚无水墨,你拿什么跟人家拼。怎么?到时候你要跟人比谁的脑袋硬吗?”

  顾言川听了父亲的话,好像也挺有道理,空有拳脚没有谋略,纸上谈兵:“爹,那婉安也要去吗?”

  林宗平和顾启呵呵呵的笑了起来:“我们安安啊,也要去上学,女子不能无才。所以啊,我们决定让你跟安安一起去上学,也好有个照应。”

  林宗平看了看林婉安:“安安,你的想法呢?”

  林婉安抬头看了看林宗平:“我全听爹爹安排。”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代言情小说民国情缘小说

先生,蓝花盈又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