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魔人在线阅读

伴魔人

骁北裘

奇幻·另类幻想·3.24万字

暂停 | 更新时间 2024-04-16 17:18

他从黑暗中来,饱受折磨,化身地狱的使者,却总以除魔卫道为己任;他是流浪者,也是伴魔者,是命运遗弃的孩子,也是恶魔觊觎的容器;他有诸多相似的同类,却总是与孤独共饮,世人不理解他们,却总是祈祷在最需要的迷雾路口遇见他们。行走世间多谎言,诅咒,背叛与杀戮,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即便逃到梦中也难逃阴影的魔爪。待回首——如梦初醒,不曾逃脱命运的狩猎圈。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起源过往

  从天空洒下的月光,像一层张开的薄膜,包裹住了整个首都柯温特的国王大街。

  传闻,这里时而会出现害人的怪物或魔物,所以根本没什么人敢在半夜上街游走,并且今夜还出现了代表着凶兆的满红圆月,这无疑是在告诉所有人:这条街在召唤饥饿的狼人,以及吸引饥渴的吸血鬼。不过,就像是在嘲笑此等骇人迷信一般,一位巫袍老人拄着法杖,堂而皇之地行走在深夜的街道上。

  街道黑暗且静谧,只有长袍曳地与法杖敲打地板的声音相互交织,在空荡的窄巷内悠悠回荡。那位巫袍老人戴着灰色的尖角帽,披着曳地的白巫袍。在崇拜绚丽多彩的柯温特显得那般格格不入,但他对此毫不在意地走向了巷尾处的拐角处,然后站到阴影里,不再行动。

  “你就不能挑一个比较安全、舒适且温暖的地方吗?”

  老人——阿梅拉像是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闻言,坐在房檐之上的男子纵身一跃,轻盈地落在了地面上。他身穿米黄色风衣,头戴深灰色软呢帽,其模样也与这地儿的民风不太相称。

  “那你倒是可以考虑要不要租个已经打烊的酒馆。”男人调侃道。尽管他有六英尺高,但也只能勉强到达老人的胸膛。

  听了男人的话,阿梅拉轻微的叹了口气,“算了,我不想和你争这些无聊的话题,现在你只需要认真听我说完接下来的话就可以了。”老人捋了捋早已垂过腰间的长白胡须。

  男人点点头。他的名字是格林·罗伯特,在远离首都柯温特的某个山脉里,以研究魔法与探险古迹为本职。他耸了耸肩:

  “说说吧,你具体需要我们做些什么。不过,请尽量言简意赅。我和其他十二名学生已经费了不少力气,分散到国王大街的各个主要路段,很累的。”

  格林轻轻地扯了扯环绕在颈部的白色丝巾,随后打了个哈欠,然而他的神情却并未显露出丝毫的疲惫。阿梅拉对此没有表态,因为他对格林的了解,不管发生什么,他绝对是最不愿意听人啰嗦的主。

  “想必你也清楚。今晚地狱与人界同月,是召唤恶魔的最好时机。红魔剑教会早已做好充分准备,计划于今晚完成将恶魔植入人类体内的实验。而且无论成功与否,都会有十三辆马车同时驶出国王大街。”

  “然后?”

  “统治世界。”阿梅拉扭头看向格林,“我早就说过,那些教团根本不可信。我与他们打了一辈子的交道,最清楚他们在想做什么。他们的最终目的就是恶人都想实现的,统治世界……不过打着宗教的幌子,这倒是比其他恶人更让人不快。不管是教皇还是他的亲信,甚至是那个疯子术士歇厄东,都认为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是为了拯救逐渐堕落的世界。”

  “难道这类人还没有绝种么?”格林像是有些厌烦的挠了挠头,“哦,不,我是说……我们需要做什么?我和我的学生。”

  “就像之前我说的那样,拦住所有的马车,把恶魔之子夺下,带回来,或者说全部摧毁,用他们手里的银钉,狠狠的刺入封印实验品的银棺。”

  “就这些?”

  “是的,当第一缕红月光照亮那个地方时,恶魔与人类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共生结合——伴魔人,或者你可以称其为恶魔之子就会诞生,而我们那个时候就必须行动起来。”阿梅拉用手指向了一座矗立在山坡阴影中,气氛庄重的建筑物。

  听着阿梅拉的话,格林望向了那座矮小的城堡。大概是旧世纪建造的,在秉持着自由革新的城市里显得十分醒目。它躲在阴影下,透露着诡异与阴森。格林放眼望去,可见几十名教徒举着蓝色的火炬,进进出出,显得神秘莫测,不知道在忙碌着什么。

  “要开始了。”

  阿梅拉紧盯着东方,喃喃自语。那儿红月正在缓缓升起,逐渐远离地平线。

  格林收敛了之前的不正经,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轻轻抖了抖风衣。紧接着,十二只白鸽陆续从风衣中飞出,并在格林的注视下飞出了窄巷。

  “去吧。”

  随后,寂静无声的城内响起了翅膀扑腾的声音,这声音犹如微风中的低语,逐渐扩散,穿过了大街小巷的每一个角落,回荡在每一个人的耳边。紧接着,那座矮小的城堡也飞出了十四只蝙蝠,在夜空中翩翩起舞。这十四只蝙蝠,仿佛是在回应城内的翅膀扑腾声,它们的飞舞轨迹与那声音的节奏完美契合,相互交织,互不干扰,更像是一种彼此间的试探。

  做完这些事情后,格林摇头晃脑的嘟囔着。

  “歇厄东,大教皇,额……高位术士……”

  说着,格林就从怀中抽出了一根十五英寸的魔杖。漆黑的杖身上纹着树叶般的脉络,其芯则是女海妖的筋。他为它取名为“妖吻”。他挥了挥手里妖吻,眯起眼睛:

  “那个教皇和术士歇厄东已经不是人类的消息,你确定吗?”

  全神贯注凝视圆月的阿梅拉面对格林的疑问,只能轻轻的点点头。然后,整个柯温特再度安静了下来,安静的甚至都有些过分,连风都没有,让人心里有些发毛。所有人都在压抑着。直到——山野中的狼犬昂首对着红月,发出了两声悠长的嗥叫。

  随着“轰”的一声巨响,月光驱散阴影,天空被降下的深红色所笼罩,盘旋在那座城堡的上方。一股难以名状的极端的恶意,从中散发而出,瞬间弥漫至整个柯温特,沁入到每个人的肌肤深处。作为回应,城堡内突然迸发出强烈的鲜红色能量光柱,引领着那片深红色,向着城堡内部汇聚而去。

  阿梅拉淡蓝色的瞳孔被映照得血红。不止是他,几乎所有人的黑褐色瞳孔都被染成了红色。那种恐怖力量并非这个世界所应有的,凡意志不坚定的人,一旦看到那束诡异的红光,都将会陷入疯狂。

  “来了,格林,要快,我们去主干道。”

  阿梅拉扭头冲着格林大吼道。说完,他就身形一晃,如风般消失在了原地。

  格林抬头望去,只见十三辆庞大的黑色马车冲破城堡的束缚,汇入国王大街,随后又分散驶向各个主干道。他毫不犹豫地转身冲出狭窄的巷子,迎着红月的照耀,朝着最宽广的主干道疾驰而去。

  在通往目的地的路上,格林不经意间抬起头,却发现平坦的房顶上竟出现了另外一群人。这群人的身影轻盈,给人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他们并非格林熟悉的学生,也没有那种笨重的教徒的装束。他们的动作优雅流畅,身轻如燕,步履轻盈,用“漂浮”来形容他们的行走姿态,简直恰如其分。

  他们背着长弓,披着灰绿色的斗篷,四肢修长。当格林转过第二个拐角时,他终于认出了这群人的身份——正宗的白裔游猎精灵,一个以速度和弓箭技巧闻名遐迩的种族,尽管他们也以野心和抢劫技巧臭名昭著。格林曾在一些古籍中读到过关于他们的传说,但他从未想过会在今晚这个关键时刻亲眼目睹他们的身影。

  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格林心想。

  经过短暂的相遇,这段插曲迅速落下帷幕。精灵们在下一个路口,就像消失在红色的幕布背后一般,融入了夜色之中。而格林也穿过了楼房的过道,踏上了国王大街的主干道,最终在小巷深处找到了藏身的阿梅拉。

  “阿梅拉,我发现了……”

  “嘘!”

  阿梅拉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后指向了不远处那条笔直而宽阔的大路。在那条路上,站立着数十位红魔剑骑士团的成员。他们每人都配备着一把宽大的蛇形钢剑,身穿着名为蟒蛇的暗红色大长袍,头戴厚重的纹路钢盔。他们的装束仿佛是将旧世纪与新纪元的骑士装,巧妙地融合后诞生的产物。而且他们依然坚守着不使用盾牌的莽夫传统。

  “怎么办?”格林压低声音询问,如同耳语。

  “等!”

  两人陷入了沉默。很快,整个国王大街也陷入了沉寂。由于教团骑士的存在,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安心地等待着马车的到来,然后……

  “快看!”格林低喝道。

  一群重骑兵包围了一辆黑色的高大无顶的布棚马车,保护着车内躲在黑色布帘后的人。车内的黑影挤作一团,正在不停颤抖。格林可以确信地说,这些马车之前并没有重骑兵跟随。那么他们是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呢?

  “该死!轻敌了。”格林咬牙切齿道。

  “你别告诉我你真就每条路都只安排了一个小家伙。”

  阿梅拉死死的盯着那些马车,却用着极为无奈的口吻轻声询问着。

  格林闻言仰起头,直呼完蛋了完蛋了。

  阿梅拉瞪了他一眼,随后选择了沉默。现在的情况确实有些尴尬,原本计划中的劫车戏码并没有按照预期发展。这群骑士表现得异常冷静,既没有显露出任何慌乱,也没有发出任何响动。这表明整条街上并没有人动手。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保持沉默,静观其变。

  在两人静静等待的这段时间里,一支醒目的绿色穿云箭直冲云霄,紧接着,十七支石翎羽长箭划破天际,准确地穿透了重骑骑士所骑的马匹,只有那匹高大的黑马幸免于难。骑士们顿时陷入混乱,而那匹黑马也受惊不已,几乎处于失控的边缘。与此同时,国王大街的各个角落都响起了马匹的嘶鸣和人们的哀嚎声,每条主干道都在上演着相似的场景。

  “糟了,是游猎精灵!”

  以阿梅拉那近乎百年的阅历,一眼就认出了他们。他猛然起身,提着法杖就要冲出巷子。

  “你干嘛?”

  “宁愿让这群可恶的教团拿到实验品,也不能让这群强盗精灵拿到。要快,我们劫车。”

  阿梅拉的话语声在空气中回荡,不给格林片刻的犹豫,他转身冲出了狭窄的巷子。格林无奈,只得紧随其后,追赶着那道消逝在巷口的光影。

  阿梅拉的速度快的惊人,他的身影在国王大街的拐角处一闪而过。格林尽力提升自己的速度,他的脚步在石板路上急促地敲击,回荡在空荡荡的街道上。

  “日神,白芒!”格林抬头望去,只见阿梅拉已经停下脚步,站在国王大街的中央,高举着手中的法杖。

  那根法杖在阿梅拉的掌控下,开始发出炽热的白光,光芒逐渐扩散,变得越发刺眼。格林不得不眯起眼睛,试图在这强烈的光芒中寻找阿梅拉的身影。

  随着光芒的扩散,整个国王大街都被笼罩在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中,掩盖住了那股令人心悸的猩红月光。骑士们头戴钢盔,虽然这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他们的眼睛,但在阿梅拉法杖释放出的强光下,他们依旧感到眼前白茫茫一片,仿佛置身于浓雾之中,失去了方向感。

  而那些白裔精灵们更是痛苦不堪。他们的眼睛对于光源的敏感度远超人类,阿梅拉释放出的强光对他们的眼睛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一些精灵痛苦地捂住了眼睛,发出阵阵呻吟;而另一些则痛苦地跪倒在地,无法承受这强烈的光芒。

  强光撕开了笼罩在城堡周围的深红幕帘。华丽王座上,仰坐着的男人——歇厄东,双眼猛然睁开,露出两颗赤红如蛇、充满邪恶光芒的眼珠,它们在黑暗中熊熊燃烧。他的面容青黑,头发稀疏而灰白。他手中把玩着一根镶嵌宝石的华丽手杖,同时紧了紧黑袍上高耸的领子,将整个头部都包裹其中,仅有一双闪烁着疯狂光芒的眼睛暴露在外。

  他的笑声在空旷的大厅中回荡,带着几分癫狂,几分疯狂。他缓缓起身,走向大厅中央。随着他的走动,身上的血肉仿佛受到了某种恐怖力量的侵袭,开始缓缓脱落。最终,他的后背撕裂开来,一对巨大的肉翅展露而出。他轻轻扇动那对肉翅,瞬间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周围的空气都扭曲了。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歇厄东便撞开了城堡的穹顶,如同一只冲破囚笼的猛禽,冲向了自由的天空。他的身影在猩红的月光下逐渐消失,只留下一道长长的虚影,在城堡的大厅中久久不散。在他的身影消失之后,城堡内陷入了一片死寂。

  刺目的强光持续了大约三十秒。当光芒逐渐消散,一切开始恢复正常时,阿梅拉和格林已经身处那辆布棚马车中,这辆马车就像是被施了魔法般疯狂地冲出了骑士与精灵的包围圈。

  马车在狭窄的街道上疾驰,速度快得让人瞠目结舌。格林紧张地注视着两侧的屋顶,很担心下一刻就有无数的箭矢即将从屋顶射下,贯穿他的身体。

  突然,格林注意到车上的红眼教徒们,他们原本在惊恐地尖叫着,此刻却已经失去了声音。格林的眼神变得冷酷,挨个将那些丧失人的模样的教徒全部踹下了车。他们像一袋袋货物般从马车上滚落,跌落在坚硬的街道上,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精灵为什么没有跟来?”格林问。

  “因为他!”

  阿梅拉高举着法杖,指着不远处的那轮猩红圆月。月下,百余只蝙蝠呼啸而过,组成令人厌恶、害怕的巨大织网,一个超越人类想象范畴,无法言表的丑陋生物正呼扇着翅膀,迅速向他们逼近。

  “是吸血鬼!”格林惊呼道。

  “不,是恶魔,歇厄东!当初他提出人魔共生时,因为迫切想要掌控这股力量,把自己搞成了这副鬼样子。”

  阿梅拉边说边给自己的法杖安装一颗红宝石。

  “那他不就是伴魔人了吗?”

  格林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身旁的银棺。

  “他不是,是恶魔!纯正的恶魔,他之所以一直研究这项实验,就是因为自己动用这股力量时无法保持清醒的头脑。”阿梅拉从怀中取出一根三英尺长的银钉,吼道,“他现在是瞎子,你把银棺里的实验品钉死,然后丢出去,不然我们谁也逃不掉。”

  说完,他就高举法杖,怒喝道:“火神助威!”

  霎时间,红宝石中喷薄出火焰,那本是温暖人心、令人向往的光明,此刻却变成了那只丑陋怪物避之唯恐不及的噩梦。怪物左躲右闪,同时发出刺耳的尖啸声。

  与此同时,马车已经驶离了国王大街,正疾驰在一片广袤的山野林地之中。

  格林接过银钉,小心翼翼地打开银棺。顿时,一股难以名状的邪恶气息立刻弥漫开来,它混合着腐烂与血腥的味道,似乎更加激起了恶魔的兴奋。

  银棺中,红色的海绵内衬上,安静地躺着一个约十一二岁的小男孩。他双眼紧闭,面色苍白,浑身赤裸,大部分躯体被一种类似于黑色焦灰的物质紧密覆盖,它像呼吸一样发出青白的光芒。透过男孩尚未发育完全的胸膛,可以清晰地看到一颗跳动的心脏——如同注满岩浆般赤红发亮。心脏正猛烈地抨击着男孩尚未成形的胸骨,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破膛而出。男孩的腹部,有一根并未剪断的脐带,末端连着一个由山羊胃制成的血袋。

  男孩的身上,唯一看起来正常的,或许就只有脖颈处佩戴的那条银色项链——项链上镶嵌着一颗蓝色无瑕的宝石,约如拇指大小。

  怎么是个孩子!格林心想。

  “要快!”阿梅拉敦促道。

  “我……我……做不到!”

  格林咬咬牙,将银钉丢了出去。

  “你这样会害死我们的!”

  阿梅拉再度吼道,声音有些沙哑,能明显听出他已经十分疲倦了。火焰正在急速削弱。

  “可他还只是个孩子!”

  格林转过身,眼中似乎有什么在闪烁。

  阿梅拉瞥了一眼银棺中安静躺着的孩子,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目光转向那只因火焰阻拦而近乎癫狂的怪物。那只怪物的双眼赤红,口中发出愤怒的咆哮。

  阿梅拉握紧了手中的法杖,他能感受到法杖上传来的微弱力量,那是他最后的希望。然而,面对如此强大的恶魔,他知道自己的力量远远不够。他犹豫片刻,然后缓缓地收起了法杖。

  “来吧,你这畜生!”阿梅拉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道,他的声音在冰冷的夜空山道间回荡。

  格林迅速合上箱子,取出自己的魔杖。他向后一指,大声喊道:“拉恩禁束!”

  随着魔咒的念诵,一股金色透明的物质从格林的魔杖中涌出,迅速包裹住了恶魔。那恶魔的冲撞速度明显减弱,但仍然裹挟着强大的冲击力。

  轰!

  马车被恶魔的力量撞得侧翻。格林紧紧抱着银棺,从马车上栽了下来,滚落向深不见底的山崖下。阿梅拉见状,用尽最后的力量将法杖捅入恶魔体内,却不慎被恶魔的爪子划伤,鲜血四溅。他也失去了平衡,同样滚向了山下。

  阿梅拉用她的法杖击伤了恶魔,并且宝石的灼热在恶魔的腹部造成了巨大的痛苦,使得恶魔痛苦地嚎叫一声,随后倒在了马匹身上。受到恶魔的重压,那匹黑马发出了一声悲鸣,随后便失去了生命。恶魔虽然恢复了人身,但由于伤势过重,最终还是昏厥了过去。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奇幻小说另类幻想小说

伴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