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解魂:黄泉之路

解魂:黄泉之路在线阅读

解魂:黄泉之路

似懂非道

悬疑·奇妙世界·5.06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4-17 20:53

阿福的任务是协助这些灵魂完成他们未竟的事情,让他们安心离开这个世界。他以一颗善良的心和敏锐的直觉,找到了那些被束缚的灵魂,并努力解开他们的纠结与困扰。然而,并非所有的灵魂都愿意接受解脱,有些灵魂执着于世间的情感和欲望,拒绝离开。阿福必须面对各种挑战和难题,同时平衡着生者与死者之间的关系,保持世界的平衡。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1 迷路的小孩

  徘徊黄泉路茫茫,

  灵魂徜徉途遥遥。

  思念生人添愁容,

  不知何处是归途。

  荒草丛生雾朦胧,

  阴风呼啸摇枝铃。

  黑水不息潺潺流,

  枯枝败叶凄声声。

  风吹过凄凉的黄泉路,鬼火摇曳在不明不暗的四周,阿福边走着边念着不知哪位伤心之人在黄泉路留下的这段歌谣。

  什么人会来到这个个地方,那就是魂。魂就是人在阳间失去生命后,肉身留在阳间,而他的意识和精神会脱离肉体,漫无目的的落在黄泉路上,成为魂。

  而魂又分几种,一种是灵魂,这类是刚来黄泉路上的魂。另一种是鬼魂,它们对生前的事怀有怨恨,属于比较难对付的魂,如果没有及时处理,则成为鬼。鬼对一切带有怨恨,因为怨恨,它们脱离了自我的意识和精神束缚,变得异常强大,它们会在黄泉路上吃掉那些灵魂和鬼魂,增加自己的实力,也导致一些魂无法轮回。

  这一类一般都由十大阴帅鬼差负责,但他们也有忙不过来的时候,阿福他们有时也会帮忙,但十大阴帅鬼差看不起他们,虽说阿福他们地位不低于十大阴帅鬼差,轮回司与判官司同级,属于协助判官司,而十大阴帅鬼差属于判官司的下级。

  但只是在明面上,实质上十大阴帅鬼差自认为是阴间正统,而阿福他们只是临时工,所以有时候阿福又要和他们斗智斗勇。阿福他们自认为他们和十大阴帅鬼差的区别是,他们不讲感情,而阿福他们讲感情。

  此刻,阿福身上肩负着一项任务,那就是寻找一位迷失在黄泉路的小孩。

  问题来了?为什么要去找这名小孩?因为他的领导,泰媪让他去找的。

  泰媪是谁可能很多人不知道,说到孟婆,相信大家就清楚了。

  在阴间,有一个神秘而重要的存在,她就是孟婆。她坐镇于酆都大帝的轮回司,负责协助十大阎罗处理众多魂灵的生前记忆。在这里,各类魂灵聚集,数量众多,使得十大阎罗有些应付不过来。

  十大阎罗大人们经由判官司查判后,然后转到十大阎罗其一去做最后的赏罚轮回决定,生前做了好事当然是赏,生前做了坏事当然是罚,而这边的罚很恐怖,随便一查都能知道九垒三十六地的恐怖。

  当然,查证时都由判官查证,但魂的众多,它们也忙不过来,这就出了一个轮回司,轮回司可以直接做判决后进入轮回,权力似乎比判官司高一点,但不然。一些棘手的事,轮回司处理不了的,还是要给判官司来处理。这么说来,判官司在权力上是有点弱于轮回司,但在实力上却强于轮回司。

  轮回司如何查证魂灵的生前记忆,这就由孟婆处理。孟婆轻轻拂去魂灵的记忆,展现出其中隐藏的真相和故事。这些记忆或许是快乐的,或许是悲伤的,但孟婆都会以同样的态度去对待,不带任何偏见地揭示出来。

  孟婆手持一碗浑浊的孟婆汤,面容慈祥,但目光却透着一股神秘的力量。周围是无数魂灵,有的在焦急地等待,有的在恐惧地颤抖,而孟婆则安静地倾听着每个魂灵的故事。

  通过孟婆的帮助,十大阎罗和判官们能够更快地了解每个魂灵的生前作为,从而更有效地进行审判和轮回。

  而阿福他们属于轮回司,被称为:解魂。

  当然,阿福及他的同伴们在阴间的工作也是有目的的。一些生前行径恶劣、罪孽深重的魂灵往往容易被十大阎罗们和判官们处理,他们的罪行明了,审判也相对简单。但相反地,一些生前或许有些遗憾、并非十恶不赦的魂灵,就需要更加细致地调查,这时就轮到了阿福他们上场了。

  他们细致地查阅每一个魂灵的生前记忆,分析其中的细节和情节。有时,他们需要深入魂灵的心灵深处,和他们融为一体,称为共情,倾听他们的内心真实。或许是一段悔恨的回忆,或许是一抹温柔的情感,这些都是需要被认真对待的。

  在共情阶段,需要保持自我,不然很容易就被那些需要救助的魂给带入其中,跟着魂无法解脱。阿福的同事经常变换,不见了的那些同事,可能被那些需要引渡的魂给带离了自己的意识,无法回归。

  阿福又是怎么在这里工作的,他自己也不清楚。不知是不是他的领导给他删除了记忆,导致他现在一直在这工作。相反,他现在更在乎的是,怎么找到他此次的任务,那位迷路的小孩。

  穿过无边的幽暗,他终于听到了微弱的哭声,那是小孩的哭泣声,他知道他已经接近了。

  终于,在一片阴森的树林中,他找到了那个迷路的小男孩,瑟瑟发抖,眼中充满了惊恐和不安。

  “别怕,小朋友,我是来帮你的。”阿福蹲下身子,轻声安抚着小孩,伸出手,想带他离开这片树林。

  “我想妈妈了。”

  看到陌生人靠近,小男孩显得更无助,让人看起来觉得很可怜,但阿福不能被他的可怜带入自己的感情中,因为过一会,他需要和小男孩共情,去发现他生前发生了什么,导致他为何在黄泉路迷路。

  “你听不到树枝上铃铛的声音吗?”

  黄泉路边都有一些枯树,枯树枝都带有铃铛。那些魂在听到铃铛的声音,便可以顺着铃铛的声音走到黄泉路尽头。而如果听不到铃铛的声音,那意味着魂灵对生前的事情感到迷茫,导致无法听到铃铛声,这样就很容易在黄泉路迷失。

  “什么铃铛声,我只想见到妈妈。”

  此刻男孩一心只想见到妈妈,根本无法专心听到铃铛声。

  现在,阿福只能通过共情,了解男孩害怕什么和喜欢什么。这个过程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首先是害怕。如果男孩害怕的东西并非善茬,阿福就必须在黄泉路上或是阳间与这个不善之物恶斗或是说服。这是为了确保男孩能够安全以及不害怕得心情继续前行。因为黄泉路上的那些魂,如果生前害怕的东西在此时出现,将会阻挡他们前往黄泉尽头,让他们无法走出黄泉路,一直处于恐惧害怕中。

  另一个阶段则是了解男孩喜欢什么。生前所喜爱的东西有可能不在阴间,而是在阳间。在这个阶段,阿福必须将自己与男孩合二为一,带着男孩的思想来到阳间,寻找他所喜欢的东西。一旦找到,男孩的心愿得以满足,他便可以放下一切,不再有遗憾地走完黄泉路。

  阿福此时要做的就是第一件事,他认为如果先把喜欢的做完,再去做害怕的事,很容易让男孩又回到了喜欢上面的回忆。所以,阿福打算先把害怕这件事解决。

  阿福抚摸了男孩的头,慢慢问道:“除了怕见不到妈妈,还有什么是你害怕的吗?”这种直白的询问,就算是个傻子也懒得回答。阿福问完后,突然感觉自己问得有点傻,男孩却像是被问到了人生的大问题一样,沉默不语。这一刻,阴暗的背影更显得深邃,而男孩则显得更加无助。

  “等等,我是说,你害怕啥?我是说……”阿福突然陷入了尴尬,不知道该怎么问。但随即他干脆放弃了,觉得还是先把男孩喜欢的事情解决了比较好。不然,一个陌生人问人家害怕啥,搞不好男孩还以为阿福是来贩卖小孩的。

  正当阿福准备问男孩妈妈在哪里时,他突然感到四周开始慢慢变暗。他转向男孩,发现男孩的眼睛也变得黑漆漆的,缓缓对阿福说道:“爷爷,我怕黑。”

  此刻阿福本应该感到危险即将来临,但却忍不住有点不爽。他心想自己才30来岁的人,怎么能被叫成爷爷呢?难道他看起来真的这么老吗?

  但转念阿福嘴角邪魅一笑,右手在慢慢黑暗的四周划了一下,一把蓝绿相间的刀闪着微光就这么出现在了阿福手上。

  另一边,男孩一动不动,眼睛嘴巴和后背开始冒出了阵阵黑烟,很快将阿福与男孩四周包裹的严严实实,一点光都没有。

  随后四周的黑暗又慢慢幻化出了墙壁,褪去了不见五指的黑暗,俨然阿福目前所处的地方是一个房间,而不远处又出现一张床,这张床出奇的诡异,被子满是海绵宝宝图案的蓝色被子,而床缺是一种腐朽败坏的床,床底下亮着两点红光,正蠢蠢欲动。突然,床底下的两点红光之下咧开了一道口子,口子血红,与两个红光搭配在一起,宛如一个黑暗的表情在笑。

  “出来吧,先别笑得那么早,等下你就笑不出来了。”阿福大声喊道,举起手中的刀向床底下冲去,毫不畏惧。

  床被掀开,一个庞大的怪物露出了真身:长着两个牛角的头,头部是黑色的烟雾,没有明显的轮廓;身体突然高大起来,巨大得像一头大象,手臂也黑漆漆的,看起来像是阿拉神灯里的精灵,丑陋程度比精灵还要多几分。

  “混蛋,这么大的身躯,还躲在小孩床底下吓唬人。”阿福咆哮道,刀朝怪物猛砍而去。怪物闪避了一下,随即右手变成了一把黑雾爪子,向阿福攻击过来。

  阿福刀势不停,又来了个反转向上砍了起来。怪物的右手瞬间被劈下,掉落的黑爪就像烟雾般散开。

  怪物一下子呆住了,没想到阿福如此强大。在男孩的梦境中,它无敌无对手,没想到碰到了阿福这么强的对手。

  怪物很快就反应过来,失去手掌的地方迅速长出一个新的手爪。男孩心里对怪物的恐惧使得它以这种方式显现。阿福只能想尽办法尽量摧毁怪物,但目前处于打斗中,暂时不知道打败它的方法,只能先跟它硬拼。除非有另一个同事帮忙,与男孩共情,然后告诉男孩,夜晚的床底下,怪物是个小可爱,那阿福面前绝对会变成一个任他捉弄的小可爱。但此刻的男孩可能生前夜晚一直自己独睡,所以内心对自己床底下充满了无尽的幻想,使得这怪物无比强大。

  阿福跃起,瞄准怪物猛砍,但怪物经验丰富,闪过阿福的攻击,瞬间消失。没过多久,它又突然出现在阿福身旁,速度之快令阿福措手不及,被怪物的巨爪击倒在地。

  “可恶,这家伙身形庞大,速度又如此敏捷,简直可以去参加《男生女生向前冲》了!”阿福爬起来,嘴里不停地咒骂,怪物一脸茫然,然后又突然消失。阿福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嗡鸣,他立刻挥舞手中的刀,成功挡开了怪物的攻击,但被震飞了一段距离。

  怪物又一次消失,阿福紧紧握住刀,警觉地环顾四周,凭借直觉和听觉迅速做出判断。突然,他感觉头顶的头发轻轻一动,立刻反应过来,迅速挥动手中的刀朝头顶砍去。

  砰的一声,刀锋与怪物的巨爪相撞,力量相当。

  就在怪物准备再次消失时,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型黄色海绵宝宝,手拿油铲,对着怪物猛拍,口中念念有词:“我准备好了,我准备好了。”

  怪物被海绵宝宝一记重击拍倒在地,瞬间懵了一下。

  这种反应很正常,因为在男孩与阿福共情时,还有另外两个阶段。就害怕阶段而言,男孩内心害怕的东西是床底下的怪物,而他会寻求安全感,抱着海绵宝宝公仔入睡,将其视为保护他的东西。相对应的,在喜欢阶段也有两个对应的出现。

  所以在男孩的意识中,海绵宝宝是会保护他免受怪物欺负的。

  趁着怪物被海绵宝宝击倒在地,阿福立即跃上怪物巨大的身躯,口中高喊:“男生女生向前冲!”

  一刀砍断了怪物的左手,怪物惊恐地站起身来,试图逃入床底,但阿福紧追不舍,手持刀追了上去。

  “刚才被叫爷爷很不爽,正想找你撒撒气,你别跑。”阿福咒语念动,右手刀指向怪物逃跑的方向,重击怪物菊花部位,怪物发出凄厉的叫喊。

  “奖品格力空调!”一刀砍断了怪物的右手。

  “江淮汽车!”左脚被砍断。

  “亚军1万!”右脚被砍断。

  “季军5000!”怪物的头被斩落。

  “我一个都没得到。”最后一刀直接劈开了怪物的身体,怪物化为碎片消失。巨型海绵宝宝也随之慢慢消散,因为害怕已经不再存在,也不再需要守护了。

  随着一阵烟雾消散开来。此时四周的墙壁逐渐消失,又恢复成了昏暗衰败的黄泉路。

  阿福将刀丢向空中,再念了一道咒语,刀便又消失了。他转向男孩,发现男孩此时似乎安静了许多,不再像刚才那样害怕了。

  “现在好点了吗?”阿福关心地问道。

  “现在不害怕了,但我还是想妈妈。”男孩坦率地回答道。

  听到男孩的话,阿福知道现在要开始第二阶段了。

  “妈妈在哪里?知道地址吗?”阿福追问道。

  “海石路XX号。”男孩清晰地说出了家的地址。

  男孩说完话后,阿福把手放在他的头上。一道光芒开始从男孩身上散发出来,他似乎变得有些透明起来。然后,他不由自主地向阿福靠近,两人仿佛在一瞬间融为一体。

  阿福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女人的脸庞——美丽、温柔,带着一抹关怀的微笑。一股温暖舒适的感觉涌上他的心头。他不由自主地喊出了一声“妈妈”。

  阿福随后反应过来,赶紧看向周围,发现幸好没有同事注意到。在尴尬和紧张之际,他闭上双眼,双手向左右伸展,掌心朝上。他口中念着一道咒语,紧闭的眼睛内涌起了一丝红光。

  阿福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前的是一间老旧的房子。带着男孩的思想,阿福一眼就认出这就是男孩的家。

  推开房门,木门嘎吱作响。迎面扑鼻的是一阵阵腐朽的味道。顺着味道看过去。只见房内一张破败的床上躺着一位瘦弱的女人,似乎睡着了。床边一张木凳上放着已经有些发臭的食物。

  这位女人就是男孩的妈妈,且目前来看,好像还有人在照顾着,只是照顾的不是很好。

  阿福调取了男孩的记忆,貌似男孩的父亲很早就离开了人世,在男孩的妈妈怀孕时,父亲为了让怀有身孕的妈妈得到更好的生活时,便早早的出去工作,因为意外,导致路上出了事。

  后来男孩妈妈生下了男孩,也由于思念丈夫过度中了风。导致照顾男孩时无法顾及,生活困顿,他们常常陷入饥寒交迫之中。邻居时不时会过来帮忙,但也无法提供完全的支持,毕竟各家都有各自的难处。

  随着时间推移,男孩的病情日益加重,而没有钱治疗的母亲也因为中风变得越来越无助,甚至开始表现出精神错乱的迹象。尽管母亲有时会对男孩发脾气,甚至打骂他,但男孩依然默默承受,尽自己所能照顾母亲。

  阿福看着这些记忆,心中充满了无奈和悲伤。他暂停了这些回忆,悄悄地走到男孩母亲的身边。

  不知是出于某种感应还是其他原因,男孩的母亲眼皮轻轻动了一下,然后慢慢地睁开眼睛,注视着阿福。这双眼睛看起来失去了光彩,混浊得让人难以辨认。

  “这只是一个梦。”阿福轻声对男孩的母亲说道。

  男孩的母亲只是微微笑了一下,但那笑容并不像是真正的快乐,而更像是一种无奈的苦笑。笑容逐渐扭曲,接着她开始颤抖,泪水夹杂着笑声涌出,仿佛在经历着一场心灵的挣扎。

  此时,阿福不忍心再提及孩子的名字,他渴望从这位母亲口中得到对孩子的一句安慰的话语,但看着眼前的这位母亲,阿福知道应该也撑不了多久了。干脆就直话直说。

  于是说道:“告诉我,你想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

  女人这时停止了苦笑,而是浑浊的眼睛看着天花板,不知多久,她的眼神开始清澈起来。

  “带我一起走”

  女人的话,让阿福有点懵了一下。

  随后阿福才缓过来,女人因为中风身体不便,所以无法自我了结。如今孩子不在了,她只想跟着孩子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因为到了另一个世界,她将是一个完整的母亲,哪怕在黄泉路上就剩那么点点时间,她也想弥补生前对孩子的亏欠。

  随后,女人用渴求的眼神看向阿福继续问道

  “能否帮我个忙”

  女人想说什么,阿福知道,阿福很快就拒绝了。

  “我做不到,我说了,这只是个梦。”

  “我知道,我想说你见到他了吗?”

  阿福点了点头。

  女人随后微笑了一下,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一道由精神幻化出来的魂从女人身体升了起来。

  “怎么回事?”

  阿福奇怪问道。

  女人指了指旁边那变质的食物。

  “我求着让隔壁婶子帮忙放点安眠药,她见我痛苦,也就默默同意了。”

  幻化成魂的女人这时恢复了之前的美丽,温柔。没有了躺在破败床上那种可怜感。

  “小里在哪?”

  小里,就是男孩的名字。随着女人的呼叫,阿福身上开始泛起了光,慢慢的从阿福身上分出了一个男孩。

  “妈妈。我好想你,妈妈。”

  “对不起,小里,妈妈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

  看着出现了的小里,女人一时间崩溃泪如雨下,紧紧拥抱起了男孩。

  这一刻,他们俩才是完整的。男孩这一刻应该不孤独了,他的母亲,此刻正拥抱着他。

  “走吧,该离开了。”

  阿福又是一阵咒语,随着咒语念完。一阵叮铃铃的铃声响了起来。

  “我听到声音了。”

  男孩这时突然对阿福说道。阿福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离开了,让他们母子先独处一下吧。

  至此,阿福也想知道,他的母亲是什么样的。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奇妙世界小说

解魂:黄泉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