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圣教种田,我看黑山羊母风韵犹存

圣教种田,我看黑山羊母风韵犹存在线阅读

圣教种田,我看黑山羊母风韵犹存

大斗猫

轻小说·原生幻想·53.52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7-18 09:28

神圣历329年,教皇宣布这是百年来最安定的一年。我为此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因为我落网了。......神圣历330年,教皇宣布这是百年来最混乱的一年。我为此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因为随着我的落网,失去了靶子的人类诸国再也不能忍受自己同类的愚蠢与贪婪,开始互相攻伐。(种田,搞笑,轻松,不虐主,集卡!)……咳咳,有奇怪癖好的精灵;明明已经拥有最上级实力却来卧底的圣骑士;被耻辱留下留影水晶的剑姬;明明没有犯错却被认定为邪魔的圣女……。虽然兰德也不想,但他的邪教种田之旅似乎总会充满各种杂七杂八的人。ps:这是一个宗教胜利的故事.jpg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我看那黑暗丰穰女神也是风韵犹存!

  呵呵,梦境罢了!

  可惜,这句话已经无法说服自己了。

  此时的兰德被挂在了一个阴暗房间的十字架上。

  潮湿的房屋内,水珠滴落的声音在静谧中显得尤为清晰。

  他能够清楚地感受到了空气中的潮湿,闻到了血腥的气味,甚至能够触摸到祭坛冰冷的石面。

  这已经是兰德第五次被挂在这十字架上面了。

  屡次欺骗自己这是在做梦无果后,他只能被迫接受现实。

  如果这是在游戏的领域,可以称之为死档了。

  遇到这种情况,如果真的是在打游戏,那就只能重开了,严重的可能需要删档。

  可惜现在既不是游戏,也不是在做梦。

  【兰德

  性别:男

  能力:献祭豁免

  意志:N】(可展开)

  意志什么意思他不懂,但这被称之为献祭豁免的能力十分鸡肋,只能让他不会死于献祭,而不是无法被献祭。

  而他面前,站着一个狂喜的黑袍人。

  第一次献祭眼前这个黑发异种的时候,他是平静的。

  他震惊地发现兰德再次回到了他面前,而且他还明确地收到了献祭的反馈。

  第二次献祭的时候,他是忐忑的,因为他害怕会招致母神的惩罚。

  ……

  现在已经是第五次,他欣喜若狂!

  熟练地抓取,挂十字架,念祷词,一气呵成。

  他似乎触摸到了这个世界的真理!这个人被献祭了也会回归,那么只要不断献祭眼前这個人,他就可以不断从献祭中获得好处,不断变强,从而天下无敌!

  献祭,付出代价,然后从神明那里获得力量,这是他过去的可悲理解,而如今,母神的力量正在被他毫无代价的攫取。

  无视有些癫狂的黑袍人,兰德有气无力地观察周围的环境。

  这场面兰德大概清楚了,自己应该穿越到了一款叫做《深月》的游戏中。

  虽然他只是个云玩家,但世界大势走向还是清楚的。

  问题是还没等他大显身手,就沦为了别人卡bug的工具。

  虽然这个黑袍人可能不知道卡bug是什么意思。

  他又一次划开自己的手掌,又一次念诵献祭祷文,然后又一次把他送去见所谓的母神。

  黑暗丰穰之女神,孕育万千子孙的森之黑山羊,它是万物之母,是不可言喻者的妻子。

  这是一片连绵的山脉,这是一片繁茂的森林,这是一片蠕动的生机。

  仿佛地脉在呼吸,生命的起点睁开了眼睛。

  真是一片混乱的环境,到处都是无机物和血肉纠缠的场面,但此时兰德已经第五次见了,san值逐渐趋于稳定,虽然也可能已经归零了。

  果然人总是会适应的。

  明明在游戏中这个女神的神像是十足的美人,怎么在神国一见,就是一团蠕动的不明物体。

  这是诈骗!

  不过这样看了几次感觉真就还行吧,我看你也是风韵犹存!

  能力自动启动,兰德又回到祭坛上,然后被黑袍人熟练地抓取,安装在十字架上。

  仿佛已经熟练地掌握了流程,黑袍人再次毫不犹豫地划开了手掌,连祭祀祷文都变成了默念。

  居然默念也可以吗?这下真的要被当成流水线作业了。

  虽然这个黑袍人不出声,但他还是能大概知道他念到哪里了,毕竟听了四遍,这个祷词也不难记。

  由于被献祭多次,他也很无聊,因此也跟着默念了起来。

  又来到了这片生机混合之地,但不同的是,他感受到了一股充满生机的能量在他胸腹徘徊。

  嗯?

  兰德脑子暂停了一瞬,他为什么获得了奇怪的力量,难道?

  难道说他刚才其实献祭了自己?

  对于那又一次睁开的漫山遍野的眼睛,兰德压抑住内心的激动,露齿一笑:“看看腿!”

  又一次回到祭坛,黑袍人面色一沉,这次祭祀理应成功了,但是毫无反馈。

  难道这个材料只能用四次?

  阴鸷的眼神盯住这个再次出现的祭品。

  他不能接受。

  称霸世界的机会就在眼前,居然就这样如此破灭了?

  把没有反抗动作的兰德挂在十字架上,宛如挂一个物品。

  第六次,

  兰德确认了,只要他祷词念得比这个黑袍人快,就可以先一步献祭自己。

  ……第十六次。

  黑袍人终于放弃了尝试,接受了这个祭品只能生效四次的结果,果然母神还是伟大的,不会让他轻易予取予夺。

  现在只能找个地方把兰德这个垃圾处理掉了。

  但就在他想要再去抓取兰德的时候,伸出的手腕却突然被握住了。

  被反客为主,摁在了祭坛上。

  “是不是很好奇?”

  近乎是脸贴着脸,兰德笑了。

  “你?”

  黑袍人有些茫然失措。

  明明这是一个一只手就能捏死的普通人,怎么突然比他力量还大了?

  他并没有得到回答,被凶狠地用钉子钉在血肉中,就如同之前他对待兰德那样。

  兰德聆听着他这令人感到身心愉悦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给他摆了一个符合兰德美学的姿势。

  划开手掌,然后盯着黑袍人的眼睛。

  “那么我现在告诉你。”

  并没有说下去,而是快速地把祷词念完,霎时间,黑袍人的血肉就被无形的虚空吞噬,然而这次他甚至连惨叫都没有机会发出。

  “我会告诉你就有鬼了。”兰德表示自己并不是那种会死于话多的反派。

  在占优势的时候还要去嘴炮,这不纯纯给敌人拖时间吗?

  兰德并没有离开这里,反而站回祭坛中央。

  又到了调戏母神的时间。

  一百多次尝试后,兰德失望地停止了献祭自己。

  他刚才做了一个通过不断献祭从而自己天下无敌的梦,可惜事实告诉他献祭获得的力量是有极限的。

  【兰德

  性别:男

  能力:献祭豁免

  祝福:黑山羊之母的渴欲(已达到极限)

  意志:N】(可展开)

  再献祭也没有用了,兰德摇摇头,走出献祭室。

  下一步就是处理其他人,此时他其实还没有脱离危险。

  这里可不像只有一个邪教徒的样子。

  就是不知道具体数量有多少了。

  正面打出去他并不清楚有多少胜算,由于没有清晰的对照,他并不清楚现在自己的实力到底在什么地步。

  反正他自己感觉,也就力量大了些,恢复力强了一些,而且似乎不会感觉到疲累。

  什么打桩机能力。

  而且这个献祭豁免的能力只是让他不会被献祭死,但不是不会死。

  因此他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邪教徒一定渴望着母神的慈爱。

  他披上了黑袍人遗留的黑袍,见人就说黑袍人获得了母神的青睐,被亲自接引到神国了。

  由于黑袍遮挡,这些人一时半会没有认出兰德到底是谁,而且获得母神的青睐这样的重磅消息,对于他们这样的教徒而言,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

  很快……

  大量邪教徒怀疑地跟着兰德来到献祭室,就在这个狭小的献祭室快被挤满时,终于有人发出了疑问:“你是谁?”

  “我是神使!”兰德高声说道。

  台下哄笑,没有人相信。

  “你是什么东西?”

  “什么时候混进来的?”

  还有人认出了兰德:“你不是我抓来用于献祭的耗材吗?”

  就在这群人想要把他抓住的时候。

  兰德灵巧地避开,随后走上祭坛,

  划开手掌,

  用难以想象的熟练度高速朗诵献祭的祷词。

  刹那间,兰德的身躯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随后……又完好无损地回归。

  “我是母神的神使。”兰德又一次开口道。

  而此时,场中的邪教徒们已经无不动容。

  果真,果真是神使吗?

  他们当然熟悉献祭的祷文,这个人是如何面见母神而又完好无损回归的?

  就在这些邪教徒议论纷纷的时候,兰德再次开口,打断了他们的思考。

  兰德的声音中充满了对母神的崇敬,他注视着邪教徒们,宛如注视需要引导的羔羊:“母神是博爱的,她的恩赐是平等的,只要有足够的功业,就一定能够获得她的青睐。”

  兰德拔下之前用来钉住黑袍人的钉子,在自己苍白的手臂上划开一道长长的血口。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血口很快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这就是母神的赐福!”兰德神情狂热。

  反复见到神迹,在场的邪教徒们绝大多数都狂热了起来。

  没人再在乎兰德之前只不过是被抓来的祭品。

  神迹,才是每一个教徒最终极的渴求。

  他们如此兢兢业业发展教派,就是为了一睹神明的力量来改变自己孱弱无能的一生。

  而如今,这份神迹似乎唾手可得。

  见如此就忽悠成功了,兰德在心中暗赞自己真有表演天赋,他以前怎么不知道自己这么会演。

  他准备告诉这些邪教徒只有真正面见母神,才能获得神的嘉奖。

  至于为什么要问功绩,原因一个是如果没有门槛,太简单了容易被怀疑,还有他怕错杀好人,万一有人被迫当邪教徒的呢?

  毕竟这是游戏世界,说不定就有什么主角人物在邪教徒窝点开始自己苦大仇深的一生?

  兰德站在祭坛上,展开双臂,仿佛他真的就是神明的代言人。

  他高声说道:“神的羔羊们,现在,告诉我你们的功绩吧。只有那些拥有足够功业的人,才有资格获得母神的奖赏。”

  他准备先听听他们有多坏,然后把该死的通通送去见他们的母神。

  随着兰德的话音落下,一个黑袍人忐忑地走上前,说道:“我拐走婴孩,几十次将孩童从他们父母面前夺走。”

  又一个走上前:“我欺骗少女,将他们诱骗到这里放血剜心。”

  很快自觉能获得奖赏的邪教徒都一一将自己的罪行说完。

  对于他们邪恶的行径,兰德内心厌恶,但表面上却微笑,以示对他们的认可。

  兰德点点头,表示这些人都有资格去面见母神,他们不够资格也没人够资格了。

  然后,就轮到了那些自觉没有资格的邪教徒。

  兰德看向一个站在后面畏缩的黑袍人:“你做过什么,怎么连阐述自己功绩的勇气都没有?”

  被点中的黑袍人一怔,疑惑地看向四周,发现兰德问的就是自己。

  就像上课睡觉被老师点起来的学生一样茫然无措。

  意识到这是神使大人的提问,必须要回答:“我,我偷过面包店的面包!”

  好的,你没有资格去送死,不对,是没有资格去面见母神。

  居然真的有完全不邪恶的邪教徒,难道你是什么主角?兰德盯着这个有些畏缩的邪教徒,但很快又转移了目光。

  “你呢?”兰德看向下一个。

  “我盗猎过领主的兔子。”

  这个为什么有罪他也知道,在这款游戏的历史背景中。

  一片被划分好的领地里,所有的资产都是属于领主的,自然也包括林地中的猎物,盗猎无疑是罪行。

  这个盗猎兔子的也没有资格去见母神。

  一个个问完,兰德点出了所有资格面见母神的邪教徒,张扬地挥舞双臂,狂热地叫喊道:“就是此时,母神大人正在呼唤伱们。”

  “现在,站在祭坛上,我为你们引导丰穰女神的神力!

  闭上你们的眼睛,封闭你们的声音,沉寂你们的声音,然后聆听神的召唤!”

  兰德划开自己手臂,任由鲜血滴落在祭坛上,然后看着已经有些拥挤的祭坛。

  复述之前他被献祭时候的语句。

  “神正在为你们掀开面纱!”

  “永别了羔羊们。”兰德在心中默念,就是希望见到神的时候你们不要惊慌失措。

  这时,那个偷窃过面包的邪教徒又瑟缩着开口:“神使大人!他们,他们去哪了?”

  “他们前往了母神的神国!”兰德闭着眼睛胡编:“那里河里流淌的是羊奶和蜂蜜,岸边的树木一年四季都会硕果累累,所有人都不会受到寒冷与饥饿的侵袭。”

  “这么好吗?”看上去还没成年,十分年轻的邪教徒鼓起勇气说道:“那我要是有了前辈们的功业,是不是也能去神国?”

  兰德摇摇头:“孩子,你叫什么?”

  “瑟斯。”

  兰德松了口气,这不是听说过的任何一个游戏主角,看来还没有这么巧:“做功业的名额已经被他们用完了,之后只有努力听从我的安排,我才会给你们找到另外的方式前往神国。”

  瑟斯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轻小说原生幻想小说

圣教种田,我看黑山羊母风韵犹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