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隐形之刃

隐形之刃在线阅读

隐形之刃

坞成章

悬疑·侦探推理·5.79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7-09 19:22

”被抛尸的老师“、”坠楼的花季少女“、”殉职的警察“、”主动投案的凶手“、”腾辉集团的崩塌“多起看似毫无关联的案件背后,其实是有人在幕后操纵,而”凶手“所操纵的却是一把被人为控制的”隐形之刃“。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报案

  冰山露出海面的仅仅是一角,而绝大部分隐没于海面之下!

  清晨的一抹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有些凌乱的办公桌上,窗边上摆放着几盆绿萝,可能是土壤营养不足的原因,叶子看起来已经有些泛黄。徐建国把腿伸直后,将脚靠在桌子的边沿上,脚上的皮鞋看起来已经没有什么光泽,鞋底磨损严重,鞋面也脏兮兮的,很明显已经走过了不少的路。后背则倚靠在一把老旧的靠椅上,手里拿着一张邮局刚送来的报纸,这是徐建国闲下来时最喜欢的看报姿势。

  ”国家将放开电煤指导价格,行业即将迎来巨变!“徐建国百无聊赖的低头看着报纸上的头版头条,报道的主要内容说的是:”国家将不在发布电煤的指导价格,探索煤炭的市场化定价与重点合同煤价并行的双轨制,与电煤价格对比起来,电力系统长期采用计划经济体制,为了打破垄断、引入竞争,将进行电力体制改革,逐步形成厂网分开、主辅分离的新格局。“

  徐建国继续浏览着报纸上的其他版面,作为一名警察,看起来这样的新闻并不能提起他的兴趣,他更喜欢关注报纸上的奇闻异事,尤其是公安部最新破获的案件和用到的最新技术,除了看电视和警队定期组织的警示案例分享,报纸是他获取信息的主要来源。

  ”失踪、大男人“等字眼不时的闯入徐建国的耳朵,徐建国半合上报纸后,透过报纸间的缝隙,打量着一旁正在做笔录的男人,本能的揉揉眼睛后,便坐直了身体,本以为今天可以就这样悠闲的看看报纸度过一天,看来计划又要泡汤了。

  前来报案的是一位看起来上了年纪的男人,看样子年龄在五十到六十岁之间,上身穿的衣服很朴素,只有一件土黄色的短袖,已经洗的有些泛白。当然,这样的穿着在五月份的天气也并不会觉得冷。

  干瘪而多皱的面孔,浑身深土黄色的皮肤,灰白的胡须稀稀拉拉地分布在下巴上。附近村庄的老实农民,这是男人给徐建国留下的第一印象,能看的出来男人的眼神中充满了惶恐。

  徐建国快步走上前去,双手托住正在做记录的赵维民的宽厚肩膀,眼睛盯着在记录本上洋洋洒洒的做的几行简单记录。

  ”报案人:陈玉祥,失踪人:陈志明,年龄:三十五岁,于四天前突然失联!“

  “三十五岁失踪啊!”徐建国伸长了脖子,不自觉的发出了声。

  男人皱起了眉头,似乎是听出了徐建国话里的异样。

  公安局里接到人口失踪的报案也算平常,但年龄段几乎都在十岁以下,大多是年纪小的孩子与亲人走散或被人贩子拐卖而不知所踪,如果是三十五岁的正常成年男人,除非自己本人不愿意与家里联系,要不然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他已经没有能力主动与家里人取得联系,换句话说不是被人绑架就是遇害了。

  “您儿子是干什么工作的?”赵维民把头从徐建国的方向扭回来,继续向男人发问,徐建国这才知道记录纸上的陈志明与眼前的男人是父子关系。

  “在回龙沟的煤矿上班!”赵维民的手不停的记录着。

  “具体是干什么的呢?”

  “好像是负责检查煤矿安全之类的工作......”眼前的男子试图将儿子的工作描述的更加具体,但从他吞吞吐吐的表达上就可以看出,平时他并不关心儿子的具体工作内容。

  “像是安全员啊!”徐建国将双臂交叉叠在胸前,像是在思考什么。

  “已经失联了四天,您对时间为什么这么肯定?”徐建国瞟了一眼赵维民刚刚做的记录。

  “因为从上周三开始,他就没有再回过家。”男人的语气很肯定。

  “当时为什么不来报案呢?”赵维民问

  “因为工作的原因,有时他也会住在矿上,所以便没有在意。”

  “在矿上住的日子固定吗?”

  “不固定!”

  “即使是住在矿上,这种情况也不常发生。”男人继续补充道。

  “那你是怎么发现他失踪的呢?”赵维民顺着问题继续往下问。

  “因为孙女要去文山中学上学,按照往常,每周一都是她爸爸送她去的,而到了上周日的晚上却迟迟不见她爸爸的人影,打电话也没人接,那时候心里便有些不安了。”老人眯着眼,努力的回忆着。

  “这样啊!”

  “看来你已经去过回龙沟煤矿了。”徐建国看了一眼男人脚上沾满煤灰的胶底鞋。

  “没错,把孙女送到学校后,我便去了回龙沟煤矿。“

  “怎么样?”

  “说实话,去回龙沟煤矿的路上便有不好的预感。果然在那里没有见到志明,听他办公室的同事说,周三的晚上就没见到他人。”

  “那你的预感还真准!”

  对于这样的失踪案件,家属往往要比警察掌握的信息更加全面,也更容易对失踪的原因作出判断。

  “说说吧,在没有展开调查之前,我们只能先听听你的判断。”徐建国显得有些无奈,开门见山的说道。

  男人的脸上却掠过各种复杂的情绪,仿佛在经历一场内心的辩论,他舔了舔嘴唇,张开口,然后又闭上,反反复复,却始终没有说出话来。

  徐建国和赵维民对视了一眼,看出男人似乎有难言之隐。“你放心,记录会保密的!”

  男人抬眼看了看眼前的两个警察,压低声音后说道:“我怀疑志明是被他老婆害死了!”

  赵维民停下了手中记录的笔,惊奇的像半截木头愣愣的戳在那里。

  “你继续说!”赵维民并没有要打断他的意思。

  “其实,志明的老婆已经在外面有男人了!”男人情绪变得激动。

  “这是你的猜测?”

  “当然不是,那个恬不知耻的妇人,整天和外面的男人鬼混!”男人的眼神冰冷而嗜血,嘴角下意识的颤抖,手臂不自然的下垂,手背粗糙的似老松树皮,情绪变化带来的血压升高,导致血管充血,饱满的像一条条蚯蚓,仿佛一个来自地狱的修罗。

  “那她人呢?”

  “现在应该就住在县城里,不过她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家了?”

  “那你怎么知道儿子的失踪和她有关呢!”

  听到这样的问话,男人气的面色发紫,脖颈青筋毕露,狭窄的气管好像是打气筒,呼呼的喘着粗气。

  “还能有谁!......”男人依旧滔滔不绝,嘴里说着一些难听的话。

  “老婆很久都没有回家,你儿子去找过她嘛!”徐建国打断了他的话,问到了问题的关键。

  “当然!因为周三要倒班,所以上午并不需要去矿场,出门时志明说要去找那个女人。”男人回忆了下后,回答道。

  “有发生冲突嘛!”

  “这个不太清楚。”

  “反正现在那个女人眼里已经没有这个家了!”男人没有了刚才的那股狠劲。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很久了嘛?”徐建国摸了摸下巴问道。

  “自从去年志明在井下摔伤腰后,家里缺少了稳定的经济来源,她便说要出去工作,慢慢的就很少回来了!”

  “志明原来在井下工作啊!”

  “没错,志明之前是回龙沟的煤矿工人,不过,一次井下的事故让他摔伤了腰,所以在矿上做些相对轻松的安全检查之类的工作。”

  “那他媳妇找了什么工作?”

  “好像是服务员之类的吧,反正不是什么正经工作。”男人的脸上写满了嫌弃。

  “这样啊!”

  “这么说,两人分居已经有一年多了吧!”赵维民在心里计算着。

  “确实。”

  “拖了这么久,没有想过离婚嘛?”

  “那个女人之前提起过,不过志明好像不太愿意。”男人补充道。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领头各自飞啊!夫妻本来是关系最亲密的伴侣,但生活出现不如意的时候,便各顾各了。但如果夫妻双方已经开始讨论离婚了,应该不会有多少恨意了吧,徐建国在心里盘算着。

  “情况我们大概了解了!”徐建国看问不出什么,便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

  “对了,周三陈志明最后离开家的时候,有什么异常表现嘛!”

  “异常啊!抱怨之类的话。”男人撅起了嘴。

  “异常表现倒是没有,不过听说最近回龙沟矿厂要扩大规模,这反而令他头疼,经常在吃饭的时候听他抱怨。”

  “抱怨什么?”这引起了徐建国的兴趣。

  “工作上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听说什么新推进的巷道主梁质量不达标,会威胁到井下矿工的生命安全之类的话。”男人的脸上写满了不耐烦,似乎在他看来这样的事情和陈志明的失踪并无关联。

  “在没有经过充分调查之后,我们也没有办法下结论,请你理解!”徐建国看出了男人脸上想表达的情绪,不由的苦笑道。

  “当然!”男人没有了刚才激动的神情。

  “你留下电话、住址和失踪人的近期照片及单位。”赵维民将一张空白的纸和笔递给了男人。

  应该是早有准备,男人缓缓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照片。

  “果然,和眼前的这个男人一样,土黄色的皮肤加上一张清瘦的脸,一脸的老实相。”徐建国接过照片,心里不由的这样想。

  “怎么看?”把男人送走后,徐建国把屁股倚靠在办公桌上,手里拿着男人刚刚留下的有些潦草的字迹。

  “地址:回龙沟镇!”

  “又是回龙沟镇,看来这里的治安状况很糟糕呀!”办公室里负责暴力案件侦破的龚宇警官。

  听到“回龙沟”这几个字眼,很快便有了反应。

  “怎么说!”

  “几天前在回龙沟镇的煤矿上还发生了一起斗殴事件,起因是后面的拉煤车司机为了抢到一车煤,便插了前面司机的队,两人扭打在一起,后车司机用撬棍打掉了前车司机的两颗门牙。”

  “可真够狠的,为了一车煤至于嘛!”

  “听说现在的煤价可今非昔比了!”

  徐建国一边听着同事对发生在回龙沟斗殴事件的描述,一边想起了早上看到的报纸上关于电煤市场化的新闻报道,思考着两件事之间的关联。

  “三十五岁的大活人,怎么可能玩失踪呢,我看大概率已经没了!”赵维民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当然,在家属面前警察不会这样说。

  “你是说来报案的男人说的没错,陈志明是被他老婆害死的?”徐建国推理道。

  “至少在没有新线索出现之前,可以这么推断!”

  徐建国挠了挠头,在没有更多线索之前,并没有什么好的想法。

  “这种案件可真叫人头大,报案人看起来提供了很多线索,其实只是自身的主观推断罢了,细细想来,没有什么可以当作真凭实据。”徐建国摊了摊手。

  “不会又是老婆出轨,谋杀亲夫的桥段吧!”一旁的同事开起了玩笑。

  “当然,这也不算什么新鲜事了!”赵维民话里有话的说道。

  “难道真的是在世的潘金莲嘛!那我倒挺想会会她!”徐建国接上了话茬。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侦探推理小说

隐形之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