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民间诡闻实录:独道玉门

民间诡闻实录:独道玉门在线阅读

民间诡闻实录:独道玉门

药坛

悬疑·侦探推理·3.51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6-17 13:47

我的命,很苦……很苦出生后生母被我吓死,生父被雷劈死。我被所有人不待见。可我的命数又重又硬,是天生做先生的命。弟马出马,先生出黑,道士出道。玉门自古一阴一阳双先生。到了我这一代,更是集阴阳术于一体的阴阳先生。我生有不甘,为何我的命数注定孤寡。我徐天行偏要逆天改命。没有这"天"的庇护,我依旧是玉门先生。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我的命,很苦

  我的命很苦,很苦……

  就如从小村里人对我的称呼。

  “煞星“,“小杂种““没爹娘养的小畜生”……

  至于更多,以至这件事的起因,还要从那时……说起。

  ……

  那是97年的一个晚上。

  那天晚上,我娘已经濒临生产。

  太阳刚落山后,整个村子都蒙上了一层薄雾,稀稀碎碎地下起了小雨。

  那场雨随着时间的推移,是越下越大。

  刚开始时,我娘口里叫嚷着痛。

  我奶奶,也只是以为正常的阵痛,过一会儿,自己就消退下去了。

  可还没过一会儿,我奶奶就看见被褥湿了一角,翻开被褥一看,我娘的羊水破了。

  我奶奶当即顶着雷雨找来住在村尾的产婆。那时候,医疗条件不怎么好,如果有条件的话,可以去县医院瞧那么两眼。

  可我娘临产我的那会儿,雷雨交加,哪能去医院?

  产婆是成功的请来了,可耗尽所能也没把我接生下来。

  徐老太,也就是我奶奶,和产婆一块儿急得在地上直跺脚。

  可是始终也没有什么办法。

  “淑若啊,用力啊,再加把劲,孩子就要出来了!”徐老太看着我娘痛苦的呻吟,到最后嗓子都哑的哭不出来了,我奶奶也是急的直掉眼泪。

  “阿…阿婆,我男人呢?”我娘在床上虚弱痛苦的问向我奶奶。

  徐老太不敢看向床上的我娘,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儿子现在还在外面和别人喝酒呢!

  我娘见我奶奶一声不吭,已经猜到了些,脸色瞬间灰暗了下来。

  “淑芳啊,没事的,不用管那个畜生,深呼吸,阿婆还在你身边呢.就当为了孩子,你还有孩子呢,再坚持坚持,徐家可就靠你了!”

  “孩子……”我娘忍着剧痛摸了摸肚子,眼中终于有了些光亮。

  说来也奇怪,听了奶奶的这番话,费尽全力之后,我被接生了出来,产婆第一时间用被褥把瘦小的我包了起来。

  “淑芳,生了,生了!”徐老太一脸惊喜地把孩子抱过来让我娘看。没成想,这一看,我娘竟然一头歪倒了。

  产婆还以为我娘晕了过去,刚伸手扶向我娘。手却猛的一抖,惊叫一声,向后“噔噔”退了两步。

  “没…没了!”产婆支吾着说道。

  徐老太,我奶奶看着我娘尚有余温的尸身,久久未动。

  我奶奶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伸手摸向我娘的上唇,身形更是一滞。

  “淑芳,淑芳,你睁开眼看看,这是你的孩子啊!”但始终没有回话。

  一直到第二天,我奶奶抱着我在床上呆呆的坐着。

  她收到两个噩耗,一个是我妈去了,另一个则是我爸,也就是徐斌。

  在昨晚回家的路上,一棵柳树下,被雷给劈中,也没了。

  院里多了两副盖着白布的草席。徐老太还是无法相信,即便年事已高,可她仍然没有流一滴眼泪。

  我奶奶,是村里的神婆。她对此解释为我的命太重了,我爹和我娘担不住,才被天收了去。

  可村里人才不相信这一套,说的糟糕点儿,我爹和我娘是被我给克死的。

  我奶奶始终不信,还赶走了所有在围栏外围观的人。

  下午的时候,有一个赶路的先生路过村子,这个先生持着一根竹杖,背上背着一个竹篓,里面用着一张土黄色的布条盖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奇怪的是,这先生进了村子,哪都没去,直直地来了我家门口,敲响了木门。

  我奶奶抱着我开了门。

  “你是……?”徐老太有些恍惚,颤颤巍巍的问道。

  “一个路过的先生罢了,想讨口水喝,不知……?”先生抬头看向阿婆,有些疲惫地说道。

  “有的有的…”还没等先生说完,徐老太就点着头,从屋中取来满满一瓢水。

  先生慢慢接过水,仰头大口大口地喝了下去,等喝完后,放下了手中的水瓢,又轻声问道:“还有没有一些干粮。我已有些日子没吃过东西了!”

  徐老太听后,停顿了几秒,但还是转身进屋里,拿了几个馒头。

  先生接过馒头,塞进了怀里,也不急着吃。

  而是环顾了四周一圈,在裹着我娘与我爹的尸身上凝视了片刻,眉头微皱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这时,我奶奶已无心再去接待他了,就微微说道:“先生,如果没事的话,就请……”

  我奶奶还没说完,先生却是气势一变,歪了歪头,完全没有了刚才那副身心疲惫,饥渴不堪的样子。

  “家中可是命丧了儿媳?”先生问道。

  “这……的确,您究竟是……”徐老太眼中伤感更多,可却也被惊了一下,他怎么会知道。

  “一个路过的先生罢了……”

  那先生口中说道。我奶奶终于意识到了什么,那人口中的“先生”。

  因此不免有些惊疑。

  “您…您真的是…先生!”我奶奶的语气一下子激动了起来,甚至比之前的说话都更震惊,只是少了几抹疲惫。

  先生没有说话,但可以看得出来他默认了。

  “此地的阴气很重,难不成……”先生的目光定格在那两具草席中的其中一个。

  “不是邪祟,是我儿媳不愿离去!”徐老太急忙说道,听闻有些先生正气凛然,执着于斩尸与灭鬼。

  同时,徐老太眼眶泛红,但她还是坚持忍了下来。先生听闻此言,眉头舒展开来,不再看向草席了。

  “可否说一下为何发生如此惨祸吗?”先生收紧了背上的竹类。徐老太便向先生说请了一切。

  “唉,命是如此…徐神婆,还请节哀啊!”

  先生顿了顿,又说道:“可否让我看看孩子!”。

  说完,目光扫向了徐老太怀中熟睡的孩子。

  突然,先生刚想说话。

  背上的竹篓猛的颤动了一下,上面盖着的黄色布条瞬间紧缩,将这股震动压制了下来。

  “先生,这……”徐老大的眉头微一挑,她似乎知道什么,但却迟迟没敢说出来。

  “嘶——”不远处的柴堆里疾射出一个青绿色的身影目标直指向竹篓。

  “小青。”徐老太惊呼一声,那道身影才改变了方向,停在徐老太脚下。

  竟然是条手腕粗细的青蛇,仍然竖立着身体,做着攻击的姿态,宛如下一秒就会再次弹射出去。

  “柳仙!”那先生口中喃喃道。

  “先生,抱歉,这是我徐家供养的家仙,对煞气实在敏感,先生背上究竟是什么东西。引来了小青。”徐老太对着先生说道。

  那先生看了看我奶奶,将背上的竹篓放了下来,放在了平地上。

  “看来徐神婆也猜到了些,正如你所想的那样。不过,为了避免徐神婆对我猜疑,还是揭开看一下吧!”

  先生说着,左手探入竹篓中,揭开黄色布条的一角,让徐老太看的很清楚。

  好重的煞气,徐老太看了一眼,不由心生寒意,连忙抬起头来,却发现自己的头上却已布满了细汗。

  “竟然是…尸头,这么重的煞气,不知道是什么级别的尸煞!”徐老太连忙撩了撩头上的冷汗。

  先生口中慢慢吐出一个“血”字。

  闻言,徐老太更是一惊。

  “这些尸头的尸身原本被我所镇住,可由于某些原因,尸体被放了出来,不得己之下,只能斩掉尸头,可所有的怨气,阴气也同时汇聚于尸头上,我想来送这些尸头去AY市的一个道观里,将其灭掉!”先生再次解释道。

  差一点就误会了先生,徐老太呼出一口气。

  “先生,进屋内看吧!”徐老太轻声说道。

  “好!”先生拿起竹篓再次背起来,跟着徐老太转身进了屋内。

  徐老太将我放在炕上,展开了被褥,将我的脸露了出来。

  先生则紧皱着眉头,用手摸了摸我的脸,脸色有了一丝变化。

  “这命格…孤煞星,此子命数竟然如此,命似火烧。的确命克父母子女,如今双亲已逝,那……”先生喃喃道。

  “针对的…便只有现如今剩下的亲人了!”先生的目光看问了徐老太。

  “这……”徐老太的脸色难看了起来。

  “从此以后,你不能让这孩子叫你奶奶了……”先生看着徐老太做出反应。

  “好!”徐老太点了点头,她还可以接受这一点。

  “这孩子身上背负了他生父生母的命格,这命实在是太重太重了,他自己也担不住,因此他的这一生必定坎坷不安,尤为会发生三件大事!”先生继续说道。

  “关乎性命!”

  “那…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徐老太急忙说道。

  先生又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缓缓说道:“第一劫只要安分守己,便性命无忧。第二去才要有能力,有本事才能抗住,这第三劫…第三劫,这是……死劫!”

  先生脸色变了变,以至于我奶奶都被吓了一跳,尤其是听到“死劫”两个字。

  “啊,这怎么办,请先生救救这孩子啊!”徐老太直着急。

  先生的脸阴晴不定,又看了看我的脸许多,终于定下决心来。但同样的,先生也仿佛要付出什么代价。

  “徐神婆,莫急。我可以尽力助此子,度过此劫,但也请徐神婆答应我一个要求!”先生等徐老太作出反应。

  徐老太惊疑不定的看了两眼我,又看向先生。

  “请先生先说吧!”

  “那好,此子第一劫,凭借你的照顾,应当不会有什么变故。第二劫,他命里会有他人相助,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变故。”

  “而这第三劫,届时我会亲自来这里救他。但同样的,我要收他做弟子,此后他不能再改换门庭,否则天打雷霹,陨命当场。”先生重重地说道。

  徐老太见此舒了一口气,说道:“先生已经如此,只要能保这孩子平安,那便同意了罢。”

  “不,这或许便是缘分,此子……与我有缘,我才如此。”

  “此子可还定有姓名!”徐老太摇了摇头。

  “这样,我为此子算了一个名字,就叫天行,名为徐天行!”

  “好!“徐老太点了点头。

  “只可惜我不能再去算那第三劫,以保他相安无事了,命是越算越死,越算越薄的,再算…恐怕就是十死无生了!”

  “那第三劫,我会在十八年后再来这里的!”先生说完后跳过窗户看了看那两具尸体。

  “这尸体用不用我来……”

  “这就不麻烦先生了,先生替天行做了这么多,就不必再麻烦您了!”

  “那一定要善好后,否则后患无穷!”先生神色凝重的看了看我娘的尸身,随后便转身离开了。

  “天行…此后就剩咱她孙俩了!”徐老太抱紧了怀中的我。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侦探推理小说

民间诡闻实录:独道玉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