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诡大明:灵能飞升

神诡大明:灵能飞升在线阅读

神诡大明:灵能飞升

明君在位悍臣满朝

历史·架空历史·48.12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7-17 23:26

“我们选择拥抱灵能,走向更辉煌的寰宇世界。”当大明接触到亚空间,现实宇宙被捅了个窟窿。皇帝坐上黄金王座成为了牺牲品,各地被搅的一团糟,文明之火几近停滞。朕登临帝位以后,世界得以从蒙昧和混沌中获得救赎,万类霜天竞自由!东南沿海心学泛滥,灵能者蓬勃发展,他们高呼着:“心胜于物,超凡入圣,羽化飞仙!”基督世界的牛头人传教士身披儒袍,头戴进贤冠,手持十字架:“伪帝的入侵如洪水猛兽,势不可挡……”九边的儒生们高举仁义之剑,将一切神神鬼鬼砸的粉碎:“血祭学神,颅献儒座。”恐虐神选努尔哈赤振臂一呼:“那黄金王座,伪帝坐的,为何我努尔哈赤坐不得,诛杀伪帝!焚尽星河!”忠不可言的半人马部落首领、俺答汗、顺义王,狂笑着发起冲锋:“烛炬帝志,洞灭魍魉!”摄政王张居正,看着头顶的黑色太阳宝船,手持象笏,正色道:“第一,天朝没有秘密。第二,大明永垂不朽!”总督帝国八十万禁军的统帅,戚继光,单膝下跪行礼:“忠诚!”神圣的帝皇链接每一个大明人。至圣先师投下了赞赏的目光,万寿帝君欢兴鼓舞。朱翊钧于金座上起身俯瞰群臣,抚掌而笑:“众正盈朝,忠不可言啊!”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混沌海中潮信来 今日方知我是我

  “血祭血神,颅献恐座!”

  “呔!”

  朱翊钧将一头扑面而来的混沌冠军砸到脑浆迸裂,恐虐的嗜血狂魔被他踩在脚下,但接踵而至的混沌魔军将他淹没。

  旋即。

  正身处东宫之中的朱翊钧从梦中惊醒翻身坐起。

  双眸中充盈着蓝色的灵能光辉,脑海中依旧是血雨氤氲。

  正所谓混沌海中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前世今生的记忆在此刻融会贯通,他穿越了。

  时年隆庆六年五月二十四日,也是大明积极拥抱亚空间的第五十个年头。

  好消息嘛。

  是他有一份巨大的家业要继承。

  包括九州的大皇帝。

  朝鲜、乌斯藏、撒里畏兀儿、吐蕃的保护者。

  东亚诸王国的护卫者。

  蒙古草原的天可汗。

  统治范围从朝鲜开始到整个东南亚。

  再到西藏新疆外蒙古。

  横贯整个大东亚地区。

  坏消息,则是他要坐上黄金王座当柴烧了。

  随着混沌余波逐渐散去,朱翊钧放眼望去,原本华丽的寝宫周遭一片狼藉。

  一张熟悉的面庞掀开了帷幕,一袭红袍的宦官步履匆匆的走了进来。

  圆墩墩的胖脸极具亲和,看起来就十分面善。

  正是东厂提督,司礼监秉笔太监,内廷的大貂珰,冯保。

  冯保压低声音俯身道:“殿下,又做恶梦了吗。”

  朱翊钧依靠在床头,脑海中好像塞着一把烧红的铁烙,在挑动他的神经。

  低沉而亵渎的吟语,正在他脑海中回荡。

  朱翊钧按着额头,无力的摆摆手:“我无事,大伴,让他们收拾干净。”

  亚空间的入侵痕迹还残留在整座寝宫,紫檀条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老化。

  “唯!”

  冯保松了口气,口中只管答应,又将一枚葡萄花鸟纹印香囊悬挂在龙床的金钩之上。

  龙涎香的香气,逐渐安抚着朱翊钧躁动不安的灵魂。

  身穿青织金云鱼鳞叶明甲,身披罩袍,作文武袖打扮的大汉将军们涌入殿内。

  他们在窗纱上用朱砂描摹着符文,朱翊钧看的分明。

  那上面分明写的就是,太上大罗天仙、紫极长生、圣智昭灵统元证应玉虚总管、掌五雷大真人、玄都境万寿帝君。

  道爷修仙成功了?

  小黄门将熠熠生辉的黄符张贴在寝宫的角落。

  就连挂在墙壁的自鸣钟也不例外。

  萦绕在朱翊钧脑海中的低语,终于化为泡影。

  他看着自己稚嫩洁白的手掌,以及这副养尊处优的身躯,有些恍然,抬首问道:“父皇今日如何了?”

  今上,或者说那位坐在黄金王座上的隆庆皇帝朱载坖。

  不过中人之姿。

  以致于维持紫禁城的灵能屏障都漏洞百出。

  情势急转直下,怕是去日不远矣。

  冯保将这份大不敬的想法压到心底,低头:“臣听太医们说,上疾大渐,只是重在调养。”

  这份含糊不清的回答,让朱翊钧不禁皱起眉头。

  重在调养,也可以理解为药石无医。

  他依靠着冰冷的床榻,支撑起身体。

  黑色的双眸盯着冯保一言不发。

  几近凝滞的氛围让人窒息。

  冯保当即低头躬身,表示臣服。

  朱翊钧缓缓站起身来:“去乾清宫。”

  在场的二十名大汉将军无声的转头看向冯保。

  他们的任务是看顾东宫安危,要不要去取决于这位司礼监太监,东厂提督。

  朱翊钧有些不满,他现在居然连东宫的禁卫都调不动。

  这前九年的光阴,尽糟蹋在和亚空间的缠斗上了。

  冯保察言观色,犹豫了一下:“殿下,皇爷已经封禁了乾清宫,这个时候去?”

  但回应他的,是朱翊钧一声冷哼,还有肆虐的灵能风暴:“你在教我做事?”

  众人的思维被无限拉长,脑子像灌满了铅一样沉重。

  冯保面色苍白,顶着巨大的压力勉强说道:“臣不敢!”

  一刻钟后。

  除了片刻不离的二十名大汉将军,附带着百名精通灵能的小黄门。

  浩浩荡荡的队伍簇拥着朱翊钧朝乾清宫走去。

  “殿下!”

  朱翊钧刚离开宫门,一脚踏出,便猝然听到一声怪异的嚎叫。

  朱翊钧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瞧去。

  原是一位被方才流露的混沌之风所腐化的凡人。

  腐化者跪倒在脚下,其青色的宦官服和乌黑的血管交融在一起,还浑然未知,正朝着朱翊钧行礼。

  一个倒霉的家伙。

  他的灵魂被困在畸变的血肉之中,不得魂归王座。

  冯保连忙挡在朱翊钧身前:“殿下小心。”

  大汉将军们已经按上腰间的火铳,由戚继光所设计的五雷神机,黄铜包裹的枪身形似手枪。

  唯有此等至阳至刚之物,方能彻底毁灭这些域外天魔。

  混沌的吟语又在朱翊钧耳边回响,亚空间敞开胸怀,要和他融为一体。

  “一個半腐化的凡人能做什么?”朱翊钧双眸亮起蓝色的灵能光辉,他朝着冯保伸手,“拿剑来。”

  这年头,就连皇帝都沦为柴薪,遑论其他。

  朱翊钧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他一个解脱。

  冯保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也是这么做的。

  一把五尺长的错金盘龙纹腰刀,落入朱翊钧手中。

  眼神空洞的腐化者依旧定在原地。

  朱翊钧迎着无辜者虔诚的目光,将刀刃送入他的胸口。

  刀刃像切割黄油一样丝滑的割开皮肉,刺破心室,朱翊钧再伸手一搅。

  蓝色的灵能火焰将尸体点燃。

  变异被按下了终止符,只留下一具空洞的尸体。

  朱翊钧踩在淋漓的鲜血上,任其污染了丝履的一角,飘然离去。

  众人目瞪口呆。

  及至乾清宫近处。

  只见一百八十位身高八尺,身穿黑漆顺水山文甲,腰横秋水雁翎刀,手持金瓜锤的禁卫军们,正竖立在宫门左右。

  朱翊钧脚下不停,他们不得不让开了道路,躬身行礼。

  侍奉在周围的太监们,纷纷露出讨好馋媚的笑容,试图凑上来。

  冯保毫不客气的将他们排挤开。

  庭院里水银和朱砂的气味很重。

  朱翊钧略有不适,抬起袖口遮住口鼻,跨步踏上汉白玉堆砌的台阶。

  他在东暖阁门槛前微微欠身:“父皇,儿臣请见。”

  清晰而稚嫩的声音传到重重帷幕之后。

  乾清宫东暖阁内。

  殿中的交谈声戛然而止。

  隆庆皇帝朱载坖抬手示意。

  两位身穿朱红大袍的朝堂重臣。

  一位身材硕长,眉目媚秀,长须至腹的长者。

  纷纷隐匿于阴影之中。

  “咳咳咳......”

  “进来吧。”隆庆皇帝朱载坖的声音格外微弱,通过断断续续的灵能之风传入耳中。

  朱翊钧眼神微微一颤,居然严重到连灵能都无法维持了吗。

  “是!”他来不及细想,直起腰杆,拾级而上,步入金色的殿堂之中。

  铜壶滴漏和鹤形宫灯井然有序的排列在蟠龙金柱左右。

  略显空旷的大厅中央,只有一个孤零零的黄金王座,坐落于金色的藻井之下。

  浑身散发着金光的隆庆皇帝朱载坖瘫坐在上面。

  朱翊钧听着他含糊不清的咳嗽声,好似要把肺脏都咳出来方才罢休。

  诸如皇帝这样的政治生物,只要一刻不死,就不会轻易放松自己的权力。

  似朱载坖者,鲜少有之。

  他甚至不忍心将未经登记的野生灵能者,投入到司天监的星炬中。

  就这样苦熬,将自己生生熬到灯枯油尽。

  若不是微微起伏地胸口,他都以为这是个死人。

  朱翊钧迈步上前,亦步亦趋的冯保却被浑身笼罩在兜帽下的灵能者阻拦在后。

  朱载坖形容枯槁,病入膏肓,满怀期待的伸出手来:“过来,让我瞧瞧。”

  或许是病痛和黄金王座的折磨使皇帝变得软弱。

  他更加渴望这种温情脉脉的家庭氛围。

  朱翊钧走到跟前,蹲下身来,紧紧的握住皇帝枯干的手掌:“陛下瘦了。”

  他就好像在摸一个骨头架子,还未曾反应过来,泪水便已经夺眶而出。

  平心而论,这九年以来,他活的相当不错。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两人相对无言。

  一个垂垂老矣,一个即将成为这座王冠的傀儡。

  “咳咳咳……”隆庆帝朱载坖勉强挣扎起身,看着他好容易养活的儿子。

  先帝和亚空间定下契约。

  以致于,八子去其七,就剩他一个独苗。

  但朱载坖至少还养活了两。

  或许这是朱载坖唯一胜过世宗的地方。

  “钧儿,你很好...为父乃愚笨之人,上不能承先帝之志,下不能庇护万民,我也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了。”

  “朕这一生,如履薄冰!”

  这个天下宗室皆避之不及的皇位,本就是为朱翊钧量身定做。

  说着,这个形销骨立的金色骷颅,绝望的哭泣起来。

  朱翊钧的视界中,皇帝的生命之火已经摇摇欲坠,黯淡无光。

  是时候做出决断了。

  朱翊钧擦干眼泪,后退一步,跪在金座前:“大明人心归附,四夷臣服。皆因陛下有大功德于社稷,福佑万民,陛下何以自惭?”

  保护这天下不被亚空间所腐化,这是大功德。

  这也是嘉靖年后的转变。

  但如果皇帝做不到呢?

  朱载坖看着自己的儿子,十分欣慰。

  隐匿的群臣亦然,太子如此仁孝,这是好事,大明后继有人啊。

  真真是父慈子孝,感人肺腑啊!

  冯保心中却有一股子不祥的预感。

  只见朱翊钧抬起头来,直视朱载坖空洞的双目。

  “然,道德经有云:受国之垢,为社稷主!受国之不祥,是为天下王!”

  “陛下,请退位让贤吧!!!”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架空历史小说

神诡大明:灵能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