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身为她们男朋友的我其实是个假货

身为她们男朋友的我其实是个假货在线阅读

身为她们男朋友的我其实是个假货

航迹云的彼方

轻小说·恋爱日常·4.6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5-17 23:52

“星野,要是有一天你没有地方去的话,可以来我们家甜品店的。”“要是你的话,我可以把所有都给你的。”“澈君,我一直在等待的人是你呢。”“请不要抛下我,好吗?”重生东京,在系统的要求下,假扮她人的男朋友。本以为和她们的关系都是伪物。却没想到自己好像早已陷入她们深深的爱意之中了。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女朋友”

  “星,野,澈。”少女咬牙切齿的从嘴里一字一句的说出星野澈的名字。

  “怎么了吗?望月。”

  夕阳的晚霞下,空荡的教室里,东京湾吹来的晚风将少女的长发吹起,这么美好的风景下,望月遥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呢?

  嘛,本来她的发型是被发绳绑成了单马尾,不过谁让星野澈刚刚的动作有些过分了呢,不小心就把她的发绳拽了下来。

  难道是因为这样,她才生气的吗?

  不过两人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吗,怎么可能会因为自己这个男朋友在入学典礼结束后,亲吻她而生气呢?舌头被她咬伤的星野澈很是不解。

  被望月遥拉到身前的星野澈,脑袋里的想法很快被面前的少女所吸引。

  望月遥那保养很好的黑发尾端在自己鼻尖轻轻划过,有些搔痒。

  眼前少女那唇瓣湿润如樱桃,在霞光的照射下仿佛刚刚涂抹了一层亮丽的唇膏。

  不过,星野澈知道望月遥可没有涂唇膏,之所以这么湿润的样子,只不过是自己刚刚吻上去,亲了一会儿才变成这样的,说实话,吻上去给星野澈的感觉很柔软。

  “望月?”

  “你这家伙!”

  见星野澈还在盯着自己的嘴唇看,望月遥上前拽住星野澈的衣领,眼睛里都快能看到溢出来的怒火了。

  虽然说,提议两人成为男女朋友的人是她,但她可一点也不想被星野澈这样的人吻她,不,最好两人连牵手都不牵。

  她很想给面前这个家伙一点肉体上的教训,不过还没有等她开始行动。

  随着教室外传来同班同学们的声音,少女那副充满愤恨的表情也在极短的时间里收敛了起来。

  “呦,是望月遥和星野澈你们两个啊,你们两个小情侣在教室干什么呢,还不回去呢?”

  班上的几名同学回来拿书包,见他们两人还站在窗户旁,纷纷打趣起两人起来。

  “因为我好久没见到澈君了呢,所以想和他多聊会天。”

  望月遥脸上立马浮现出近乎完美的笑容,她露出微笑向进来的几位女同学解释道。

  女人不愧是天生的演员,谁都不会想到现在满脸笑容的少女,刚刚还是一脸愤怒的样子吧。

  “哦哦哦,我们知道了,我们这就走,不打扰你们了,你们接着继续吧。”

  几位女生立马漏出一副“我懂了”的表情,她们拿起书包,边向教室外走去,边向着他们两人挥手。

  “放心,我们不会说出去这里发生的事情的,门我们也会帮你关好的哦。”

  “谢谢你们了。”望月遥脸上的笑容好假啊,远处的几人没有看清,但星野澈看的很是清楚。

  “你管他们这对小情侣干嘛呢,是不是单身久了,也想找个男人了?”

  “你胡说些什么呢?”

  随着外面的声音越来越晚,望月遥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了。

  “星野澈,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她转过身,看着窗户外,明明没法看到她的表情,星野澈却也能很轻易地想象到她现在的表情绝对很冰冷。

  “约定吗?”星野澈装作正在回忆的样子。

  他根本不知道望月遥说的约定是什么,毕竟他又不是真正的星野澈,真正的星野澈现在还是个植物人,在星野家的私人医院里老老实实躺着呢,他这个假货哪里知道这个约定是什么啊。

  “我当然记得了。”面对这种情况星野澈只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撒谎。

  “既然你记得,那请你好好的遵守我们的约定,否则你可别想让我保密了。”望月遥话里充满了威胁的语气,话音刚落,她拎起一旁的书包,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星野澈拜拜手,眼看着望月遥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教室,也没有再搭理一下自己。

  现在的教室里除了他以外空无一人,星野澈来到窗边,思考着刚刚望月遥提到的约定。

  不过还没等他思考自己要如何知道她和真正的星野澈的约定是什么。

  他的眼前蹦出了那块很是熟悉的浅蓝色面板。

  【今日任务:与“女朋友“望月遥进行接吻】

  【任务状态:已完成】

  【任务评价:D】

  【任务奖励:1000积分】

  【奖励结算:100积分】

  【剩余积分:-68000分】

  没错,自己这个假货之所以第一天就和星野澈的女朋友接吻,都是因为这个系统。

  一年前,林澈睁开眼重生在日本东京的时候,除了身上穿着的一套衣服,其它的什么也没有。

  他也不会说日语,也没有地方去,更没有相关身份户籍信息。

  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脑海里有这个看起来很不一般的系统,只要他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也可以得到积分,换取各种奖励,而且就算不完成任务,也没有任何的惩罚。

  但是该说他的运气不好,还是该说什么呢?系统开始的任务没有一个是他能完成的。

  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东京,饿了两天肚子后,林澈跟系统进行了友好的交流。

  交流的结果是,他借了系统不少的积分,用这些积分他换取了日语精通技能,还有一套东京的房产和相关的身份信息,让他在东京有了个家。

  不过也正是因为欠了积分的原因,虽然系统还是没有惩罚,但是在一些时候,系统可以强制自己执行些莫名其妙的任务,来还这些债。

  而他之所以从林澈变为星野澈,也是因为系统发布的一个任务。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是怎么回事呢?

  当星野澈看到面板时,他有些忍不住了。

  从生物学上的角度来讲,他绝对完成了接吻这个任务,那为什么完成评价是最低一级呢?

  明明是因为原本的奖励是一千积分,他才会在系统强制自己亲吻望月遥的时候,为了确保任务的完成,努力的伸了下舌头哎。

  因为这个,他还被望月遥咬破了舌头。怎么自己豁出脸受了工伤,任务奖励的积分还少了这么多呢?

  “喂喂,系统,你在吗?这个任务评价为什么会这么低啊?是不是有些不对劲啊?”

  关于这个问题,星野澈只好在脑海里呼唤起了系统。

  “宿主,没有什么不对劲。”系统的声音是清脆悦耳的少女声,在星野澈知道客服的声音可以定制后,他还专门用赊的积分账从音色库里专门为系统挑选了这个声音。

  “哎?那为什么会这么低。”

  “那是因为这个。”系统说完话,星野澈面前浅蓝色面板上的内容也发生了改变。

  【望月遥好感已降低20,现好感:28】

  【任务提示1:若在任务过程中,攻略方法不得当,导致攻略对象好感度下降,则奖励积分会相应的减少】

  【任务提示2:若任务对象的好感低于0,则不会再更新此任务对象相关的任务】

  【任务提示3:攻略任务对象产生的各种后果,应由宿主本人承担】

  等一下,星野澈看着面板,心中充满了疑惑,系统的这个好感度是百分制的,一般而言,如果是男女朋友的话,好感度至少会在七十多以上。

  为什么,望月遥的好感度会这么低,没下降前也只有48呢,这个将近50左右的好感度,可以说在她心里,星野澈就只是个有些不熟的朋友关系。

  “系统,她的好感度怎么这么低,是因为她知道我是假货了?”星野澈低下头思索片刻,只能有两种答案。第一种就是,她已经识破自己的身份了。

  不过,万能的系统帮他解答了这个疑惑。

  “不,她不知道,这个好感度就是她对真正的星野澈的好感度。”

  难怪啊,自己在亲吻望月遥的时候,她会把自己的舌头咬伤。

  望月遥和星野澈之间的关系绝对不是简单的男女朋友关系。

  这一切最主要的原因肯定是她说的那个约定。

  星野澈的嘴角微微上扬,欠了系统那么多分,它发布的任务果然一点也不简单。

  不过就是因为这样才有挑战性不是吗?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轻小说恋爱日常小说

身为她们男朋友的我其实是个假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