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枕梦渡人

枕梦渡人在线阅读

枕梦渡人

笨鸟肥鱼

武侠·传统武侠·25.85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7-13 12:00

沈溪洞本是富家少爷,一朝灭门,家人血亲无一幸免,姐姐也下落不明,从此踏上寻亲复仇之路。一路上见过富贵迷人眼的销金窟,看过残檐断壁的边塞村落,每当得知仇人的消息,却总扯出更多的谜团拨开迷雾,谁才是真的幕后真凶?站在岔道口前,沈溪洞究竟是手刃仇人,还是以国为家?——小剧场——塞外的夜空下,几人聚在篝火旁取暖以剑为棍,在火上烤鱼的少女,神情冷漠:“大剑客复仇的第一步,流落荒野”靠在枯树下掐算的沈溪洞,安抚大家:“这只是一场意外。信我,明天往南走,一定会出去的。”冷不丁吃一嘴沙的富贵小少爷,愤愤捶地:“难道不是为了躲避?我就知道我的骨头也值钱。”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沈家大院

  相遇之道,万物吹拂,自有阳刚在上,滋养生灵,又有风叩万户,报知消息。

  沈溪洞只觉得浑身疼痛,勉勉强强睁开眼睛,已经夕阳西下,一轮红日挂在天边,映得天上的云彩红红的。一旁少女见沈溪洞睁开眼睛,凑了过来“醒啦?”沈溪洞看见佳音才放下心来。刚动一下身体,疼痛差点让自己昏死过去。

  “唉!别动别动,你这浑身都伤到了,幸好这附近有止血草,我还随身带了些止痛的药,要不然就你这伤口,都等不到你醒来了。我等了半天,没见到你,喊你也没回音,结果你跑了那么远都不叫我一声。还好我远远地跟着你,要不然真出了事我怎么跟你娘交代啊”看着佳音喋喋不休地关心自己,眼泪渐渐地涌了出来,佳音继续在一旁安慰道“没事没事,不就是受点伤吗?十岁的男孩子还要长身体呢,这点伤算不了什么!”。

  等沈溪洞情绪平复下来后,两人收拾好周围的东西“你还能行吗?要我背你下山吗?”沈溪洞被佳音一把拉起,虽然还有疼痛,但好在佳音给他吃了些止痛的药粉,已经能慢慢行走了。“不用了,我能自己走”沈溪洞摇了摇头让佳音把背篓带上,自己拄着佳音捡回来的木棍,跟在后面一瘸一拐地往山下走。

  日落时分的山道,显得格外漆黑悠长,天上虽然还能看到太阳的余晖,但茂密的树林却已经挡住了仅有的光亮。好在沈佳音对上下山的道路颇为熟悉,即便摸着黑,两人兜兜转转终于来到了那棵枯树旁。

  佳音回头见沈溪洞昏昏沉沉,拄着木棍走路,脚步也很是虚浮,便提议道“在这里坐一会儿吧。离下山还有段距离呢,硬撑着,怕是今天你就得交代在这里”佳音指了指枯树旁露出草地的石头。沈溪洞无力地点了点头,缓缓挪过去,在佳音的搀扶下靠在了石头旁,也许是失血过多带来的影响,他觉得脑袋昏沉沉的,不多时便进入梦乡。

  “你看到了吗?那个火,好大啊。我的胳膊都差点烧焦了”“是呢是呢,老三差点没出来,真是太危险了”“就是就是,谁家大半夜放火呢,再说了,还那么激动地大喊大叫,吓死我了!”“诶诶,你们这就说得不对了。今天过节了,镇上的人们放火点灯庆祝,咱们避开点就是了”一个低沉的男音缓缓说起。

  一群人叽叽喳喳地说话,好像根本没看见这么大的一个伤者躺在这里。沈溪洞不由得睁开眼睛,抬头望去,是几个小姑娘跟一个长者趴枯树旁聊天。“那个沈家大院真气派啊,平日总会给我们好多谷子吃,今天的火也比别人家的更大,人也比别人家多,火光冲天啊!”“那是那是,听同族老四说,那户人家有钱得很,吃得都很好。什么谷子、稻米,就是吃上十个冬天都吃不完。”几个少女说起谷子,兴奋得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咳咳,好了好了,别显得这么没见过世面”老者环顾了一眼,这才发现躺在一旁的沈溪洞“唉小友,对不住,多有打搅。这些孩子也是第一次见到那样的烟火气,平常都在山里玩,不曾见过山下的场面。”说完又有些疑惑地歪头看了看沈溪洞“说起来小友,天色已晚,你怎么还不回家啊?”

  沈溪洞看着眼前的长者,想要起身行礼,却觉得身体似有千斤之重,手脚不听使唤“长者,请恕我无法行礼,事情是这样的”沈溪洞缓缓地把事情讲述了一遍。

  “原来如此,老夫也不是一个拘泥于礼节之人,小友不必拘谨。你说,你叫沈溪洞,是山下那个沈家大院的人?”沈溪洞费劲地动了动头“那就可惜了,我们刚从庄上回来,现在庄子可热闹了,除了你们家,别的家也都在放火。还有很多人,从远处拿着长竹竿表演舞龙舞狮,人群一堆接着一堆打闹,热闹非凡啊”长者捋着胡须回忆

  “不过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就是现在下山,恐怕也赶不上那场盛宴了,可惜可惜。”长者说着晃了晃脑袋,似乎是想掸掉头上的灰尘。“长者不必为我可惜,小子今日算是自作自受。赶不上便赶不上了,能与长者相遇,也算是今日最大的收获了。”

  长者好像听到什么稀奇的话,蹲下来靠近沈溪洞,歪着头“小子倒是豁达,像你这个年纪的娃娃,老夫见了不少。也遇到过不少伤害过老夫同族的人,不过诚如你所说的,都是天意”说完,长者想了想,从自己的袖子掏了半天,拿出一个青瓶“既然遇见了,就算是我们有缘。看你伤得不轻,我也不忍心让你受罪。这是我们的家传秘药,专门治疗内伤的,你把它吃了吧”长者倒出一粒塞到沈溪洞嘴边“吃了吧吃了吧”一直在旁边听长者说话的几个小姑娘齐声附和。沈溪洞本想拒绝,但是闻到丹药有非常浓郁的药香,也不知怎的,鬼使神差下吃了进去。不到半刻,只感到一阵暖流流入胃中,看向长者的眼睛也不由得朦胧起来,那叽叽喳喳的声音再次响起,应该是长者身边的小姑娘们在说话。

  “溪洞,溪洞”佳音摇醒沈溪洞“你刚才抽搐,是哪里不舒服吗?”沈溪洞蒙蒙地看向佳音,又看向别的地方,茫然道“我刚才,好像看到几个人,就在枯树那边,说沈家庄今天过节,大家都在热闹地弄庆典”佳音扭头望向枯树,又一脸疑惑地摸了摸沈溪洞的额头“你发烧了?哪来的人。刚才有几只喜鹊在这树上停留,叽叽喳喳的我还怕把你吵醒了,难不成,你梦到了仙人?”佳音打趣道。

  “仙人?”沈溪洞一激灵,猛地坐起身来“佳音姐,这山上可有人住?”“没,没有啊,,你干什么吓我一跳,快躺回去。之前二奶奶都帮着这附近的山民猎户迁到庄子上了,哪里来的人?”沈溪洞听闻,汗毛直立“可我刚才见到几个人,分明说是沈家庄在过节。现在想起,最近根本没有节日可过,哪里来的庆典”“你,你别吓我啊,这后山上根本没人,除非是仙人托梦。”佳音也起了一胳膊鸡皮疙瘩。沈溪洞皱起了眉头“我曾听云游的道士说过,冥冥之中的感应,但我也不清楚。佳音姐,我们赶紧下山去吧,从梦里醒来后,我的心一直在跳,我有点担心”佳音点点头,伸手准备将沈溪洞搀扶起来。

  谁知沈溪洞双腿一发力,竟从地上蹦了起来,佳音不由得吃惊“你好了?就睡了一觉?”沈溪洞内心焦急,哪顾得上跟佳音说方才丹药的事“佳音姐,咱们赶紧走吧,我总觉得庄子上可能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说罢,连背篓都没拿,拉着佳音便向来路走去。

  沈溪洞走起来后便觉得有些不同,平日要走了这么久的山路,自己的双腿早不住地颤抖,现在自己没有任何疲软的感觉,相反还觉得好似踩在棉花上,脚步轻盈且快速,没走两步便把佳音甩开了。“沈溪洞,沈溪洞!你等等我,你今天是怎么了?给你喂了个蛇胆也不至于这样吧”佳音在后面抱怨道。

  离后山入口不远,沈溪洞依稀闻到空气中弥漫的焦煳味,混合着浓郁的血腥味,令沈溪洞感到恶心“佳音姐,你有闻到什么吗?”佳音嗅了嗅空气,摇摇头“这荒郊野岭的,能有什么味道,你小子最好别又动什么歪脑筋”佳音说着敲了下沈溪洞的脑袋。沈溪洞却觉得血腥味越来越浓烈,木头烧焦的味道也愈发浓烈。“佳音姐,不对劲,这太安静了,我们赶紧走吧”佳音努力跟上沈溪洞的脚步。

  很快,两人回到来时的山壁拐角处,远远地望去,山下沈家庄火光冲天,照亮了夜晚。隐约还能顺着风声,听到惨叫声,庄上街道似是有人举着火把在来回穿梭,但却在漫天火光下,模糊了身影。“佳音姐,快点!我们走!”沈佳音看到山下的火光,早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沈溪洞看到佳音的状态,一把将佳音背到背上,快步朝山下跑去。沈溪洞能够感到佳音剧烈地颤抖,还有努力压制牙齿打颤的声响。

  临近山脚,血腥味愈加浓烈,地上还能看到点点血迹。沈溪洞看到这个场面,哪还顾得上别的,只顾埋头奔跑,不想迎面撞上了一个大汉。沈溪洞踉跄了几下,被大汉抓住胳膊才站稳,定睛一看,原是村口的张伯伯。只见张伯伯满脸血迹,惊恐地看着沈溪洞和他背上的佳音,拽着沈溪洞就往外跑“孩子,孩子,快跑,那群魔头杀进来了!整个庄子都遭了殃,快跑”。

  沈溪洞脚下生根似的,站在那里不动“我要去看看我娘,张伯,我不跟你走了”张伯又拉了拉沈溪洞“你现在过去就是送死!不知那群魔头从哪里得到了消息,知道是二奶奶安排的这些事情。把护庄的人手骗了出去,现在围着你们沈家大院呢”张伯焦虑地再次要拽走沈溪洞“我的儿,走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你可不能带着你姐姐再去送死了啊。”见沈溪洞不动,张伯就要过去拉佳音。

  沈溪洞后退一步,坚决地摇了摇头“张伯,我知道你的好意,但事到如今,我也是沈家人,我不可能会抛下我的亲族独自偷生。”佳音虽然腿软得站不住,但还是抬起头对张伯说“我是沈家人,沈家有难,我不能让族人和我父母留在那里,自己逃生”沈溪洞把张伯的手从胳膊上拿下“张伯,你快快逃命去吧。父亲教我,要我修身齐家,而如今倘若我抛弃了他们,岂不是一个不忠不孝之人。张伯,你先走吧”说罢不给张伯反应时间,沈溪洞背着佳音一路跑进了庄子中。

  两人刚一进庄子,就发现周围房屋已经被燃烧殆尽,火堆中还能看到庄上乡亲的尸体,残忍至极。沈溪洞不忍直视,压低身子快步走过火堆,不远处便能够看到沈家大院。大院门口一片狼藉,原本护院皆倒在血泊之中,木质大门也都已经破破烂烂。大院之中,火光冲天,惨叫连连。

  沈溪洞小心靠近大门,检查地上是否还有活口,却发现护院均是被一箭射死。沈溪洞心中一惊,牙齿有些打颤,深吸一口气,背着佳音小心翼翼挪进大门,快速跑到自己的房间。一路上沈溪洞并未发现有何动静,甚至连尸体都不存在,沈溪洞心中暗喜,至少自己的父母还没有惨遭毒手。进至屋中,发现桌子上放着打包好的行李,顾不上多想,沈溪洞将佳音安顿到自己的屋中。“佳音,你在这里藏好,我去找二奶奶他们”说罢,沈溪洞转身就要离去。佳音下意识伸手抓住沈溪洞,力气之大,竟然在沈溪洞胳膊上留下红印“你。。你要注意安全。如果找到我爹娘。。。如果,他们。。。你就告诉我”沈溪洞点点头,让佳音藏好后,才离开了房间。

  沿着游廊一路静悄悄的,越往中堂,惨死的护卫越多,沈溪洞不敢走正门,悄悄靠近中堂附近,却发现这里围着大量的匪徒,个个凶神恶煞,为首的两人,一人持弓一人拿剑。只见拿剑之人,生得壮硕,手上却只拿着细剑,头上一块白布却已经被血染红了,身上穿着皮甲,背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地上躺着已经断气的二叔。再看那持弓之人,浑身上下用黑袍罩着,看不清脸,又不出声,仅能看到箭筒中的箭羽均是蓝羽。

  持剑之人泄愤般踢开了二叔尸体,站在中堂院前,开口叫道“老东西,你以为你的那些把戏有用吗?实话告诉你,那日要不是兄弟们有别的事,你们沈家那几个阿猫阿狗还想拔了老虎的毛,做你的大梦去吧!告一句实话吧,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你们沈家不是自诩高门大户,朝中有人吗?今天我倒要看看,谁能来救你们!”

  说罢,持剑之人又向前迈了一步“说话啊,都TN得不吭声了?小心老子一把火把你这中堂烧了,到时候再开门,咱们这位陈爷,百发百中那可不是跟你开玩笑的”持剑之人大笑道“放弃吧,老子告诉你,之前散出去传递消息的人,都已经被我们截杀了。出来乖乖投降,兴许爷爷我一高兴,还能许你全尸,到了地府也不至于太难看了”说罢,持剑之人大笑地等着中堂大门打开。

  然而中堂一直没有声响,持剑之人刚想开口再叫门,忽地,一支利箭带着风声,射中中堂大门,硬生生在实木大门上射出一个窟窿。原来身旁的陈爷没了耐心“老东西,你也看到了,你这门根本顶不住。要是陈爷再射两箭,你我交涉的空间可就没有了”持剑之人甩了甩手上的细剑。

  半晌“好,我可以出来,但是我有条件。不然的话,拼个你死我活,想必阁下也很难交差吧”二奶奶的声音从屋中传出。持弓之人立刻把弓对准二奶奶发出声音的方向。“行,说来听听”“我可以死,但家中妇孺都要放过”二奶奶说罢不再吭声。

  “那可不行,我接到的命令是杀光你们沈家庄的人,尤其是你们沈家大院的人,你让我放过?那我更没办法交差了”持剑之人无奈地摊了摊手。

  “那就是没得谈了?”二奶奶坚定的声音说“既然这样,反正我们都要死,多带几个也不亏。至于你,我丈夫能伤到你,那代表你也不是那么厉害”二奶奶继续嘲讽“如果没有这个高手在,你恐怕也没这么容易进了我沈家大门吧”

  虬髯大汉也不生气,反而大笑“好一个伶牙俐齿的老东西,早听说这沈家是个女人当家,没想到还是真的。你们沈家连一个男人都没了吗?叫你们男人出来,我不跟女人磨磨唧唧。”说着抬脚踹向中堂大门。“女人当不当家与你无关,更何况,你应该也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吧?实话告诉你,我丈夫的剑上向来涂着毒,就是为了防身用的,倘若你不怕死,尽可把我们都杀了,届时,有你在黄泉路上相伴,我们死而无憾”

  听到这里,虬髯大汉收回了脚,看了眼黑袍人“陈爷,这。。。。”“我没有解药,你看着办,大人说了,只要钱财。最好快点,大人那边可是还等着回复呢”陈爷不耐烦地开口,说完就不再理会这个虬髯大汉。“该死的狗官”虬髯大汉暗骂一句,接着同二奶奶商量“老东西,要不是我家主人在处理其他事情,你也轮不到在这里跟我提条件。不过,只要你交出来解药,我可以考虑饶你们家其他人一命。”

  “说说看,怎么饶?刚才不还是说要杀了我们吗?怎么转眼之间又能够饶命了?”“老婆子倒是机灵,很简单,除了解药,还有那封信。”“什么信。”虬髯大汉骂道“别给我装疯卖傻,什么信。你家大爷死的时候,可是少了一封信,就在你们沈家庄里。可别逼我让人把你们沈家庄翻个底朝天!”

  中堂之内沉默许久,虬髯大汉忍不住发问“到底行不行?”

  “可以,不过,你要让这些人先走”

  大汉挥了挥手,周围的匪徒缓缓地放下了兵器“那就出来吧”。

  不多时,中堂中走出几名男女,大汉手一挥,便将这些人带了下去。

  二奶奶缓缓走出中堂,看了看地上死去的家人,环顾四周,才慢慢抬眼看了下持弓之人“陈爷,没想到啊,在这里又见面了”二奶奶冷笑着走下台阶“今日我们在这里死净了,想必也没人知道,陈爷曾经参与过那些行动吧?”“听闻沈家二奶奶韩暮雨是个手段凌厉的女子,不承想记忆力也不错。我们仅见过一面,二奶奶就能记住我,真是难得。不过我一个小人物也没什么值得记住的”

  “陈爷真是谦虚了,今日要是没陈爷相助,恐怕我沈家大门还没那么容易破吧”二奶奶讥笑着瞟了眼游廊方向,那阴影下没藏好的小半个毛绒脑袋,扬声道“只怕是陈爷,陈鼎先领了你家大人的口令,这才着急来我家。。。”“你知道得太多了”未等二奶奶说完,陈鼎率先一箭贯穿二奶奶的身躯。沈家人随之暴起,与土匪乱战成一团。

  只见大汉一手挥剑,将父亲叔伯的攻势全部挡下,陈鼎先则凭借着灵活的步伐,穿梭于护院之中。沈溪洞看到二奶奶被杀后,冲出游廊,混入乱战中的人群。乱战中巽香看到溪洞一把拉了过来“溪洞,听好,你一定要跑出去,他们是冲着我们来的——”说到一半,几个土匪冲着中堂中的女眷过来,将女眷围在中间,随即拽出一个来,就要肆意发泄自己的邪念。身边都是跟自己朝夕相处的姑姑婶婶,沈溪洞无法接受这样的行为,随手拿起掉在地上的钢刀,朝着最近的一人刺去,不料小身板的沈溪洞却被土匪一脚踹晕了过去。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武侠小说传统武侠小说

枕梦渡人